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综穿]打劫主角的一百种方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2章 三国30

作者:海棠无眠所属:武侠修真书名:[综穿]打劫主角的一百种方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身体完整, 灵魂也不能残缺, 订阅更要坚持哦。  谢鲲几乎一夜未睡,但看起来却依旧精神奕奕。他已经脱了软甲, 换上了一身绣衣卫制服。玄色外袍滚着血红的缎边,背后红色大字“绣”几乎要滴出血来,红色长裤扎在黑色粉底短靴之中,行走之间凛凛生威。

     “谢统领早!”一路上遇见的绣衣卫都恭恭敬敬地向他问好。谁不知道这位曾经以蛮楞着名的京城一害眼看就要飞黄腾达了?若不是这次声势浩大的围捕,他们中竟没有几个知道, 铁霸王也是一名绣衣卫, 而且还高居统领之职!

     谢鲲转过船舷, 踏上了通往忠顺亲王座船的踏板,步伐和脸色才都一起变得稳重起来。

     他整理了一下衣襟, 踏上了官船,报名进入舱中, 将连夜审讯的成果交给了忠顺亲王。

     忠顺亲王随手翻了一下案卷, 便把它们推到一边,懒洋洋地靠在软榻上,旁边的俊俏小童温顺地跪在他身侧, 把特意焐热的手覆盖在他的膝盖上轻轻揉搓着。

     “谢鲲啊,你跟陛下说的那位便是楚姑娘吗?”

     谢鲲躬身:“是。”

     “本王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若是谎言欺骗,你当知道后果。”两鬓斑白的男人微闭双目, 语气缓慢。

     谢鲲语声铿然:“属下以人头担保, 绝无一字虚假!”

     “坐。”

     谢鲲刚刚称谢, 身子还没挨到座位,就听见忠顺亲王慢悠悠地说:“本王跟楚姑娘说了,愿意迎她为本王的侧妃。”

     扑通!椅子被谢鲲碰倒,他高大的身体猛然挺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忠顺亲王。

     “别这样看着本王,难道你还想打本王不成?”忠顺亲王眼睛都没睁开,笑眯眯地说,“怎么?抢了你的心上人了?”

     谢鲲弯腰扶起凳子,慢慢坐了下来:“王爷又来,她是不会答应的。”

     忠顺亲王睁开了眼睛。他挥了挥手,让小厮退下,自己坐起身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对面的谢鲲:“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谢鲲苦笑。他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楚天舒有些了解。

     天上那轮明月,皎洁清冷,遍洒光辉,不阿富贵,不弃贫贱。谁都能仰慕她,抬头欣赏她,但是谁又能把她摘下来,悬挂在斗室之中,日夜相对,细细把玩?

     她在河灯中写了一句话,谢鲲深深刻在心中。

     愿天下女子生而自由。

     他把那盏荷花灯挂在床头,日日提醒自己,不要让她感觉到被束缚,只有让她觉得在他身边比在其他所有人身边都更自由更舒服,她才会愿意驻留。

     从这个角度来说,忠顺亲王还不如自己呢。突然想起楚天舒那句话,“只要他不怕死”——谢鲲咧嘴笑了。仙师大人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忠顺亲王看着谢鲲脸上变换的表情,不由摇头:“年轻真好啊……”他不怀好意地看着谢鲲,“没错,她拒绝了本王。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太早了,她同样也看不上你这个年轻俊小伙唷!”

     谢鲲却没有再如忠顺亲王所期待的那样面色大变:“我知道。”

     没有看到想看的戏码,忠顺亲王有点无趣,挥手让他出去:“走走走,没兴趣看你们玩花样。”

     谢鲲出了舱外,绕过船头往后走,通过踏板走到了另一艘小船上,这是专门拨给他们两个的船。

     楚天舒就在船头坐着,好像是在钓鱼?

     “这么多人,能钓上鱼吗?”谢鲲盘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楚天舒白了他一眼:“姜子牙都能直钩钓鱼,你说我能不能钓上鱼?”

