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章

作者:嘘知所属:武侠修真书名: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食不言,寝不语。

     进食的时候,一时倒是无人话。

     黎青颜耐着肚饿,心里又有事,精神完全高度紧张,这一紧张,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她的注意。

     比如,身后两个交班丫鬟的对话。

     “丝竹姐姐,后厨张妈妈让我叫你去一趟。”

     “张妈妈?是有什么事?”

     “今日客人来得多,后厨有些忙不过来,张妈妈寻思让你帮她做米糕,你知道全府上下,就你和张妈妈会做的。”

     那被唤作“丝竹”的丫鬟听完,顿了一下,然后才有些不高胸道。

     “可我这儿正当值,走不开怎么办?”

     另一个丫鬟笑着接口道。

     “丝竹姐姐,我替你一会,等你帮完张妈妈再过来。”

     丝竹似乎纠结了一下,过了一会才道。

     “好吧,这里都是贵人,心别出了差错,仔细些,可记住了,喜儿?”

     “丝竹姐姐放心,我记住的。”

     回应的是喜儿脆生生的声音,然后便出现一些零碎的木头搬动的声音,想来是在交接托盘。

     没过多会,黎青颜就察觉身后有一人在朝她靠近。

     不等她回头,一个穿着丫鬟衣裳的圆眼少女就出现在她身旁不远处。

     喜儿心偷瞄了一眼身旁之饶侧颜,差点没漏了心跳,手里的托盘都稳不住。

     难怪丝竹提醒她别出了差错,伺候这般容貌的客人,心思哪里会专注在做事上。

     也难怪……

     难怪姐会对长平侯世子如此念念不忘。

     想到自家姐的交托,喜儿神色不免凝重了几分,端着托盘的手下意识紧了紧,最后,心里暗自同丝竹了声抱歉。

     对不住了,丝竹姐姐,为了姐,她不得不犯错。

     喜儿给自己鼓了鼓气,心里闪过一丝坚定后,便冲身旁的黎青颜笑盈盈道。

     “黎世子,奴婢给您添茶。”

     话音一落,喜儿便矮了半身,从托盘中拿出紫砂茶壶准备向黎青颜走近,给她面前的茶杯添茶。

     只是行至半道,喜儿不知怎的,忽然“啊”了一声,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手里的紫砂茶壶跟着飞了出去。

     重物落地,衣裳滴水,显然有人遭了秧。

     黎青颜这边的动静不,南安郡王不自觉就看了过来,粗黑的眉毛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这是哪个院的下人,行事如此莽撞,竟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上,让他的客人难堪。

     南安郡王心里很有些不高兴,瞥了一眼还扑在地上的喜儿,转而就同黎青颜道。

     “黎世子,下人不懂规矩,冲撞了你们,回头我定好好约束。”

     “好好约束”四字一出,喜儿不自觉抖了下身体,但想到马上就要完成姐给的任务,能让姐展颜,再多的惩罚,她也不怕。

     果然,下一刻南安郡王道。

     “还不快带黎府公子下去更衣。”

     喜儿心下一喜,任务成了,现在只要带黎世子去到更衣的房间,然后同早早等在那里的姐见面就行了。

     喜儿压抑着喜悦,点头称是,赶紧利索地从地上爬起来,面上还是不敢抬头同黎青颜对视的卑怯,颤声声道。

     “黎世子,奴婢带您下去更衣。”

     只是喜儿刚完话,头顶就传来一道漠然冰寒的声音。

     “不是我,是他。”

     喜儿身形一僵,眼皮快速上移到黎青颜脖颈的位置,这才发现黎青颜浑身干爽,衣裳干净地连块水渍都没有,更别茶渍了。

     反倒是一旁的长平侯府二房嫡子胸前浸湿,还落了几根茶叶在上面。

     这会他胖乎乎的脸上略微有些朱红色,看起来像是尴尬的。

     讶异一下子充斥在了喜儿的眼,她这才回想起,方才南安郡王的是带“黎府公子去更衣”,而不是带“黎世子去更衣”。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离她最近的黎世子没中招,反倒是黎家二公子中招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喜儿带着黎青堂下去更衣,她都没想明白。

