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63章 喜欢的不是姑娘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结果司凰的坐骑定为赛尔,乐贤也去把自己常用的一匹白色骏马牵出来,两人各自被分配到西方骑斗所用的细剑一柄。

     乐贤正在戴网盔,一眼看到司凰竟然已经翻身上马,动作娴熟流畅,高高马背上坐着的她背着光,长发毛耳以及完美无瑕的五官,长袍腰系银质细剑,一眼看去错认为是西方古老童话里的精灵都不奇怪,优雅自然而强悍高傲。

     乐贤握着网盔的手收紧,也翻身上马,朝司凰冷笑道:“不戴头盔,不怕吃饭的脸破相了吗?”

     司凰的回应是把细银剑抽出来,挑了个漂亮的剑花,挑眉看向他。

     乐贤把网盔往地上用力丢出去,“好!你要玩大的就玩大的!我奉陪!”

     两人在马场上两头,开始的炮枪交到庄烬的手里,他举起来扣动扳机,“砰”的一声,马场的两人就动了。

     “窦二少,”庄烬目光不离开场上的两人,用斯文的语气慢慢说:“之前不知道你也好这一口。小贤已经被我调教过了,比新手更会讨人喜欢,不如我们换换?”

     窦文清:“我不好这一口。”

     “呵。也是,有司凰也难怪你看不上小贤。”庄烬眯眼浅笑,忧郁混合成熟沧桑的气质有迷惑人心的魅力,“不过以窦二少这种性格,想要驯服这头美丽的野兽怕是没什么耐性,到时候不小心毁了他就太可惜了,不如还是先交给我吧。”他就是像个沉溺在自我艺术里,偏执如狂的艺术家,“我一定能把他调教得更加的美丽动人,成为让世人疯狂迷恋的存在。”

     一旁站在的柴亮神色不动,长袖里面的手臂已经冒起了鸡皮疙瘩。

     窦文清一点反应都没有,冷淡的说道:“你现在手里捧着的作品就快要被毁掉了。”

     马场上,乐贤已经落了下风,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

     庄烬也看到了,之前口口声声说要护着的人,现在看到对方几次差点摔下马都没的动静,反而面带笑容,视线锁定的是另一道身影,眼神越来越深沉。

     啪——

     两把细剑对碰,乐贤的剑被挑飞。

     本来按规则来说,剑脱手了就同等于输了。乐贤却一脸凶狠的抬起脚,踹向赛尔的马身。

     【蹦起来,踹回他!】五宝负责指挥赛尔。

     赛尔长鸣一声,两只前蹄高高抬起来,躲过了乐贤的偷袭。司凰也早有准备的调整好了身体姿势,当赛尔的两只前蹄狠狠砸向白马的时候,司凰轻松稳住身躯,一剑直刺乐贤。那一刻的英姿足以让所有看到的人惊艳,一人一马简直配合得太好,如果不是他们清楚司凰和赛尔是初次接触,都会怀疑这是他们长年累月一起训练出来的招式默契。

     柴亮一脸古怪的看向窦文清,发现自家二少的脸上也罕见的出现了轻微的表情变化。

     这时候的乐贤已经被吓破胆,哪怕及时躲闪还是被刺破了上衣,刺痛感让他明白自己被刺伤了。

     他摔下马身,后背砸在地上痛得惨叫一声,同时怒极了的吼道:“司凰你妈B……”后面的话戈然而止,瞪大眼睛看着一个鞋底覆盖自己的眼帘。

     “唔——”

     司凰抬起脚,地上乐贤一张漂亮的脸蛋满是泥土,鼻血横流。他脸被气得通红,猛的睁开眼睛瞪着司凰,“你敢……你竟敢……”气得连声音都哆嗦了。

     司凰端详着他的模样。

     不远处作为观众的庄烬和窦文清往这边走来,他们都以为胜负已分,两人的争斗结束了。就连乐贤自己也是这样觉得的,认准司凰一定会暂时的放松警惕。他暗中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目光不时的飘向往这边靠近的庄烬,认准时机把手里的泥土往司凰砸去。

