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快穿)蜜爱之百草图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6章 妖颜惑众12

作者:鱼尾羯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快穿)蜜爱之百草图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别看盗文啦, 支持正版有惊喜哦!跳订那么多,剧情连贯吗?

     苏老师穿着冬款长裙, 下面打底的是深灰『色』连裤袜。

     闻歌把人家脚丫子捧在怀里了才发现, 尴尬了。

     手心是裤袜柔软的『毛』料,隐隐温热的体温透了出来, 能感觉到脚踝轻盈精致的轮廓。

     苏瑭看他从满目关切到傻不啦叽地盯着自己的脚发愣, 兴趣上来,故意颤巍巍地轻哼一声。

     “疼~”

     边哼哼还边假意收了收脚。

     闻歌立马皱眉捏住她的小腿肚,“别动!”

     他大概是最听不得“心上人”喊疼,至少不是在这种时候, 骨子里张扬的一面再次被激发出来。

     “刺啦~”

     不说裤袜的主人,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两手扯住裤袜弹『性』十足的面料撕扯开来。

     苏瑭恍然大悟, 仿佛明白了魏杰为什么会一下子就昏死过去了。

     这男人, 力大如牛啊!

     然而闻大牛撕了人家袜子自己又傻了。

     只见深灰『色』的布料朝两边翻开, 白得刺眼的皮肤就这么暴·『露』在眼前。

     脚踝优美地起伏曲折, 只一处有些微微红肿, 半点不觉得难看, 反而像是寒冬大雪天鹅『毛』翻飞间悄然绽放的粉梅。

     “怎么样?” 苏瑭脚尖在他怀里动了动, 光盯着看是什么意思?

     “啊,” 闻歌无意识般应了声, “好看……”

     苏瑭:“……”

     闷『骚』都自带痴·汉属『性』么!

     “我是说, 严重么?不动它好像又没那么疼~”

     闻歌忽然安静了, 苏瑭知道他这是间歇『性』失控的后遗症, 觉得没脸见人,害羞着呢~

     正想着怎么逗他,男人猛地抬头。

     不知道是被戳中了哪根神经,眼神亮得骇人。

     苏瑭感觉他抓着自己脚的拇指在皮肤上缓缓摩挲了一个来回,就见他倏尔腾身而起,那势头直接把她给带翻在床上。

     紧跟着高大的身躯就欺了过来。

     她后脑勺着床,五星酒店的床垫弹『性』十分出『色』,脑袋轻轻弹了弹。

     就感觉左右脸侧几乎同时深深凹陷下去。

     是闻歌双手按住她的双腕撑在了她腮边。

     男人偏硬的短发垂在额前,英俊而轮廓阳刚的脸就这么跟她面对面。

     苏瑭以为他会直接压下来,继续之前本来应该抵死缠绵却以蜻蜓点水草草收尾的那个吻。

     然而闻歌这么盯着她看了足足一分钟。

     “我去买瓶『药』酒!”

     吻没来,六个字以“我要强j你了”的语气砸出来之后人就一溜烟滚下床消失不见。

     房门“嘭”地一声。

     苏瑭咬牙切齿,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半晌,抬手『摸』了『摸』手腕。

     ……

     闻歌出门就使劲儿给了自己两耳光。

     禽兽!

     他愤怒地想,刚刚差点就把持不住了,那跟魏杰有什么区别!

     买『药』酒倒是其次,只是想要出来给自己降降温。

     就刚刚撕开裤袜的瞬间,他就觉得先前下课后的尴尬要再次重演。

     那就不能用第一次接触芭蕾这种理由来敷衍塞责了。

     走了几步,他『摸』出裤兜里之前顺手薅起来的房卡,先重新回到魏杰的房间。

     自己只是踢了一脚再把人丢开,现在回想起来,那禽兽好像一动不动?

     虽然人渣死了最好,但闻歌可没有杀人的打算。

     而且当时魏杰肯定没有看到自己,要是醒过来以为是苏老师行的凶怎么办?

     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这工作不干了!

     他靠本事吃饭,到哪儿都能活得好好的。

     要是被魏杰刻意在业内排挤,他还可以去其他城市,就是不知道……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离开这里?

     闻歌站到房门口的时候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想着要人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刷卡进去,魏杰果然还倒在地上,不过似乎已经渐渐醒了,能听到很低的呻·『吟』。

     闻歌心想,那一脚最好断子绝孙。

     管不住下半身的人渣最好的结果就是别要那半身了。

     在魏杰面前蹲下,他狠狠地看了两眼,伸手“啪”一耳光,把人脑袋打偏过去。

     “早就想揍你了!”

