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今天开始做项羽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1章 天下共盟(六)

作者:让酒所属:历史小说书名:今天开始做项羽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张耳本来害怕的要死,却没想到项羽在此时问了申阳这样一个问题,若是让别人去找神医,他的谎言当然被一下戳穿了。

     但若是申阳去,非但不会被戳穿,而且还能弄假成真呢。

     莫非这是项羽在帮他?张耳心中越发火热起来,就这么带着赵歇跑了,他也是迫不得已很不甘心,能留下自然更好。

     讲真,张耳虽然一直有拿赵歇族人当人质的想法,但都是暗中进行的,并没有真的软禁赵歇家人,巨鹿被秦军团团围困,软禁有必要吗?

     巨鹿刚安全,他又忙于接管陈余兵马的事,紧接着又是项羽的宴请,形势一片大好,谁又能想到今日宴会上会闹出这么多幺蛾子?

     故此,张耳今日离开巨鹿之时也没说过,诸如万一他在巨鹿遇到不测就杀光赵歇族人的命令,即便是真要下这样的命令,也必定是让申阳去办才行。

     可申阳现在就在这里,可以说他张耳此番完全是被赵歇李齐等人逼到这地步,才祭出杀手锏,而且是还差一道命令才能起作用的杀手锏。

     若是按照项羽的思路讲下去,申阳必然是要带着命令回到巨鹿,届时真正把赵歇族人控制起来,就算赵歇人在棘原也不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上将军,申阳确实知晓神医下落,既然总上将军想见神医,那就让他去巨鹿看看好了,想必巨鹿城刚刚解围,他也不会那么急于离开。”张耳说道此处回身对申阳说道,“申阳,若是营中没有,大概就是在王宫或者赵王亲属聚集之所,好好找,仔细找,去吧。”

     “喏!”申阳自然明白张耳的意思,将赵王的族人控制住才是重点,至于神医找没找到都是次要的,找不到就说神医离开了,此计甚妙啊。

     赵歇心中暗叹,这回彻底不用纠结了,申阳回去大局已定啊,只希望张耳真的能够宽宏大量,原谅他这次冒失之举吧。

     张耳美滋滋的环顾了一下众人,都看见了没,总上将军是帮我的!

     然而,此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且慢!赵假上将军张耳,你好像误会什么了吧,这里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项羽的语气陡然一变。

     “呃,是末将鲁莽了,自然是总上将军下令才对。”张耳心说这项羽又想玩什么花样啊,申阳回城这不挺好的吗?

     “传我将令,英布、桓楚,汝二人带齐兵马陪同申阳将军即刻前往巨鹿城,找一找那神医,若是找到了立刻带过来,若是没找到,或者根本就没有神医,即刻派人通知于我。哼,张耳啊,你没得癔症吧?”

     项羽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张耳面前,用手指了指张耳的心口。

     “总,总上将军,末将,末将……”张耳冷汗直流,这项羽原来是在戏耍于他吗?何至于此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又没有深仇大恨,自己又一再的表明忠心,而且赵歇都已经放弃了!

     “张耳,你太让我失望了。大丈夫当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张耳啊,你千不该万不该,用那种小人之法夺了陈余的上将军之位啊,你难道不知道我最不喜的就是坑亲害友的卑鄙小人吗?

     陈余把你当成至交好友,信任你才会把上将军之印交到你手里表明心迹,他是不是真的要辞官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可你又把陈余当成什么?你所行之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欺骗了陈余?从来没把他当过朋友?

     再者,他这个上将军是说辞就辞的吗?问过我这个总上将军了吗?你接任这个上将军又是否问过我的意见?你们两个都不把我这个总上将军放在眼里啊!

     张耳,你口口声声要尊我将令,看似以我马首是瞻,但是你连最基本的以诚相待都做不到。

     论领兵能力,你一介文官毫无带兵经验,就算你把申阳守城的功劳全都据为己有,也只能证明你是个无义之人罢了。

     纵然手下有申阳这般良将,可他能完全代替你行上将军之责吗?赵国比你更适合做上将军的人大有人在,这是你承认与否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论谋略,你为了保住本不该属于你的赵国上将军之位,竟然不惜以赵王族人威胁于他。这事你若是直接说出来,我倒有几分佩服你的胆色和手段。

     因为你本就没把赵王当成朋友,使些手段无可厚非,但你却偏偏编造出一个癔症来,在我这指鹿为马,你有那个资格吗?分明是没把我这个总上将军当回事啊。

     屡次挑战我的威严,你许诺再多的粮草又有何用?

     诸侯结盟,联军一体,各国粮草本就应该归于我这个总上将军调配,你竟然拿这些粮草来讨好我?

     此种德行,此等能力,焉能当好一国上将军?焉能成为一个好盟友?焉能助我实现灭暴秦安天下之伟业?

     张耳,我不只一次的给你机会,若是你识时务,保留你的赵相之位并无不可,但你都没有把握住,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项羽说的嗓子都快冒烟了,但还有一个原因没说,那就是张耳是刘邦的人,是项羽万万不可能重用的。

     项伯将来在鸿门宴的时候或许还能起点作用,但这个张耳有他没他都一样,留在身边碍眼,不如尽早除去算了。

     再者,张耳的能力平平,又不像彭越那样有些利用价值,杀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众人听了项羽的解释纷纷露出恍然之色,张耳不可信不可交,总上将军还一再给他机会,真是宽厚仁爱,只可惜张耳执迷不悟。

     张耳听罢项羽这番话竟然无言以对,原来自己错的如此离谱,甚至还以为项羽是在帮他稳固赵国上将军的位置,如今得罪项羽太甚,吾命休矣啊!

     噗通!

     张耳膝盖一软跪在地上,“总上将军饶命!张耳知罪了!其实,赵王的家眷并无危险,张耳此前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赵国上将军之位,张耳愿意交出,上将军大印和王命帛书在此。”

     项羽接过大印和帛书,并没有搭理张耳,而是转头看向了另一个人,正是同样冷汗直流的申阳。

     “申阳,你对张耳也算仁至义尽了,我虽对你的忠心和能力有些佩服,但这也就是你最后的机会,莫要让我失望。桓楚,你暂且去保护一下赵王族人。三弟,你带着桓楚申阳二人前往接收巨鹿防务,速去速回。”

     “喏!”英布、桓楚和申阳三人领命出了会场。

     赵王歇已经被项羽震惊的无以复加,但又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张耳完了,可这最后的赢家却是……百镀一下“今天开始做项羽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