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25章 活在耻辱中

作者:宫宛白所属:言情小说书名: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牧看着眼前胡珊珊这一张充满戾气的脸,只默默吐出一句,“我见人才说人话。”

     她的这一句话成功地将胡珊珊激怒了,胡珊珊一把抓住苏牧的头发,往后一扯,苏牧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头皮被拉扯使她的表情有些痛苦,胡珊珊看着苏牧痛苦的表情,满意地笑了起来,“怎么,这感觉怎么样?”

     胡珊珊的手上更使力,苏牧的头皮被她狠狠地拉扯着,只觉得一阵疼痛,苏牧皱着眉头“嘶”了一声,恨恨地盯着胡珊珊,然而,胡珊珊看着眼前苏牧的脸孔,即使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煎熬,她的脸上脂粉未施,脸色也有些苍白,甚至眼圈底下还有些发青,却依旧是美丽动人的,苏牧的脸庞很小,显得此时胡珊珊的那一双手是如此的罪孽,她的眼睛里似乎总有一股纯净和固执,哪怕是经过了这么多风雨的洗礼。

     嫉妒的火焰在不断地燃烧着胡珊珊的大脑,她想起了自己因为怀孕而变得水肿的皮肤和身体,卸了妆以后,即使是经过精心保养,仍显得有些差强人意的脸蛋,所以她现在虽然怀孕多月,却始终坚持着化妆出门,因为不化妆的她,根本连自己都无法接受。

     想到自己跟苏牧这样大难以改变,天生注定的反差,胡珊珊就无法克制自己想要摧毁苏牧的内心,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一个想法,似是一闪而过,但是,胡珊珊很快地抓住了它。

     几乎是没有经过犹豫一般,胡珊珊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她缓缓地松开自己刚才紧抓着苏牧头发的手,对那两个男人一字一句,仿佛是要下生杀令一般地说,“把她的衣服扒了,拍一组照片传到网上去,我要让她活在耻辱中。”

     说完这一句话,胡珊珊感觉自己的内心既有罪恶感又充斥着慢慢的兴奋,想到这将会让苏牧陷入一种被人指指点点,永远只能活在黑暗中的境地,她便感到心里一阵妥帖。

     苏牧睁大了眼睛,无法相信这是从面前这个怀着身孕,身为人母的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她竟然不惜干出这种阴狠歹毒的事情来摧毁自己,苏牧的嘴唇发白,她颤声说,“你敢,你这样是要坐牢的。”

     胡珊珊嗤笑一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我有什么不敢的,现在你在我手里,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有谁能管得了我吗?”

     苏牧缩进沙发里,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看着胡珊珊,“你简直不是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以后你的孩子一定也是一个跟你一样的怪物!”

     苏牧的话刚说完,胡珊珊就变脸了,她逼近苏牧,脸色沉重地看着苏牧,一字一句地质问着她,“你说什么?你敢咒我的儿子!”

     胡珊珊已经完全被嫉妒和憎恨蒙蔽了双眼,她转身将那两个男人叫了过来,指着苏牧说:“现在,马上,这件事情完成后我多给你们十万块。”

     那两个男人听见胡珊珊开出如此大诱惑的条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皆是对金钱的贪婪和渴望,几乎是立即地,两个男人同时点了点头,应着胡珊珊说:“好!”那彪形大汉马上撸起了袖子,朝着苏牧走过去,另一个男人的手受伤了,便掏出手机随时准备拍照。

     秦少凌一大早起来,便打了个电话给助理,“还是没找到吗?”

