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鬼不朽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96章 相公对不起

作者:笔名王十二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鬼不朽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小何!”张世开喊道,只见那个看门的小何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到:“司令,您吩咐。”

     “今天下午林参谋长要带着我妹妹去选一些嫁妆,你带几个兄弟们跟着,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也能帮凌参谋长提提东西不是。”

     这明摆着就是找人监视着我,但时他用提东西的这个理由着实是让我有点儿没法拒绝,只好同意小何等人跟着。

     其实我心里的计划根本就不是逃走,因为马三他们还在这里,滚滚到还好说,毕竟活这么大岁数,见机行事的本事早就炉火纯青,就凭张世开的这些喽啰还伤不了他,但是马三袁力这两个肯定是要被生吞活剥。

     我心里的计划是找机会挟持他妹妹,然后回来换取马三和袁力,之后再逃走。

     本来是想等晚上和颜欢同床的时候动手,但是又怕事情迟则生变,万一这章术士还有其他的鬼把戏被反将一军话,只怕是要群军覆没再此地,还是出了望乡阁早早的解决为好。

     饭后,我带着颜欢和小何他们七八个“拎包的“走在大街上,乍一看威风凛凛,殊不知身边的这些人个个都想弄死我。

     拐了七八个弯,小何带着我和颜欢来到闹市,周围正赶上集市,买啥的都有,颜欢此时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看见啥都好奇。

     当然我也好奇,只不过我好奇的是这小妞张这么大了连他娘的一个大风车都没见过,过的实在是有点儿惨。

     不仅如此,什么糖葫芦、风筝、皮影儿戏等等等等,她好像是都没见过,整的跟自己没什么童年一样,完全将出来买金银首饰的事儿抛之脑后了。

     现在她正拿着一个鲁班锁发呆,来回的捣鼓着始终是解不开,我也是看她可怜巴巴的,在加上等会说不定还要挟持人家做人质。

     而且她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虽然不是合法的,开玩笑老子可是二十一世纪大中华的合法公民,没有结婚证能行?那不成非法同居了。

     想到这里我走上前去,也从小摊儿上拿起来一个鲁班锁来回的捣鼓几下,以前在现实社会的时候在某宝上买过类似的小玩意,和一百多年前的一毛一样,所以我仅仅用了一分钟就将它打开了,放到她的面前。

     颜欢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一脸的惊奇,能够吸引到美女的,真是大大的满足了一个男人的虚荣心。

     我有点儿得意忘形起来,说到:“这个其实很简单的,更难的我都会,都是小时候的玩意儿了。”

     颜欢听了,脸上的神色黯淡下来,说到:“我小时候没有这些。”

     一瞅这个表情我就知道,这颜欢绝壁是一个留守儿童,那种思念自己亲人的情感是掩饰不住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呜呜……都是过来人啊!

     小时候家里穷,爹妈都是出去打工的,这尼玛还不是最惨的,我爹妈还是不具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没错,我特娘的就是被人贩子买卖来的。

     好在我爹妈在我记事儿的时候就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并且告诉我的姓氏,虽然我有一段时间不相信,但是到了王家村之后,这一切都变成了铁打的事实。

     是不是觉得我挺惨的,操他二大爷的,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爸妈出去打工的时候还出了意外。

     当时我还在上大学,之后凭借着一笔微薄的补偿金勉强的完成了学业,成功的成为了一个世界的遗弃者,无依无靠,无牵无挂。

     现在我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征拯救世界的角色都要找一个最狗血,最俗套,最惨的人来当主角,因为只有他们,死了才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我踏马竟然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吓得小摊儿大爷一愣,颜欢和小何他们也是一脸的蒙逼。

     路边的行人要么驻足侧目,要么远远躲开。

     我鼻涕眼泪的哭了好一阵儿之后,突然感觉手上一暖,只见颜欢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说道:“你是不是也没有父母?”

