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秦将魂歌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六十二章 楚歌

作者:望望雪炳所属:历史小说书名:大秦将魂歌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秦军抵达寿郢城外,按部就班的扎营,没有立时开始攻城。

     三日过后,寿郢的东西南北四门,各立起一座秦军大营。

     秦军骑兵,来来回回奔驰,清除寿郢周围的楚人势力。

     仅凭城内的三万兵马,拼死一搏,勉强有突围的可能。景悝曾劝说负刍突围,离开寿郢,前往江东,再不济,南下江南地也好。

     负刍心里明白,他逃往哪里,秦军就会追到哪里,迟早会落到秦人手里。与其吃那逃往的苦楚,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寿郢,还有美人醇酒相伴。

     楚国国内的军队,接连战败,各地早没有勤王的兵马。不少封君,派遣使者前去接洽芈仝,准备投靠新楚王。

     城内的楚人,每日见秦军排兵布阵,密集调动,军容严整,心内着实忐忑不已。即便最为乐观的人,也意识到楚国的前途不妙。

     只是等待这个过程,楚人感到分外难受。预见到绞索迟早会扣上,但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心心念念,每日吃不好,睡不好。

     “秋风起兮白云飞,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

     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

     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大约过了十日,这日的夜晚,月明星稀,夜色怡人,晚风吹拂,空气中弥漫中一股浓郁的黄草气息。

     秦军营地,士卒们以屯为单位,坐在校场上,排得整整齐齐。就着明亮的月光,士卒们对着寿郢城的方向,大声张口,唱起了刚刚学会的楚歌。

     “秋风起兮白云飞,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

     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淮河,

     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歌词的意思,很多士卒都不明白。万口一声,洪亮的歌声,响彻秦军营地,远远飘到寿郢城内。

     中军大营营帐外,蒙恬静静的站立着,不时的出声相和。

     这首《秋风辞》,乃是汉武帝刘彻率领群臣到河东郡汾阳县祭祀后土,时值秋风萧飒,鸿雁南归。武帝乘坐楼船泛舟汾河,饮宴中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故有此作。

     蒙恬现今南下楚地作战,辞里的汾河,就改作淮河。

     荆苏跟在蒙恬身后,不时拿眼瞧着蒙恬。这首楚辞,意境优美,音韵流畅,内含悲凉心绪,感叹人生易老,岁月流逝。

     蒙恬刚过而立之年,头顶青丝,没有一根华发,怎么就有了这样的心境?

     荆苏对文学之道,不甚了解,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因为常年在外征战,蒙恬的心有了一丝疲惫。

     秦军大营的左翼,左司马豆、右司马犀两人,领着麾下的楚卒,不断的传唱,不断的回味。

     二人身为楚人,蒙恬当着他们的面写出这首《秋风辞》,传唱过后,二人当即喜欢上了这首楚歌。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人,浪漫,富于艺术气息,几乎每个人,都能哼唱楚地的民歌。

     豆、犀两人,年纪超过四十岁,以这个年代的寿命而言,二人的心境,与二三十岁的人又大不一样。

     这首楚歌的意境,真的是唱到二人的心里去了。

     蒙恬能写出这首《秋风辞》,说明他对于楚地的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或许,蒙恬还喜欢楚文化。

     两人这样想着,觉得跟着蒙恬征战,以后坐镇楚地,对楚人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苍凉的歌声,借着夜风的吹拂,久久的飘荡在寿郢的夜空。

     章台宫内,楚王负刍推开怀中的美人,光着脚底板,奔到阳台,扶着紫木雕刻的栏杆,远远的眺望着秦营,怔怔出神。

     “哈哈,难道楚人都背叛寡人,投靠那在秦营当傀儡的小子了吗?”

     这一刻,负刍的心,恨死了芈仝,深恨当年没能加派人手,斩草除根。

     楚国自怀王以来,百年来,多次与秦军交战。秦国夺取楚国国兴之地,水攻鄢陵,焚烧楚国王陵,囚怀王,驱逐楚人。

     秦国崛起的路上,铺垫着楚人的血与泪。

     负刍坚信,楚人不会投靠秦人,只是天真的相信芈仝,才会投向秦军大营。

     半晌,负刍回过头来,神情落寞。

     锦衾铺就的床上,轻纱在微风中摇曳,美人跪坐当中,一脸担忧,目目含情。

     “哈哈,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的事,留到明日去发愁好了。”

     负刍踉跄着脚步,来到床边,伸出手指,轻拂着美人的丽容。

     “这样美丽的容颜,还能留给寡人多久呢,就让寡人尽情的享用吧······”

     令尹府,景悝手里拿着寿郢的地图,歪着脑袋,如老僧坐定,久久没有动过身子。

     秦营的歌声,飘到城内的时候,景悝就仿佛陷入了魔怔。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景悝口里喃喃着。

     他出身贵族之家,景氏一族,源自楚国的王族。景悝从小得到良好的文学教养,秦人传唱的这首楚歌,他从来没有听过,一时间感到唏嘘不已。

     没有想到,关中来的那群野蛮人,也能传唱这样优美的楚歌。

     景悝回想起了,年轻的时候,翻看楚国太史的记述,见到楚国丧师丢地,一路东迁,受尽屈辱,他是何等的怒发冲冠。

     怀着振兴楚国的愿景,他鄙弃软弱的幽王,辅佐任侠武勇的负刍。

     在他担任令尹期间,楚国的国力快速回复,只要在给他十年时间,未尝不能再造一个强大的楚国。

     只是时间不在楚国的这一边,楚国力图恢复,秦国却出了雄才伟略的君主,弹指一挥间,天下战国,只剩下楚国还在抵抗。

     这个夜晚,寿郢无眠。

     城内的楚人,听着秦军一遍又一遍得到传唱,不知不觉间,这首歌的旋律,已经记在了心中。

     那么多的楚人,身在秦营中,寿郢怕是真的守不住了吧?

     夜微微凉,蒙恬巡视完军营后,回到帐内,歇息去了。

     “我借用四面楚歌的计谋,可是断了张子房的良谋。这一世的张子房,埋首研究道家学说,不知道还能不能成为运筹帷幄的谋士呢······”百镀一下“大秦将魂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