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31章 两人的独处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这股甜腥味若有若无,和正常的血腥味有点不一样,但是到底不一样在哪里,秦梵又一时找不到答案。

     他盯着司凰,等着她给自己解释。结果人家不过淡淡的看他一眼,拿起沙发上的书就自顾自的继续学习去了,分明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

     有了昨天的经验,秦梵发现自己的忍耐力又有了提高,确认司凰身体正在好转后,其他的他也懒得继续计较。

     阳台上挂着昨天洗的作训服和内衬,秦梵收下来的同时,就看到栏杆上挂着的被单。

     这个房子的钥匙除了他就司凰才有,被单是谁洗的一目了然。

     秦梵目光沉沉,小孩不肯洗衣服却洗这么大的被单就乐意了?什么时候不洗,偏偏在昨晚他躺过之后就洗了算什么意思!

     不怪男人想那么多,怪只怪司司凰连续两天的行为,在他眼里都莫名其妙,充满了怪异。

     把衣服折叠暂时放在沙发上,秦梵就坐在了司凰的对面,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

     司凰察觉到也不过是回看了他一眼,依旧静享自己的学习时间,每十几分钟都会伸伸懒腰,活动下筋骨,然后继续看。

     她看书的速度不慢,每一页却都看得认真,也没发现对面的男人看她的表情,就和她看书差不多,入神又探究。

     把一个章节的内容看完,这回司凰直接把书放下,伸了伸懒腰的同时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然后诧异的看向秦梵,“下午不去做训练吗?”

     秦梵摇头,“不去。”

     司凰眼里闪光闪了闪,很想问问他一个上午就盯着自己有意思吗?看着男人这副样子,让她都忍不住有点自作多情的猜想,该不会我不去训练,他就没有训练其他人的兴趣了?

     这个问题没有说出来,司凰站起身,“下午没别的事就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秦梵没什么意见的点头答应下来。

     司凰先去自己的房间里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

     说起衣服这一点,被秦梵亲自接过来还是有点好处,就是行李上可以比其他新生多带些。

     虽然电子产品都被统一没收了,司凰却不像其他新生那样,只能带几套内衣,除了领的作训服外,她其他衣服有整整一个行李箱。

     从房间里走出来,司凰一手提着系得紧紧的密封垃圾袋,对秦梵抬了抬下巴,示意可以走了。

     两人一起出门,到一楼的大型垃圾桶,司凰就把手机垃圾袋丢了进去,然后慢悠悠的走。

     秦梵默默跟在她的身旁,仔细端详了她的走路姿势,发现已经不像昨天那么虚浮,再抬头去看她的脸庞,雪白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润,完全是一副健康的样子。

     这让秦梵心里更疑惑了。

     他熟悉的司凰不是个受不了苦的孩子,之前不管训练有多苦,清楚对自己有益后,小孩都会咬牙坚持下来,那份韧堪比他的直系部队队员,配上小孩的年纪和训练量就更不可得了。这样的司凰没道理会为了偷懒,故意撒谎找借口不去训练。

     只是让他猜原因,一点开头的提示都没有,他怎么猜?

     秦梵不是个喜欢纠结的性格,既然已经选择相信小孩不是为了偷懒撒谎,又猜不到原因,那就不猜了,看看他到底要多少天才恢复原样。

     慢行大概十几二十分钟,司凰主动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安静,“你在哪里买菜?”

     秦梵二话不说就直接带路。

     等到达目的地,出现司凰眼里的竟然是一片农场菜地。

     菜地里还有穿着背心军裤的兵哥在工作,看到秦梵后,连忙跑过来给他行了个军礼,“长官!”

     “干你的事去。”秦梵对他点了下头。

     兵哥答应一声,略带好奇的看了司凰一眼,就回到菜园子里。

     司凰看到这一幕,心里就有了猜测,对秦梵问道:“整个训练所的食物都是自己种的?”

