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22章 铁汉柔情!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司凰走到试镜场的入口,一路上收获不少的惊呼声。

     这时候试镜那头传来鼓掌的声音,好像是某个试镜演员的演出获得了大批评审的看好。

     “请下一位试镜演员司凰上台,试镜角色:米修斯。”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司凰就一步步走进试镜舞台的入口。

     舞台上的投射灯光明亮,照得她的银发和白金色的衣面都反射出光晕,整个人都像笼罩一层圣光中,配着那张冰冷无暇的脸庞,刹那间捕获了在场所有评审的目光,心脏的跳动和呼吸都有刹那间的静止。

     司凰扫视了全场一圈,由于试镜舞台的灯光太亮,下面的评审坐着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光亮,所以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台上还有个棕色头发的青年,应该就是之前获得评论团掌声的那个试镜演员。

     本来对方在司凰上台来后就该离开,却发愣的站在了原地。

     司凰朝他看去,意外还是个熟人。

     曾经在H市里见过的乐贤。

     只是头发的颜色染成了深棕色,眼角的伤口也被治疗恢复得不错,上了一层粉和妆后就看不出痕迹。

     乐贤一对上司凰看过来的眼神就回神了过来,他的眼里浮现一抹恐惧,双肩都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乐贤下去,司凰你就开始吧。”评审那边坐在中间的导演肖靳开口。

     这话对乐贤来说就跟释放令一样,他立刻点点头,朝出口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两三步,和司凰相隔不到两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头顶传出一道清冷的嗓音,“我让你走了吗?”

     这声色清澈悦耳,仿佛沙漠里流淌的月光,又不带任何的感情,充满了无形的威压。

     乐贤一惊,抬起头就看到眼前盛装正统,面如神祗的少年。

     她光光站在那儿,就仿佛沐浴着圣光,由上帝亲吻的雅致面庞,银色的发丝都洁净得不染一丝的清尘,深邃的眼眸由上至下的俯视而来,天生的高贵不可攀,那眼神仿佛悲悯天人,又像不过看一只蝼蚁臭虫,可谓傲不可言,本该是让人讨厌的,却在讨厌之前产生心底的情绪是……敬畏、自卑!

     乐贤瞪大眼睛,打从心底的害怕,脑子里又浮现了那双墨绿充斥着病态疯狂和杀意的眸子,再被面前这人俯视,一股说不清的压力直逼神经,让他脑袋都冒出了冷汗。

     这时候要是随便来个人出声,打破由司凰营造出来气场,都能叫醒乐贤,让他想起来这里还是试镜的地点,他们不过是演戏。有了这个认知,他就不会被司凰带入戏,害怕成为这个样子。

     偏偏评审团这边谁都没有出声,不仅没有出声,还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甚至屏住呼吸,紧紧盯着眼前的表演,就怕影响了台上俩人。

     从司凰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周身的气场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那无声的改变却仿佛有真实的神奇魔力,以她为中心似气浪扫荡出去,瞬间冲击了所有人的五感和心神。

     年轻的银发主教,古国最神秘的神官,传闻他能沟通神灵,本身就流淌着神的血液,乃神子降世,是全国人民眼里的神祗。没有人他到底有多大的年纪,没有人知道他来至哪里,等知道他的时候,他已经贵为主教,以最完美高贵的形态出现人们的眼前。

     这样一个完美神圣的存在,他在《时间之牙》里却是最邪恶的反派,他伪善、霸权、滥杀、用刑、厌世、把一切都当做一场游戏,作恶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从介绍来看,这应该就是人们最厌恶反感的那种反派,表里不一到了极点,恶到了骨子里,注定要成为本剧中受到恶骂最多的角色。谁都没有想到司凰第一部参演的电影就选择了个极品反派,羽烯刚得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却拧不过司凰,只能按照她吩咐的去做。

     《时间之牙》的剧组得到消息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她,甚至想过要不要拒绝,毕竟司凰长着一张不是坏人的脸,和他们设想的中年面庞,阅历沧桑的主教形象不一样。一开始设定主教米修斯为银发,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凸显他的老态,谁想到这银发放在司凰的头上,会这么……这么……

     美丽!神圣!纯洁!

