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一百八十八章 转让讲牌(4000月票加更)

作者:想见江南所属:书名:我从凡间来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公子,山南的秋海棠开了,去不去。”

     晏姿身姿蹁跹地跃进院来,着一身俏绿的裙子,笑颜如花,手中捧着一簇新采的花白莲果,素手轻扬,向许易抛过一枝,挂了七八个果。

     “去,当然去,准备帐篷,看今儿气不错,肯定漫星辰,南山空谷,正适合观赏星河。”

     许易摘过一个果子咬得嘎嘣脆,懒洋洋从梧桐树下的藤椅上站了起来,扩了扩胸。

     晏酌令,雀跃地奔进房准备去了。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扣门声,许易眉头一跳,笑道,“来都来了,进吧,你我之间,有必要搞这套虚礼么?”

     晏姿从窗边探了探头,看到了一脸颓唐的孟凡行了进来,许易回过头,冲她摊开手,耸了耸肩,晏姿吐了吐舌头,将脑袋缩了回去,知道今番的南山之行,多半是泡了汤。

     “我要走了。”

     孟凡径直行到许易先前躺的藤椅上,直挺挺躺了下去,劈头盖脸便飚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许易笑道,“三年了,你坚持得确实不容易,是该撤了,回去做你的领主多好啊,何苦在这儿死撑,看人脸色。”

     孟凡的讲学生涯进行得不顺利,严格来,是很不顺利。

     他的讲堂开办了,几乎无人问津。

     本来,当地的炒作行业,早就应运而生,并发展得蔚为壮观了,孟凡不是个古板的人,当然也在这上面下过工夫。

     事实证明,没有深厚的学术素养,在碧游学宫哪怕是给贩夫走卒之流授课,也是行不通的。

     何况,这种授课,必须是有偿的。

     本来,孟凡也可以雇人来上课,雇人给自己发报酬,这并不违反规则。

     但总计上万的白愿珠,便是以孟凡的身家,一时间也无从去凑,何况,还要交出一半给理事会做管理费,单靠自己砸钱,而不是真正的靠出售知识获得报酬,成本实在太大。

     孟凡的情况,许易有所了解,毕竟是一起来的,怎么可能不联系。

     何况,许易做农夫做得挺有突破性的,远近也算有名气,孟凡一失意,总忍不住要过来,找他吐槽,顺便混两碗灵米饭吃。

     他的颓,他的丧,许易再了解不过。

     但孟凡的坚持,孟凡的执着,同样让许易心生敬佩。

     不是谁都能在如此颓丧的状态下,坚持达三年之久的。

     “这块宣讲牌,你要不要?”

     孟凡忽然摊开一块血色的玉牌,正是他开讲的凭证。

     便见他催开禁制,血色玉牌上浮现个数字:三百四十一。

     正是孟凡这三年,积攒的功勋点,一个白愿珠的报酬,累积一个功勋点。

     他需要满万点,才得以过关,如今才三百多点,的确是看不到通关的希望。

     许易纳罕至极,“这玩意儿还带转让的?”

     他忽然意识到,孟凡一直在此坚持,不单单是什么韧性和意志,这其中不定还有利益攸关。

     孟凡道,“也不跟你绕了,似我这等的讲官,碧游学宫不下数百,且每年都有新冉来。若单单只是混一任资历,似我这般积累下数百功勋点,也就足够了。但绝大多数,当然也包括我,都想生生熬到万点,获得入试道场的机会。”

     许易奇道,“入试道场?这是什么,好哇,看来你姓孟的真不地道,这些年吃了我多少灵米,竟然还跟我藏心眼,弄隐情。”

     许易也算是资深“碧漂”了,对碧游学宫大世界内的生活,已算熟悉,来往的新朋旧友,也颇有一些,却没想到还有这般的知识盲点。

     孟凡四肢放松地瘫在藤椅上,双目空洞地望向远方的空,“你不知道的多了,你以为大家死乞白赖,赖在这里,真的只因为这里的仙灵之气充裕,这里资源丰沛?”

     “那是为什么?”

     许易来了兴致。

     至少就他自己来,赖在簇,就为了这里的意澄澈。

     孟凡道,“自然是为了进入各大道场,不入道场,如何闻得大道。你也在这里待了三年了,看过的热闹也不是一出两出了,为何各族绝顶才,都朝此间汇聚,为的还不就是这碧游学宫各大道场的悠远传常”

     孟凡这么,许易能够理解。

     孟凡所谓的热闹,便是每每有才,来了这碧游学宫大世界,不管是摆擂台,显示神通,还是施展道术,展露无上赋、根骨,从而获得了巨大关注。

     许易印象最深的,便是有一位红衣男子,机缘巧合,熔炼焱焱之心,成了绝顶的火系功法修炼者,才一展露赋,便惊动了两大道场,最终被栖霞道场破格收录,踏上了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修行快车道。

     作为旁观者,许易当然眼热,不过,也仅仅是眼热。

     他是个目的明确的家伙,知道自己要什么。

     只是如今三年过去了,他想要的东西,又发生了改变。

     他意识到,进入道场,将是他新的机缘的起点。

     “除了这些绝顶才外,绝大多数人进入道场的途径,都是通过三十年一次的入试大比,而获得大比的资格,便在这块牌子上。”

     着,孟凡又晃了晃那块血色的牌子。

     许易道,“你坚持了三年都不行,现在不想坚持了,就来寻我,我要这牌子有何用,不知这三十年一次的大比,还有几年开始呢。”

     按世情分析,许易信了孟凡所言,这块讲牌,他当然意动了。

     不过,这年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越想要一件东西,总要表现得越不在乎,才合乎大众的审美。

     孟凡道,“丙辰年中秋之日,便是下一次大比之期。”

     许易掐指一算,“这么是后年,短短两年不到,还差近万分,才能激活你这块讲牌,算了,我还是不占你老兄便宜了,你老兄这三年待的也不容易,别的不,光是滞留三年,花的愿珠都是一笔价了,更不其他开销,这块牌子,你拿去发卖了,也好弥补一下亏空,我怎好生受了你?”

     梧桐树下,许易半仰了瘦脸,语气沉郁,一副知心好大哥模样。

    
百镀一下“我从凡间来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