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0章 秀恩爱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司凰有着得天独厚的嗓音,不是刻意要惹人厌恶的话,就算是冷淡的说话,好听的嗓音依旧能博得人的好感。

     现在司凰对白弥峰的态度光听声音的话,算不上亲热,不过还算得上客气。

     这种在白弥峰听来,自动又美化了几个度,觉得司凰还算有礼貌,看来就算上次无视自己,也是在自己没有认出他的情况下。说不定是小孩子的自尊心使然,对白家这边的亲戚堵着一口气,觉得他们以前不太亲近,所以不想主动去亲热。

     现在自己主动来和他打招呼,满足了小孩子的自尊心,亲缘上的联系让他懂得该有的尊重。

     这样一来,白弥峰语气也更亲近,“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最近你还好吧?”

     司凰没有兴趣和他转弯子,不是她自吹,要说她的消息,在国内绝对属于你不想看都肯定能看到的地步,过得好不好?这种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不是一段时间,是已经几年了。”

     “哈哈,是啊!最近看你读书难得闲下来,你外公很想你,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回来聚聚?”白弥峰不记得有多少年没和司家联系过了,你觉得司凰是在抱怨,不过有抱怨是好的,说明他在乎。

     “我最近要上课,没法出远门。”

     司凰的拒绝,多少在白弥峰的意料之内,所以并没有任何惊讶和不满的反应,“也对,那考完试,暑假回来住住吧。”

     这句话已经不是在询问人的意见,亲近是有不过仔细听不难听出白弥峰习惯性的独断,根本就不需要司凰自己的答案。

     “呵呵。”司凰笑了出声。

     “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怀念这种自以为是的语气,也想起来曾经的自己在这种语气下过活,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然而现在再听到这种说话的调调,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好笑,特别的好笑。

     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来命令现在的她?

     明明已经不是司家的那个傀儡了,明明站的位置比他们都高了,却还妄想用一个‘血缘’的关系来管教她。

     一样觉得可笑的还有曾经的她,竟然妄想这群人会因为血缘对她手下留情。

     只是可笑又怎么样?司凰并不憎恨曾经的自己,因为现在的她就是由曾经的自己成长而来,从回来的那一刻她就决定会比任何人都要深爱自己,无论是什么的自己,她都自爱!不会再让任何人否定她的存在!

     思绪只是在一瞬间划过脑海,司凰已经慢慢的笑道:“暑假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计划,必须要留在京城,所以不确定能不能回去H市。”

     白弥峰把她的话当成了借口,“就算工作再忙还是能挤出点时间吧?哪怕是让自己休息下,像现在这样请十天半个月的假也行。……司凰,你是不是对我们还有气,气我们没在你妈妈的事情上帮忙?还是你爸跟你说了些什么?哎,我是你舅舅,你外公是你妈的亲爸,怎么可能不爱你们?只是这些事啊……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回来,不为别的,见见外公也好,你外公年纪也大了,现在就特别想见见你。”

     司凰听他把话说完,笑容越来越迷人,却让一旁看着的苏月半他们看得更觉得冷。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着手机的表面,直到白弥峰得不到她的回应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司凰才应道:“我也想回去见你们,只是时间上真的没办法,要不这样吧。”如果不是你一个电话打过来,我真的一时半会没想去应付你们,毕竟我真的很忙,忙得不想因为你们这群垃圾打乱了我的生活,“舅舅要的有时间,可以来京城,我已经会好好招待你。”

     司凰说不上把白弥峰了解个彻底,不过七八成还是有的,她不相信白弥峰一个电话打过来,单纯就是为了跟自己聊感情。

     那边白弥峰沉默了半晌,似乎是在犹豫什么,然后就听到他说:“算了,你这孩子啊!正好公司有事要出差京城这边,本来是派别人来做的,为了见你舅舅也要亲自走了一趟了。”

     这话说得可真给足了面子又亲近,司凰哈哈笑道:“那就辛苦了!放心吧,难得你来一趟,我肯定让你尽兴而归。”

     白弥峰:“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让舅舅失望。”

     司凰已经明了,白弥峰肯定有事想让自己帮忙,还有什么比敌人亲自送上门值得高兴,她的声音也的确流露出愉悦的心情,“绝对。”

     这份心情透过言语传递到白弥峰那里,让白弥峰也高兴的回应,心底对司凰的警惕心更减弱了。

     如果是长期呆在司凰身边的人,例如羽烯之流,肯定会在心里暗自叹息:又一个因为司凰的年纪小看他的人,注定要倒霉了。

     两人的通话结束,司凰把手机扣在桌面上,脸上的笑容一时半会都消不去。

     苏月半受不了这种安静到诡异的气氛,端详着司凰的表情就开口小心的问道:“大神啊,你现在的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

     “高……”兴啊。司凰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又响了,把她的话语打断。

     手机屏幕显示的备注的‘大太阳’让司凰皱了下眉头,还是拿起来接了。

     “凰凰……”

     “闭嘴。”

     “……宝贝。”

     啪。

     电话挂断。

     由于苏月半恰好离司凰够近,隐约听到司凰电话里的声音,他瞪大了眼睛,嘴唇抖了抖,有点不确定是自己听错了,还是真实。

     没等他想明白答案,司凰的电话再次响起,来点还是大太阳。

     司凰瞄了两眼,并不是喜欢冷暴力的性子,再次接了,不过一接就冷淡的开口,“说人话。”

     “遵命,皇帝陛下。”低沉的男性嗓音压低后,听到的时候就好像是耳朵被悄然的咬了一口,让人背脊一阵酥麻,“什么去的学校,还能走路么?”