     这一刻,他们仿佛真的看到了本该虚幻的一切,视线中的这人就是古国最神秘高贵的主教,他站在金碧辉煌又肃穆冰冷的大教堂里,大理石的无尘地板,宽敞的神殿,高耸的吊顶,烛火点亮整个大殿,天神的雕刻就在他的身后,默默注视着他。

     “跪下。”

     乐贤接触到她深邃的视线,清澈的声色钻进耳朵,又仿佛响进他的脑海。这时候,他仿佛不再是乐贤,已经真的化身为试镜演出的那个胆小腼腆的天才药师古勒,面对这位神秘的主教,他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在主的面前忏悔吧。”年轻的银发主教,用清澈的声线轻柔叹息。

     懦弱的天才药师面色苍白的抬头,看到主教神祗般的面庞,阴影下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怜悯,“忏悔你的罪恶。”

     “我……做错了什么?”

     “你帮助了国家的叛徒,弑兄杀父的魔鬼。”

     “不……”

     年轻的银发主伸出手仿佛触碰到他的头,实际隔了一厘米的距离,“你的善良救了一头邪魔,将带来无尽的战乱,无数无辜的人民丧命。”

     “不……”

     “这不再是善良,而是罪恶。”

     “不是的!”天才的药师受不了压力的呐喊,苍白的脸色满是痛苦,喊完之后就剩下沉重的喘息。

     年轻的银发主教收回了手,“看来你的内心已经被黑暗侵蚀,堕落黑暗的异教徒,无法体会神的赐福和怜悯,将获得应有的神罚。”

     天才的药师剧烈的摇头,“我没有,我不是……”然而被银发主角俯视而来的目光,他喉咙失去了言语,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地狱,惊恐得浑身颤抖,冷汗浸湿了全身。

     “带他下去。”年轻的银发主角发令。

     *

     五秒……十秒……一分钟……安静持续了足足两三分钟。

     没有人说话,自然也没有人来把乐贤拖走。

     乐贤惊颤的心神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恢复平稳,他恍然回神过来,意识到眼前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喝!”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乐贤又后退了两步,看着司凰的眼神又惊又怒。

     他的反应也惊醒了其他人。

     “啪啪啪啪!”一阵激烈的掌声响起,站起来的是个外国大汉,他的年纪应该不算老,二十多近三十的样子。一脸惊叹的望着司凰,用英文大声的喊道:“太棒了!上帝,你简直太棒了!看上去就像个天使!”

     “费恩,坐下。”肖靳用熟练的英文提醒道。

     被叫做费恩的外国大汉听话的坐回去,可是他激动的心情依旧不减,大声说:“在他的身上我能找到无限的灵感,肖,就是他了!”

     肖靳再次用警告的眼神瞪他一眼,后者耸了耸肩膀做了个给嘴巴拉链子的动作。

     肖靳才转头看向台上的司凰,尽可能的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表面平静用稳定的语调问她,“你看过米修斯这个角色的介绍了吗?”

     司凰抬眉,“是。”

     肖靳道:“那么你该知道,米修斯应该是个中年的形象,他应该是俊美而沧桑的,悲悯又威严,他的邪恶藏在骨子里,随时可以撕开那层神圣的外衣,呈现出最丑陋的一面给我们,可是你……说实话,Boy,你太完美了,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一点凶恶,强行的去做出恶相,只会让人感到遗憾。”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然后齐齐露出遗憾的表情,唯独费恩皱着眉头,吃力的听着肖靳的中文言语,满脸的不赞同。

     “我不这样认为。”司凰并没有被肖靳一番听似拒绝的话打击到。

     肖靳问:“那么你认为的是什么?”

     司凰道:“我所知道的米修斯是古国神权的最高掌权者,皇权的操控者,古国人民的精神信仰。”

     这番话被她用平缓的语调说出来,莫名的给人一种精神的冲击,仿佛米修斯真实存在。

     肖靳微愣,“所以?”

     “他是《时间之牙》里被神化的人,唯一的神祗。”司凰仰起头,“神的面貌从不需要被规定,神的作恶也不需要伪装,他的恶被信仰他的全人民认同,那就是正义,根本不需要用恶相去给人暗示。只有神被杀死,信仰被推翻,神的一切才会被否定。”

     全场一片寂静。

     这一刻,无论是和她同台的乐贤,还是前面的评审团,亦或者是后台入口处站着的羽烯等人,都一时失声。

     “说的好!”突然喊出来的是费恩,他再次站起来,用英文犀利的问道:“既然米修斯是神,作为人的你,又怎么能去饰演这位天神?”

     没错,人又怎么会知道神是什么样的?

