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路人有毒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0章 姐姐大人(08)

作者:素无殇所属:科幻小说书名:快穿之路人有毒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因为盒子里面的胸针上面被人刻上了阵法,这个阵法没有攻击也没有防御效果。

     它的主要功能就是找人,遇到阴气重的就会通过上面的阵法,将信息传送给主人,云溪确定这件事情跟徐兵没关系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没有修炼的痕迹。

     也许他真的只是误打误撞的得到了这枚胸针,然后送给了原主,让原主被邪修发现。

     也就是说,很可能在今天之前,她的那些担心可能都是多余的,因为她的体质还没被邪修发现?现在只要云溪把那枚胸针收到空间中,亦或者直接毁掉隔绝了气息,就不会被那个人找到,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惊喜?

     当然了,这只是云溪的猜测,事实到底如何,她还需试探一番才知道,于是布置了简单的障眼法,让旁人看不到他们。

     对于云溪的动作,徐兵一无所觉,让她紧绷的心神终于放松了一点,她还真怕这个徐兵身上有隔绝她探查的宝物,现在看他的样子,云溪确定是自己想多了。

     不由得自嘲的笑起来,法宝又不是大白菜,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遇到的,就连盒子里的胸针也不过是青器级别的,连法器都算不算。

     “他们我送了别的,胸针就只有你有。”这东西又不是大白菜,他虽说借着姐夫的光,这几年混的还可以,但也不是那种大手大脚爱四处显摆的人,旁人都道他姐姐嫁的好,只有他知道,他哪里有什么姐夫啊!

     那个男人不过是把姐姐当玩物罢了。

     他给徐宁送东西是因为他喜欢徐宁,旁人他可没这么大方,即便是捡来镀金产品也不行,男的递根烟,女的抓把零食也就算过去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既然你送了我东西,那礼尚往来我也该送你礼物才多,只是你也知道我身无分文穷光蛋一个,就送你一颗糖果做回礼,你不会嫌弃吧?”将盒子收下,借着口袋的遮掩直接送到了空间中,云溪如同变魔术般的拿出一颗烂大街的水果糖。

     “不嫌弃。”看着云溪眨着亮晶晶的的眼睛,满是笑意的看着他,徐兵红着脸接过,握在了手里,心里止不住的雀跃,徐宁接了他的礼物,还给他回礼,这是对他也有意吗?那要不要直接让爷爷来提亲?

     这些年虽然在外面见识了花花世界,却总觉得找女人过日子还是要在乡下找,外面的的女人,他怕降不住,况且爸妈都老了,姐姐又指不上,外面的女人哪个会真心待他父母?

     而徐宁虽然脾气暴躁了一些,但是长相身材都不错,最重要的是她勤劳善良,又知根知底,是他媳妇的首选。

     “不尝尝吗?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口味。”她拿出来的东西可不是让他收藏的,而是想让他吃,若不是现实不允许,云溪都想直接塞他嘴里,要是知道徐兵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估计会暴走。

     “嗯,这是草莓口味的,明天我给你买。”

     “嗯,好。”看着他将糖果塞进嘴里,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云溪勾起了唇角,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她的糖果是那么好吃的吗?那不过是裹着一层糖衣的真言丹罢了。

     “你这个胸针从哪里得到的?”

     “我姐姐的。”徐兵声音平板的回答道,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的惊恐,惊恐他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惊恐他为什么会老老实实的回答云溪的问话。

     “是你姐姐让你把这个胸针送给我的?”徐兵的姐姐徐敏,原主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如今她长什么样子都忘记了,只依稀记得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不是,是我姐姐扔掉不要,被我捡到了。”此刻徐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他心里清楚,身体却不停使唤。

     “她为什么要扔掉?”不是特意送给她的,难道都是巧合?

     “姐姐跟姐夫吵架,说这个胸针是别人挑剩下不要的才给的她,一气之下就扔掉了。”

     “你知道这个胸针从哪里买的吗?”信息量有些大啊,徐兵姐姐口中的挑剩下,是被谁挑剩下的,跟他那个姐夫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狗血的外遇?

     “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姐姐口中的被挑剩下的是什么意思吗,她又怎么知道是挑剩下的,是不是跟你姐夫有关系?”

     “姐夫的情人很多,姐姐并不是最受宠的一个,大概是他最近新收的哪个女星吧!”听着自己嘴巴里秃噜出来的话,徐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恨不得拿针将自己的嘴巴缝上,这个秘密是能随便说的吗?

     “你知道那个女星叫什么名字吗?”云溪才不管徐兵此刻的心情,她只想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至于他的姐夫是什么人,跟他姐姐是啥关系,这些云溪没兴趣知道。

     “韩佳琪。”韩佳琪?云溪表示不认识,也没听过,世界剧情中也没提到过,估计只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明星。

     “都有谁知道你拿了这个胸针?”

     “姐姐和精品店的老板。”即便是再怎么恐惧,他也无力阻止,现在他不明白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徐宁会有这样的能力,更不懂为什么她一定要知道这个答案?

     心底不由得升起荒谬的想法,难道徐宁是妖怪?亦或者被脏东西附身了,她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就不怕他事后算账吗?还是在问完之后直接杀了他?

     “那你有没有告诉别人你要将胸针送给我?”很好,目击者只有两个,意味着麻烦会少很多。

     “没有。”徐兵声音平静,明明是三九寒冬,他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为什么要把胸针送给我?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吗?”

     “没有人指使,我把胸针送给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你是想乱伦吗?”徐兵和徐宁可是表亲戚还没出五服,这人脑袋是怎么长的?

     “不会,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什么意思?”听到徐兵的回答,云溪心头一跳,是她想的那样吗?难道徐兵是知情人?

     “你是被志远哥换回来的,并不是他亲生的。”

     “换?你怎么知道的?”不是抱养也不是捡,而是换,这就有点意思了啊!这也就难怪原主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十八年都不知道,期间也没听到什么风言风语,那徐兵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妈给大嫂接生的,她的孩子脖颈后面有一个红色的胎记,而你没有。”百镀一下“快穿之路人有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