     谢鲲立刻坐直了身体:“能,能,仙师大人无所不能。”

     “大清早的就这么谄媚。”楚天舒嘟哝了一句,顺手一提,一条尺把长的银白色小鱼飞出水面,落入了一边的水桶之中。

     谢鲲一手捂着额头。他看得清楚,楚天舒丝线尽头的鱼钩真的是直的,而那条鱼的嘴巴距离鱼钩还有拇指肚那么远的距离!看着那条鱼的眼神,谢鲲觉得他们有着相同的震惊和困惑!

     看见楚天舒挑着眉毛看自己,谢鲲连忙挤出笑脸举起大拇指:“神乎其技!”

     楚天舒忍不住笑了起来,顺手把鱼竿丢在一边:“行了,一晚上没睡了吧?先去休息吧,别在这里拍马屁。”

     说实话,每天早上殴打一通,好像有助于感情交流呢,现在她跟谢鲲说话真是随意多了。

     谢鲲左右看了看,提起了水桶和鱼竿,示意楚天舒跟着自己进船舱。

     确定周围没有人偷听,谢鲲才小声说:“仙师,你感觉王爷怎么样?”

     楚天舒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嗯,喜欢美人,有雅量,随和,还算英俊……”总结起来就是,“比较有魅力吧。”

     谢鲲正色:“就算是仙师对王爷印象不错,也千万不要提起给王爷治疗身体的事情!”

     楚天舒讶然,谢鲲亲身经历过内外伤一夜之间彻底痊愈的神奇事件,能够猜出来楚天舒有这方面的手段并不奇怪。可是她感觉忠顺亲王对谢鲲还是挺看重的,为什么谢鲲反而会不让她给忠顺亲王治疗?

     “王爷自己应该也不想痊愈。”谢鲲声音低沉,“一个病弱的兄弟,对陛下忠心耿耿鞠躬尽瘁,可比一个健康英武的亲王要好多了,是不是?”

     楚天舒收起了脸上的轻松笑意,静静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谢鲲,良久不语。

     直到谢鲲被她看得坐立不安,开始用手在脸上摸索,想要问她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对的时候,楚天舒才轻叹开口:“你说得对。”

     十六岁的谢鲲,比她的政治敏感度高多了。

     虽然她并没有想过要给忠顺亲王治疗身体,但是也没有想过其他东西。

     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她有所依仗,无所畏惧,另一方面也确实说明了她的理论未必就能立刻转化为实践能力。

     “所以,王爷喜欢娈童优伶,爱好美人犬马,也是同样的道理?”楚天舒不耻下问。

     谢鲲斟酌着回答:“那个,王爷年轻时候就是红颜知己遍天下……”所以就算是为了自污避嫌,那也是他的本性!

     “所以,王爷说要你做侧妃,纯粹是开玩笑。”谢鲲小心翼翼地提醒。谨慎小心的忠顺亲王,怎么会把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弄到自己后院里?不怕皇帝猜疑他有什么想法?

     最重要的是,仙师大人千万不要被他迷惑了!

     楚天舒一手托腮看着他:“你说你,怎么这么点年纪就懂这么多?”十六岁,在帝国时代还正在读书呢,距离大学毕业还有六年!帝国十六岁的少年,想的除了锻炼之外,就是娱乐玩耍吧,哪里会去关心皇帝陛下和亲王殿下的关系、心理状态什么的?

     就像那位风靡整个帝国的亲王殿下,大家关心的都是他怎么帅怎么强,怎么对着他的照片和影像嗷嗷尖叫舔屏。楚天舒虽然不是亲王殿下的粉丝,可也从来没想过他的亲哥哥皇帝陛下会不会对这么一个弟弟有什么忌惮之心这种严肃的事情。

     谢鲲脸色一黯:“也许是从小就开始学着揣摩人心的缘故吧。”他抬起眼睛直视楚天舒,“仙师有没有怪过我?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是绣衣卫京营副统领。”

     楚天舒一抬下巴:“仙师嘛,自然早就算到了!”

