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炎黄人间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6章 欢迎回家

作者:吃瓜也快乐所属:都市生活书名:炎黄人间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越来越近,原本只是隐隐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

     原本护在众人身周,阻挡狂风吹拂的水罩也已被撤去,烈烈的狂风吹得众人头发乱舞,但却吹不熄各人心中越来越灼热澎湃的火焰。

     除了很少一部分因为各种工作被派遣到飞鱼岛各地常驻的人群外,其他人都集中居住在大概“鱼目”位置所在的城市里。

     所以,他们虽然已经远远看到飞鱼岛,在下降的过程中不断接近,最先接近“鱼尾”,浪涛拍打着仿佛直立而上的数十米高的悬崖峭壁,然后从“鱼尾”部飞跃丛林,飞跃山脉,看见平原农田,一块块农田上甚至可看见小小的人影驻足抬头仰望,似乎还在向他们招手……都没有停留,继续向前飞去。

     再次飞跃一座山脉,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终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此刻,他们距离地面的高度已经很低,只有三四十米距离,地面的情景清晰可见。

     他们能够看到下面,下面的人也能够清楚的看见他们。

     自从他们飞跃最后那座山脉,出现在城市的视线中,就已经有人看到了他们。

     先是小片小片的喧哗惊呼,很快就变成接连不断,此起彼伏,如同一片浩大的声音的海洋,而莫渊他们就在这片海洋最汹涌,最激烈的正中心,踏着一波更胜一波的声浪强行。

     房屋中,不断有人从窗户里探出了头,向他们挥手,尖叫。

     街道上,行人驻足,车辆不动,不断有人从街道两侧的店铺中跑出来,如同向日葵般,仰望的脑袋随着他们的飞行移动而移动,同样在向他们挥手,尖叫,还夹杂着种种的问候,不过,都被巨大的、数十万,上百万人的震天狂欢所淹没。

     飞鱼岛人哭超过一百五十万,而这座城市中就居住有九成以上的人口,如此巨大的响动,整座城市都被惊醒了,他们在天空又是如此的显目,全都加入了这场狂欢之中。

     经过城市中心那可以容纳十万人聚会的大广场,密密麻麻的身影,密密麻麻的人头,这阵势能把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吓死,他们早就翘首以待。

     一看到他们出现在天空中,就一起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口哨声,尖叫声。

     七只灵禽都被这突然的“偷袭”吓得有点乱了阵容,还是在蓁蓁的极力控制下才这才稳住了飞行。

     三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同类生物,全部都惊呆了,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身影,完全陷入呆傻状态,说不出一句话来。

     广场上,密集的人群一边狂呼尖叫,一边悄然移动。

     当他们经过一番移动后,莫渊才知道他们颜色不一的衣着并非随意穿的,有着讲究。当他们再次站定之后,以整个广场为纸,以近十万的衣着为墨,书写了一句简单的问候。

     【欢迎回家。】

     虽只是简单的四个字,看在天空众人眼中,只感觉滚烫灼热,一股股情绪溢满胸腔。

     天空的灵禽依然没有停留,很快就飞跃广场,继续往前飞去。

     经过广场不久,前方左右两侧就出现两种风格不一的建筑群落。

     左侧,乃是飞鱼岛唯一的大学所在地,占地非常广阔。

     右侧,乃是飞鱼岛的行政中心,由黎世钊为首的阁部及其所辖的各种部门,另外还有其他各种具有管理协调的机构部门也都扎堆出现在这里,哪怕是如“中老年休闲娱乐活动场所管理办公室”或者是“钓鱼协会”之类的机构,在这里至少都有一张办公桌的位置。为的就是简化管理流程,行政效率更加高效。

