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重生之国民男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6章 强势征服(月初求票嗷)

作者:水千澈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重生之国民男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来以司凰的身份,这场饭局不应该最后一个来。

     羽烯发现里面已经坐着几人后,脸色就微微变了。

     他分明是得到消息后就立刻去找司凰,也就说他没有耽搁一点的时间,却让司凰成了最后一个来的人,稍微想一想就知道肯定是传消息的那个人,故意把时间说晚了。

     这是下马威吗?来自于谁的下马威?羽烯脸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把上原建他们都过滤了一遍,并做好自己去认错解释的准备。

     只是司凰这一笑,却愣是让气氛回转,在座的几人都愣了愣。

     这么一瞬间愣神的功夫,就让人失去了最好的责怪时机,司凰主动道:“不好意思,看来是我来晚了。”

     她嘴上说的是中文,表情却异常的传神,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她是在道歉。

     漂亮的和服女人微微一笑,显然表示不在意。戴着圆眼镜的中年男人撇撇嘴,那个穿着白色男士浴衣的男人,则对司凰再次微笑。

     从他们的态度来看,都是不介意司凰迟到这一点。

     上原建把司凰的原话给三人讲述了一遍,然后招呼司凰进来坐。

     羽烯被隔绝在推门外面了。

     在包厢里有专门服务的和服侍女,专心的给司凰倒了一杯清酒。

     司凰不用上原建说,就已经主动把这杯酒给喝了,味道很清透,酒精也不高,让人不禁想这不一定是下马威?只是在座的人,习惯性的来得早?

     上原建作为邀请人,把在座的众人都介绍了一遍。

     罗天王就不用说了,司凰把其他人记下来,漂亮的和服女人叫木菱麻衣,是木菱集团董事长的长女,戴圆眼镜的中年男人叫藤原建雄,一家娱乐公司的金牌经纪人,剩下的白色浴衣的男人叫千叶白,是英道集团的部长。

     这场饭局说是给司凰他们接风洗尘,实际上就跟拉皮条没什么区别,上原建怕是真以为司凰听不大懂日语,所以常以日语和木菱麻衣交谈,再用中文和司凰说话,言语间老是有意无意的撮合司凰和木菱麻衣。

     “木菱小姐喜欢你的歌。”

     “木菱小姐也是你的粉丝。”

     “要是我请,肯定请不来木菱小姐,还是看在你的面子,木菱小姐才会过来。”

     这些话从上原建嘴里对司凰说出来,司凰要是听不到是什么意思,她就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旁边明明被冷落的罗所思没有半点不满,成熟男人的气度在他身上体现得很好,不过司凰则敏感的察觉到,罗所思几次无意中投来嘲弄眼神。

     司凰心底有点烦躁,找了个机会就用尿遁了。

     她在和服侍女的带领下去了洗手间,也只是在里面洗了洗手,走出来就见到木菱麻衣。

     司凰不相信是巧合,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是刻意等着自己。

     木菱麻衣的年纪大概在二十之上,是女人最漂亮的时候,皮肤白嫩细腻,画着精致的妆容,就好像是R国精品玻璃柜里摆放着的瓷娃娃。

     这样的女人对自己示好,并有意和自己共度良宵,以对方的身份,事后肯定不会纠缠,只怕是个男人都难以拒绝。

     司凰眼底酝酿着波澜,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顿,行走间自然散发的迷人气韵,足以蛊惑无数女性。

     木菱麻衣神情有瞬间的仲怔,目光在对上司凰的视线后,有刹那间的慌乱——属于女性,面对优秀异性侵略时,本能产生的羞怯。

     “你……”见司凰靠近自己不到一米,木菱麻衣喉咙都有点发干,惊疑不定的看她。

     这会儿的司凰和刚刚在饭局上可不一样,明明前一刻饭局上还清贵又柔和,像一名教养十足的世家公子哥,绝对不会唐突别人一分。这一刻的司凰却眼眸幽深,嘴角轻佻透出邪气的笑,看过来的眼神充满危险的侵略性,看得人连细胞都叫喧着臣服,又兴奋得发抖。

     这种反差,出现在极品优秀的男人身上,对于女人来说,真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明知道危险都忍不住去探知。

     木菱麻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她的手腕被人用不容抗拒的力道拉住,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对方强制的拉走。

     喀嚓——哗!

