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水浒游记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九五章 如丧考妣的二龙山

作者:南与东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水浒游记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马勥语气凝重道:“我看这事情没这么简单,晁天王之死只怕别有隐情。”

     马劲闻言大惊:“哥哥因何出此言语?”

     “我心中也不十分确认,你只随我到哥哥遇袭之处走一趟,看能否有所发现。”

     马劲闻言不敢怠慢,二人连夜出了军营,拿着火把在晁盖遇袭的地方找了半个时辰,只发现了一把飞刀,却是与晁盖咽喉处的那刀一般无二,都是淬了毒的。

     马勥拿着这飞刀翻来覆去的看,口中呢喃道:“不对,这事情我越想越不对。”

     “我的哥哥呀,你是想的太多了吧。这刀明明是那高敏所用,能有什么差错?我们若再不走,这天马上便要放明了。”

     “难道当真是我想的多了?”

     马勥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好生将那飞刀收了,随马劲一道回了兵营。

     。。。

     青州,清风寨。

     花荣正在靶场处练习射箭,。

     “嗖!”

     花荣一箭射出,却是擦着两百步外树上吊着的那枚铜钱而过,直挺挺的钉在已经有数支箭矢的树上。

     在花荣身后看着他的妻子满面愁容的走上前道:“我看相公最近总是愁容满面,敢是思念姑姑了?”

     想花荣素来箭无虚发,似今日这等数箭都不曾射掉目标的情况还从未见过。

     “妹子跟着他那义兄走了,虽至今未归,但想来不会有事。只是我今日总是心神不宁,也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花荣叹息道。

     为怕妻子担心,花荣从未和她说过罗恩的身份,但花荣相信罗恩不会让花姿受到什么伤害。

     花娘子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丈夫既然如此说了,便道:“相公自从在那二龙山归来之后,便一直如此,莫非与此事相关?”

     二龙山离此不远,花荣便是想瞒也瞒不住妻子,所以花娘子知晓花荣与晁盖宋江来往的事情。

     也就是这里只有他们夫妻二人,才叫花娘子能毫无顾忌问出这话。

     花荣并不确定,又接连射出数箭,却始终只差分毫,那铜钱只在树上晃晃悠悠,直看的花荣心烦意乱。

     “也罢,待我再到二龙山一趟。”花荣许久未曾有过这等感觉了,这是一个优秀弓箭手的直觉,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般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花荣索性将弓箭一放,最终决定走一趟。

     。。。

     花荣纵马来到二龙山下,却正撞上个熟人,便出言问道:“白胜头领下山所为何事?”

     这白日鼠为人猥琐,花荣有些不喜他,但此人终究与晁盖有些交情,再加上算是二龙山资格最老的一批头领,所以花荣也不好不理他。

     白胜见是花荣,顿时喜道:“花知寨,你总算来了。宋江哥哥正带着孔明孔亮兄弟两个在宝珠寺前哭泣哩,弟兄们怎么劝也不好。花知寨与公明哥哥最好,快去劝一劝吧。”

     花荣奇道:“公明哥哥好端端的哭个什么?”

     “花知寨到那里一看便知,我这里还要去打探晁盖哥哥那里战事如何,便不陪花知寨了。”白胜说罢便加快速度走了。

     花荣见问不出什么,心中疑惑不已,便加快脚步往山上而去。

     他是二龙山的熟人,也无人阻拦,只是今日与往日不同。

     花荣所过之处,已经见着好几拨喽啰神神秘秘,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处,在低声的议论着什么。

     一见花荣过来,这些喽啰便连忙散开,做认真站岗状。

     这等情况是二龙山从未有过的,在这些喽啰身上,花荣也未曾问出什么,便满腹疑惑的往宝珠寺方向而去。

     只等到得宝珠寺前,花荣却被眼前惊得心中咯噔一声。

     只见原先挂着帅旗,十数丈高的大旗杆,此时却是断成两截,就倒放在宝珠寺前的空地上,十分的刺眼醒目。

     那守在寺前的王道人见花荣到来,面上隐隐约约闪过些躲闪的表情,却是转瞬间满脸愁容的迎上来。

     花荣问道:“王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山寨的帅旗就这般倒在地上,你们却管也不管?”

     王道人叹道:“花知寨呀,不是我们不想管,而是管不了啊。”

     “因何便管不了?”

     “花知寨,自从那日晁盖哥哥要领兵下山,宋江哥哥苦劝不住,你也此处,应当知晓。”

     花荣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只是这与放任帅旗倒地有何关联?”

     “花知寨当日走了,有所不知,山寨探马报知了杀死张横兄弟的正是召家庄那一对夫妇。晁盖哥哥大怒,当即亲自带领兵马前去讨伐。晁盖哥哥走的当日夜间,空中忽起狂风,第二日一看,这帅旗便折断成两截,就如同现在这般场景。”

     “山寨里都传这是不祥之兆,风吹断帅旗,于帅不利啊。公明哥哥当机立断,叫重立帅旗。哪知第二日早上起来,照样还是如此。山寨中顿时人心惶惶,公明哥哥连忙安抚人心,叫再将帅旗立起来。可是再等天明,帅旗还是这般折断。”

     “以此三番,谁敢再去动这帅旗?公明哥哥以此难受不已,每日都来看着这帅旗哭泣。”

     “竟有此事!”

     王道人这番话叫花荣是心乱如麻,当即拽开大步,走进了宝珠寺当中,正好撞上听到动静前来查看情况的孔明孔亮二人。

     “知寨哥哥,你若再不来,小弟两个便要下山去请了,好生劝劝公明哥哥吧。这数日来,他是茶不思饭不想,坐卧不宁,身子都消瘦了许多,就怕晁盖哥哥有些什么闪失啊!”

     花荣走进聚义厅中,果然见到宋江双眼红肿,脸色憔悴,面色悲戚的坐在那里垂泪。

     见得花荣到来,宋江强颜欢笑道:“花贤弟来了,还恕愚兄不能起身相迎,孔明孔亮,给我花贤弟倒茶。”

     花荣道:“不必劳烦了,只是小弟有一事不明,怎地晁天王这一趟下山,山寨里兄弟们都如丧考妣一般?长此以往,军心如何能安稳了?”

     自从得了罗恩的指点以后,花荣没少和晁盖合作,往日里晁盖下山学梁山惩治恶人,可从来没有过这等状况。百镀一下“水浒游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