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7章 阎王颁布任务

作者:永岁飘零所属:网游动漫书名: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晨光透过厚厚的窗帘, 把略有些昏暗的卧室点亮。等贺柄军听清楚黑影自报的家门, 年轻的脸孔骤然一僵,眼里刹时布满了惊赫。

     “......”

     贺柄军呆滞, 片刻后,他手一挥,抓起被子用力把自己的脑袋蒙住。

     做梦,肯定是做梦。

     一大早,阎王跑到他床边来, 地府的鬼失踪了......呵呵,还能再惊悚点不。

     贺柄军像只鸵鸟一样, 躲进了被窝。但奈何一肚子气的阎王不给他逃避的机会,道:“阳间归你们管,地府本不因越界, 可这次鬼魂集体失踪太过蹊跷。据我地府情报, 庆城内有大妖盘踞,所以, 我需要你们阳间异人配合, 寻回失踪的鬼民。”

     “你真是阎王?”贺柄军也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心肝一颤一颤,从被子里伸出脑袋。

     身份遭到质疑, 阎王脸上黑雾刹时浓重。

     太久没在人间行走,阎王觉得威名受到了轻视。他冷哼一声,手一挥,一道闪着黝黑光芒的阎王令落到了贺柄军枕头上。

     贺柄军伸出手, 抓过阎王令仔细分辨了,待确认那东西的真假后,脑袋顿时呈现一刹那的空白。作为修行之人,自然认得阎王令。有了这块令牌,他当即就确定了黑影的身份。

     贺柄军悚然,mmp,大清早,阎王出现在自己床前...怎么越想越恐怖。

     眨了眨眼,贺柄军噎了两下口水,反应过来,他腾得从床上坐起来,道:“您稍等,我现在就打电话安排。”

     见贺柄军如此识相,阎王沉沉“嗯”了一声,转身,穿过墙壁,去了特殊安全局的办公室。

     阎王很生气...

     昨晚鬼节狂欢,地府也跟着放假一,难得有假期,阎王叫来判官,两人酌了几杯。不想等酒醒后,却接到地府公务员举报,他负责的庆城鬼门,有三万多只鬼没有回归。不但如此,还有从庆城探亲回来的鬼,也报案,他们阳宅区,跑进去了几只大妖。

     那几只大妖不知在区做了什么手脚,楞生生拦了众鬼回家的路。

     两件事都发生在庆城,阎王一琢磨,觉得地府失踪的鬼,定是落入了那几只大妖的手里。

     阴阳相隔,各不相干。虽然他是阎王,但也不能肆意在阳间掀事。且地府公务员所修的**,不亦大白在阳间行动。所以,找回三万只鬼,他需要阳间修行者帮忙。再了,这阳间的妖不属于他管辖范围。

     妖怪在阳闹事,伤害最大的就是阳间凡人,这事,不能他一个人着急。

     贺柄军起身,火急火急燎地往身上拢了一件体恤,『摸』起枕头下的手机,踩着拖鞋,就往办公室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往外拨打电话。

     贺柄军再怎么年轻,也知道这事必不寻常。事关重大,连阎王都亲自出动了,由不得他轻忽。

     他记得庆城附近,好像住着两个编外降妖师,先问问情况,然后再做安排。

     电话接通,那边回报的信息,一切正常。庆城昨晚除了全城停电两个时,就再没什么奇怪的事发生了。

     贺柄军听见汇报,琢磨了一下,立即下达通知:“通知道门,让他们立即派人赶往庆城调查情况。昨晚地府回到阳间的鬼,在庆城失踪了近三万多个。如此多鬼魂在庆城范围内突然失去行踪,必有古怪。”

     道门位处庆城的隔壁,与槟城庆城这两座大省会形成了一个大三角,是距离庆城最近的一个修士门派。魔都离庆城相隔千里,就算现在安排人坐飞机过去,路上耽搁,也得下午才能到达。远水救不了近火,还是便宜行事为上策。

     “啥,失踪这么多鬼?”接到电话的两个降妖师傻眼了。

     三万...这数目也太大了吧,是不是弄错了,谁有这本事,一夜捉走三万只鬼。

     “据消息,庆城内盘踞了几只大妖,你们赶紧去查看一下,这事可能和他们有关系,先别打草惊蛇,等后援队来了,再做安排。”

     贺柄军一脸严肃,再有没有昨晚接到腾蛇消息时那般漫不经心。

     贺柄军通知完庆城附近的降妖师,转头,便与阎王商量起事情来。至于他们商量了些什么,无让知。

     反正,鬼节过后第二清早,降妖师内部任务论坛上,就出现了一条加粗加红的紧急任务。

     这任务,让整个异术界都轰动了。

     阎王亲自发布任务——原因,地府的鬼在阳间失踪了,让大伙帮忙寻找。

     修行之人,接到地府公务员委托办事,那是常有的事,可第一次接到阎王委托......呵呵,那大伙还等什么,『操』家伙干吧!