     当然不是真的算到谢鲲是绣衣卫什么统领,不过也早就察觉他有着特殊身份了。

     谢鲲脸上的不安一下子就被风刮走了,嘿嘿笑了起来,心里踏踏实实地去睡了一个时辰。

     只能睡一个时辰,查抄甄家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不去!不去看着甄家垮掉,怎么对得起韩钦他们!

     官船启动,到达金陵城外码头的时候,正好是一个时辰之后,谢鲲也洗了脸穿好了制服挎好了腰刀,到忠顺亲王船上去听令。

     刚迈上甲板,就听见一声惊喜的呼唤:“谢公子!”

     谢鲲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翩然奔来,清丽的面容上满是喜悦:“谢公子,妾身终于等到你了!”

     谢鲲黑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对着少女身后的绣衣卫问:“怎么回事?”

     “白姑娘说她……”绣衣卫有些犹豫,他给白鹭行个方便,本来是看在这位新晋红人谢统领的份上,可是现在看样子好像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白鹭盈盈下拜:“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谢鲲皱了皱眉:“不必。”

     之所以对外说是他救了白鹭,不过是想要掩盖在那位殿下死亡事件中楚天舒出现过的痕迹。

     “妾身已经答应作证了。”白鹭抬着头,眼眸之中满是仰慕,“等到事了之后,妾身想要跟随公子,洒扫洗衣,侍奉公子,恳请公子收留。”

     谢鲲的脸色更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把人带走!”后面一句是冲着看守白鹭的绣衣卫喊的。

     “公子!”白鹭扑通一声跪在了船板上,“公子救了妾身,妾身当时衣衫不整……若是公子不收留,妾身只有死路一条了!”

     谢鲲被她气得笑了起来,他抬起头来,对着船尾的一个绣衣卫招了招手:“老狗,你过来!”

     老狗是一个个头不高、面容猥琐、一口大黄牙的中年男子,他一溜小步跑过来行礼:“见过谢统领。”

     谢鲲指着白鹭说:“那天晚上可是你把人给抱出来的,现在人说了,当时人家衣衫不整,要你负责呢,你要不要?”

     白鹭一抬头看见老狗,不由花容失色。老狗却裂开嘴巴笑:“要,要,干嘛不要?”

     虽然只是一个不露痕迹地闪避就让对方自己栽到了河中,但是楚天舒的心情并不美好,就像是带着小英莲郊游却发现了一堆便便挡在路上一样。

     真希望下次云空寰宇可以直接把她丢到战场上,让她去跟敌人厮杀抢夺那些蕴含本源之力的宝贝,也胜过让她待在这些被时代扭曲了的小姑娘之中。

     为什么她们总是觉得把自己打压下去,那些她们想要的机会就会落到她们身上呢?或者就仅仅是嫉妒?难道想要得到什么,不是应该通过提高自己来获得吗?楚天舒始终认为,不管生在什么时代,都应该坚持正道而行,采用这种下乘手段失去的是更珍贵的东西。

     这就是她想要做些什么的原因,她不想看着很多原本美好的女孩子被这个时代摧毁扭曲。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何其无辜!

     很快,河岸两边都有人反应了过来,韩夫人也立刻命人下去捞那位落水的小姐。

     因为连日降雨,河水的深度从原来的仅没过脚踝变成了淹过膝盖,落水倒是没有什么性命危险。可是那位小姐却蹲在水中抱着身体不敢抬头,更不敢起身。她方才扑入水中,全身衣裙都湿透了,一站起来就什么都被人看光了!

     仆妇们在河对岸拉开了早就备好的步障,将男人们的目光阻挡在外,几个仆妇下水将那位小姐连背带抱的弄上了岸。

     那位小姐羞惭无地,头都不敢抬,索性晕倒了事。

     韩夫人刚才没有过多留意浮桥上的情景,但是并不妨碍留在桥边的仆妇上前跟她汇报。她杏眼微垂,神色莫测,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百镀一下“[综穿]打劫主角的一百种方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