     助理的回答让秦少凌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在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连平时每天早晨起来必看的报纸都不看了。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小时过去了,秦少凌让助理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没能找到苏牧所在的地方,秦少凌很清楚,如果现在再继续等下去,结果仍然是一样,而苏牧只会是处境更加的危险,半晌,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直接拿起自己的风衣外套,便出门了。

     佣人在身后急急地叫住他,“先生,早餐你还没有吃呢。”然而,回答她的,是关门“砰”的一声。

     既然这样找找不到人,秦少凌也顾不上什么了,开着车没有像往日一样去公司,而是开往了肖劲的公司。路上,秦少凌再次拨打了助理的电话,助理一接起,秦少凌便直接说:“不用再跟进了,我直接去跟肖劲要人。”

     还未等助理反应过来,秦少凌便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不止是秦少凌,其实欧尚也在担心着苏牧,从昨天出事开始,他便忍不住地感到有些自责和懊悔,当时苏牧跟自己提前告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没有多加一个心眼,他是吃律师这行饭的,观察和心思应该是更加缜密,当时却没有留意到这条信息背后的重重漏洞,也没有先去求证以后再让苏牧去赴约。

     在某个角度来说,苏牧遇到危险,他也是有责任的,所以一大早起来,欧尚也是很担心苏牧那边的消息,便急急打电话给秦少凌询问情况如何。

     秦少凌接起欧尚的电话,因为他在开车,只简单地说了几句:“找不到人,我现在直接去肖劲公司要人。”

     听见秦少凌说要去肖家直接要人,欧尚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没有想到,秦少凌会为苏牧做到这一步,而且现在还是一大早,可见秦少凌也是很担心苏牧的。

     像这样的绑架事件,作案者一般都是有备而来的,所以,一时半会,想要找出人来,无疑是大海捞针,其实昨天晚上,秦少凌便已经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了,但是他还是想先尝试,如果现在还是没有苏牧的半点消息,那她一定是被肖家给藏起来了。

     这个时候,什么周旋都是没用的,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直接去跟肖劲摊牌要人,秦少凌冷笑一声,这肖家是视法度为无物了吗?

     早晨的电台女声在温柔地播报着今天的新闻,秦少凌却莫名地觉得心烦,他皱了皱眉,将电台关掉了。

     秦少凌直接将车开到了肖劲的公司楼下,这个时候正是上班点,大门口人来人往的,似乎秦少凌在人群中总是能够特别惹眼,已经有不少人若有若无地将目光打在秦少凌身上。

     肖劲的这家公司,说小不小,说大,规模也未见得有多大,要知道这种公司生存容易,但是想要做出特别大的成就,是比较难的,而且现在主要是肖劲掌声,以他的能力和魄力,都只是勉为其难地能使公司正常运转下去罢了。

     秦少凌走到前台处,直接跟前台说要见总经理,前台也是有眼力见的,一看秦少凌便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物,她态度很友善地对秦少凌说:“好的,麻烦您稍等,我现在就传达给我们的总经理。”

     可是秦少凌抬了抬手腕看看手表的时间,却有些不耐烦地吐出两个字:“马上。”

     这个时候,肖劲正哈欠连连地在办公椅子上半躺着假寐,电话响了起来。

     “总经理,大堂这里有一位姓秦的先生想要见您。”前台缓缓地跟肖劲说。

     肖劲这时还不大清醒,带着些起床气,他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并没有想起自己认识姓秦的谁,他皱了皱眉,问:“哪个姓秦的?”

     刚才秦少凌已经报了自己的姓名给前台,前台抬眼看了看秦少凌的脸色,低声对肖劲说:“就是秦少凌先生。”

     对于秦少凌,肖劲自然是认识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好端端的秦少凌怎么会找上他了,还是特地亲自来公司找的。

     但是顾及秦少凌的身份和地位,肖劲也不会怠慢他,对前台说:“现在请他上来。”

     前台挂了电话以后,礼貌地对秦少凌说:“秦先生,请跟我来。”

     秦少凌仍是面无表情地跟上去。很快,电梯便来到了肖劲办公室的楼层。

     肖劲这时候已经做好样子,假装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文件,见秦少凌进门,他才抬起头来,还未说话,便被秦少凌的气场慑住了。

     秦少凌一进门,直接走到肖劲的面前,他的脸色沉沉,看着肖劲,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人交出来。”

     肖劲这个时候可是一头雾水,这秦少凌来到他的公司,一进门就一点也不客气地跟他说话,倒像是肖劲欠了他几百万的样子似的,这下肖劲心里也有些不爽了。

     肖劲莫名其妙地看着秦少凌,“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见肖劲明显一副装傻的样子,秦少凌冷笑了一声:“不懂?”他将调出来的苏牧的短信来往记录给肖劲看,“利用佣人的名义发短信将苏牧骗出来然后将她绑走。你确定不懂?”

