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67章 气死他

作者:魔女雪儿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你会中蛊的。”婉兮咬住了下嘴唇。

     他用牙咬开泳衣上的系绳,“难道夫人还有更好的办法?”

     “你这样会受制于段薄擎的。”她暂时脱离了锁心蛊的控制,不用受控喊段薄擎“薄”了。

     吴凌恒低语道:“那又如何?”

     “这是他的圈套,夫君切不可上当。”她红了眼睛,心里很自责。

     段薄擎从一开始就希望夫君得到消息,放下前线的一应军务赶来救她。

     如今已然是这样了,还要让夫君染上猫鬼蛊吗?

     他吻住了她的唇,“我就要上当,难道你还想违抗夫命不成?”

     “你……”她一时语塞。

     他不由分说的要了她,弄的她很疼。

     眼泪一直流,她咬了他的肩。

     不全是因为疼,除了疼之外还有生气。

     气他分不清楚轻重,为个女子伤了自己的身,至吴系大局不顾。

     猫鬼蛊从她的身子生生剥离,改变容貌的力量也被抽丝一般从身子里抽出。

     骨骼再次出现巨大变化,皮肉也重新生长。

     浑身的肌肤都有着烧灼一般的疼,骨头更跟生生敲碎一般。

     她更疼了,忍不住呜咽出声,“夫君,我恨你,恨死你了。”

     “小冤家,我一心救你,你居然还恨我。”他收纳了她的猫鬼蛊,声音变得有些虚弱。

     不过还是那么的清冽好听,听的她的一颗心都酥了。

     她难过的嗓子都哑了,“你变样子了吗?”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他低语道。

     她身上没多少力气,慢悠悠的抬起手摘了他的面具,“没……没有脸。”

     他脸上没有五官,空空如也的有些吓人。

     他将她娇小的身躯搂洋娃娃一般搂在怀里,心想着这次于系之战虽然一切尽在掌握中。

     可还是不小心把她弄丢了,差点就找不回来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她小声的问他。

     他紧了紧臂弯,“我在想,我现在这样不是又回到了第一次见你的模样。”

     “是呀,当时可真是吓死人了。”她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他嘴角的位置,回想第一次在孩子沟见到他。

     那时候天上下着血雨,四周围起了大雾。

     他明明是只没有五官的鬼,笑起来脸上还是会抿出类似五官的褶皱。

     吴凌恒拿了她手中的面具重新戴回去,“那我还是遮着点,省的吓坏夫人。”

     “我不怕你这样。”

     她勾住了他脖子,心里倔强的想着,【夫君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会害怕的。】

     他恶作剧的又把面具摘了,“当真?”

     “当真!!只是……”她有略带犹豫,酝酿了一会儿,道,“你是因为猫鬼蛊变成这个样子吗?”

     他摸着下巴,道:“唔~我是阴生子,猫鬼蛊不会影响到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脸变成这样。”

     “那……还能变回去吗?”她一脸担忧。

     他煞有介事,“有可能变不回。”

     “我倒是没什么的,只是你该怎么回去见爹。”婉兮信以为真,托着下巴认真想着。

     他被她逗乐了,“我的婉儿原来只是在人前聪慧,在我这里还只是个小笨笨。”

     “啊?”她被他说出“小笨笨”,脸莫名红了。

     他捏了她的鼻子,“只会不方便两三日,日后就好了。”

     “那就好。”她也不生气,乖巧的凝着他。

     他垂下眼睑,忍耐着腹部的疼。

     姓段的在催动母蛊,借机控制折磨他。

     他轻声道:“婉儿,我有些累,可能要睡一会儿。”

     “昂,你睡着,我在旁边陪着你。”她把被子盖在他身上。

     等他熟睡过去,手指隔着被子落在他的伤口上。

     稍微得到解封的灵力徐徐注入他的伤口,缓解他体内受到的萨满之力的伤害。

     少顷,毓秀端了药碗上来。

     她轻轻敲了敲门,“药熬好了。”

     “来了。”婉兮听到声音的时候有些慌乱。

     被带回来的时候只穿了两声泳衣,房间里一时都找不到合适的衣服穿。

     只好借了吴凌恒的衬衣套在身上,将门打开了一个小缝,“艾小姐,麻烦您了。”

     “婉兮?!你是楚婉兮!!”毓秀看到她美人蛊解蛊之后的样子,惊的差点把手里的药洒了。

     婉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他睡着了。”

     “哦,哦,不好意思,药。”艾毓秀双手捧着药碗递给婉兮。

     婉兮接过药,小口的喝着,“其实我就是段风晴,只是因为中了蛊,才会变了样子。”

     “对哦!我早该想到是这个样子,你们……你们……”毓秀虽然大学毕业,可也才年方十九。

     只比吴凌恒大一岁,尚未经历过男女之事。

     嗅到房间里的靡靡之味,整张脸涨红的厉害。

     刚好外头雨早就停了,夕阳西下。

     红嫣嫣的霞光和她脸上的娇羞,瞧着没什么分别。

     婉兮实在没脸,慌忙解释:“他是为了帮我解蛊,因为美人蛊得……”

