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上神,你的夫君又挂了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2章 生死何惧

作者:凉凉公举所属:武侠修真书名:上神,你的夫君又挂了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路裳宛如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地上,大声的笑着,疯狂地笑着:“走?你以为你们走的掉吗?我用万人血施展的这个万鬼阵,以吸食生气为生,不死不灭,纵然今天你们有逆天的本事,也抵挡不住我万鬼的吞噬,哈哈哈!不能为我所用,便毁灭罢!”

     正如路裳所说,青女的速度是很快,但她快,那个阵法运转速度更快!

     他们几人还没冲出去,阵法便彻底开启了。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黑色鬼煞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势不可挡,所经之处皆是凄厉哀嚎,动物眨眼便白骨,植物瞬间成齑粉,青山绿水的景色变成了累累白骨荒原。

     青女的北冥剑清吟一声,横扫而出,灭掉了前面一片鬼煞。

     然而根本不等他们露出一丝喜色,空出的部分便被新生成的鬼煞补上了。

     这些鬼煞不惧生死,生生不息。

     涟玉咬着牙,祭出牡丹令帮忙,一不留神,胳膊上就被抓了一道,疼得她猛吸一口冷气。那道伤口眨眼之间便有黑气钻进去,沿着血脉迅速往往全身窜去。

     涟玉咬着唇:“不要被碰到!这些鬼东西有蹊跷!”

     青女一瞬间闪过了,低头看了眼她的伤口,微微蹙眉,并指成剑,果断的削掉了伤口的黑肉,以剑气逼出了死命往里钻的鬼东西。

     “你平时若多用功,现在就不会这么没用。”

     涟玉一听猛地抬头,咬牙切齿吼道:“是!我在父亲眼里,在你眼里,从来都是那么没用!无论我怎么努力,其他人都觉得我不如你!但是青女!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抛弃一切堕天的时候,你就已经连我都不如了!”

     青女冷漠不语。

     风月漫指挥着百花焰斩杀鬼煞,将青绫指给了黎非护身,回头看姐妹俩一副随时要反目的模样,嘻嘻笑着插嘴道:“哎哎哎,我说你们俩适可而止啊,先想想办法怎么出去才是硬道理。”

     青女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就不再理会涟玉的歇斯底里,掐诀撑开了一个结界。

     风月漫挤过来,叹息道:“结界啊,现在对我们来说都是奢侈品了。这些鬼东西吞噬的不只是生气,还有灵力。等我们消耗尽身体里的法力,就只能等着被啃成白骨了,啧啧,想想就挺惨的。”

     青女也是皱眉。

     “哎,虎落平阳被犬欺,被犬欺啊!”风月漫摇头晃脑,虽说得凄惨,但实际上脸上倒是没怎么惊惶。

     “万鬼阵,我好似在哪里听过。”青女皱着眉思索了半晌,道,“但是时间太久了,我不太记得。”

     风月漫望了她一眼:“你说了等于白说。”

     青女没理她。

     “万鬼阵,我知道一点。”

     风月漫与青女齐齐望向涟玉。

     涟玉捂着伤了的手臂,垂着头没什么表情道:“你房里有一本《东君二三事》,我小的时候翻看过。里面说东君研究的旁门左道里面就有一项邪术,以万人生魂祭阵,炼成万鬼阵,能吞噬日月,吞噬生机。东君当时觉得此阵过于邪恶,便研究了一番破解之术。”

     风月漫听见东君两个字就神色有些古怪。东君这个女人,如果说逝歌没有骗她的话,就是她娘啊!