     在这两大区域之间,有一座低矮的山丘,在葱茏的翠绿之中,掩映着一些错落有致的建筑。

     七只灵禽在山丘上特意开辟出来的小广场上落足,这里,已经等候着许多人。

     黎世钊李鸿儒站在最前方,在他们身后,各自站着一大拨人。

     站在黎世钊身后的人,基本都是管理飞鱼岛一百多万人口,三万多平方公里方方面面事务的高层首脑。

     李鸿儒身后,有飞鱼岛的高层教职人员,还有那些超能力者代表也都很自觉的站在他身后,原本,他们是能够另站一队的,不过,老校长的经历实在太传奇,原本已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体弱多病的八旬老人,突然一朝顿悟,成为武道大宗师,不仅以一己之力将飞鱼岛推向武道修行时代,他们这些超能力者也都是在他手把手的教导下领进武道修行的门槛,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尊其为师。

     “岛主!”

     看到他们,所有人都迎了上来,热切的问候。

     莫渊从灵禽背上跳下来,笑道:“外面这么大的阵仗,提前准备了许久吧?”

     黎世钊摆手道:“并非我们组织的,我们只是大略透露了一下岛主你们回归的时间,下面的民众自发的组织了这样一场欢迎仪式。”

     莫渊点了点头,从雁峪关出发到现在,虽然也出了一些意外,但总体来说还是很顺利的,半个月都没有用到,而每次驻足停留,他都会对雁峪关、紫塞城、飞鱼岛联络一次,对于他们的动向,大家都非常清楚。

     说到这里,黎世钊上前一步,紧紧将他抱住,道:“欢迎回家!”

     语气还是很平静镇定的,莫渊能够理解自己等人离开之后,到现在的种种,他所承受的压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后把他推到旁边一个人身影面前,笑道:“你更该和她抱抱。”

     黎世钊也不谦虚,顺势就紧紧把罗红英抱住,那态度,那力度,那急切程度,明显比拥抱莫岛主时更上了一个档次。

     不过他们两口子的缠绵,莫渊来到笑眯眯站在一旁的李鸿儒面前,道:“老校长,这段时间辛苦您啦。”

     李鸿儒笑道:“我这算什么辛苦?”

     而后,拍了拍莫渊的肩头,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也没说,又加重了些许力度在他肩头拍了拍,如是再三,这才岿然一叹,道:“不错,不错,小子真的是成长起来了!”

     那种期许,那种满足,是眼看着一株小树苗成长为可为他人遮风挡雨的大树的慨叹。

     队伍中其他人也都已和其他迎接的人员走到了一起,热切的交流着。

     夭夭蓁蓁带着三小跟在他旁边,他立刻把他们介绍给李鸿儒。

     面对比莫渊还年轻的蓁蓁,他没有一点倚老卖老的姿态,完全以平辈的态度欢迎了她。而三小的事情他也已经听说了,喜爱的不行。事实上,除了莫渊之外,就属他们几人最吸引人,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往他们身边蹭。

     这番迎接时间也并不长,只是粗略的寒暄了一下,大家也能够看出莫渊他们经过这番长途跋涉之后精神上的疲态,主动的告辞离开了。

     莫渊转身对叶寒、周毅、陈阳等人道:“我就不招呼你们了,大家各回各家吧,其他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心,安安心心陪家人待一段时间。”

     最后,莫渊夭夭带着蓁蓁和三小走向旁边一条石径小道,向阔别已将近两年的家中走去。

     ……

     就在距离此处不远,一座安静的小院内。

     卓远,胡队长,还有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优雅女性,坐在一张小圆桌面前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用饭。

     最初,他们可是没有这么安静规矩的,至少,卓远和胡队长就非常闹腾。

     不过,现实教会了他们怎么做人。

     他们看似没有受到太多限制,没有镣铐加身,没有黑漆漆阴暗的监牢地穴,没有饥一顿饱一顿的折腾,没有绞尽脑汁几乎能够玩出邪典艺术的各种酷刑……在被俘虏的那一刻,他们所设想的种种即将面临的遭遇和苦难,一种都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生。

