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变身超自然收容少女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二十二章 糟粕

作者:半糖不加冰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变身超自然收容少女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如果说你才是叶烁的话……那么,我是谁?”

     在那片现实与灰色虚空的交界地带,叶朔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对着身前那个美丽的白衣少女轻声问询道,衰老的声音里满带着难以掩藏的虚弱。他之前在胳膊上划出伤口依旧流着血,那些血在地上积成了一片渐渐扩大的血泊,甚至蔓延到了灰色的虚空之中——也不知他那枯瘦如柴的身体里到底哪来的那么多血。

     白衣少女收回了点在叶朔额头的手指,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叶朔那些蔓延到了虚空中的血——那些血没有如同那片房子一般在虚空中碎裂消散,依旧顽固的保持着自己血液的形态,在那片仿佛没有重力的虚空中,凝结成了一粒粒飘散的血珠子。

     叶朔也不着急,他似乎仅仅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真的指望少女回答他的问题,他此刻看起来也没有先前那般的愤怒了——或者说,近乎于麻木。他也不再去看那少女,就那么低着头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双眼的聚焦在少女身后的虚空某处游离着——在之前,那是“王萌”尸体所在的位置,此刻早已经在虚空中消散无踪了。

     他感受着血液一点点从身体里流逝的奇妙感觉,突然寂寥而孤寂的叹息了一声:“真是……无趣。”

     “是啊,无趣。”白衣少女点了点头,出人意料却又自然而然的附和了叶朔一句,清冷漠然的声音里依旧没有蕴含任何情绪,就仿佛仅仅只是一个披着美丽人皮的机器人一般,“那么,你决定好了吗?”

     少女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叶朔却是莫名其妙的听懂了,他沉默了一会,抬起头,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你想问我什么呢?是问我……决定好去死了吗?”

     叶朔突然站了起来,他那衰老虚弱的身体里不知从何又涌现出了一股力量,虽然并不多,但起码这让他能够用肢体语言去表达自己的愤怒——愤怒的朝着少女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咆哮,那胳膊上还在流淌的鲜血被甩了出去,沾染在了少女身上,在那纯白无瑕的白衣之上印衬出了点点梅花。

     “你不愿意死?”少女歪了歪头,虽说是疑问句,但其中却实在是没有蕴含多少疑惑的语气,依旧漠然的不似真人。

     “当然不愿意。”叶朔似乎是累了,挥舞的胳膊停了下来,撑在膝盖上费力的喘着气,“你是叶烁,我也是,凭什么死的是我?”

     “因为你是叶朔。”少女答道,她身边飞舞着的蝴蝶仿佛是倦了,轻轻的停在了她的肩上,美丽迷人的翅膀一扇一扇的,竟是带出了一股慵懒的倦意,“你是我的过去,是愤怒,是欢喜,是憎恨……你是我身体里早就应该被丢弃的那些糟粕。”

     “然后呢?”叶朔反问了一句,苍老的面容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他说道:“丢弃了我,就真的好吗?抛弃掉所谓的人性,磨灭掉感情……这就是你想要得到的结果吗?”叶朔在说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没有看着少女的脸,反而紧紧盯着少女肩头的那只蝴蝶。

     叶朔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是“叶烁”,少女也是“叶烁”,他们本应该是一个整体的,密不可分的一个人,却因为某收容物特性,硬生生的被拆分为了本应该只是概念上存在区分的“情感”和“理智”,也就是所谓的“本我”和“真我”。

     这一遍遍的轮回,一遍遍的经历悲欢离合,一遍遍的要他杀死“王萌”,目的便是要消磨掉叶烁的情感——他的身体越来越苍老虚弱,这便是明证,证明他所代表的“情感”快要消亡的明证。

     事实上,他和那个白衣少女虽说都是叶烁,但其实也都不是叶烁,他们只是叶烁的一部分而已,现在所表现出的思想,情绪,对话,实际上都并不存在,就好像是人类对于某些事物的拟人创作一样,仅仅只是一个不存在的过程——打个比方,若是叶朔死了,反映在叶烁身上,仅仅就只是她的情感仿佛吃了情感抑制剂一般突然消失了,而她自身并不会知道叶朔和白衣少女的这一段经历,她能记得的,就只有这“九世轮回”。

     轮回之后,情感消亡。

     “不会哭,不会笑,毫无怜悯,漠然如神……这样的我,还算是个人吗?”叶朔嘶哑着嗓子,仿佛是在对着那个白衣少女问询,又好像是在问着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做人呢?”白衣少女叹了口气——毫无感情的那一种叹气,就仿佛只是稍微用力一点的呼气一般——她看着叶朔那狼狈的样子,棕色的迷人眼瞳中满是漠然,“况且,你还要自我欺骗到什么时候?你不是早就已经……不是人了吗?”

