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86章 我有特殊安慰技巧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nb五宝对秦梵的感应不会出错。

     &nb何况还有郭成雄的信息。

     &nb对象估计有捉调侃的意思,要不然早不发晚不发,怎么现在发?

     &nb按照正常计算,如果她是在参加宣传节目的话,这个时间应该正在节目的结束期间。

     &nb司凰在手机里拨打了秦梵电话,听到手机里传来‘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提示音。

     &nb她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站在原地等着,不信秦梵在的话却不出来。

     &nb“他什么时候在的?”用意识对五宝问道。

     &nb五宝:【在陛下和小冰块议事的时候。】

     &nb司凰意外。按照秦梵的性格,能忍着让她和窦文清把话说完都不出现,实在少有。

     &nb忽然想到什么,司凰原路返回,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被一辆重机车拦下来。

     &nb车上的男人把头盔取下来丢给她,“上车。”

     &nb司凰接住后,长腿一伸就坐在他后方。

     &nb重机车的油门闷响,然后就以又快又稳的速度开出去。

     &nb“回来怎么不给我电话?”司凰笑道。

     &nb秦梵没说话。

     &nb司凰不介意,“跟我生气?”

     &nb“我能跟你生气?”前头男人的声音闷闷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的失真,听着有点小孩嘟囔般的幼稚。

     &nb司凰伸出双手把秦梵的腰抱住,撑起上半身,下巴抵着秦梵的肩膀上。

     &nb“别生气。”她低声说,声线柔和。

     &nb秦梵身躯一紧,咬牙切齿的说:“坐好,把头盔戴上。”

     &nb司凰没听,唇角依旧噙着一抹柔情,“我想你了。”

     &nb把手从秦梵紧绷的腰腹收回,搭在他的肩膀上,司凰用脸庞感受迎面吹来的风,眯着眼睛发笑。

     &nb秦梵听着那笑声,眼底浮现无可奈何的温柔,不过脸色还是冷峻不变。

     &nb“我还以为你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司凰笑完了就说。

     &nb秦梵冷哼,“再过一段时间回来,等看你胡作非为的捅破天吗?”

     &nb司凰没否认也没承认,虽然她觉得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做的事还有分寸,可中间的确有差点失控的时候。

     &nb她想到什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纸自己先舔了一口,然后送到前面秦梵的嘴里,“吃,让嘴巴甜点,别这么大火药味。”

     &nb秦梵扭头不吃,冷笑道:“一根糖就想收买我。”

     &nb司凰说:“我刚舔过,就想跟你间接接吻。”

     &nb秦梵呼吸一顿,“呵。”

     &nb这边司凰也不逼着秦梵吃了,自己把棒棒糖吸得噗嗤噗嗤的细响。

     &nb几秒后,秦梵受不了的低吼,“你有完没完!”

     &nb“什么?”司凰无辜。

     &nb秦梵恨得牙痒痒,“脸呢?”

     &nb“吃了。”司凰懒洋洋的说。

     &nb把糖又伸到秦梵的嘴边晃了晃,“你吃吗?”

     &nb秦梵被晃得烦躁,一口把棒棒糖咬住,喀嚓咬碎全含进嘴里了。

     &nb司凰就剩一根塑料棍子,戳了戳他抿得薄薄的嘴唇,“甜不?”

     &nb“别烦我。”秦梵从嘴巴缝里挤出嘟囔声。

     &nb这话烦躁里透出的无可奈何和懊恼,被司凰听得清清楚楚。

     &nb她一乐,没再去撩拨秦梵,眼看接近伯津街的外围,就把头盔戴上后把手机拿出来玩。

     &nb先给伊凡和尤兰达回了信息过去,让伊凡注意安全,还有安抚尤兰达,表示不会有事后,就打开了国内的v博,发了一条动态。

     &nb司凰v:我有特殊的安慰技巧。[笑]

     &nb“[笑]自古能人出一楼,我竟然从陛下的[笑]里看出了甜蜜和得意,这是我的错觉吗?”

     &nb“陛下,求回归!求回归!求回归!求回归+身份证号码![哭]”

     &nb“哪个逆臣竟然还需要陛下安慰?!简直是反了!陛下做什么都是对的!”

     &nb“陛下这个特殊是怎么样的特殊呀?不管陛下做什么,只要笑一笑,什么都能被原谅的好么!”

     &nb粉丝们的评论依旧暖萌又逗比,司凰一眼扫过去,突然看到一条不太和谐的评论。

     &nb“装模作样!虚伪压榨深海宝宝,白长了一张好脸!”

     &nb这条评论在粉丝大军中并不多显眼,不过和司凰一眼恰好看到的人也不少,然后下面就掐了起来。只是相比起对外黑子狂风暴雨般的打击,对这位支持深海的粉丝,大家并没有掐得太狠,语言上也更偏向讲道理。

     &nb作为发这条评论的v博号,也没有站出来和大家吵,所以闹得并不大,评论就被刷得沉下去了。

     &nb司凰没有在这件事上太留心,电话就响了。

     &nb她看到是尤兰达的电话就在车上按了接听。

     &nb“k,你现在可以联系到阿诺德吗?知道亚瑟的情况吗?幸好这次节目不是直播,要不然事情就闹大了!”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尤兰达这样说。

     &nb司凰听出她多少有点埋怨的意思,看了眼前方男人的背影,语气柔和,“暂时联系不上,不过你方向,阿诺德不会做犯法的事,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nb“没事。”尤兰达一想到秦梵那种气势,已经猜到他不可能是单纯的保镖,很明白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的做。话语一转,接着说:“不过有个专访,我希望你能接受,尽量把这件事圆过去。”

     &nb“没问题。”司凰说。

     &nb把电话挂断后,司凰看到他们已经出了伯津街,开车的路线不是去贾斯帕庄园,也不是之前羽烯他们住的别墅。

     &nb司凰问:“你把亚瑟怎么了?”

