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七零年代过好日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91章 踢蛋蛋

作者:牛奶花卷所属:女生小说书名:七零年代过好日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百九十一章

     泼红酒的动作大了点, 蓝凤已经看到蔡太太和一些人往这边赶了。

     至于面对这个表情快疯的男人,她是一点不虚的。

     作为大东北的女人, 谁不会几招啊。

     上辈子网络上有两个段子。

     一个是东北老爷们拍的, 说:都说我们东北男人打老婆,我们疯啦!我们媳『妇』不是东北人啊!

     一个是东北女人们拍的, 说:都说东北老爷们天生怕老婆, 说实话,真不是天生的,都是揍了几顿以后才怕的。

     这都说明了东北女人的彪悍之处,作为东北女人之一的蓝凤轻松的躲过挥来的拳头, 然后伸腿踹蛋。

     等到人尖叫的趴下了,人们也都围上来了。

     有几位和这人关系不错的,还想帮腔来着。

     甚至有些人还往大陆人欺压港人这儿带。

     这样一是将其他的港人划到一起, 二一个也是让蓝凤忌惮。

     现在全国都是经济挂帅, 各个『政府』都把这些带着资金的华侨、港商们当大爷。

     外宾一旦出什么事儿, 那就是瞩目的大事。

     不过蓝凤并不怕, 她觉得地上的傻瓜可能真的是精虫上脑, 没有打听过她的背景。

     虽然她从来没在外头主动说过和谢家的关系, 但是她老公是谁并不难查的。

     蔡太太作为主办人肯定要过来调节的。

     先是让人把还在骂骂咧咧的人搀扶着, 然后询问需不需要去医院。

     这位郑先生扭曲着脸,双腿夹着, 指着蓝凤恶狠狠的骂, 声音怨毒, “臭□□,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推开众人,猫着腰走了。

     蓝凤翻了个白眼,对于这种狠话肯定不怕的,走到蔡太太身边,“蔡太太,这回对不起了,一时没忍住,打扰你的宴会了。”虽然不是她主动的,但是也要道个歉的。

     蔡太太小小的叹口气,“我会帮你周旋一下,如果郑家那边…”

     蓝凤笑了,“谢谢您,不过不用了,看他有什么手段吧,大不了就放弃香港市场。”

     蓝凤带来的的秘书,先头有些吓傻了,后面看到老板帅气的出脚,觉得老板太牛叉了,更崇拜了。

     要是用后世网络语形容,那就是蓝凤攻气爆棚,惹得小秘书少女心怦怦跳。

     蓝凤和几位关心她的人说了两句,就带着秘书走了。

     回到家,蓝凤就和谢丞忆说了。老婆在外头受委屈和老公告状没『毛』病。

     谢丞忆气的青筋直冒,“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蓝凤也委屈,谁知道会遇到这种听不懂人话的奇葩,“我以为大家都是场面人,我严厉的拒绝了,也就没有后续了。”

     谁知道那人脑回路如此惊奇。

     谢丞忆拍拍怀里的老婆,“放心,这个委屈咱们不受。”

     其实现在港商在大陆有些微妙,因为在八十年代华英就有了默契——香港回归,后来总设计师和撒切尔夫人谈判,明确了九七年回归。

     现在香港回归已经进入倒计时。

     香港有些悲观的财团多移民国外的,但是更多的选择提前来大陆布局。

     郑氏集团家大业大,这次派这个私生子未尝没有打前站的意思。

     没想到这人是烂泥扶不上墙的。

     蓝凤得到了安慰,其实心里好受多了,女人有时候告状不一定真需要对方咋地,只是要个态度罢了。

     谢家这些年蒸蒸日上,全面开花,但也不是没有政敌的。

     蓝凤改哄谢丞忆了, “老公,我可没吃亏啊,你不知道我一脚多厉害,他直接捂蛋趴地,半天没起来,我看到他眼睛都疼红了。”

     估计以后他能深刻领会到蛋蛋的忧伤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谢丞忆往下看她的脚,“你碰到他…了。”

     蓝凤噎住,这切入点是不是不对啊,“那个…我穿着皮鞋呢,我没碰,是皮鞋碰的,回头我就把那双鞋扔了,再也不穿了。”

     她也是有求生欲的。

     蓝凤有些讪讪,“我不就是怕你被抓住什么把柄,毕竟现在大环境…”

     谢丞忆笑了,『摸』『摸』蓝凤的头发,“放心,我会在规章内办事,这些投资商既然来华投资,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

     蓝凤松口气,“其实我敢正面刚,也不是一时热血上头,我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就是丢了香港那块业务,我赔的起。”

     她就是这么有底气。

     没想到郑家行动力如此之快,不到两天时间,蓝『色』记忆在香港的代理商就给她打了电话了,委婉的询问是否可以终止合同。

     蓝凤都没问,就答应了。

     她也是知道郑家在香港有权有势,像这种代理商肯定不敢和人家结怨的。

     不管是郑家发话了,还是这代理商明责保身,想离她远点,原因都和她有关,所以她才答应的那么痛快,大家这两年合作还是很愉快的,那就好聚好散。

     对方可能也没想到蓝凤会如此好说话,都没提违约金之类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就挂了。