     结果他的手刚刚抬起来几厘米,突然就被司凰的鞋子踩住。

     “啊!烬哥!”乐贤痛呼。

     不远处的庄烬刚刚喊道:“司……”一个字后就没了后续,他被司凰接下来的行为惊得心脏都颤栗了一下。

     只见司凰一脚踩着乐贤的手,一手拿着细银剑由上至下,快而果决的刺下。

     “啊啊啊啊啊!”这片马场里只剩下乐贤撕心裂肺的叫声,喉咙被喊破的火辣撕裂疼痛感,干涩得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唯有仿佛离开水的鱼一样张开嘴巴,不断的呼吸着口气粗喘息。

     他满头汗水,双眼密布血丝,眼珠子几乎要爆出眼眶,眼睁睁看着细银剑和自己的眼瞳相差几乎不到一厘米,眼睫毛还能碰触到。

     “噗嗤。”低笑声在头顶响起。

     乐贤迟钝僵硬的转动眼珠,看到了司凰的笑脸。他心脏还在剧烈的撞击着胸膛,比起初时的怒火,现在的他简直可以用‘吓破胆’来形容。之前还怒骂司凰,现在嘴哆嗦着一句话硬话都说不出。

     “小贤,你还好吗?”庄烬关心的呼喊声传来。

     这声音拉回了乐贤的神智,他几乎是本能的双眼溺出了一层水润,脱口就要喊‘烬哥’。头顶一片阴影覆盖过来,令人迷恋的嗓音在他听来就跟恶魔的呢喃差不多,“看来你已经被他调教得差不多了。”

     乐贤脸上闪过恼羞成怒的羞耻,“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一样抱男人的大腿!”声音小得只有司凰才能听到,一为羞耻,二为对司凰的惧怕。

     司凰轻笑一声,弯下腰上半身投下的阴影把他整个笼罩,“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像个男人。”半眯着的眼睛里是冷漠的嘲笑,意味不明的危险,却渲染出勾魂摄魄魅力,让乐贤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了几下,恐惧和惊艳的混合以及自愧不如的不甘心,让他面部渐渐扭曲。

     司凰手轻轻一动。

     细银剑从乐贤的眼睛转到脸颊,血光一闪。

     乐贤觉得脸颊的刺痛,他骇然的瞪大眼睛,“你做什么!?”

     “帮你做回男人,摆脱家养傲娇小猫咪的命运,不用太谢谢我。”司凰轻笑。

     “你这个疯子!变态!”乐贤低吼。

     司凰的笑容说消失就消失,面无表情的五官精致得失去人气几乎不像真人,让乐贤本能害怕的萎缩了下,紧接着眼前银光一闪,脖子一痛随即感觉到湿润,他惊骇的连忙用还能动的一只手连忙捂住被划伤的脖子,不可思议的瞪着司凰。

     “这就是你踏入变态圈子里的代价。”司凰蹲下来,在他耳边清淡的威胁:“再敢来惹我,让你死得无声无息。”

     乐贤打了个激灵,脸色煞白。

     *

     庄烬他们来到的时候,司凰已经放开乐贤,走到赛尔的身边,伸手轻抚它的马头,“做得不错。”

     赛尔发出灵性的笑声,咕噜噜得很有节奏。

     “小贤,你怎么样?”庄烬关心问道。

     乐贤脸色暂时还没恢复,哆嗦的从地上爬起来。“烬哥……”一声叫唤后就哑然了,前几秒司凰的话仿佛魔咒似的在脑海里惊响——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像个男人?

     他恍惚的想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遇到麻烦委屈就会喊庄烬?

     乐贤抬起头看向庄烬,这一刻他看懂了庄烬的眼神。

     他忧郁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那是对艺术品破败后的失望可惜。

     乐贤打了个寒颤。他想起来了,在他被庄烬找到之前,庄烬身边就有个青年,本来也是娱乐圈里名动一时的年轻才俊,后来的结局是什么?以前他光顾着的得意和纠结,全然忘记前一任的教训。

     对了,他最初决定答应跟着庄烬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从庄烬这里得到自己该有的好处,等星途走得更广,得到自己想要的剧本男主角后就立刻和他好聚好散!男人嘛又没女人那层膜,对方是市长肯定不敢把这事传出去,事后就当是被狗咬了,不会有人知道这场黑历史,他也会很快忘记。

     一切他都计划好了,想要的男主角也得到了,结果他没有离开庄烬,反而为了讨他的喜欢得罪了不少人,失去了原来的朋友圈;为了和他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推掉部分的工作,迟到早退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两次。

     只是大家碍于他后面的靠山所以敢怒不敢言。

     天啊!