     但不管怎么讲,将东君带入她娘的角色,风月漫都浑身不自在。

     涟玉继续道:“但东君并没有研究出怎么破解就身死了,只说此阵阴邪非常,落入其中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风月漫听完翻了个白眼:“涟玉,你简直跟你姐姐一个样,说了等于白说,你说的,我们都看到了。”

     涟玉倏尔仰起脸:“不!花焰虽然当初没有研究出破解之术,但后来我曾在坤妃那里见过见过花焰最后的手札。”

     “她有一个猜想:鬼煞属阴,若是调动天地至阳之物,或可克制一二。但是我看见坤妃的笔迹补充了几句,大意是虽然至阳之物可以克制,但是鬼煞生生不息循环往复,并非普通的至阳之物能克制的,除非能调动比施展阵法更为强大的至阳之力,这样才可能将阵法强行破坏掉。”

     风月漫听完没有发表对阵法的意见,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等一等,先不说阵法。坤妃我知道,但是研究阵法的不是东君吗?怎么变成花焰了?”

     涟玉呆了呆:“东君只是封号,她的名字叫做花焰,字阿绫。”

     这回换风月漫呆了:“我叉!”

     见她这般反应,青女难得地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风月漫呆呆地回望她:“花……花焰,是我师父……”

     涟玉断然否决:“不可能。你虽然也是生在上古时候,但是你出生的时候,花焰已经死了。”

     “但是花焰的确是我师父呀!”风月漫将百花焰露出来,“百花焰枪法就是师父传授我,教我使用的,前两招分别叫花焰七枝开和风月漫天飞,第一句涵盖了师父的名字。那时候我并没有正式的名字,因而师父取了第二句后面的风月漫做了我的姓名。”

     涟玉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花焰没有死?”

     风月漫想了想,摇头:“你可能误会了,我遇见师父的时候,她只剩了一缕魂魄,沉睡在百花焰里面。我拜她为师,她教会了我枪法,然后就消弭了。”

     涟玉对这个说法表示了认同,但随即她又皱起了眉头:“传闻花焰也是用枪,但她的枪叫做雪魄,不过雪魄枪在她以身殉国的时候就断了。”

     “你的枪法要是出自花焰的话,倒也说得过去,花焰虽然自身法力不怎么样,但是自创的枪法却是数一数二的。只是,你的枪是跟随着你生于天地,如何会栖息着花焰的一缕魂魄呢?这难道就是天意?”

     风月漫假装没听到。

     她才不会说有人说花焰是她亲娘呢,说不定百花焰正是被逝歌接好的雪魄枪呢?

     嗯,这样一想,还是有些奇怪,如果花焰真的是她娘亲,为何当初从来没有与她提及过她的身世?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愿意认吗?

     还是说,为了塑造一个天地战神的形象,她已经抛去了所有,孤注一掷,不允许出现一丝误差?

     如果说百花焰真的是雪魄枪,那么她自认为是出生的时候,百花焰从天而降就不可能是天降,而是人为。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逝歌。

     风月漫一瞬间觉得很可怕。

     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那逝歌从一开始不愿意与她接触,是不是如他所说是在培养她?只不过别人培养的是人才,而他要帮花焰培养的是一个人形兵器,一把为了对付魔界而存在的兵器。

     因为是兵器,所以不需要特意接触,不需要关心和保护,不需要投入感情去维系关系,只需要她对魔族保持着时时刻刻的敌对、并有绝对强大的能力除去魔族就好了?

     风月漫一时之间思绪纷杂。

     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久久不能想清楚,不过她决定放一放,反正也是过去式了,还没重要到一定要现在搞清楚。

     风月漫舒了一口气,渐渐露出了笑意:“哎呀,本来是说万鬼阵的,怎么歪楼到讨论我师父了呢。我们继续研究这个万鬼阵哈,这个……”

     说到一半,忽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嗳?怎么没听见黎非的声音?”

     一直就她们三个在讨论,黎非一句话都没插嘴哎?

     她转头去看黎非的方向。

     倏尔眼睛瞳孔一缩,一瞬间身体绷成了一条线。

     青女觉得不对,迅速转身。

     只见黎非在青绫的保护下,安然的坐在一角,闭着眼睛打坐。本来没什么不对,但不对就不对在,他周身忽然疯狂涌起了仙气,涌动的仙气盘桓在他周围,又迅速聚集在他头顶。

     青女往前两步,又停下了,转头去看风月漫的表情。

     涟玉目瞪口呆:“他要在这个时候渡仙劫?”

     停了一会儿,不可思议道,“他疯了吗?”