     蓝凤在公司召开了会议,重点说了下可能遇到的情况,让大家早做准备,特别是对外的国际部门。

     暂时放弃香港市场,那就大力开发其他的国际市场,这样也能填补一些损失。

     蔡太太也给蓝凤打了慰问电话,毕竟是在她的宴会里出的事。

     “凤丫头,这次你真的有些冲动了。”蔡太太语气关心。

     蓝凤在电话这边耸耸肩,“蔡太太,做了就不后悔。你不知道那人嘴巴多臭,我就怀疑郑氏是不是没人了,把他派出来了。”

     蔡太太也笑,“这位郑先生其实无足轻重的,但是他的母亲还是很厉害的,当年要不是她身体不好,也许这位郑先生就能改变身份了。”

     蓝凤就听到了一段豪门狗血剧,无非是大富豪遇真爱,然后当时不能和家族抗衡,就把真爱严密的藏了起来,生下了那位郑先生,可是这真爱身体不好,没能熬过原配,所以这真爱更成了心头的朱砂痣了。

     不过蔡太太也说了,现在虽然是郑老先生掌权,但是郑氏集团其实由其长子接任了,郑老先生也知道这个私生子什么德『性』。

     但是蓝凤在宴会大庭广众动了手,如果郑氏不管不问,那就没有威信了,所以肯定要有所行动的。

     “凤丫头,到时候你态度软乎点,郑氏那边也有了台阶下了,做生意还是要和气生财的。”蔡太太完全是好意,就怕蓝凤年轻人气盛。

     蓝凤却不能一口答应,不是为了她的面子,其实做了多年的销售,对于面子什么的看的很淡,她不知道她家老公要怎么搞啊,问他还不说。

     别她这和好了,谢丞忆出手了,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蔡太,你也别担心,人家肯定不会把我放在眼里的。”蓝凤只能敷衍过去。

     知耻而后勇,蓝凤决定加快投资步伐。

     在八十年代中期,在华国绝迹了三十多年的股票重登上海,她就有投资,真是长的人心肝『乱』颤。

     短短三四年,她手头的富余资金长了十来倍。

     这还是因为她太谨慎的原因,很多支股票她都是提前卖了的,要不然会挣的更多。

     之后她资金更富裕了,投资了很多实业,还有一些高科技实验室。

     特别是后者,简直是吃钱大户,而且多年没看到什么成果,也是钱来的容易,蓝凤心也宽,就当为华国做贡献了。

     现在蓝凤决定得催催了。

     而且她要注资两家房地产,这两天在后世都是鼎鼎大名的如雷贯耳的,但是现在规模并不大,还需要靠银行贷款过日子。

     对于蓝凤的注资他们肯定没有异议的,而且她也大方,给的钱多,要求的股份还合理,还愿意签了合同,只分红不参与管理。

     这么优惠的条件,对方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双方很快签署了合同。

     之前她一直在关注这两家房地产公司,只是时机不太对,现在正好两家都需要大笔的贷款,一个更是刚受了骗,她正好“趁火打劫”。

     为了以后不麻烦,蓝凤还注资了另外两家后世都没听过的房地产公司,这样以后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每一个投资为什么都能大挣特挣了。

     她被郑氏刺激的放开拳脚大力投资的时候,谢丞忆也出手了。

     这个时期大陆的规章政策还是很繁琐的,还没经过后世的简化。

     所以很多行政业务都是交叉的,这里面可『操』作的就多了。

     谢丞忆就是从这里出手,郑氏投资几千万的酒店被迫停工。

     郑家也算厉害,不久出查到得罪了人。

     这次谢丞忆也没藏着掖着,就是告诉对方是谁在整他。

     在香港郑家半山豪宅,气氛很不融洽。

     “必须让他道歉!”郑氏的经理,郑老先生的长子指着那位私生子骂,“你真是『色』胆包天,你都不查查你惹不惹得起就敢动手。”

     郑家私生子满脸不忿,不过也不敢出言顶撞,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爸郑老先生,“爸!…”

     郑老先生睁开眼,“我们倒也不怕他们,不过终究有些麻烦。”

     郑家长子没想到这个时候老爷子还护着那个私生子,“爸,这不是小事,谢家在北京地位颇重,我们郑氏集团未来要陆续对大陆投资,现在工程被卡,上千万打了水漂,这还不算,以后怎么办?”

     私生子横着脖子,“我们找人告他,当初可是他们求着我们投资的。”

     这位为什么在大陆会失去谨慎,查都没查蓝凤背景,就是因为这层优越感。

     郑家长子实在懒得理这个蠢货,“闭嘴!”

     不久,蓝凤再次接到蔡太太电话,郑氏提出和解。百镀一下“七零年代过好日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