     “……”司凰冷冽的目光瞥向正努力往她手机凑的苏月半。

     苏月半浑身一凉,讪笑的搓着手,默默的后退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偷听。不过他的眼神里分明是浓浓的八卦,以及隐藏得不太好的惊疑不定。

     司凰没有回答秦梵的问题,再次把之前对白弥峰开口说的话说了一遍,甚至把日期增加了几倍,本来今天不回家,变成这几天都不回家。

     这话把电话那头的牲口梵呛得不轻,他沉默了好几秒,本来以为这情商见涨的男人会知错就改,谁知道司凰下一句就听到男人一本正经的说:“我最后不是放开你了?”

     这口气就好像司凰在无理取闹。

     司凰怒极反笑,折腾到差不多天亮了才结束,还是她的错,没真被他弄死了?

     “那还真该谢谢你了。”司凰说,“就这样说了,到暑假为止,我都住寝室了。”

     从今天到这几天,再到放暑假为止……

     男人总算明悟,继续争论这个问题,悲惨的只会是自己,说不定最后话就变成了暑假结束之后?

     “你的特训……”

     司凰道:“你教的我都记住了,在寝室练一样。”

     “……”秦梵还没想好下一句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这回司凰直接把手机设定成了静音。

     大概是清楚司凰的个性,又一个电话过来没被接之后,秦梵就没有继续打电话过来骚扰。

     苏月半看司凰又去打游戏,贼兮兮的又凑过头去问道:“是秦爷的电话?”能想到秦梵,还是司凰那句‘你教的我都记住了’,在苏月半的印象里,能教导司凰的人也就一两个了。

     有时候苏月半的心细真的让司凰意外,不过……“有的时候不该心细的时候不要太心细,就算知道了也不要问。”

     果然是心情不好吧!这是苏月半的想法,他果断的闭嘴了。

     不过下面他就看到司凰的电脑屏幕里出现这么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你的妻子[扛枪站前头]上线了。

     这不过是开始,然后司凰的游戏屏幕里,出现一大片的玫瑰花开的特效场景,伴随着就是系统金字提醒以及公告。

     【系统: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扛枪站前头]一撒千金,送[傲娇小凤凰]999玫瑰!祝他们情比金坚,天长地久!】

     【系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扛枪站前头]豪气冲天,送[傲娇小凤凰]海洋之心!附语:宝贝,我错了!原谅我!】

     【系统:只愿君心似我心![扛枪站前头]挥金如土,送[傲娇小凤凰]10001颗粉红之星,只想对你说,万里挑一就是你!我爱你!】

     这种程度的送礼物,不仅是被送的人游戏里会出现特效,连同各大区的其他玩家的画面里也会出现。999玫瑰会出现玫瑰花瓣雨,海洋之心会出现天空一片海水汪洋的美感,10001粉红之星则会使夜空变成一片闪烁的粉色星空。

     这一幕幕出现,让整个永恒王座出现一瞬间的寂静,紧接着世界频道就爆了。

     【世界】爷本妖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嚣张!太嚣张了!

     【世界】虎虎亲:啊啊啊啊啊啊!我快要压抑不住我的洪荒之力了,你们不要拦着我!尔等凡人竟然敢亵渎陛下!

     【世界】君莫忧:组团刷[扛枪站前头]了啊!我发现了她的坐标,在1阶区幽暗雨林145。12!杀杀杀!杀她个片甲不留!

     【世界】涔涔雨忆:组团+1!

     【世界】南宫未语:组团+2!

     世界里疯狂了,从言语里就能看得出来,已经有多少人前往秦梵所在的位置。还有很多人在愤恨的叫喊,为毛生死状不管用了?等再次出现人来解释后,然后就有更多的人表示等24小时过后,且看扛枪站前头怎么死。

     当然了,也有人八卦的在世界里询问,看自己的名义上的老婆这么被杀,司凰都不管么?更想知道为毛会和对方结婚啊!就算是游戏的结婚,也碎了多少的少女心啊!

     不仅是网络上的人问了,就连苏月半也疑惑的对司凰问:“不管吗?”