     推门被迅速的推开又迅速的关闭。

     这是一间没有人使用的包厢,只有一张矮矮的长桌,以及几张摆放整齐的坐垫。

     木菱麻衣被人甩在矮桌上,“啊!”的低声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说更多话,她的嘴巴就被人捂住了。

     一个阴影压下来,眼前是一张熟悉的完美面孔,此时却邪气到妖冶,眼尾微弯,轻柔得对情人耳语,丝丝的恶意都变得甜腻令人麻痒,“嘘,小声点,会被人听见。”

     木菱麻衣身子抖了抖,只觉得电流窜过全身,产生了不可抗拒的生理反应,她的脸颊都红了,眼神却羞恼的瞪着司凰。

     司凰意味深长的打量她一眼,把木菱麻衣看得更加羞耻又兴奋。

     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温润如水的翩翩公子,这会儿身体的反应却让她迷茫了,这样……这样粗鲁又坏死了的男人,竟然让她第一次兴奋得不行,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做什么,却已经让她……

     司凰已经松开了她的嘴唇,手下的女人却没有任何要呼救的意思,那瞪着自己的眼神,哪里是让自己停手的意思,分明是欲拒还迎的勾引。

     “这么急着来堵我,真是个小骚货。”司凰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嘲弄都是不掩饰的。

     换做是其他人这样说,是个女人都要发火,偏偏司凰放缓的语调,声色低哑迷情,脸上的讽刺的表情不但不让人觉得愤怒,反而像是被戳中内心深处,把多余的掩藏都给强势的剥开了,露出最原始的欲望和渴望,叫人……叫人忍不住顺着他说的话,再放荡一点,再明骚一点,换来他的疼爱。

     木菱麻衣多少还有点理智在,明明身体已经有反应了,嘴上还要反驳,“放开我!”

     “嗯?看来是听得懂中文。”司凰眯着眼,眼里幽绿的波澜晃动,既邪气又神秘,使坏一样的笑道:“可是我听不懂日语。”

     她的动作不大,却轻易的把木菱麻衣身上和服的一边领子扯开了。霸道而粗鲁的动作,却让人无法反抗的力道,白皙修长犹如艺术品的手掌,用力时让那手的骨节更分明,被细嫩无瑕的皮肤包裹,看得人目眩神迷。

     木菱麻衣再次惊呼一声,半边肩膀和锁骨都暴露在空白中,冰凉的空气和她发热的皮肤接触,让皮肤表面都起了一层小颗粒,瑟瑟发抖的样子特别的可爱。

     外面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什么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越来越近。

     司凰似笑非笑的用手指滑过木菱麻衣的锁骨窝,使得木菱麻衣抖了一下,用一双水雾雾的眼睛屈辱般又可怜楚楚的瞪着他,咬着下嘴唇憋着声音。

     司凰手指滑动,那细嫩的指腹,比女人身上的肌肤还细腻,滑在身上更有不可思议的麻痒感。

     只是温柔的触摸在下一刻,就再次变成强硬的撕扯——另一边的衣领也被扯开,一片春光暴露。

     司凰低头,额发落下遮住了她的眉眼,以木菱麻衣的视角,只能看见她上扬的艳红嘴角。

     一想到自己在他的目光下看光了,木菱麻衣敏感的颤动了两下,脚趾头都卷曲了。

     “有人在那里吗?”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推门被拉开一个小小的缝隙。

     木菱麻衣脱口而出的呵斥,“滚开!不准进来!”