     “你这傻丫头,还看不出来吗?”我擦擦眼泪,感觉心情舒服多了。

     大爷的,我拯救世界这么久,连个三好市民的勋章都没有,现在还吧老子带到一百多年前,连个wifi都没有,谁心里没点儿委屈。哭出来真是舒服多了。

     这时候,颜欢似乎是为了安慰我,手里拿着一个九连环说到:“这个东西怎么玩儿?”

     这九连环虽然是复杂,但是只要掌握了方法和技巧之后,也不难,于是我三下五除二的将九个回扣一一打开。

     这下小摊儿主的脸上挂不住了,只好将我们这两个砸场子的赶走,身后的小何一看这老小子敢对我们的参谋长兼女婿不敬,伸手就要k他,却被颜欢拦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我怎么感觉这个颜欢她并不是像是那种恶毒的女人,难道说是老子误会她了?

     看着在我身后数落小何的那个女人,我陷入了沉思。

     算了不管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手足不能断……可衣服同样重要啊,要不不就成了天体爱好者了。

     我的内心乱七八糟的,随后又陪着颜欢吃了街上的小吃,看了一场皮影儿戏,玩儿了一些其他的玩具,不知不觉已经是日暮西山,正事儿还没办。

     我这是咋啦,我这是在做什么,回想起今天下午的事儿,我怎么感觉我像是在和一百多年前的女人谈恋爱呢,这特娘的也太狗血了吧。

     眼看时间无几,我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下手,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儿的颜欢开口说到:“相公,我想净手,能否同去,我有点怕?”

     虽说我这本科毕业,但是对于文言文的造诣实在是低了点了,没怎么听明白这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颜欢捂着小腹的模样,我猜她应该是刚才是路边摊儿吃坏了肚子,心中不免的一喜,可能机会就要来了。

     于是我转过头对着身后的众人说到:“这周围那里有茅房啊?”小何不敢怠慢,连忙回答道:“正在这集市的东北角。”

     嘿,正是天助我也,没想到这古代还真有公共厕所这一说,我带扶着颜欢吩咐身后的小何等人在此地等候,朝着集市的东北角走去。

     正直下午,集市上人流攒动,走出没几步,小何等人的身影已经被来来回回过往的人群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我俩走到东北角的一个巷子里,在不远处正有一个写着“恭厕”的房子,想必那就是古时的厕所了。

     到门口时颜欢走了进去,因为古代的厕所也分男女,我只好在门口等候。

     此时的我的心里有根弦渐渐的开始绷紧,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待会儿要劫持颜欢,我的手心就止不住的出汗,心跳也开始加速。

     我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保证等会儿的行动不会出错。

     我用颤抖的手,将事先准备好的药丸儿放在手心里,这是一个毒药,滚滚给我的,同时给我的还有一个解药,到时候我就能用这个解药来威胁张世开,然后让我们三人全身而退。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

     过了一会,颜欢从“恭厕”里面出来,不知道是老天爷知道我要做坏事还是怎么样,周围的环境莫名的十分配合,连小巷口过往匆匆的路人都没有了,世界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我深吸一口气,手里的毒药被汗浸湿,隔着纸似乎都有一点融化的感觉,正当我准备动手的时候,颜欢整理好了衣服抬起头来看着我,叫了一声:“相公。”

     我日你妈卖麻批,这一声叫的简直是做了孽啊,管不了那么多了,动手!

     “颜欢……对不起你!”只见颜欢站在那里,眼睛瞪得大大,里面竟然是有丝丝的泪花,两只手拿着丝巾来回的揉搓着,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局促不安。

     这又是什么情况?!

     此时我的心情就像是在蹦床上一样,七上八下。

     没等我多想,颜欢接着说道:“颜欢虽然与你互为夫妻,但是我收到哥哥指使,妄想着加害于你,凭借相公的机敏,想必已经察觉到了几分察觉了吧?”百镀一下“鬼不朽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