     乐贤被一瞬间涌上脑子的思考惊得满头大汗。

     如果不是今天醒悟,万一哪天他失去了庄烬,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

     “小贤?小贤。”

     “啊?”乐贤回神,看到庄烬不太高兴的表情。

     庄烬看了他两秒才叹了一口气,“愿赌服输,去给司凰道个歉吧。”

     如果是还没醒悟之前的乐贤一定会闹脾气,现在他很听话的走向了司凰,眼睛下垂不敢看司凰的眼睛,低头对她认真说:“这次是我输了,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也求你大人大量不要记挂我这个小人物,谢谢你!”

     庄烬眼里浮现诧异,乐贤的听话也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还以为可以借乐贤的胡闹来接近司凰,现在看来计划要变一变了。

     他不由的微微上扬嘴角,心底对司凰的兴趣越来越浓烈。一场赛马就把我调教了大半年的宠物改变了,有趣!

     司凰点点头,“去处理伤口吧。”

     乐贤如释重负的泻出一口气,对庄烬喊道:“烬哥,我有点难受先走了?”就算醒悟了,他也不敢直接和庄烬撕破脸。

     庄烬眼里波光一晃,不知道在想什么,微笑的走过来递给他一块手帕,“我陪你走。”

     乐贤不敢说不。

     两人离开,留下司凰和窦文清几人。司凰把赛尔的缰绳递给窦文清,“还有事吗?你要骑马的话,我就先走去吃饭了。”

     柴亮再次佩服司凰的勇气,让他更吃惊的是窦文清沉默了两秒后,把赛尔的缰绳交给了驯马员,“去吃饭。”

     *

     马场有专门的主题餐厅。

     窦文清选了个包厢,路上再没遇到庄烬那种情况。

     点菜的时候,司凰专门提醒一声:“给这小家伙也准备一份能吃的。”指了指再次回到她怀里的小黑猫。

     服务员回应着:“好的客人。”然后转身出去。没多久,几人迅速把点到的菜送跟上来,给小黑猫准备了现做的杂鱼猫粮以及牛奶。

     小黑猫大概也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从司凰的怀里探出脑袋,昏昏欲睡的眼睛来了精神。

     司凰把它放在桌子上,将装着猫粮的盘子推到它的面前,点了点饿极了还能保持着优雅憨萌姿态的黑猫小脑袋,轻笑道:“乖乖的。”

     “喵呜。”小黑猫仿佛听懂她话语似的,拱了拱她的手指,然后低头去用餐。

     柴亮本来想阻止她这种将宠物放上餐桌的失礼行为,结果发现窦文清没动静,想了想还是保持了沉默是金的好习惯。

     这顿饭吃了大概十几分钟,小黑猫早在几分钟前就吃好了,窝在桌子上没乱动。窦文清先吃完,过了两三分钟后,司凰放下筷子,用餐巾擦拭嘴巴,对面的窦文清才放下茶杯,开门见山的来了句:“窦俊是你废掉的?”

     静谧的气氛立即冰封。

     司凰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应了句:“窦俊是谁?”

     “窦家长子,我堂哥。”窦文清视线一动不动紧逼司凰,“央城湘园,你和他见过,并发生过矛盾。”

     司凰作回想状,然后笑道:“我想起来了。他的手是被秦梵废掉的,我只是让他喝了几口马桶水。”

     “现在他在铁灰三角海域。”

     居然被丢到那里?真是个好去处。司凰眼里浮现适当的惊讶,“是个人渣该去的地方。”

     窦文清突然站起来,几乎眨眼的功夫就窜到了司凰的面前。一柄冰冷的刀锋抵着司凰的脖子,“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他的声音依旧机械冷冰得没有情绪,越是这样反而越让人心底发毛,仿佛自己在他的眼前根本连生命都算不上。

     这么近的距离,司凰抬眼就看到他有点长的刘海里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瞳仁比平常人要小,漆黑尖锐尤其是满眼冰冷没有情绪,极其鬼魅。

     【陛下!他会杀你!】五宝对危险的敏感度很高,随即恶声恶气的吐槽,【太善变了吧这人,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还能不能友好的玩耍了!】

     它已经做好准备和司凰再大干一场。

     结果司凰没理它,昂头完全睁开一双眼睛和窦文清对视,“不是我丢的。”

     一旁站着的柴亮脸上浮现古怪的神色。

     为什么觉得二少和司凰这姿势搁在一块的画面,让人有点心跳加速的刺激美感!

