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88章 唐皓VS易云睿

作者:冰公主所属:历史小说书名: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nb

     &nb唐皓轻咳了一声,缓缓说:“首长,有事情慢慢说,这咖啡好像凉了,可以续一杯吗?”

     &nb“噢对不起,”夏凝连忙站了起来,拿起唐皓的咖啡杯:“唐总,不好意思,我给你续一杯。”

     &nb说着,夏凝转身走到吧台忙去了。

     &nb唐皓眸里掠过一抹惊讶:“首长,令夫人很亲切温和啊。这让唐某始料未及。刚才唐某只是想续一杯咖啡,并没半分为难令夫人之意,请首长见谅。”

     &nb“我妻子她好客热情,唐总不需道歉。”

     &nb几分钟后,热腾腾的咖啡送到,夏凝说了一声:“唐总,看咖啡的味道还合你心意不。”

     &nb唐皓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咖啡味醇香悠长,不由得称赞了一句:“好手艺。”

     &nb这么个小插曲,易云睿跟唐皓之间冲突的气息减低了不少,唐皓喝了几口咖啡后说:“我知道首长是军人,说一不二。但瑾弟身体情况特殊,虽然是定了协议,但事在人为,一切都是还可以商量的。首长,我认为瑾弟现在真的不适合到军部训练。或许过一段时间可以。”

     &nb“唐总,你了解唐瑾的过往吗?”

     &nb唐皓顿了顿:“我和他今天才相认,还未来得及仔细确认。不过要确认瑾弟的底细不难,时间问题而已。”

     &nb“刚才鉴定报告里,有没有特别说明唐瑾的身体情况?”

     &nb唐皓从怀里拿了一张纸条出来,放到桌面上:“鉴定报告里有说,我抽了出来。里面说瑾弟中了毒,身体里造血功能被破坏,以致血红细胞异常。另外瑾弟的身体里还检测到一种特殊的剧毒元素。我估莫瑾弟刚才的情况,应该是体内剧毒发作。”

     &nb“是,唐瑾他未来得及服解药。这种解药是特制的,唐瑾跟我定的协议里,其中有一项,与这个解药有关。”

     &nb“是这种药物吗?”唐皓说着,拿了一个小玻璃瓶出来,里面装着一颗药物。

     &nb正是n87-3类解药。

     &nb易云睿眼眸微微一闪:“唐突问一句,唐总身上为何会带着这类型的药物?”

     &nb唐皓嘴角微微上扬:“只是个人爱好而已。”

     &nb易云睿眼眸微微一眯:“这么看来,唐瑾身上需要的药物,对唐总来说不是问题?”

     &nb“当然。这么一来,首长对瑾弟的这项协议,可以消除了。那么请首长具体说明,还有什么内容让首长放不开?”

     &nb易云睿沉吟了一会:“具体其它情况,易某不方便明说。既然唐总拥有自己的信息情报网,那就请唐总三天之后再来找易某。到时候再详细洽谈。”

     &nb唐皓挑了挑眉,三天后?就是说易云睿给他三天时间查明一切。

     &nb哈,易大首长竟然主动安排他做事?

     &nb这么多年来,一向都是他命令别人,被‘命令’倒是头一回。

     &nb唐皓嘴角的笑意更深,易云睿这句话,他记着了,以后有机会,他得好好奉还。

     &nb“可以。”唐皓喝了一口咖啡:“唐瑾是我弟弟,我要带唐瑾回去。这点,易首长没异议吧?”

     &nb“亲人相聚,易某没异议。希望三天后唐总记得和易某的协定。”

     &nb唐皓笑了笑,站起身来:“那我先告辞了。”

     &nb话毕,唐皓没再作一言一语,转身离开。

     &nb咖啡还在冒着热气,唐皓人已经离开,夏凝心里凝着一抹担忧:“唐总话不多啊。”

     &nb“话是不多,因为他隐藏了太多事。说的话越多,意味着破绽越多。”

     &nb“老公,你刚才怎么不明说唐瑾的事?”

     &nb“唐皓手里有解药,侧面说明他应该知道黑骷髅的事。既然话不能全说明,那我就给他三天时间,看能不能再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其它消息。”

     &nb对夏凝来说,唐皓这样的人是最让她提心吊胆的,就算唐皓是个大好人,但也绝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好人’。

     &nb跟这类型的人打交道,她感觉很累。

     &nb易云睿握着妻子的手:“老婆,一切事情都交给老公处理吧。你只要看好我俩的孩子就好。”

     &nb夏凝笑了笑:“怎么说得我好像在扯你后腿似的……”

     &nb“不,”易云睿语气一凝:“对将军来说,最大的伤害就是后院起火。所以他往往会将‘后院’交给最放心的人打理,老婆,你明白我意思的。你不是在扯我后腿,而是最能帮我的人。”

     &nb易云睿说的话很中听,夏凝不自觉的飘飘然起来,好吧,她承认她爱听好话。

     &nb特别爱听易云睿说的好话。

     &nb“你很多天没和顾部长了,你俩之间有没有背着我进行秘密联络?”