     这孩子的理解好像没错,结果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在众人以为司凰将会无言以对的时候,却听到她依旧平静却充满力量感的声音,“我是演员,在这个领域里我就是神,可以成为任何存在。”

     这种狂妄自大的话,就算是当代的影帝影后就不敢随便说出来,现在却被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未成年说出来,人们最先想到就是初出牛犊不怕虎,不可能去相信他,稍微直白一点的人都会大声嘲笑出声。

     事实上,现场没有一个人嘲笑她甚至是告诫她不要太狂气。

     因为台上一身华服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根本一点狂气都没有,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唯独一双眼睛里的光芒,犹如破开乌云的烈阳,明亮得闪烁着灼热的光芒,从中让人感受到了她的自信和热情,仿佛一切就像她说的那样,这就是她的领域,在这里她将无所畏惧,无所不能!

     “啪啪啪!”费恩又大声的鼓掌,这回他看向司凰的眼神更加灼热并多了一份尊重,“小子,我相信有一天你真的能成为这个领域的神,毕竟你是这么出色,这么年轻,你有的是时间去走上这条成神之路!”

     中西方的文化差异造就了人性的不同,Z国这边讲究谦虚内敛,M国那边却崇尚自信张扬,过度的谦虚到了西方就成了过度的自卑,反而会被人瞧不起,并不愿意去相信你的能力。

     因此司凰的这番话要是被Z国人看到,大部分人可能都会觉得她太自大,却非常的合费恩的胃口。

     至于这部电影的导演肖靳,作为一个华侨,从小在外国长大的Z国人,他的个性也比传统的Z国人更开放,听到司凰说的这番话,表面上不显,实际上心里对她的印象很不错。

     “费恩,你对他的评价太高了。”他转头对费恩提醒道:“他还只是个出演过一部电视剧的新人。”

     这么高的评价要是被传出去的话,对新人来说不是帮助,反而会给他的星途带来很多麻烦。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费恩认真说,用执拗的眼神盯着肖靳,无声在催促:你还在等什么?快定下他!定下他!定下他啊混蛋!

     肖靳无语这个越长越孩子气的挚友,对身边的人点点头,然后对司凰道:“你和乐贤先回后台等着。”

     这句话已经说明了结果。

     费恩转头对司凰眨眨眼睛。

     司凰发现了,也对他礼貌的点头打了招呼,然后转身向出口走去。

     那里的工作人员连忙让开路。

     羽烯一群人都等她走到前面,才有点战战兢兢的跟上去,从刚刚看她试镜开始的敬畏心情,到现在还没完全消散。

     下一个试镜的是个面相正气型的帅青年,早就等在了后台,他没机会近距离的去看司凰的试镜表现,这会儿才看到了她迎面走来的身影,一眼就被震撼在原地,等两人错身而过两三秒,他听到工作人员的催促才猛地回神,面色苍白的布满了颓丧。

     一转头看到工作人员,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同情,似乎已经认定了他不可能被选中。

     “哎,选什么角色不好,偏偏选了米修斯。”

     男人刚踏上去试镜舞台的台阶,就听到身后工作人员的嘀咕声,他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滑到。

     在稳住身影上到舞台,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在心里怒吼着:你以为我想啊?明明选角的资料里写着米修斯是个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形象,怎么连个未成年也跑来演了?!早知道有那种妖孽来争这个角色,老子绝对扮丑也会去选另一个大叔角色好吗!?

     结果没有意外,这个男人的试镜没有得到肖靳任何一人的反应,毕竟前面才有那么一出感官和心灵上的双重震撼,对后面试镜演员的要求不自觉就提高了。

     男人颓然的下台,抬头看到下一个试镜的男人,心情一下又好了,暗暗想着:呵呵哒!反派也不是你想演就能演,等着都被刷下来吧!愚蠢的人类们!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这愚蠢人类的一员。

     *

     门上挂着‘司凰专用’的专属单人化妆间。

     司凰回到这里,先独自去小房里卸妆换下戏服。

     她一走,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感觉松了一口气,助理苏苏和郭奈先去给大家倒水,然后就见杜蔷拍着胸口叹道:“今天陛下的气势特别强,简直就跟米修斯上身一样,看得我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苏苏压低声音说:“真的好厉害,和平时的司少不太一样。”

     “哈哈。”杜蔷看着她泛红的脸,打趣道:“是不是觉得特别帅啊?我觉得陛下有句话说的太对了,这就是陛下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他就神!他有本事把一个本来应该是虚幻的存在,真实的呈现在你的眼前,这不就跟神的创物差不多吗?”