     虽然阴阳相隔,但大家早晚都要去阴间报道,现在卖一个人情给阎王,下辈子,不定还能投个好胎。

     降妖师们沸腾,纷纷『操』起家伙往庆城赶。

     与此同时,与罗腾两个人足足吃了两大盆鱼的银环,正『摸』着肚子,一脸惬意的窝在沙发上,静等着阿辉洗碗。

     连续出门几,银环宅不住了,新世纪多姿多彩,吃得,玩得简直让她眼花缭『乱』。阿辉有提过,在庆城有个大型游乐场,据里面有鬼屋,有什么摩轮,还有过山车...奇奇怪怪的名字,除了一个鬼屋,别东西银环听都没有听过,更别玩。

     今是个好日气,她不止修炼出了完美人形,还与大哥重逢......这么好的日子,当然要是去庆祝庆祝。

     银环脑袋瓜子一转,一拍沙发,拟定下了今的行程。

     见阿辉收掇好厨房,银环爪子一挥,吆喝了一声,便带着一大家子妖,准备出门。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出门前,青蟒却没任何动作,他轻阖下眼帘,略有些冷漠的道。

     尽管他与罗邙因银环之故,暂时放下仇恨,但他不想看到罗邙,更不想与他一起出门。

     银环看了一眼青蟒,兴奋的情绪顿时一滞,她撇了撇眉,恹恹地道:“那行吧,你看家,顺便盯着那只狐狸,别让她跑了。”

     罗邙与青蟒二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让银环为难。他二人对她来,都是很重要的存在,她不愿意看到他们刀剑相争,可一时半会儿,她又没有别的办法化解他们的仇恨。

     对于妖来,传承有多重要,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抢传承之仇,和杀父杀母没区别,兄弟反目太正常不过,但是......这种情况,却不是银环想看到的了。

     银环决定,找个时间问问大哥,看看他和青蟒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理他,他就是神经病,动不动就发疯,走了走了,今陪大哥好好玩一。”罗邙见银环情绪莫名低了下去,回头狠刮了一眼青蟒,冷哼两声,拉着银环就出了屋。

     霍飞神情一直淡淡,看了眼前两的兄妹二人,黑眸微闪,大腿一迈,也跟了过去。

     他得就近观察一下银环,看看她再次蜕变形态后,到底有没有觉醒娲皇力量。

     一行人上了车。开车的是阿辉,银环进了车后,身子一侧,有些迫不及待地问罗邙:“大哥,你和青蟒之间,就真的没有化解的可能么?对了,青蟒你和他是一窝出来的兄弟,你时候,抢了他的传常”

     在罗邙这里,银环向来很直接,从来不会拐弯抹角。

     “抢传承,我什么时候抢过他的传承了,他这是污蔑。”罗邙闻言,脸一怒:“你别管他,他就是阴沉不定的神经病。”

     “......”银环眨眼,有些懵:“不是这样么,那你们是怎么从兄弟变成仇饶?”

     青蟒明明,大哥是阴险人,抢了属于他的传承精血。

     罗邙哼哼两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脸畔一黑,整个都郁气沉沉。

     银环伸出爪子,戳了戳罗邙:“呗...”

     “我跟仇他大了,他发神经,莫名其妙追杀我两千年...哼,以前我打不过他,所以处处躲着他。现在,我是腾蛇,再也不会躲他了。”罗邙咬牙切齿:“当初我好心救他,结果好心没好报,他回头就咬了我一口,你不是一直问我尾尖上的洞是怎么来的吗,就是那王鞍咬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咬得,我蜕了十几次皮,渡了两次雷劫,现在都变成腾蛇了,尾巴上还有一个洞....”

     对于青蟒阴魂不散,时时想要杀他这事,罗邙那是恨得牙痒痒。

     好歹,他们是一起从蛋壳里爬出来的,又相依相偎在恶劣的大山中生活了一百多年,可那神经病翻脸就翻脸,这都两千多年过去了,他依旧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哪里惹到了他。

     翻脸也就算了,还执着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追杀两千年...

     “清楚,你救他,怎么救他了?”银环有些『迷』糊,这情况和青蟒的完全不一样啊!

     “当初我和他一起在树林里觅食,找着找着,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颗闪着红光的诡异石头。那死王鞍当时被吓蒙了,动都不敢动。眼看那石头就快砸中他脑袋,情急之下,我就扫了他一尾巴,把他推开。”罗邙到这里,停了停,又气愤的道:“我为了救他,被那颗石头砸中脑袋,当时脑袋可痛了,比雷劈还痛。那家伙不但不安慰我,还转身就咬了我一口。”

     罗邙叹了口气,对于年少时的那段记忆一言难尽。

     他与青蟒当初关系可好了,他们兄弟横扫整座大山,连山里生活的大猫都不敢招惹他们。

     “我们的关系,就是那个时候破裂的。”

     罗邙:“他从那以后就离开了大山,直到百年后才回来。回来一见我就喊打喊杀。他发起狠来,一点都不留情。那次,我感觉到他想杀我。呸,真当我没脾气啊,他要杀我,我也要杀了他。”

     作者有话要:  罗邙:我好心没好报,被咬出个终身残疾
百镀一下“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