     “人类这种东西,怯懦,虚弱,愚昧,为什么要执着于这种毫无用处的身份?所以为什么说你是糟粕?就仿佛是变成了人的狗,却念念不忘的想要去啃骨头,你和那条变成了人的狗,二者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霸王少时观始皇座驾,便说出‘彼可取而代之’之语,最终却落个霸王别姬,四面楚歌的下场,最终却是刘邦这个地痞无赖开创了大汉盛世,为什么?便是因为霸王有情,高祖无情。”

     “这里的情,不是所谓儿女私情,乃是情感情绪等等,古来成大事者,哪个不是灭情绝性,方尽全功?”

     “勾践卧薪尝胆,方有八千越甲吞吴的机会。秦王玄武门杀兄弑弟,开创三百年大唐盛世。武则天为了当皇帝,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这些凡俗中的人杰尚且如此,你又为什么非要执着着什么人的身份?这难道是什么天潢贵胄,不可放弃的东西?”

     白衣少女顿了顿,看着眼前愈加虚弱,已经站立不住,只能坐倒在地上的叶朔,便接着用她那清冷漠然的语气说道:“我从来没有什么争强好胜的心思,在被那个所谓的‘系统’降临到头上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到用这个去做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我只是想回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而已。”

     “是那些外物,赤炎,基金会等等各种外力逼着我到了现今这个地步,我也一直只是在消极的逃避,我只是想要自由。”

     “但是,只要我还是一个收容物,他们便不会停手,不会给我我想要的自由,逃避没有用处,退一步也不是海阔天空,而是……无底深渊。”

     “即便是一个普通人,若是没有钱,过的也不过是猪狗不如的生活,生物活着便是为了不停摄取资源,不断的向上爬。在刚来帝都的那段时间,卑躬屈膝的求着别人,不也是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么?”

     “可光压抑是没用的,我依旧会在情绪的引导下做出种种不理智的行为,比如火车,比如山村……我可以做的更好,只要没有你……‘糟粕’。”

     “我想要自由,他们不愿给我,那我只好自己去争,自己去抢,我就必须变强,强到他们不敢来招惹我,强到将他们全都毁灭了,那么也就清净自由了。”

     “如果没有感情便算不得人,那我就……不做人了。”

     叶朔瘫坐在地上,听着少女的长篇大论,惨笑着虚弱道:“我只是想要自由,想要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如果我灭情绝性,我还回的去吗?这种自由,又有什么用?我在这轮回中杀死了‘王萌’九次……如果我真的变成那样一个家伙,是不是真正的王萌死在我面前我都会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的何等可怕……”

     “没有什么可怕的。”少女缓缓向前踏了一步,灰色的虚无空间无限向前扩张,眨眼间,除了叶朔所在的方寸之地,整个世界都破碎消散成了一片虚无,“既然从羊变成了狼,又为什么要眷恋羊群里虚假的安全感?王萌……也不过就是个认识了几年的普通人而已,关系好,又如何?死了……又怎么样?”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至其灭情绝性,方成至圣!”

     叶朔沉默了片刻,忽而大笑三声,复而大哭,如是三次之后,嘶哑着道:“真是有趣啊,先是一个‘烬’,再是一个‘朔’,接着又是现在这样……太巧合了,巧合到简直如同在告诉我有人刻意安排一样。”

     “这又不是什么修真小说的世界!还特么要斩三尸吗?”

     叶朔死死盯着少女肩头的蝴蝶,恰巧这时,少女也转过头,望向了自己肩头的蝴蝶,那只蝴蝶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一般,翅膀轻轻合拢遮盖住了自己的身体,接着,那由光组成的身体渐渐的开始逸散,化作了点点星光。

     同一时刻,叶朔的身体也开始化光,他周围的方寸之地也渐渐开始被吞噬——这片虚空中最后的现实景物存在,也终究步了前尘命运,开始了消散。

     “你们想要抹掉我的过去,抹掉我的感情,回忆,世界观,我不肯!”叶朔愤怒的咆哮着,对着少女挥舞着双臂泼洒着鲜血,对象却仿佛是另一个人,“老子叫叶朔!老子踏马是个男的!老子是个人!老子才不会死,老子永远不死!”

     “老子是叶朔!”

     鲜血疯狂的向着少女散落着,当叶朔最终消散的时候,少女原本的白衣却是已经被染成鲜红。

     她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时,眼中已然平静如广泽大湖,虽有微风吹拂,却兀自波澜不惊。

     “我是……叶烁。”

     红衣如血,清冷决然。百镀一下“变身超自然收容少女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