     “啪”又是一耳光,把脸打偏回来,“让你仗势欺人,我平时哪儿惹你了?处处找我麻烦!”

     闻歌纯粹是破罐子破摔算总账的心理。

     “给老子醒醒!”

     “啪啪”左右开弓,魏杰一张小白脸,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白天鹅?那是男人跳的嘛!”

     “公报私仇,就你最能啊!”

     闻歌越说越顺溜,“要讨好圣斗士,你特么自己穿紧身裤上去绕着钢·管儿跳去!”

     “小爷我不干了!”

     魏杰总算是在上下夹击的痛楚下幽幽睁开眼。

     他的意识上一瞬还停留在终于把不听话敢反抗的小野猫压住了的『性』奋和激动上,下一瞬就是从下而上被钉了个对穿似的五脏六腑都被捏碎了似的剧痛。

     昏『迷』是身体本能的应激反应。

     这会儿视网膜上恍恍惚惚映出人影,脸颊上又火辣辣地挨了一巴掌。

     “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闻歌恶狠狠地瞪着他,“给我看着揍你的人是谁!”

     别再想着去找苏老师的麻烦!

     “闻、闻歌!” 魏杰痛得话都说不利索,更加没气势。

     闻歌笑了,“认出来了,好得很,有什么都冲我来!”

     说完站起来,把房卡丢在他身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帮他叫救护车?送医院?

     不存在的~

     也不怕魏杰去报警,是他自己强j未遂,闻歌清楚这人的『尿』『性』,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报警。

     要是闹开了被公司知道是他自己没脸。

     最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随便找个借口把他开了。

     正好!

     他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被讨厌自己处处给穿小鞋的顶头上司压榨欺负的日子总算到了头。

     以前怎么就忍下来了呢?

     “没出息!”

     闻歌自嘲一声,吹着口哨走进电梯。

     冬夜的城市,连雾霾深沉的空气都感觉清新起来。

     他直接开车找了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跌打扭伤『药』,没多久,重新刷开了房门。

     “苏老师,我回来……了!”

     “啪~” 刚刚转过门廊的闻歌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手里装着『药』酒的口袋砸在地毯上。

     而小歌却跟『药』袋背道而驰,一升一降。

     视线所及,本来穿在女人身上的呢绒长袖连身裙正孤零零躺在雪白的大床上。

     它的主人背对门口立在床尾。

     距离他,不到一米。

     长发披肩,被雪白的皮肤衬得浓黑如墨,零落的发梢之间隐约看得见展翼的蝴蝶骨,被一圈与发同『色』的蕾丝束缚着。

     深灰『色』的连裤袜原来是一直包裹到了腰上。

     线条蜿蜒而下,深灰『色』却在左脚脚踝处炸开,『露』出其下的白玉骨冰雪肤。

     她正弯腰,指头捏住裤沿,要将那些破损的,从完美的身躯上剥离。

     “回来了?”

     听到动静,苏瑭停下动作,收肩、偏头,这个侧影让微嘟的红唇格外诱人。

     她眼神在男人身上扫过。

     这回闻歌切实地感受到了被视线五花大绑是什么滋味儿。

     “怎么这么久~”

     苏瑭娇嗔似的呢喃,转身时似乎因为脚踝的伤身子晃了晃,最终还是没站稳,朝后面仰倒下去。

     闻歌像是收到指令的机器人,一个箭步上前。

     手臂准确地揽住细腰。

     就见女人嘴角勾起笑。

     她仰倒的势头太快,闻歌收力不及,又或者是故意没收住,脚下滑倒,跟着一起砸进大床。

     这次到嘴的猎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飞了。

     苏瑭在倒下的同时就双手勾住了男人脖颈,冲势被床垫反弹的霎那已经扬起脖子重重吻了上去。

     闻歌深吸口气,仿佛接下来就要溺毙。

     从来没有过这么直接而鲜明的感受,理智在叫嚣着这一切发展得太快了,情感却在嘶吼着想要。

     最终还是被小歌顶天立地般将理智和情感强势踹开。

     “刺啦~”

     今晚第二次裂帛之声响起,不过这次就不是脚踝那里一抹裂痕而已了。

     ……

     苏瑭忽然有些后悔。

     不该是这个样子,不该刺激他,应该要找一个心平气和的花前月下,先从小情调开始,循序渐进。

     现在她才知道,天赋异禀原来也是有等级的。

     以前遇到的那些,最好的也只能叫极品。

     而这个果然是天赋异禀的极品名草。

     前不久还在心里嘲笑他中看不中用,担心什么名不副实银样蜡枪头,显然是她自己太过天真。百镀一下“(快穿)蜜爱之百草图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