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空间穿越:侯门弃女奋斗记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四十章 杨家应对

作者:我家的麦田所属:言情小说书名:空间穿越:侯门弃女奋斗记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甚至杨怀益的父亲承恩侯杨墨言也被弹劾教子不严,下朝后被同仁好一阵奚落。当真是面子、里子丢了个一干二净。回到家里还听到杨怀益与自己的夫人谋划着要锦亲王世子的好看。整个人都不好了,二话不说便给了母子一人一巴掌。

     “都什么时候,还想着算计别人!啊——”

     这些年顺风水水,走到都人恭维。无论是杨夫人还是杨怀益都很少见到丈夫(父亲)有这么大的火气了,一时间还真被吓住了。捂着脸,糯糯的不发一言。

     这副模样,在承恩侯的眼里无异于沉默以抗,便更加来气。“怎么,刚刚不是还说的很起劲儿么。怎么当着我的面儿便哑巴了?你们一个个本事的大的很么,是不是以为有皇后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呀?”

     牵连到皇后,杨夫人、杨怀益才察觉到不对。难道大皇子将自己骗他的事儿同皇后讲了?因为心虚,杨怀益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躲到了杨夫人的身后。

     杨夫人却没有丝毫察觉,虽同样心虚,不过杨家与皇后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想通了这一切,也没了之前的害怕。反而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到底出了什么好事儿。是不是皇后不愿意得罪锦亲王,同您说了什么?”

     到了这种时候,杨夫人依然在给皇后扣帽子。如果是平常,承恩侯是不会听出其中歧义的。现在却不同,刚刚被皇帝训斥、被同仁奚落,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皇后的亲哥哥。恐怕直接被夺爵了,“所以,你们经常仗着我的原因,歪曲事实让皇后为你们出头是不是?甚至怀益对付锦世子未果,夫人便想利用皇后。”

     说道皇后,承恩侯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杨家是因为皇后才有了现在的样子,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儿竟然这么贪心不足。

     这个时候杨夫人才知道怕了,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没,没有。都是锦世子欺人太甚,益儿才忍不住想让他出个小丑。没想到对方小小年纪,出手如此狠辣,直接废了我儿一条腿,我才忍不住去求皇后的。”

     杨怀益则在一旁猛点头,世人皆会偏心。承恩侯自然也不例外,相比遇事儿便咬着不放的御史,他自然更加相信妻儿。

     而且以锦亲王的势力,操纵今日的早朝一点儿也不例外。心里的火气自然消散了不少,“当真如此?没一点儿谎言?”

     “侯爷……”杨夫人以为蒙混过关,当场便要发誓。承恩侯却死死的盯着杨怀益:“益儿你来说!”

     杨怀益自然不可能将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是,当初是孩儿冲撞了锦世子。后来也请人想要他出丑,可孩儿已经受到教训了。父亲,孩儿真的知道做了!”

     说着还故意将自己的伤腿露了出来,果然他赌对了。承恩侯眼里的怜惜一闪而过,“知道错了就好,不是为父要大惊小怪。实在你做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连皇上都训斥了为父。益儿,你可晓得其中利害?”

     一听皇帝都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杨怀益是真的怕了。“父亲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父亲……”

     “起来,你现在想什么样子。”嘴上依旧严厉,眼里却满是心疼。“放心,为父不会让你出事的。不过介于锦亲王的强势,你还必须受些委屈。明日一早随着为父去向锦世子赔罪!”

     “什么?父亲我……”他可是受害人呐,还要去赔罪。杨怀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承恩侯也被儿子的质问颜面尽失,可与锦亲王夫妇对上的人除了几位皇子,都没有好下场。他并不认为,杨家的地位可以与皇家媲美。“如果你不想再被废了另外一条腿,就必须去!”

     杨怀益闻言双目一缩,便要答应。杨夫人却不甘的叫了出来,“侯爷,那样承恩侯府的颜面何在,侯爷您的颜面何在,皇后娘娘的颜面何在?”