     肖劲认认真真地将短信看了好几遍,发现正是自己家里的佣人李嫂发的短信,他思考了一下,马上否定了李嫂会做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但是他还是没有想明白,这又能代表什么?

     “不瞒你说,我已经报案了,如果现在你还不把人交出来,我会马上将这件事情曝光给媒体,你的公司”秦少凌冷冷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接着,他嗤笑了一声:“怕是难保了。”

     肖劲见秦少凌的表情很认真,说出来的话是掷地有声,一字一句直指肖家,这时候才有些慌张,“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秦少凌看人一向很准,这下看肖劲确实不像是在装傻的样子,这让他有些惊讶,难道肖劲真的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但是,现在秦少凌完全没有这个精力再跟肖劲耗下去,每一秒他都觉得是在浪费,他走到沙发上坐下,划了划手机,调出通讯录的一个号码,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给肖劲看。

     他的语气很冷,像是覆上了一层薄冰,“我不管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我给你十分钟,还不告诉我人在哪里的话,我马上联系媒体,连带着之前你的舅舅带着混混去苏牧家闹事的这件事情,一同曝给媒体。”

     肖劲这下子可是怕了秦少凌了,他连忙走前去,制止着秦少凌,“你等等,我这就问问。”

     说完,他连忙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家里,是肖母接的电话,她也是跟肖劲一样,对秦少凌说的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肖母在电话那头听着,肖劲的语气像是很急地位样子,连忙问他:“儿子,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既然肖母对这件事情也不知情,那么再继续追问也毫无意义,他跟肖母匆匆说了几句便将电话给挂了。

     肖母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这就奇了怪了,不可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秦少凌都找上来要人了,自己还一无所知的啊。

     这个时候,灵光一闪般,肖劲突然想起了昨天回到家时,偶然看到李嫂有些忐忑不安,战战兢兢的表情,以及胡珊珊的晚归,还有她反常地没有告诉肖劲她的行踪。

     这样想着,肖劲大概已经猜到了些什么,他立马又拨了胡珊珊的电话,电话那边响了许久才被接了起来,胡珊珊有些嗲嗲的声音传来,可是肖劲此时的语气已经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宠溺。

     “苏牧是不是在你那里?”肖劲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坐在沙发旁边的秦少凌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

     胡珊珊那边似乎顿了顿,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着肖劲:“怎么,你怎么还关心起她来了?”

     原来苏牧真的是被胡珊珊给绑架了,肖劲此时真是一时间被气得想摔手机,这种事胡珊珊也敢做,虽说他们肖家平时对待苏牧是很刻薄,可是这种犯法的事情,也是万万不会做的。

     他连忙跟胡珊珊说,“你怎么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现在秦少凌找上门来要人了,他已经报警了,还说会把这个料曝给媒体”

     肖劲这边还没有说完,胡珊珊这边显然已经被肖劲的话给吓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苏牧当时说的话竟然不是为了诓她的,是真的!

     报警,媒体这是胡珊珊做这件事情之前从来没有预料过的后果,在她的眼中,苏牧现在不过是一个没有依靠的离婚女人,即使是绑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可是如果有秦少凌在插上一脚,那可就大大不一样了,秦少凌的势力和身份是很多人知道的,这种人换做平时肖家也是不愿意得罪的。

     胡珊珊愣愣地拿着手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肖劲在电话那边却是心急如焚,“喂,珊珊,你快说话啊,你们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在在胡定工业区这边的一个废工厂。”胡珊珊呆呆地说出这句话,她有些害怕地问肖劲:“老公,我是不是闯祸了?”百镀一下“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