     明明是巧舌如簧的人,在这位总统千金面前解释起美人蛊的解法,应是变得笨嘴拙舌起来。

     “你不要急,慢慢说。”毓秀休养很好,只是微微一笑。

     婉兮从心底里感觉到毓秀是个很不错的人,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我能不能先借你件衣服,我现在这样着实不方便。”

     “好啊!我带了好几件衣服来,这两天在洋服店还买了两件呢。”毓秀一听婉兮愿意穿她的衣服,十分高兴的答应了。

     婉兮从没想过艾毓秀会是这么好的人,脑子里对她的印象只有一点点在军事法庭外面的记忆。

     灵魂长成回到身体以后,许多那时候的记忆都有些模糊。

     当时只觉得她当律师的样子严肃,是个成熟相貌清秀的大姐姐。

     婉兮福了福身,“谢谢你。”

     “行什么礼,现在旅店没什么人,你跟我来。”艾毓秀也怕婉兮这个尴尬的样子被人看到,先帮她打头阵望风。

     毓秀的房间和吴凌恒的房间很近,大概也就五六米左右。

     本来一“呲溜”就可以进去,可是毓秀把门锁了。

     此刻掏出钥匙,还要花时间开门。

     走廊的不远处传来了婉兮熟悉的军靴落地的声音,一步一步铿锵有力。

     军靴大多十几斤重,落地的声音比一般的鞋子大多了。

     她紧张了起来,“毓秀,有人来了。”

     “没事、没事,门已经打开了。”毓秀把门捅开,捏了一把汗。

     却觉得身后凉飕飕的,好像飘了只幽灵一样。

     转过身一看,她和婉兮面前站了个穿军装的威武男子。

     男子表情冷的像结了冰,他身后站了个女军官。

     段……

     段薄擎!!!

     毓秀浑身暴汗,有些不知所措。

     段薄擎见到楚婉兮,就跟见到隔世仇人一般,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吴凌恒呢?”

     “他……在休息。”婉兮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在自己面前那么生气,身体里的邪气逸散出来。

     高大的身体睥睨下来,就跟邪魔在云端俯瞰人间一般。

     段薄擎一字一顿拧着声音问她:“是不是以为摆脱我了?”

     “我身上的两种蛊都解了,自是摆脱你了!!”婉兮壮着胆子跟他说话,虽然他生气的样子已经吓到她了。

     毓秀躲在婉兮身后,有些害怕却抵挡不住心里的好奇,“你……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那就要问吴凌恒了,开着我的车,撞死了我的人,还把车开到这里,是怕我找不到这里吧!!”段薄擎比想象中更生气,因为吴凌恒很嚣张的触了他不止一片逆鳞。

     就好像在故意报复他,就是要气死段薄擎。

     婉兮小心翼翼道:“白曼丽自己站在车前面拦着,怪……怪不得他吧。”

     “呵呵~呵!!”段薄擎硬生生气的冷笑出来,捏着婉兮下巴骨的力道更重了,“他现在身中我的下的蛊,我只要心念一动,他就会疼的生不如死。”

     “吴凌恒真愿意解你身上的美人蛊!!”宁苍眼前一亮,她虽一路跟着段薄擎追过来找麻烦。

     可是她真没想到世间竟然有男子可以做到这样,为女人牺牲自己全部的一切。

     段薄擎似乎也从宁苍的表情猜出她的一些想法,冷怒道:“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宁苍。”

     “属下莽撞了,少帅息怒,楚婉兮!!”宁苍为了弥补过错,声音提高了不少喊婉兮的名字,“你还有没有良心了!!知不知道少帅让步成什么样子了,你还蹬鼻子上脸。”

     “不用跟她说那么多!!”段薄擎的确是被吴凌恒蹬鼻子上脸的行为气的鼻子都歪了,昨夜吴凌恒一来月宫。

     提出跟婉兮跳舞,他就知道吴凌恒来了。

     他也知留不住婉兮在身边,将一切悄悄隐忍下去。

     本来设计让丁有为那个会计亲爹刺杀婉兮,让吴凌恒为救人受点罪。

     结果吴凌恒倒是鸡贼,偷偷穿了他送洪自成的防弹装备。

     气死了!!

     真的是气死了!!!

     宁苍以为段薄擎要大开杀戒,举起枪顶在婉兮头上,“的确不用说那么多,既然你辜负少帅,留着也是无用。”

     “把枪放下。”

     段薄擎喝止宁苍把枪放下,用一种冰冷且复杂的眼神剜着婉兮恬静的面庞,“你是不是以为吴凌恒来了,你就能离开了我的身边了??”

     “不是这么以为的,是事实就是如此。”吴凌恒的声音从房内传出,他一身整齐的军装出门,淡漠的眸光上下扫视着段薄擎。

     段薄擎被他这轻浮的眼神看的是额头上的青筋暴跳,觉得自己的人格都被吴凌恒放在脚下践踏。

     手里的枪立刻上膛,指着吴凌恒的头,“你根本护不住她,还说那些大言不惭的话。”百镀一下“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