     说到底杨夫人还是打算利用皇后的面子,当下又挑起了承恩侯的不满。不过终究是他亏了妻儿,只是简单的警告了一番。“夫人,自作聪明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可听到杨夫人耳朵里,却犹如雷鸣。“我,我……”

     这个时候,当面教子背后教妻,恢复了理智的承恩侯已经懒得再同杨夫人解释。转头盯着杨怀益,“明日一早为父在前院儿等你,不得推诿!”

     便大步流星的离开,自己去了最爱的姨娘那儿寻求安慰。让杨夫人又气又急,却没办法违逆自己的丈夫。待儿子离开之后,恨恨的一拍桌子。“嬷嬷,让外面的人去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件事情锦亲王府可是占了上风,不至于赶尽杀绝吧!”

     “夫人,您的意思是有人趁机想要对付承恩侯府?”金嬷嬷是从小看着杨夫人长大的,自然了解她的一举一动。因此,杨夫人的命令一出,她便知晓其中的深意。瞄了一眼,皇宫的方向惊诧的问道。

     杨夫人却很平静地点点头,“不如可能,锦亲王势大。本夫人就不相信,那位当真会无视?”

     “可……可……”可如果当真如夫人猜测的一般,他们的人去查,不是死路一条。因此金嬷嬷犹犹豫豫却不敢说出来。

     可正如金嬷嬷了解杨夫人一般,杨夫人对金嬷嬷的性情也知之甚详细。“所以,你让外面的人只盯着李恒均便可。”

     既然他们可以对益儿下手,她自然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夫人恨恨的想到。却将金嬷嬷吓得够呛,哆哆嗦嗦应了一声,便小跑着出去传信了。

     一路上却在想,怎么把命令传出去,又不给府里招祸。

     可锦亲王府,不论怎么做。两家也算结仇了,急的金嬷嬷满头大汗。直到瞟见角门边儿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儿走过,才灵光一闪。

     金嬷嬷以为自己可以两,殊不知,在杨怀益大手笔暗害均儿的时候。已经被某些人给盯上了,查出来的消息自然不可能为真。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画面转到,锦亲王府。陆瑶光望着承恩侯府递上来的帖子,“啊哲,承恩侯这是闹哪样?他不会以为早朝的事儿是咱们搞出来的吧?”

     李哲闻言耸耸肩,“没办法,杨怀益被废,到今天的承恩侯被弹劾。太过凑巧,恐怕某人就惦记着让咱们背锅呢?”

     说着故意朝门口的方向努努嘴,陆瑶光不解。转头望去,皇帝一身便衣与端王李兆晨,相携而来。

     让陆瑶光又想到了当初皇帝还没登基的时候,灵光一闪。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某人既然来了,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呀?”

     自然坐上那个位置,皇帝才真正体会到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可怕。也更加怀念当初的情谊,“解释没有,真相倒是有一个。朕无意间得知,杨怀益胆敢将大皇子做枪,那便要有被教训的觉悟。这只是一个警告,只是没想到承恩侯竟然会想歪了!”

     这点儿小事儿,皇帝还不屑于说谎。陆瑶光夫妇自然是相信的,不过想到这些日子命人调查的信息。不由撇撇嘴,“能有这样的效果,恐怕承恩侯的夫人出了不小的力。外人与妻儿,是人都会知道怎么选。”

     果然皇帝的脸色微微一暗,不过转头便想到了什么。不过不等皇帝开口,陆瑶光便连连摆手,“皇上,我们夫妻现在可是闲人。别打我们的主意奥!”

     这话一出,端王李兆晨直接就被呛住了。连连咳嗽,许久才缓过来。指着皇帝大笑:“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锦王妃敢这么对皇兄了!皇兄,这种感觉新不新鲜、意不意外?”

     自己出丑,很高兴是不是?皇帝真想一巴掌拍过去,不过鉴于自己心情好。也先不计较了,“很高兴看人出丑啊,那好,承恩侯的事情便给你去办?”