     她满脸的崇拜又激动,一想到她年纪也不小了,却对司凰痴汉成这样,大家都觉得特别好玩,不由的哄笑出来,原先有点沉闷的气氛更放松了。

     “有什么好笑的?”杜蔷被哄笑也不觉得丢脸,反而更骄傲的昂起头说道:“我可是在陛下出道的时候就已经宣誓成他的骑士了!我就爱看陛下演戏,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

     这话倒是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平日里的司凰也很耀眼,不过演戏的时候更不得了,仿佛打开了全身所有的开关,连指尖的一个颤动都仿佛带着戏感,能引起人心的颤抖共鸣。

     尤其是今天的她……

     羽烯心想: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那股子的气势风貌,太认真了吧!?幸好今天没有狂热的女粉丝在场!

     他回头去寻找某个身影,大概猜到今天司凰的异样一定和他有关系。

     结果先看到的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羽烯一怔,接着朝那人喊道:“乐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被叫的乐贤抬起头,表情还有点茫然,紧接着他环视周围,才发现自己竟然跟着不知不觉跟着司凰他们走到了这里,俊俏的脸一红,他连道:“没事,我这就走。”这话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奔出门外。

     羽烯无语,继续在人群里寻找,终于在一个墙边找到了秦梵的身影。

     当他视线看看去,就被秦梵察觉到了,然后也朝他看过来,并开口说:“你们先出去一会。”

     羽烯:“……”

     *

     司凰换好自己的衣服一出来,就发现化妆间里安静的不正常。

     她一眼看遍化妆间的空间,除了坐在一张椅子上的高大男人,再不见任何一个人。

     “过来坐。”秦梵指了指身边的椅子。

     司凰走过去,坐下。

     秦梵将自己的椅子摆了个方向就正面对着她。

     “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

     司凰平静的注视他。

     “你很努力。”男人面色沉静,这态度就好像是在和手下的兵谈心,认真严谨,“刚刚演得很好。”

     司凰的心跳有点加速,眼里起了波澜,对他微微一笑,“谢谢。”

     在男人的眼里,一直平静淡然的小孩,一被夸到演技方面,他眼里就冒出了光芒,整个人更明亮生动,那眼神含有的笑意清澈潋滟,看的他心里一阵紧缩又发软。

     脑子里浮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比起当初看到她出演千机公子时更震撼,正如她身边的人说的那样,这孩子在舞台上耀眼得不可思议,变得攻无不克,无所不能,把一个本该虚幻不存在的人,活灵活现的呈现在你的眼前,勾起全身心的共鸣。

     那种气势,就好像他的身体里真的住进了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古国神官,穿越来时间和空间而来,借由他的身体而生。

     那一刻的男人,也被震撼了,并为之着迷失神。

     这种演绎以及实力,她的眼神和态度,都让秦梵明白了,这绝对不是小孩为了虚荣心的一时兴趣和玩闹,这的确是这个名叫司凰的孩子所追求的理想,对此热爱且狂热,为此努力坚持,付出的感情之深,不该被否决,那的确是对他的侮辱。

     事后的秦梵还冷静的想过:如果小孩真的不再演戏,对于人们的确是一种损失,荧幕里将会永远失去一道令人不能忘怀的风景。

     “你可以继续做明星。”男人目光深沉,“有我在,Z国没有任何人可以为难你,阻碍你。”

     司凰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失神的瞪圆眼睛,心跳失去了冷静的节拍,“我……”

     她本来不过是想向男人表现实力,证明自己的决心,让他看到演戏并不低贱,甚至可以是艺术,让他放弃阻止自己的念头。从没想过他会下这种承诺,不仅仅是认同,还有支持,像一座巨人,承诺帮她阻挡所有的障碍,将她抬到自己的肩膀上方。

     “可等你走出Z国的范围,我就没办法完全掌控。”秦梵站起来走近她,伸手摸上她的脸,低声恳求道:“所以不要飞得太快。”

     司凰昂起头看他,嘴唇翕动,哑然的失声。

     她从没看过男人这种温柔的模样,他的温柔并不外露得明显,连表情都没见多柔和,却真实的用他的方式在向她妥协,包容她。

     司凰轻轻点头,“好。”

     男人松了一口气的勾起嘴角。

     这笑容,化开了他浑身的气势,高冷俊美的脸庞也十足的蛊惑人心。

     “还有不要迷失了。”秦梵弯腰,亲上她的嘴唇。

     这次他的亲吻并不粗鲁或火热,第一次不带任何欲望,温柔的吻上来,不过一次就离开,最后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我不想亲手折断你的翅膀。”

     那声音低沉沙哑。

     危险。

     可怕。

     司凰心脏狠狠一抽,却伸出手扯住他的衣领,把准备身退的男人拉回来,主动继续他刚刚的轻吻。

     ------题外话------

     我才不告诉你们,我内心的那股子火热!╭(╯^╰)╮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