     他仔细看了看窦文清,发现和印象中的二少没差别,绝对是能吓破人胆的危险分子。既然二少没出问题,那么问题就出在司凰的身上!

     这么一想的他转眼看向司凰,猛然间醒悟了——这小子现在太无害了吧?

     正如柴亮想的那样,在窦文清近距离看到的司凰就是这么无害又无畏。她完全睁开的眼睛形状漂亮如画,眼白干净明亮,瞳仁黑润如深海珍珠,一圈美丽的生机绿色不明显却又轻易勾住发现这点的人,眼睫毛很长很密轻轻颤着,勾得人有种去伸手捕捉触碰的冲动。

     她不知道是感觉不到危险,还是相信自己无错自然无畏也就不会被伤害,更没有敌视的防备窦文清。

     这不是一朵无害易折的小白花,然而有着强悍的内在和实力,为什么纯净成这样?

     窦文清刀锋逼近,划破了司凰包裹脖子的高领,更冰冷阴鸷的说:“少给我演戏!”

     他不是没见过包装伪装成小白花来靠近自己的男女,却没有哪一个能装得像眼前的人这么像,仿佛根本就不是装的……不是装的?这不是太奇怪矛盾了吗?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矛盾奇怪的人。

     司凰歪头,“我没演戏。”

     这一歪,脖子跟几乎零距离的刀锋靠近。

     窦文清以肉眼几乎不看清的速度收回匕首,他表情有细微的变化,“你这个疯子,不要命了?”

     司凰露出笑容,“你不是收回去了吗?”

     这笑容不灿烂却给人一种干净到耀眼的璀璨感,眼睛更亮晶晶的不见一丝的阴霾。

     窦文清抿住嘴唇,突然问:“你是秦爷的人?”

     “不是。”

     “给我包一个月,价钱你开。”他朝司凰的脸伸出手。

     司凰摇摇头,“不。”

     窦文清的手停下然后收回,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世上没几个人能拒绝我。”

     “从今以后多了我一个。”

     “我记住你了。”

     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是威胁,出于窦文清窦二少的嘴,却是最高的认同。

     窦文清说完,转身就走。

     一只手拉住他袖子。

     窦文清回头的速度有点快,紧接着黑发后的眼睛缩了缩。

     “你不觉得我今天很给你面子吗?”司凰笑着问。

     “什么意思?”

     “欠我一次。”

     “……”窦文清扭头要走,袖子还在对方的手里,步伐半响没踏出去。

     柴亮风中石化的紧盯着司凰拉着窦文清袖子的手,没看出多用力啊,三根手指就能拉得想走的二少?除非二少根本就没想走!

     在柴亮的瞪视下,司凰放开了手指,去抱桌子上的小黑猫,轻挠它的下巴,边说:“不会让你做过分的事。”

     窦文清无声沉默了足足五秒,才再度回头看向司凰。

     司凰把小黑猫双爪举起来放在自己的面前,一只手捏着它的小手,做招财猫的动作,笑问:“你会答应对吗?”

     小黑猫不明所以的瞪圆清澈绿眸,一副无害的憨态可掬。在它后面的人也睁圆眼睛,眼里水亮包含笑意,看起来竟比奶猫还纯净几分,一双毛茸茸的道具耳也抖了抖,还在自娱自乐的捏着小奶猫的小爪子做招财状。

     “……知道了。”窦文清说。

     这句话落下,他再没有停留的离开了包厢。

     柴亮连忙跟上他的步伐,出门之前看了司凰一眼,那眼神仿佛司凰就是个神奇物种,复杂中夹带着佩服。

     等他们都不见了,司凰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淡下去,把小黑猫放回怀里。

     五宝充满崇拜的声音冒出来,【陛下,你是怎么做到的?】

     司凰知道它问的是什么。

     窦文清是个绝对危险的人,一旦动了杀机,这世上没多少人能阻止他。

     因为他是真的想杀人、会杀人,才会引起五宝的强烈警惕。

     那么他为什么又会主动放过了司凰?