     效果立竿见影,李兆晨的笑声戛然而止。“别别别,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啊哲可以的。”

     说完连连对李哲夫妇作揖,“拜托,帮帮忙啦!”

     这副模样,哪里还看得到平日里对望庄严、霸气的模样。

     李哲、陆瑶光却在看够了热闹才微笑着点点头,“皇上,你看的了。我们可是看兆晨的面子才答应的!”

     别管谁的面子,答应就可以了。皇帝自然没有任何疑义,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转到别的事情上去了。“哎,均儿和娇娇去哪儿了?怎么朕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他们的影子?”

     这次却不用李哲、陆瑶光开口,李兆晨便兴奋的介绍开了,“皇兄,臣弟还以为你的消息足够灵通呢!这个时候,均儿他们可不在府里。现在的小娃娃有主意着呢,说不定过些时候,你就能得到一个大惊喜呢?”

     “奥?”说实话到了他这个位置,还真没什么事儿能让他惊喜的。除非事关国力,不是他小看均儿他们,这等事情可不是一时半刻便可以做出成绩的。

     李兆晨就知道皇帝不会轻易相信的,立马贼兮兮的将儿子透露给他的炫耀似的说了出来。最后却有无比谦虚的总结道,“皇兄,事成成与不成又有什么要紧。最重要的他们可那个心,咱们家的孩子又不缺金银,可劲儿试验。长年累月的,只会有不一样的发现的。”

     “嗯!”皇帝也深以为然,当然更重要的是进京之初,李哲便对皇帝说过黑火的利弊。如果均儿他们能将此等利器真正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对于周边各国也是一种威慑。

     想了想,便道:“啊哲,均儿他们这么懂事,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没什么想法?”

     呵呵,又想拐着他们出白工。陆瑶光表示,这样的事情可不干。“没有,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做父母的只要在关键的时候帮扶一下就是了,时时看着,又怎能成长?”

     一句话彻底断了皇帝的心思,同时也让皇帝的若有所思。大皇子越来越优柔寡断,难道是自己与皇后干涉过多的缘故?

     当日回宫之后,便与皇后深谈了一次。第二天,帝后二人便同时撤去了各自派到大皇子身边的人。

     刚开始大皇子还有些慌张,以为是自己做错事儿,让帝后失望了。急匆匆赶到皇后的寝殿,“母后,可是儿子让您失望了?儿子……”

     看到急出一身汗的长子,如果之前皇后还对皇帝突如其来的话有所不满的话,现在却只剩下后怕。不过还是从容的对大皇子招招手,亲自帮着大皇子拭去脸上的汗珠,才轻声问道:“我儿为何这么想?”

     难道不是?大皇子依然惊疑不定,看的皇后心疼不已。“朗儿,母后和你父皇只是看你长大了。行事有了自己的章法,欣慰之下才做出的决定。燕子大了总要离巢,儿子大了也需要自己的空间。父皇、母后只是相信朗儿而已。朗儿你难道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吗?”

     当真这么简单,可是之前为什么?可这样的话到嘴边,却又被他给咽下去了。

     看的皇后更加头疼,却不解释。反而提议道:“朗儿,如果得空便去锦亲王府转转吧!”

     “啊——”锦亲王府与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联,大皇子满脸的疑惑。不过皇后却不预再做解释。反而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大皇子无奈也只得按耐下满心的急切附和着。

     导致他什么时候离开也不知道,直到回到自己的寝殿。想起父皇对几位世子的夸赞,或许自己该了解一下让父皇赞不绝口的人了。

     可行程还没定下来,一个消息,便打断了他所有的规划。杨家上下上百口人,一夜之间都得了不知名的怪病,其中承恩侯以及承恩侯之子杨怀益最为严重。“难道这不是天灾乃是人祸?”

     这样的想法在大皇子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接着想到了对国舅一向重视的母后,便急急忙忙往坤宁宫赶去。百镀一下“空间穿越:侯门弃女奋斗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