爪机书屋 > 玄幻魔法 > 问灵——灵图浮沉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4章 最后的考验

作者:蠢蠢的青苔所属:玄幻魔法书名:问灵——灵图浮沉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楚少白被赶到了光球外面。

     “千叶东家的脾气还是很大啊。”小天道。

     “唉,我们接下来去哪?”

     “随便找个光球去吧,”小天道,封天剑带着楚少白飞起。

     光球内,有两人正走着。

     “你干嘛跟着我?”锦雪儿气鼓鼓地道。

     “保护你。”宇深脸上神色坚毅。

     “哼,”锦雪儿的大眼睛里闪过不耐,“我就要拿到家族继承权了,还需要你保护嘛。”

     “别忘了你哥哥也进入镜离天了。”

     “他的渴望不是做家主。”

     宇深诧异,道:“你知道还为何一直对付他?”

     “因为他让我所有的努力都没了意义。”锦雪儿道,“他虽然不愿,但家族只承认他。”

     锦雪儿渴望的就是超越并取代自己的兄长。

     咯吱,大门被推开。院子里有一片投影。

     锦雪儿看着前面的画面,正是锦正元在森林内走动。他头顶悬浮着一道利刃。

     这边还有一个虚幻的“锦正元”,他站在那里,等着锦雪儿。杀了他,就是她最后的考验。他死了,她就能获得“钥匙”——得到超越他的力量。

     宇深和锦雪儿一起被吸入这里,从一开始也知道锦雪儿的考验。

     此刻,他皱了皱眉头。显然,当锦雪儿杀掉这个“锦正元”,另一边的利刃就会掉落。真正的锦正元便会死去。

     宇深心中忧虑。他知道自己喜欢上锦雪儿了,只是不知道是何原因。他们明明没有认识多久。——他觉得锦雪儿不应该这么做。这不是那个他喜欢的人应该做的。

     宇深拦住她,道:“你真要这么做?”

     “闪开。”锦雪儿气势汹汹。

     她手里出现一枚枚飞舞的雪花,散发着冰寒的杀意。

     宇深盯着她的蓝眼睛。

     “再不滚我连你一起杀了。你要挡我,但作为一个刀修连刀都没有,你不过是个失败者,是个废物,连我都不如。”

     宇深胸口如遭重击。

     是啊,自己的刀到底怎么了?他身上是有一把刀的,但那是一把破碎的,不能再用的刀。他的渴望是:修复那把刀!

     “深蓝之刃!”他忽然记起了这个名字。

     锦雪儿的眼睛闪过湛蓝的光芒,宇深从其中看到了刀的光芒。

     拿走这个女人的眼睛,就能实现愿望,锻造出来那顶尖的灵器之刀,让自己的那把刀浴火重生!

     新的讯息就像锦雪儿一进入秘境便收到的考验信息一样,一起传递给了他们。

     宇深和锦雪儿都吓了一跳。

     锦雪儿猛然退开,警惕道:“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要阻止我的。”

     宇深没有说话,仍旧看着那蓝色的眼睛,似乎有一片海在其中涌动。

     两人就这么静静对立,站在门口。

     院子里,“锦正元”一动不动,他回头看着他们,脸上似乎挂着嘲讽的笑容:秘境留下的考验,你们要怎么做?

     锦雪儿先沉不住气了,她手里的雪花开始飞速旋转。

     “还犹豫什么,想要就来取啊!”她大喊。既是对宇深喊,也是对自己喊。想要家主和家族的承认,想要宝刀,那就来拿,来杀吧!

     宇深眼神一凝,身上刀意涌动。

     轰轰轰!湛蓝的刀芒与飞舞的雪花碰撞。

     锦雪儿靠近了“锦正元”,宇深靠近了锦雪儿。——她的手贴近了他的咽喉;他的手贴近了她的眼睛。

     杀人;取眼。

     就在须臾间,他们两人四目相对。一双锋利的眼中倒映着一张苍白精致的脸;一双蓝色的大眼中,倒映着一张坚毅的脸。

     他们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心头一颤。

     须臾后,锦雪儿的手擦着“锦正元”的咽喉而过,宇深的手擦过锦雪儿的鼻尖而过。

     两人交身而过,宇深站在,锦雪儿半跪。

     锦雪儿紧紧握住拳头,她恨自己下不了手。在真的动手之际,那满腔的愤恨与不满都消失了,还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些逝去的时光,那时他们是那么亲密的亲人。

     “我的刀不应该如此,这不对。”宇深冷峻地道。杀掉一个无辜人——事实证明她还是一个外冷内柔的人——换得自己的刀,绝不应该!