     “嗯。”秦梵熟练去扯了几个熟料袋,递给司凰,“想吃什么自己摘。不要看不起种地,这也是一项技能。”

     司凰淡睨了他一眼,“也不要小看演员,真正的巨星可以是世上最全能的人,今天可能是高高在上的科学家,明天就可能是简朴的农民。”

     “一有点精神就会说这个。”秦梵扯了下嘴角,不明意味的轻微弧度,很帅却毫无亲和力,“装得再像,里面没料都是假的。”

     他的话不算好听,可语气没有任何鄙夷的意思,不过实事求是,司凰没理由为这个怪他点什么,不过反驳道:“在荧幕装得像就够了,还有一点你说错了,能被称为巨星的人,比大部分人都要有料出色很多。”

     秦梵看向她,“比如说你?”

     “比如说我。”司凰露出个自信的笑容。

     这块地域空旷,没有高楼大厦遮光,她的面庞完全展露在阳光下,肆意笑起来的模样落入秦梵的眼里,比阳光还要耀眼。

     司凰没注意到男人深邃的目光,直径走到菜园子里,行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初次接触菜地的轻松,接下来挑选新鲜的瓜果青菜之类的,都是自己亲手去采取,动作谈不上多熟练迅猛,却配上她这个人,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之前还在菜地里忙的兵哥也不由多看她几眼,发现她朝自己的方面走来,忍不住起了主动交谈的心思,“我还以为是被丢进来的大少爷,看不出来手脚还挺灵活的。”

     司凰顺口问道:“这里经常被丢进大少爷吗?”

     “也不是经常,不过京城太多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尤其是大院里出来的一些不服管教,又爱闯祸的小子,几年来总会有几个被送到这里来。”兵哥笑得很爽朗,眼神里闪烁着点幸灾乐祸,“来的时候都拽得跟个大爷似的,等出去绝对是一副新人新气象。”

     “哈哈。”司凰想到这一批送来的京华新生,估计按照往年的标准,新生不应该被送到这里来做军训,不过不知道是秦梵申请还是别的什么,最终让他们体会了一遍京城纨绔公子哥们的待遇,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倒霉。

     只不过司凰相信,等军训结束之后,他们的收获绝对比往年的新生们多。

     “在聊什么?”秦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进来。

     兵哥想都没想就实话回答,“报告长官,我以为这个小哥也是被丢进来的大少爷,聊了两句发现不是。”

     “哦。”秦梵看不出情绪的问道:“为什么觉得他不是?”

     被长官提问的兵哥严谨的回答:“往年都丢进来的大少爷都不会种地,也不会和我说笑聊天。”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还有他看起来比那群被丢进来的叛逆儿舒服顺眼多了,长得好看气质好,人也精神,又跟长官一块过来,我想长官的眼光一定不会差。”

     “嗯,你去休息,找人来换班吧。”秦梵说。

     兵哥面上闪过讶异,现在还没有到换班的时间啊!不过这话从秦梵的嘴里说出来,兵哥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就答应着走了,心里还在疑惑的想:换班之后自己做什么啊?难道长官的意思是真的给半天假自己休息?

     兵哥满脸的莫名其妙,一向铁面无私的长官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好奇怪!

     菜园里剩下两人。

     秦梵对司凰伸出手,去提她手里的塑料袋,“选完了没有?”

     “差不多了。”司凰道:“既然有现成的菜园子,不用选多。”

     往菜园外走去,又对秦梵问道:“几点了?”

     秦梵望了望天就说:“下午三点左右。”

     “去看看有没有排骨和药材,今天晚上煲汤,明天早上就能喝。”司凰考虑道。

     “有。”秦梵直接带她去猪圈。

     猪圈的负责人是个中年壮汉,一听说秦梵的要求,立即就咧嘴笑道:“嘿嘿,好肉肯定都给长官留着,您等着啊。”说完就转身去取精选肉。

     司凰暗笑,在哪都会有特权的存在,不过身为这个训练场的负责人,他们享受点特权也是理所当然的。

     秦梵在这方面倒不会古板不懂得变通。

     她正想着,秦梵忽然道:“你在这等着。”