     风月漫停在原地,眼神沉得让人觉得压抑,望着黎非久久不曾眨眼。

     好半晌才吐了一口气,眼神逐渐清亮,苦笑一声:“小青女,准备动手吧。”

     他已经引动了仙劫,她想阻拦也迟了。

     黎非呀,明明对他来说她就是个陌生人,却肯为她做到如此地步,她到底什么地方值得他这么拼命?

     明明不值得,她虽说不愿意轻易拿他去争取这个机会,但也是将他放在了备用方案里面的。

     现如今被他反将一军,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令她心里堵了一口气。

     唉。

     现在她能为他做的,唯有尽力,护他周全吧。他日若能天界再见,她罩他就是了!

     **

     虽说让青女准备动手,但黎非是提前强行引动的仙劫,并非时机成熟自然而然引动的,黎非引动起来十分吃力,没多久就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色。

     青女见此,借用了牡丹令给他补上了不足的仙力。

     这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两天两夜,风月漫才在隐约可见的头上天空,看到了劫雷的影子。

     风月漫严肃着神色,握着百花焰站起来,给青女示意:“来了。”

     青女召回飘在周围的北冥剑,与风月漫站到了一处:“你能撑得住吗?”

     风月漫兴奋的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露出一个血腥的笑:“你见过我在阵前倒下过吗?”

     青女沉默。

     她没有见风月漫阵前倒下过,不只是她,所有人都没见风月漫在阵前倒下过。

     她带着北冥剑从结界中穿了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正好这个时候黎非睁开了眼睛。

     “劫雷到了?我要怎么做?”

     风月漫带着百花焰,站在结界边缘,正要一步跨出去,闻言回头笑了笑:“你?你负责活着。”

     无论是谁历天劫,都不能借助他人力量,否则天劫会成倍增加。因而最后结界内只有黎非一人,风月漫三人站在了劫雷范围的边缘,呈一个不大不小的三角形。

     好在他们打算引用劫雷的力量,也算是变相替黎非承担了部分,黎非要活着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仙劫的劫雷是八八六十四道,第一道下来的时候,风月漫几人没有动,青绫展开,化作一根青色的线,分别拴在三人的左手尾指上,做暂时连接神魂的媒介。

     第二道劫雷劈下来的时候,青绫蓦然绷紧,三人同时探出左手,捏诀,灵力在青绫间传导,滋滋作响。

     三只纤长的手同时压下,咬破右手食指,祭出兵器,以鲜血凌空在兵器上画上相同的符。

     风月漫忽而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黑血,胸口的衣裳也逐渐晕染开一团血色。

     青女望过来。

     风月漫面色不改,继续画符,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凝滞。

     青女收回了目光。

     符成,三人周围陡然出现一道符屏,而百花杀、北冥剑、牡丹令则飞到了空中,“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道光芒逐渐吸引了劫雷,渐渐偏移轨道。

     眼见劫雷就要引过来了,上方的云层的电闪雷鸣声音更大了,就好似愤怒了一般,接二连三降下劫雷,还有一道直接劈往风月漫这一方。

     功力不够的涟玉瞬间喷出一口血。

     青女见此,引着北冥剑的手一转,北冥剑化出一柄幻剑,一剑迎向那道雷。

     轰——

     幻剑与天雷同时消散。

     但同时,被她们引偏了轨道的劫雷又蹦回去了。

     “这样果然还是不行。”风月漫望见那边黎非已经几乎招架不住了,笑着问道,“生死何惧,拼吗?”

     涟玉咬着牙,扬起下巴倨傲道:“生死何惧!”

     青女微微点头:“我无所谓。”

     达成一致意见,三人同时收手,翻转,裙摆在空中划过圆润的弧度,就像三朵盛开在黑夜里的昙花般绚丽。

     重新捏诀,调动了全身的灵力,背水一战!

     在空中旋转的三件神兵发出更耀眼的光芒,被光芒照耀的地方,鬼煞嘶吼着烟消云散。

    
百镀一下“上神,你的夫君又挂了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