     虚幻锦正元消失,真实的锦正元的影像也消失。锦雪儿知道自己失败了。

     宇深却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锦雪儿不是不择手段的人。

     “你来拿走我的眼睛吧,这样我们之中还有一人能成功。”锦雪儿道。

     宇深当然没有动,那与他的刀道不符。

     “我很想知道我们从前到底拥有什么记忆呢,我总觉得你很熟悉。”锦雪儿道。

     “我觉得我们很快就要记起来了。”

     宇深盯着天空,那里有两道光柱慢慢落下,照到了他们身上。

     一道光内是一朵纯净的雪莲,另一道内是一个涌动着纯净刀意的刀胚。

     锦雪儿神色激动。

     宇深拿出了一把痕迹斑斑的长刀。

     记忆在复苏。

     原来他们的不伤害,才是通过了考验。

     锦雪儿想起的事情越来越多,脸上神情复杂。毫无疑问,在秘境中的自己,反映出自己最心底的阴暗愿望:杀死哥哥。

     她心中对哥哥的芥蒂,在家族和北疆国内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一直以来,她都维护着兄妹情深的表象。确实,他们的感情在小时候是很好的,但随着年纪增加,随着家族内的竞争,她心里改变了对哥哥的看法。

     但她毕竟还是保持了初心,情感战胜了野心,没有对哥哥下杀手。

     如果那个考验是真的,她真的杀了“锦正元”,她的考验就会失败。而真正的锦正元也不一定会死。

     “要超越哥哥,不能靠背后的阴暗伎俩,我会不断提升,靠自己的力量超越他。”她接住冰莲,其中充沛的力量足够她修炼到圣王了!

     宇深将刀胚与自己的深蓝之刃碰触。他这才发现,自己关于锻造的记忆都还在,顿时振奋起来,原来那份记忆也是机缘之一。

     它能让宇深完美利用刀胎之力,重塑自己的长刀!刀灵虽不能复活,但他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刀!

     两人相视一笑,他们此刻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已决定在此闭关。再出关之际,他们将是最强的状态!

     但,往往事与愿违。有什么人进入这个光球了!

     银眸银发的幽冰终于溶解开通路。他舔了舔嘴唇,邪魅一笑,迈步进入光球。

     封天剑停住,小天道:“咦,这个光球里面有熟悉的气息。”

     “那就进这个。”楚少白都。

     封天剑带着楚少白毫无阻碍地飞进了光球,如流星一般划过,落进大地。

     楚少白环顾四周,这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在森林深处,有一个熟悉有强大的气息。

     地面上,宇深和锦雪儿面色一变。

     一股熟悉到令人作呕的幽寒之气降临。呼吸间,光球内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

     “啧啧啧,真要是让你们安安稳稳的在这修炼,那可就是我的失职了。”一个狂狷的声音响起。

     “赵子熙?!”宇深和锦雪儿惊呼。

     但现在的赵子熙大不一样了。他的容貌已经恢复,或者说被重塑了,与之前的样子还有七八分相似。银眸银发,笑容邪魅。

     “从现在开始,请称呼我为幽冰大人。”幽冰嘴角翘起,“没想到第一个光球就让我碰到了你们两人,真是难得的运气。”

     “你是那个冰珠之灵!”宇深猜到了什么。

     “是啊,就是我。这段时间承蒙‘关照’了。”

     呼啸的寒气包围了宇深和锦雪儿。

     “你要做什么?”宇深

     “这个秘境里,不该再有人灵了。”幽冰道。

     “那看来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不错,你们只能死。”

     锦雪儿匆忙间将一小块冰莲花瓣送入了自己的嘴中。

     “这冰莲倒是不错。我就代替你收下吧。”锦雪儿还没来得及调动灵力,幽冰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

     他身影如鬼魅,直接出现在锦雪儿身后。显然幽冰运用冰寒之力,比赵子熙熟练的多。不仅速度更快,威力也更强!

     锦雪儿大惊,身上的寒气爆发,雪花飞舞。

     “你的这点力量对我来说太弱了。”

     雪花被冻结。幽冰伸手,冰莲就在眼前。

     忽然,一道刀光闪过,空间像被拉伸,一片蓝色的海挡在了锦雪儿和幽冰中间。

     宇深随即救出锦雪儿。

     幽冰一脸的不以为意,轻轻挥手,蓝色的刀气之海变成了幽蓝的坚冰,然后随之破碎,消散。

     宇深紧紧握住刀柄,指间的鲜血染红长刀。鲜血仿佛燃烧着,将刀胚和长刀强行融合。

     刀意攀升。

     上一次,赵子熙用一个刀胚毁了自己的长刀,这次他要用自己得到的刀,讨回来。即便这个人不再是赵子熙的意识,但仍然是他的身体。

     宇深对锦雪儿道:“带冰莲走,我来对付他。”

     锦雪儿将冰莲收进体内,但没有要走的意思。

     “现在可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

     她因为哥哥的缘故,对所谓的大男子主义很是反感。难道女人就应该比别人差,出了危险要先逃吗?

     锦雪儿想到了洛千叶,她真是她们女人的榜样。

     “你们一起上吧。”幽冰脸上的笑容充满邪气。

     宇深的刀仅仅是初步修复,而锦雪儿的冰莲也根本没有吸收多少,他们如何能战胜九阶圣者幽冰呢……百镀一下“问灵——灵图浮沉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