     司凰没有回答他的话,脸上已经出现了笑容,不是和白弥峰打电话时的冷笑,单纯看去好像是正常开心的笑。

     然后苏月半就看到笑着的陛下敲击着键盘,在世界频道里打下了这一段字。

     【世界】傲娇小凤凰:我需要的是和我并肩之人。[微笑][微笑]

     这个【哔——】装的……粉丝们表示,依旧满分啊!只要是陛下,别管什么,都是对的!苏苏苏苏!最后的微笑表情,苏得粉丝们嗷嗷叫,也有人表示为什么觉得陛下又在使坏了?这个微笑好像不怀好意哦!

     所以说,陛下的意思是不管咯?准许他们杀扛枪咯?说不定谁能杀了,还能成陛下的媳妇呢?

     别管粉丝们脑补成什么样,反正秦梵又倒霉了,他是用免战牌了,至少24小时担心被生死状被强行拉入战场,郭成雄又给他寄了好几块,足够他用。不过被组团当BOSS来杀,各种报告他坐标的,也够他喝一壶了。

     对此,秦梵再憋屈,也不可能傻傻的去找司凰理论,尤其是看到司凰在世界里那句话,他不怒反笑。

     在别墅客厅里,坐在电脑前的高大男人,他的笑容既危险又性感,可惜没有人看见。

     当大家秉着一颗去杀了扛枪,把她杀得和陛下解除婚约,自己就有可能成为陛下媳妇的心情,不断去折腾秦梵的时候,却不知道某个能力爆表的男人,在他们的血的磨练中迅速的成长,直到某人的战斗力在游戏里也和司凰并肩的时候,大家恍然回首,才发现:尼玛!其实这根本就是在秀恩爱吧!?玩情调吧!?虐杀单身狗!碾碎少女心啊喂!你们敢不敢再凶残一点!?

     当然了,从小白到大神总需要一个过程,现在的秦梵就处在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境地里。

     301寝室里,司凰用这种幼稚的手段报复完秦梵后,就关掉游戏下线了。

     趁她去倒水的功夫,袁良走到苏月半的身边,“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苏月半欲哭无泪的说:“比见了鬼还恐怖!”

     “什么?”袁良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苏月半一张嘴却又立马闭上,“佛曰不可说!”

     “切!”袁良只当他又在故弄玄虚。

     苏月半则偷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暗自给自己点了个赞,看来自己成功瞒天过海了。

     不是他在开玩笑,而是他真的不敢说,也不能说!因为他脑洞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说呢?之前和陛下打电话的人应该是秦爷吧?然后司凰面对游戏里[扛枪站前头]一系列作为,表情就和跟秦爷打电话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在看游戏[扛枪站前头]竟然给司凰道歉……记得司凰和秦爷电话的时候,应该是吵架没错吧!

     “啪!”苏月半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收获袁良和宗浩浩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他也无所谓,只是在心里告诫自己:司凰刚刚怎么说的?嗯……有的时候不该心细的时候不要太心细,就算知道了也不要问!没错,就是这样!

     *

     司凰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的个性,她说暑假之前都在寝室里住了,就真的这么做,一连几天都在寝室里过。

     期间秦梵来过一次,不过并没有把司凰劝回去,用司凰的话来说,她觉得在寝室挺方便的,不管是学习还是游戏直播等操作又或者是训练都方便做,还节约了每天回家上学的时间,让她有更多的休息睡眠时间。

     说到休息和睡眠时间的时候,司凰看向秦梵的眼神意味深长,让秦梵恨不得把小孩直接扛走,回家再一顿狠吃。

     不过为了和谐的生活和以后的福利,秦梵只能默默的把这笔账记在小册子里,放任了司凰。

     两人的谈话说得上平和和谐,让当时在场看着,一直担心的苏月半暗松了一口气,又不由的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因为这两位的谈话和相处,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可以说司凰在秦梵面前更处在上风,不像是被顺服压制的那个。

     这些多余的思绪,很快就在一次意外打破,让苏月半再也不敢去妄想这两位了——

     因为司凰决定在寝室里居住,所以三位室友也跟着来了,这样也方便帮助司凰操作ZZ直播,就在一天苏月半一句好奇秦爷到底教司凰什么特训,死皮赖脸的求知,就算被司凰踹了几脚也依旧要勇抱司凰的大腿,然后司凰满足了他的愿望。

     手枪的组件在司凰灵活的手指上飞舞,然后飞快的组成让男性都热些沸腾的热武器。

     正当苏月半兴奋的要去摸摸的时候,司凰已经装好了消音器,微笑的一转手,枪头对准了苏月半。

     那一刻,她的眼神冷冽锐利,嘴角勾起的角度也像是镀了冰的绝艳花瓣,令苏月半无法形容的气场将他笼罩。

     笑容,在苏月半的嘴角僵化。

     冷汗,在他的额角浮现。

     心跳,一瞬间静止。

     砰——

     小小的声音,徒然响起。

     ------题外话------

     求票票!求票票!_(:3ゝ∠)_看我销魂侧卧~甩手帕!亲爱哒~有票就投男神哦~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