     她的声音掩盖不止动情的沙哑,让外面的侍女惊呼一声,连忙把缝隙再次合上,耳边能听到急促走开的木屐声。

     木菱麻衣松了一口气,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魔性的眸子,墨绿色的光泽,含有意味深长的笑意。

     她的脸颊更红了,此时再掩饰什么都是多余,如果自己不愿意的话,刚刚就是最好的逃离机会,还能把司凰给告了。然而她本能的选择却是把人赶走,其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谁会不明白呢?

     木菱麻衣扭着下身,主动对司凰张开了双腿,颤颠颠的双腿让人无比的怜惜又很容易产生施虐欲。

     只是这份诱惑对于司凰来说,等同于给瞎子看了。

     司凰伸手挠了挠木菱麻衣的下巴,像逗一只发情的小野猫,看着她在自己手底下意乱情迷的模样,然后低笑一声,“该回去了。”

     木菱麻衣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见司凰转身离开,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K!你……你不能这样,你竟然这样丢下我?”

     司凰流露一丝茫然的样子,好似听不懂木菱麻衣在说什么。

     木菱麻衣想起来眼前的男人听不懂自己的话,只能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不满,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妄想用无限的春光留住司凰——饭局上的饭菜,哪里有她好吃?

     司凰似乎明白了,她笑道:“离开太久,会被怀疑。”

     木菱麻衣撅嘴。

     司凰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意味不明的低笑一声,然后转身推门离开。

     木菱麻衣过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司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离开太久?……太久?

     木菱麻衣的脸庞红成了一片,眼睛更水润得像是要滴出水,身体的情潮怎么都消不去了。

     原本只是对司凰感兴趣,不明白一个大男孩怎么让那人那么推崇,亲眼一见就觉得很对自己胃口,现在……

     木菱麻衣颤抖着身体,脑子怎么都忘不掉那张脸,那双眼睛,那只撕扯自己衣服,触碰自己的手,尤其是他说的每句话。

     比起木菱麻衣的衣裳不整,说不定原来衣服都不能穿了,司凰则衣裳半点都没乱,平静的回到洗手间,把自己的手放在洗水池里冲洗了几遍,然后返回原来的饭局包厢里。

     木菱麻衣还没回来,上原建他们看到司凰时,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司凰不为所动,等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准备分开时,木菱麻衣才回来。

     她身上衣服已经换了一件,再见几人还是一副端庄淑女的模样。

     没有人问她去了哪里,又为什么换了一件衣服,心照不宣的互相告别。

     “K,刚好我家顺路,不如送你?”木菱麻衣示好道。

     司凰:“不用了,我有开车。”

     木菱麻衣不强求,笑容甜美,“那以后再见。”

     司凰点头。

     “再见。”千叶白也走过来和她告别,然后走向木菱麻衣那边。

     司凰看着两人一起上车,随口对旁边的上原建问道:“木菱小姐和千叶先生关系很好?”

     上原建笑了笑,看着司凰的眼神有点深意,却不瞒着她,“木菱小姐是个大美人,追求她的人总是很多,不是吗?”

     司凰不置可否。

     上原建又说了一句,“木菱小姐是个女人,但已经是木菱集团的继承人,如果能得到她的喜欢,不管是在东京还是在整个R国,路都会好走很多。”

     司凰看了他一眼。这人……还真是不予余力的拉皮条。

     羽烯脸色不愉,一开始还觉得上原建挺知趣的,现在却觉得这人太猥琐,多管闲事。

     以司凰的资本,需要靠女人上位吗?

     你当谁多稀罕R国的市场了!哼!

     ------题外话------

     七月来啦!嗷的一嗓子!月初有票的小天使,给男神一票哦~!另感谢六月大家的无限支持和热爱,么么哒!让男神和我都度过了一个美好的生日,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百镀一下“重生之国民男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