     至于最初那种以为落入土着野人的巢穴,会被洗白白剥皮烤着吃掉的念头,也只显得十分荒诞无稽,虽然没有人对他们说过,但只从自己所见所听到的那些,就已经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文明保存非常完整的海岛。

     他们现在也已经知道了这座岛屿的名字,飞鱼岛,在旧历时代就已经享誉盛名。

     卓远没想到一次大雾迷航居然让他提前与这座岛屿相遇,不知是喜是悲。若是能够成功逃离此地,回到大夏洲,单是这一处的收获,就能够让他得到千百倍的回报。

     不过,能回得去吗?

     一想到这里,卓远就忍不住唉声叹气。

     最初,他们被安排进这样一座小院,没有人在旁监视蹲守,就连他们这一群人的日用消耗,每日饭菜所需,都可以在一定范围自由选择,这已可算得上礼遇了。

     因此,卓远心中自然野生出过想要逃离出去的妄想。可事实证明,这真的是妄想。

     在这小院内,确实没有人蹲守监视,可在这小院之外,一只苍蝇想要飞出去都是妄想。

     “这岛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超能者呢?!”

     这已成为他心中解不开的结。

     现在他已经死掉了凭他们自己逃出的念头,每天就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这样的日子何年何月才是个头啊?

     总不能把我们一直关到老死吧?

     最初,还有人来向他简单询问过大夏洲的情况,他捡人所共知的部分说了——这次一艘飞艇的人都被俘虏了,这些消息随便问谁都能够知道,他自然不会在这种消息上撒谎,那除了自讨苦吃没有别的作用。

     而真正涉及机密的信息,他则一字不提,就当其不存在。

     可现在,被冷落了半个多月,未来还不知道要被冷落到什么时候,他的心思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扭转,主动盼着对方来套话了。

     要是能够被大夏洲的繁华吸引,想要借助我们走出海岛困境,那就更好了。

     黑裙女士冷眼旁观,既不妄想能够成功逃离,也不心思浮躁,总会在这个时候清清冷冷的来一句:“他们不可能真把我们关一辈子,总会主动露出尾巴来,你现在这样,岂不知已踏入人家设好的套路里面了?”

     卓远摇了摇头,只是顶了一句:“你倒是无所谓。”没有解释得更多,他的烦恼又岂是她能够理解的。

     身为一个财团领袖的幼子,在一般小势力看来,这是一生下来就已经站到了别人的终点上了。可他自己知道压力有多大,想要做一只安安静静混吃等死的米虫自然无所谓,可只要有哪怕一点点野心,就得拼尽全力去争抢,去撕咬。

     不仅要和其他财团子弟竞争,还要和自家财团内部其他家族子弟竞争,自己的父亲是财团领袖又不是说一不二的独菜者,和外部竞争完了还要和自家兄弟姐妹竞争……

     若想要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竞争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也是他跟随这次的拓荒探索队伍出来的根本原因,收获大贡献高,至于危险嘛……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最好的注解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等人被关在这里,别人不理不睬,其实是想要把他们“磨一磨”,不可能真的就这么放任不管关到他们老死的那一天。

     可人和人对时间的态度是不同的,无论是胡队长还是黑裙女来说,被关上个一年半载问题都不大。

     可自己呢,别说一年半载,只要失联个两三个月,自己以前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小团队就要被人啃吃得干干净净。

     一切的努力和心机,都要完全洗白。

     真到那个时候,即便被放回去了,除了接受亿万家产,好吃好喝当个富家公子,其他什么也别去指望了。

     他摇了摇头,心道,我的心情你们根本理解不了。

     若是胡队长知道他的心声,只会呵呵笑着回他,确实理解不了,既然你这么痛苦,咱们到时候换换得了。

     正在这时,他们同时停了下来,诧异的看着外面。

     而后,彼此相视一眼,似乎在问——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卓远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百镀一下“炎黄人间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