     司凰眼神放空,今天遇到的几人勾起她尘封却不曾忘却的记忆。

     前世她被窦俊瞧上的原因就在于她演了一部电影,一部让她再次获得最佳男主角桂冠的电影。在这部电影里,她出演的男主是个有精神分裂的变态,高智商的犯罪者,明里是个最具有争议和天赋的年轻画家。就算他是个变态,也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变态,电影一放映就被无数人恐惧又疯狂迷恋。

     电影男主精神分裂的黑暗一面是个冰冷如机械的变态杀手,他仿佛变身一台没有感情只剩下智慧的机器,能设计出一套套完美的计划,完成犯罪后不留下任何的证据,让警方对他毫无办法。

     由这部电影被窦俊看上,从而见到窦文清的第一眼,她就明白了——变态杀手的人格和窦文清太相似。

     窦俊厌恶嫉妒又最惧怕窦文清,不甘自己明明才是长子却被窦文清压制,所以内心总想着有一天能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这份执念已成疯狂,无法真正的实现就把司凰当做了替身,将一切的虐待都施加她的身上,并要求她去观摩窦文清,将窦文清演得更像。

     司凰清楚窦文清就是自己摆脱解决窦俊的关键,用尽心思的去了解这个人,最后被她一次无意中发现了窦文清这个人的弱点。

     他是个很奇特的人,无害的人物无法入他的眼,稍微有害的人物会招到他不留破绽的防备,真像机械一样算计到每一处,无懈可击。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危险冰冷的人,会看着小猫嬉闹发呆,小猫靠近到自己也没防备,直到脚被猫爪划了一下,匕首瞬出。

     如果不是及时收手,小猫的爪子一定不止割伤,而是直接断掉。

     小猫凄厉的叫声响起,窦文清的表情有一瞬间细微的变化,他后退了一步,低低的呢喃一句什么。

     那时候的司凰看明白了,他呢喃的是:“对不起。”和一只猫道歉?堂堂被称为冷血阎王的窦二爷,跟一只猫道歉!主动的退让!

     由这次的发现,司凰敏锐的察觉到了解窦文清的突破点,随着时间的过去,她最终确定了窦文清这个人的弱点竟然是……对无害的萌物没辙!

     他对无害的人物本能的无视,不如说是他对对方和自己的一种潜意识保护。未免伤害到对方,也未免自己受伤害。

     他的危险让真正无害的人物不敢靠近,有目的的人装无害又会被他敏锐发现,从而毫不留情的解决。

     那么,到底该怎么攻略他?

     前世司凰做到了,重获新生她更轻易的做到。

     “今天你也帮了大忙。”司凰收回思绪,对怀里昏昏欲睡的小黑猫轻声说。

     小黑猫听不懂人话,翻了个身继续窝着。

     五宝不乐意了,【陛下!你怎么能先夸它不夸我!】

     司凰说:“你已经棒得不需要夸了。”

     五宝:【嘿嘿~也是吼!不过陛下不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人家会不好意思哒!】

     司凰的心情被这二货搅得不错,包厢的门就被敲响,她说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是一名服务员,他问:“客人,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司凰:“把你手机借我。”

     服务员双手奉上。

     司凰打了自己手机的电话,没多久电话就被接听,传来羽烯的声音:“喂?”

     “是我。我现在在青云路这边的马场主题餐厅6号包厢,你开车来接下我。”

     “好!好!我马上来!”

     此时已经坐在车上离开的窦文清接到了大伯的电话。

     “文清,你怎么招惹到秦家那头疯子了?”

     “我没。”

     “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话,不要动他的人。你动他什么人了?”

     窦文清无声了半秒,才说:“不是他的人。”

     “既然能让这疯子亲自打电话,一定和他关系匪浅。文清,能不招惹这疯子就别招惹知道吗?秦家就这一根独苗了,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以他的缺陷也活不了多少年,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伯,我明白。”窦文清看向车窗外,用没有起伏的声音说道:“不过这个人很特别,我也很喜欢。”

     “……”

     前面开车的柴亮没控制好方向盘,让车身一晃。

     窦文清没反应,对电话说:“你知道的,我做事也不喜欢迁就别人。”

     “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这人到底是哪家的姑娘?”

     “不是姑娘。”

     “……”

     ------题外话------

     最近节操掉多了,大家是不是嫌弃我了?我高冷范一下,会不会吸引更多爱啊?嘿嘿嘿嘿!

     十秒后……

     默默的爬回来,我觉得高冷范之前,还是先卖个萌博博好彩》招财猫手:你们谁月初有的票子还没给男神啊?快给快给嘛!

     (谢谢月初各位亲亲送的钻钻,花花,票票,上榜了!好开心!)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