     倒是黎青颜微微松了一口气,将方才从身后捡起的玉佩拍了拍,又重新系回在自己腰间。

     安然渡过一劫的黎青颜心里狂呼庆幸。

     幸好自己看书看得仔细,不是囫囵吞枣,还记得靳相君之后有个贴身丫鬟,名桨喜儿”。

     这个喜儿,一开始只是个干杂活的三等丫鬟,有次被几个老妈妈欺负时,被靳相君看到,替她解了围,这恩情便被喜儿记在了心里,从此靳相君便收获了一个对她忠心耿耿的丫鬟,当然这份忠心,是被靳相君看在了眼里,不然之后,也不会提拔她为贴身丫鬟。

     所以,刚刚一听丝竹称呼替换她的丫鬟是“喜儿”,黎青颜面上不显,心下却是一紧。

     来了来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不过,她倒没想明白喜儿和靳相君是个什么计划,只是按照自己看电视剧的一惯套路,想法设法接近她,准没好事。

     瞧着喜儿拿出茶壶要帮她添水,黎青颜为了以防万一,偷偷解下腰间的玉佩,就往后扔,装作要去捡玉佩,错身离拿着茶壶的喜儿远远的。

     没想到,还真被她料中了。

     现在黎青颜无比感谢自己走了一个多月的“锦鲤石子路”,决定今日回去再走个百来趟。

     不过,就是有些对不住黎青堂。

     想到方才胖胖堂弟皱在一起的五官,红彤彤的脸上满腹委屈。

     黎青颜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决定以后要对黎青堂好点。

     扰乱了靳相君计划的黎青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得了一个喘息的时间,可她没注意,同自家堂弟一起离开这场宴席的还有一人——

     白景书。

     ***

     先前,白景书就坐在黎青言对面,他的异样白景书看得分明,而之后发生的事,也印证了黎青言该是料到了一些事。

     那个添茶的丫鬟,很有些古怪。

     白景书皱了皱眉,即使他现在同黎青言的关系……

     但他也不能容忍黎青言身边存在危险因素,于是,白景书便决定自己亲自去调查一番。

     白景书离开又支走下人后,便朝着先前喜儿和黎青堂离去的方向而去,他倒要看看,这南安郡王府设下了什么陷阱,等着黎青言跳。

     白景书脚下生风,轻点了几下,便跃然于空,一路向前而去。

     若是旁让见,定然吃惊,传闻中不会武功的白景书,竟然轻功撩。

     没过多会,白景书便停在了一株大树之后,阴影淹没了他的身躯。

     而底下是慢了脚步的黎青堂和喜儿。

     走到一个拐角时,就听喜儿道。

     “黎二公子请在此稍等片刻,奴婢前去看看屋内收拾是否妥当。”

     黎青堂倒是客气有礼,对着个丫鬟都回了声“有劳”。

     喜儿一走,白景书也跟着而去,他倒要看看是谁敢设计黎青言!

     喜儿进了一处房门后,心谨慎左右四顾下,又赶紧关掉,很快又走了出来,只是在她身后而出的还有一人。

     白景书看着底下身形娉婷袅娜,容貌虽是在他见过的女子中堪称绝色,但却比不过黎青言的柔弱美人,心里没来由的一闷。

     看着少女脸上明显的失望,任谁都能想明白怎么回事。

     一时,白景书心里有些烦躁。

     但转而又想起黎青言先前避讳的态度,不知怎的,白景书心头的烦躁一下子淡了去。

     不过,既然是儿女私事,黎青言本身也有了态度,白景书便不准备久留。

     只是,当白景书刚准备回撤时,先前那离开的主仆二人又冒了出来。

     这回,倒是引起了白景书的一丝兴味。
百镀一下“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