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修难为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25章 道成一元(16)

作者:东山路鸣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修难为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石激起千层浪,灵仙门这百来块通行令牌直接就把东陆道修界掀了个天翻地覆,没有去参加复派大典的门派得到消息后,悔得捶胸顿足,元婴修士们纷纷四处寻找相熟之人打探消息或一观通行令牌,空中隔三岔五掠过一道威势十足的遁光,东陆的天空前所未有的繁忙。

     幸好西荒那边因为暗黑天神玉炼颜之死也陷入了混战中,魔修们无暇东顾,否则,绝对是个趁火打劫的好时机。

     玉藏派几位斗得如火如荼的元婴修士得到消息后,立刻偃旗息鼓,等待修瑾道君归来,一问究竟。

     五日后,修瑾道君从瑶山归来,然而,令众人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带回任何通行令牌,反而提出要将第二峰上的一切事务交给自己的大弟子,因为他将远游,归期不定。

     如此敏感时期的远游?紫瑜、宁瑶、飞琼和玄璜的想象力前所未有的发散,总觉得这远游后面迷雾重重。于是四人摒弃前嫌,于某一夜黑风高之夜,借由紫瑜真君手中的通行令牌,破开了第二峰上的防御阵法,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修瑾道君清修的洞府,试图来个攻其不备。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修瑾道君失望的眼神:“有人同我说,你等短视小人,重利轻道,不足以谋,我还不信。如今看来,确实是我不会识人啊!”

     玄璜嘿嘿一笑:“道君,我等只是想借灵仙门通行令牌一观,别无他意!”

     修瑾冷笑道:“灵仙门与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们的飞升通道,凭什么给我们玉藏派的人用?”

     紫瑜道:“话不能这么说。首座太上长老曾说过,当年你以阵破阵之时并未尽全力,这才让灵仙门那帮人逃进接天峰大阵苟延残喘,说不定念在当年的香火情的份上,他们也会给您一块令牌。道君,您身为玉藏派长老,得了这等重要之物,怎能私藏,还是好好拿出来,由我敬献给首座太上长老才是。”

     玄璜立刻道:“首座太上长老坐了这么多年生死关,一点动静都没有,谁知是死是活,这令牌应该交由各位长老共同保管才是。”飞琼和宁瑶连连点头。

     修瑾道君怜悯的看着眼前争得面红耳赤的四人,长长叹息一声,身躯就像水中的倒影一般扭曲晃动了一会儿,最后消失无踪。在他盘坐的石床之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大的木制人偶,人偶前胸的一张符咒就在众人面前无风自燃。

     玄璜上前一步夺过人偶,恨恨的道:“居然是替身符,这狡猾的老贼。”五指收拢,用力一捏,木制人偶化为粉末从他的指间簌簌落下。

     灵仙门内,玲珑真君收起青萝镜,问修瑾:“怎么样?你还要回去吗?”

     修瑾道君垂头许久,最终还是道:“我还是得回去,第二峰上的弟子们,我得给他们一个交待与安排。”

     玲珑真君眉头微蹙,轻叹一声:“回去也好,只是,孰轻孰重,还望道君心中有数!”

     修瑾道君抱拳一礼:“事关一界前途,众生安危,修瑾必不敢胡来。一月后,一定准时回来!”

     修瑾道君的真身回到玉藏派不久,便宣布第二峰自成一派,号“第二阵宗”,随后便在喜山之上重设阵法,不许其他几脉弟子随便上山。

     紫瑜真君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呢,玄璜就立刻有样学样,占据了贵山,自称天佑派。

     飞琼和宁瑶见状,各占了寿山和禄山,一称琼华派,一称锦绣宗。

     失去了修瑾道君支持的紫瑜真君根本无力阻止,到云润道君闭关的洞府门前哭诉了几次都未得回应,只得带领本脉弟子退守福山,曾经是玉藏派权力中心的玉柱峰居然空了下来,一时间玉润道君身陨的消息甚嚣尘上。

     剑隐神宗久不入世,灵仙门闭门不出,玉藏派分崩离析,反倒让东陆的中小门派狠狠中兴了一把。

     守在接天峰顶百无聊赖的夏隐将一切尽收眼底,忍不住感慨:“谁说金字塔是最稳定的结构来着?

     不过别人家的事终究是别人家的事,大伙儿说了一段时间,叹息一回,幸灾乐祸一回,也就放下了。

     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飞升通道的真假问题,虽说手里有令牌,修到元婴圆满的修士也有那么一两位,可是谁也不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万一这其中有诈呢?

     大家憋着劲等啊等啊,一等就是一百年,终于等到了一个二愣子。说是二愣子也不至于,因为知道此人修仙经历的道友都会觉得,若要找一个人去探探这飞升之秘,还真的非他不可。

     此人乃是东陆修仙界第一吉祥物华一道君,此君初入修仙门径之时,简直就是个移动的聚宝盆,无论跑到哪个秘境,身处何处,那个秘境里最珍贵的法宝都像长着眼睛一样,总是以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路线跑到他的乾坤袋里。后来修为高了,去探秘境的时候少了,大家又发现了他另外一个神奇之处,那就是每次都能精准的避过所有生命危险,据说他从开始修炼到元婴后期,一次伤都没受过,简直就是位面之子。

     更何况,海裕岭一向都是灵仙门的附属门派,华一道君与渊和道君的关系也不错。想来灵仙门应该不会坑他。

     华一道君正式扣山闯阵那日,瑶山脚下人山人海,都是闻风而动的各派派来打探消息的弟子,至于隐在暗处用神识偷偷查看的元婴修士那就更加不知凡几了。

     华一道君一入山就是半年没消息,急得外头的探子们抓耳挠腮。忽然有一日,半空中雷鸣如庆,霞光万道,浑身金光闪闪的华一道君在天梯之前朝着众人招手,而后含笑转身,在祥云的簇拥、鸾鸟的欢送之下,踏上了天梯,很快就隐入云雾之后。

     所谓飞升,居然是真的?东陆一片哗然之后,很快便陷入了沉寂:大家都去埋头苦修了。还有近四百年的时间,努力努力,元婴圆满也是可期的。

     低头苦修的东陆修士谁都没有看见,一道极浅的淡黄色遁光横过天际,落在了瑶山中心的接天峰上!百镀一下“医修难为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