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我做驱邪师的那几年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2章 赵兴口中的往事

作者:猫猫大魔王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我做驱邪师的那几年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也跟着他一同转过身,就见赵兴竟然是遥遥站在别墅二层那巨大的落地窗前,冲我们微笑着。

     卧靠,这还真的是幻觉啊?

     “天瑶,你刚才是没感应到他么?”我在脑海中问道。

     天瑶有些惊讶的问道:“感应?公子指的什么?”

     “就是刚才,我把你唤出来....”正说着,我突然就给愣住了。

     刚才.....天瑶也是幻觉吧?

     开始萧翎说赵兴幻阵用的厉害我还没觉得如何,现在一想到刚才我和天瑶的对话.....他果然很强...”

     萧翎道:“先把你手中的阵盘放在地上,我做出来这也是一套字母阵,应该可以抵御一下幻阵的威力,不然时而在幻觉时而在现实,会出问题的。”

     闻言,我赶紧把阵盘放在了脚下。

     说来也怪,阵盘刚一放下,我就猛然感觉大脑一阵清醒,就好像刚睡了一个很舒服的觉醒过来一般,精神抖擞。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赵兴那个幻象影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赵兴,下来吧。”萧翎朝别墅二层喊道:“找了你这么多年,今天,来做个了断吧。”

     赵兴冲我们摆了摆手,好像在示意我们稍等一下,过了两分钟,他就这样赤手空拳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你是来报仇的?”赵兴笑眯眯看着萧翎:“为了报我废去你父亲手脚的事?”

     “是。”萧翎道。

     “那如果我说,这一整件事,都是你师祖悄悄与我商量的,你信不信呢?”后者点点头,说道:“长这么大,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凡事不要只看表面。”

     “不必多言。”萧翎显然不想听他解释,伸手就从布包里掏出一根黑漆漆的木棍:“这种烂借口,说了我也不信,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话落,萧翎把布包往旁边一丢,脚下骤然发力,直直就向赵兴冲了过去!

     后者一口叹息,脸上笑容终于敛去,身子只是轻轻一闪,就躲过了这一棍。萧翎穷追不舍,一棍打空丝毫没有停留,横着就是一扫。

     “嘭!”

     一声闷响,只见赵兴的胳膊,正抵在萧翎的棍子上。

     “最后问你一遍,想不想听我的解释?”赵兴眉头紧皱,脸色也是有些难看,好像萧翎这一棍子打得他也挺难受。

     “下去跟鬼解释吧!”

     说罢,萧翎棍子一抽,抬脚就踹在了后者肚子上,赵兴“噔噔噔”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步。

     萧翎干脆把棍子往旁边一扔,同样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可能也是感觉自己拿着棍子有些不公平。

     两人就这样打在了一起,我在一旁紧张的看着,知道现在还不用我帮忙。

     萧翎的脾气就是这样,不需要人帮忙的时候,谁上去帮他都会生气。之前他跟我说的,不行就让我把崔二娘唤出来,是怕赵兴早在这里埋伏了杀局,可没想到他竟然赤手空拳就出来迎战,什么事先布好的杀局根本就不存在。

     说到底,萧翎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精壮小伙,而赵兴则是五十多岁甚至快要六十岁的老年人,尽管平日里保养的不错看上去好像也才四十来岁,但身体终究还是要差上许多,十几个回合下来,我看他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嘭!”又是一声闷响,萧翎的拳头结结实实打在赵兴胸口,后者连连后退,甚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萧翎本还想上前,但看到赵兴这幅样子,抬起的脚有些犹豫了起来。

     迟疑了片刻,他才长叹一口气,把脚放了下来。

     “来吧,如果你认为自己做的事是对的。”赵兴一边咳嗽一边再度站起身:“那就....杀了我吧。”

     萧翎目光复杂的望着他,道:“你不用跟我装可怜,也不用跟我耍什么苦肉计,当年你废去我父亲手脚的时候,可不见你这样可怜啊!”

     “呵呵.....我都说了,当年那件事,并不是我想要伤害你父亲。”赵兴道:“那是你师祖的意思,当然,这种事情根本不能让你父亲知道。”

     “那当年,是怎么回事?”萧翎眉头一挑:“你说来听听。”

     “咳咳....这些话,其实跟你说了,也没有什么作用,你不会信的。”赵兴笑道:“不过我还是想跟你说一说,不为别的,只希望你不要重蹈你父亲的覆辙。”

     “重蹈我父亲的覆辙?”他问道:“听你这口气,莫不是我父亲是坏人?”

     听到坏人二字,赵兴哈哈大笑了起来:“坏人?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只不过是哪一方胜了,哪一方就是好人罢了,这种东西,信不得,信不得啊...”

     赵兴盘腿坐在地上,张开口,缓缓说起了几十年前,和萧煌一起在山上的故事。

     “当年,你师祖门下共有徒弟七十余个,但在这七十多个人里,唯独你父亲和我的天赋最高,成了你师祖最看重的弟子,甚至愿意倾囊相授。”

     “我在风水局上的天赋极高,而你父亲,则是在驱邪之道上的天赋极高,师父很早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于是他不留余力的教导我如何布置风水局,以及风水局的运用;教导你父亲如何看到鬼魂,以及驱邪的手法等等。他希望我们师兄弟今后一同踏入玄学界,相互扶持,以师门的名义,在玄学界内打出一片天地来好好地证明自己。”

     “但变故,就是从师父拿回师门的一个匣子引起的。”说到这,他看了一眼我和萧翎,才继续道:“今天你们已经看过那个离渊子母匣的母匣了吧?师父当年拿回来的,很像那个匣子,但不同的是,师父拿回去的匣子要更加古老,更加残破,而且....里面住着一个很古老的鬼魂。”

     “这对你父亲来说,是有巨大吸引力的,这就好比一名出色的剑客看到了一柄古老的剑,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想去了解它,当然,更多的是想要去了解匣子里那个古老的鬼魂。”

     “师父早就检查过匣子,自然是知道里边住着一个古老的鬼魂,他认为,我和你父亲还没有足够的定力,是没办法直面那个古老鬼魂的,于是,师父把匣子藏了起来。”百镀一下“我做驱邪师的那几年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