     “嗯?”司凰看去,就看到男人已经大步走出去的背影。

     她等在原地大概两三分钟,之前进屋去的中年壮汉就出来,手里还提着个装肉的塑料袋,见就司凰一人就直接把塑料袋递给她,“给,长官要的肉。”

     司凰礼貌的道了声谢接过来,打开袋子一看,发现里面的排骨都已经剁好了,还有一小包煲汤需要的药材贴料包,她又抬头去看壮汉一眼,看不出来这人长得人高马大的却意外的细心。

     壮汉也在看她,眼神平和带笑,“我知道你,京华大学今年的新生代表,才十七岁就跳级靠上来了,比我家小子要厉害多了。”

     司凰微笑,还没来得及说话,这汉子又一溜烟的说出一堆话,“最厉害的是你竟然被秦爷亲自训练,看起来小胳膊小腿的身手一定不错吧?要不然也不会被秦爷这么看上眼,以前秦爷可从来不会为了谁来拿肉,就算小七也只能吃食堂里的大杂烩。”

     司凰猜到他说的小七应该是段七昼。

     “现在不是军训时间吗?你和秦爷怎么会来这?”

     司凰简单的解释,“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谁知道有话唠潜质的壮汉竟然不继续问了,用一种‘我理解’‘真是可怜你了’的眼神同情望着司凰。

     司凰既无语又好笑,看来秦梵在这群人心目中冷酷无情、强悍可怕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

     “长官你回来啊,肉我已经弄好给司少了。”壮汉突然。

     司凰转头看去,果然看到秦梵已经返回的身影,再去看壮汉一眼,这人的眼神和表情都已经恢复到了最正常的样子,所以说军队里也是有人精的存在。

     “回去了。”秦梵对壮汉点了头做回应,话是看着司凰说的,顺道又把她手里提着装着肉的塑料袋一并提走。

     这行为对司凰和秦梵两人而眼都没觉得有什么,却让后面的汉子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太阳打西边出来吗?秦爷竟然懂体贴了!?

     越是自然得无意识行为,越是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性格。

     司凰和秦梵两人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反倒是旁观着更能清醒的意识到其中的差别。

     *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又被秦梵考了几道题后,再去做晚饭等做好已经到下午5,6点。

     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碗筷什么还是秦梵去收拾,等他出来还端来了一蓝子的水果。

     司凰先诧异了下,很快勾起嘴唇,挑着眼尾看着男人,“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来军训,而是来体验生活的。”

     “你好意思说。”秦梵虎着脸。

     不过眼神能再冷点的话,说不定效果会更好点。

     司凰捏着现摘清洗过的草莓放进嘴里,吞后对秦梵说:“明天我就归队。”

     刚落坐她对面的秦梵抬起头,“毛病好了?”

     司凰摇头,“听我说完,归队可以,不过训练的强度就和普通人一样的程度。”

     秦梵盯着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凰没去猜,一颗颗吃着草莓,见五宝又爬上桌子刷存在感,心情好的帮它拿了一颗任它自己慢慢吃。

     “你不吃?”半晌见男人坐着没反应,司凰问了一句。顺便站起来,打算去洗洗手。

     对面的男人忽然和她一块站起来,两个大跨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把她的手拉住固定住人,然后低头就占领了她的嘴唇。

     司凰一怔,然后就配合他的亲吻,口腔仿佛被点燃似的又湿又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把她放开,一张口就说:“我不喜欢吃草莓。”

     “……”这和剧本不符啊。司凰哭笑不得,身为演员的她,做完这种事,脑子里本能就出现后续的发展和台词,结果男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她看了秦梵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去洗手间,心里想:他做得出乎自己意料的事还少么?或许生活多点意外才更有意思。

     从洗手间里司凰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去了,锁门之前又对秦梵提醒一句:“明天记得手下留情。”

     秦梵眼睛一睁,薄唇微张,就见司凰已经把门关上:“……”

     他还以为今天还能和小孩一起睡觉!

     ------题外话------

     国庆活动等会就开新章通知,二更到!最后的几个小时了,再不投票的话,过月就作废了哦!预告明天:凉凉将会发现点苗头!O(n_n)O哈哈~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