     &nb听到这话,易云睿不由得笑了起来:“老婆,你这话说的,让不明白事情的人听了,还以为你老公我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nb“咳,你不老实点的话,这个谣言可能就真散播出去了。”

     &nb易云睿眼眸微微一闪:“老婆,你这是在威胁你老公?”

     &nb“没,我在实话实说而已。”

     &nb易云睿抚了抚,爱妻的发:“好,等我将这几天得到的消息整理一下,我就去找顾部长。老婆,你老公我要忙了。”

     &nb夏凝抿了抿唇,易云睿这话意味着要暂时请她出去:“我跟小宝贝们玩一下。”

     &nb“真真和里昂后天就离开了,你还是去陪一下你闺蜜吧。”

     &nb“后天离开?”夏凝一惊:“这么快!?”

     &nb“黑骷髅重心转移到了国内,里昂回英国其实是安全的。对了,关于死神暗卫的调配,老婆你也得费费心。”

     &nb夏凝想了想:“没错,死神暗卫只保护现任公爵,里昂要回去了,虽然公爵府有着自己的防御系统,但安保人员这块,还是有所欠缺。老公,我明白了,谢谢你的提醒。我先出去忙了。”

     &nb易云睿浅浅一笑:“小傻瓜,结婚好几年了还对老公客气。”

     &nb夏凝脸上微微一红,无论结婚多少年,无论在一起多少年,对着这个男人,她一如以往的倾心,痴情。

     &nb经过半个月的休养,艾文基本上康复,从美国那边得回来的消息,y。

     &nb他清楚是什么事情,就是那几个长老和堂主的事。

     &nb副帮主已经在处理着事情,无奈众手难敌,副帮主现在的处境也是十分危险。

     &nb道上的就是道上的,出了事,从来都凶狠直接的。没那么多客气话来说。

     &nb回去是一定要尽速回去,但艾文担心迪伦。

     &nb因为迪伦说要将她的‘身份’公开,为的,就是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nb就凭着迪伦对他的这份心,他这生无憾了,就算迪伦不说,他也会爱着她,守着她一辈子。

     &nb迪伦正喝着他特调的鸡尾酒,每当这时候,迪伦肯定在计划着一些事情,艾文开了口:“主人,能告诉我关于平息这场动乱的计划吗?”

     &nb“该留的留,不该留的斩草除根。”

     &nb艾文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nb迪伦这话,意味着y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场血雨腥风。

     &nb“你害怕吗?”

     &nb“是,”艾文直直的看着迪伦:“我害怕的不是我,是主人你。”

     &nb迪伦笑了笑:“所以,你得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我。”

     &nb“我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只要迪伦!

     &nb为了迪伦,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nb看着艾文决绝的脸色,迪伦笑了起来,手指抚上他英俊的脸:“我的男人最好了。”

     &nb对着这话,艾文掠过一抹不好意思,随即心跳加快起来。

     &nb天知道迪伦少主的**力对他来说有多大!甚至只要她一句话,一个轻微的动作,他就乖乖老实了。

     &nb迪伦喝光了杯里的酒,喃喃说:“切,论样貌,论身手,论能力,我家艾文哪样及不上别人?钱?哈哈,我迪伦还要在乎钱?越是有钱的男人,那副嘴脸越是让我讨厌!”

     &nb她五岁开始学习如何管理家族事业,她骨子里头的强悍,甚至比男人更加男人。她不习惯听别人的话。

     &nb她习惯别人听她的话!

     &nb要她听话?敢情这世上,就只有艾文一个人有这能耐。

     &nb艾文调着酒的动作缓了缓,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nb满心甜蜜的笑。

     &nb“我要小文文一个就够了。”迪伦将酒杯,酒没了,再调一杯。”

     &nb“好。”艾文接过酒杯,看到酒杯边缘上的那个吻痕,心里跳得更快。

     &nb“小文文,看杯子干什么,我真人在这里呢。心动的话,过来啊……”迪伦手指朝艾文轻轻的勾着,眼神迷离的,喝了酒后脸色泛着一抹樱桃红,看得艾文几乎把持不住。

     &nb“主人,才八点多,很早呢。还没到睡觉时间。”

     &nb“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现在‘开始’的话,刚好可以睡一大觉。我家小文文的能力很强,一般都要折腾几个小时……”

     &nb‘叮!’

     &nb杯子落到水晶吧台上,艾文深深的吸着气,体内的燥动,让他大口大口的喘气。[ban^fu真的的欲,望!

     &nb就唯有少主一个人!

     &nb迪伦眨着眼睛,她太清楚艾文的心思了:“小文文,调一杯高醇度的过来。我在房间等着你哦。”

     &nb扔下这话,迪伦站起,转身离开。

     &nb“嗯……”艾文抚着胸口,试图平息自己剧烈的心跳:“高醇度的酒,看来,我也得要来一杯。”

     &nb明天过后的日子,将会天天在汹涌激流中渡过,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nb所以今晚……就尽情逍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