     &nb她话刚说完,就听到什么东西被咬得粉碎的喀嚓声。

     &nb重机车提速,怒闯了几个红灯后,在飞速流逝的景色中,就在一个街道商铺的后门停下。

     &nb司凰自觉下车把头盔拿下来,看秦梵拿出钥匙开了商铺的后门,一走进去发现这是个小型图书店,装修复古老旧,看起来就好像是中世纪遗留下来古董,有着古老悠久的韵味也显得空寂阴沉。

     &nb书店里只有个z国老人在看着,发现司凰和秦梵两人也没反应。

     &nb司凰目光闪了闪,就被秦梵拉住手,打开一扇门走进去,看到朝下的楼梯。

     &nb这是个地下室,虽然是地下室,但是防潮做得不错,一个个箱子堆积在周围。

     &nb箱子里是什么,司凰暂时没去关注,她先看到的是一个被绑在地上的金发男人。

     &nb金色的发丝和苍白像冷玉一样的脸庞,就算服装凌乱,形容狼狈也挡不住他天生昳丽的风采,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的天使。

     &nb只是等他听到声音抬起头时,一双暗紫色的眼睛沉沉的看过来,就让人知道这绝对不是天使那种纯洁的生灵。

     &nb司凰和亚瑟的目光对视上,哪怕被对方用阴沉的眼神看着,也没有丝毫的闪躲。

     &nb不管亚瑟是不是误会秦梵的行为是自己授意,这些都已经不重要,她也不介意。

     &nb她只是意外秦梵会这样做,还记得刚来外国的时候,秦梵说过让她不要招惹这些特殊血脉的家族人员,说明他自身也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牵扯。

     &nb谁想到今天他会做这种事。

     &nb秦梵似乎看出她的意外,大步流星的走到亚瑟的前方,一只大手抓住了亚瑟的金发,将他的头抬起来。

     &nb“现在看他还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吗?”

     &nb男人问这个话时,语调冷漠得近乎无情,像是在询问下属军务,然而漆黑的眼睛里有隐隐的凶戾。

     &nb司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他,“你把他抓来是想做什么?”

     &nb秦梵松开亚瑟的头发,又一脚踢在他的腹部上,视线却没有离开司凰。

     &nb司凰道:“不用看了,我不心疼。”

     &nb被司凰一语道破心思的秦梵神色略微有点好转。

     &nb地上的亚瑟则眯起了眼睛,流血的嘴角勾起来,抬起头就朝司凰看去,光是一眼就能人沉溺进甜腻的迷情中。

     &nb这一次,司凰发现自己受到的影响更小,不知道是产生了免疫力,还是因为秦梵的存在。

     &nb她能看到自己用冷静,甚至称得上调笑的语气对秦梵道:“你吃醋的行为幼稚又可爱。”

     &nb秦梵看她的反应,脸色又好转一分,紧接着听到这话,粗粝的眼神狠狠的盯向她。

     &nb随即司凰就把调笑收敛了,正经的为秦梵考虑道:“你这样做会惹麻烦。”

     &nb这句话好像是触碰到了秦梵理智的某根线。

     &nb“呵呵。”他笑出声,笑声低沉磁性得很迷人,不过透出的危险粗暴更吓人。

     &nb司凰被他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有点莫名的心虚。

     &nb只听秦梵恶狠狠的说:“我说的话,你不听,不让你做的事你非要做,才走开不到两个月,你就给我闹出一出又一出,差点连人都赔进去,我还能什么都不做?”

     &nb司凰能说什么?她觉得解释不清楚,也没法解释什么。

     &nb秦梵已经不耐烦的说:“我想清楚了,比起让别人陪你闹,不如我来。”

     &nb“嗯?”司凰一怔。

     &nb“意思是,”秦梵冷声道:“别藏着掖着了,你想做什么,爷帮你做到底!”

     &nb司凰瞳仁收缩,觉得自己明白了秦梵话语的意思,又有点无法相信。

     &nb“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nb“别管什么,捅破天也有我给你补上!”

     &nb听他既不耐又狂气的话语,司凰只觉得好笑,“你……”

     &nb没等司凰把话说完,秦梵再次说:“你想要的东西,没道理让别人送。”有一丝无奈酝酿在他低沉的嗓音里,化开了狂暴的不耐,让人感受到天空般的广阔包容,“随你闹吧,免得你以为爷没个鸟用。”

     &nb------题外话------

     &nb昨天把自己作死了,饿久发了胃炎发作,上午尽量先更新一更,晚上再二更给小天使们,爱你们!还有考试将近,祝所有考试的小天使们考试成功!福运加身!五宝大爷给你们跳个舞~\(≧▽≦)/~

     &nb其实凉凉一直很厉害的,只是他一直都挺低调的说,现在被陛下给刺激了……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