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糊你一脸白月光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4章

作者:与归君所属:女生小说书名:糊你一脸白月光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你不小心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是白家的小少爷, 星际为数不多的sss精神力大师之一, 也是当中最年轻的一位。从小到大, 他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的, 亲情, 友情,鲜花, 荣誉,财富……所有一切对他而言都不是问题。

     他从没有想过, 自己会有一天被扔在一颗废弃星球上死去。

     “……白越,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他的发小站在飞船舱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眼里满是失望与痛心的神『色』。

     白越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感受着这颗废弃星球稀薄的氧气含量,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与他享誉星际的sss精神力迥异的是,因为小时候出过一次意外导致大伤, 他的身体素质只有c,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无法生存超过二十分钟。

     而就在刚刚,自己信任的发小路浩天哄骗自己, 戴上了用宇宙极其罕见的可以禁锢精神力的矿石制作成的手环, 还告诉自己那是军部新发明的身体保护装置。那东西一戴上, 就怎么都摘不下了。所以他现在连用精神力抢夺飞船控制权或是攻击对面的人的可能都没有。

     他不想搞明白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到底在鬼扯什么, 甚至连被背叛的惊怒都来不及生出, 唯一的念头就是找人帮忙赶紧摘下手上的抑制环, 获救,进入那艘近在咫尺,但在这一刻看来却无法触及的飞船里,活下去。

     “……救、救我。” 白越虚弱地张了张嘴唇。

     但对面那个一贯对他体贴有加的男人却没有丝毫动容,只是摇了摇头,作势要按下关闭飞船的按钮。

     “少爷,算了吧,事情还没那么严重。”那男人身后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是白越不太熟悉的、自称是路浩天下属的宋千楠。白越模糊的视线里看见他仿佛担忧的表情,“而且毕竟也是你喜欢过的……”

     “千楠,你就是太善良。”那男人转过脸,声音已经是无比的温柔疼惜,“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还在担心他。——想到我竟然喜欢过这种人,我都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做了那么多事情?我做了什么了?!

     顾不上疑『惑』路浩天什么时候喜欢过自己,白越试着张嘴想要求救,但却已经一阵又一阵的胸闷头晕,连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他知道自己要不行了。马上就要死在这个荒无人烟、即便是星际探险者也没兴趣来的,偏远又毫无价值的星球上。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他叹息?

     父亲和母亲,还有他那个虽然看起来冷冰冰但其实很关心自己的哥哥……

     他们该多难过呢?

     白越慢慢闭上眼睛,感觉到所有感知都模糊起来。

     “……好吧。我不是圣母。” 印象最后的是那个“千楠”摇了摇头,“凡事有因有果,既然他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有今天的结果也不过是罪有应得。”

     白越艰难地喘息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

     ……为什么?!……

     他自问虽然不是人见人爱,但也从来没有害过别人,什么叫罪有应得?

     什么叫他是这样的人?

     ——二十多年的交情,竟然就换来他一个葬身在荒芜废星上的荒谬结局吗?!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越的大脑一片刺痛。

     但是……痛?

     死人是不可能有痛觉的不是吗?

     自己这是,被人救了?

     “宿主你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少年的稚气,清晰得如同是回响在白越的脑子里。他心里一凛,整个人一下子清醒过来:“请问您是哪位?”

     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可是以自己的精神力不可能判断错误——周围没有别人。

     “我是你的系统s1017。”那个声音语气温和,但白越的情绪却丝毫没有放松——这一次他可以确认,对方的声音是在自己脑子里发出的。芯片植入?第二人格?白越转过无数个念头,但整个人却丝毫未动,静等着对方出招。

     “请允许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系统——晋-江s1017,隶属于‘世界矫正与bug清理系统领导小组’,是第一千七百一十九届天庭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统一而研发的产品,目的在于寻找合适的宿主为我们进行工作,清理各个子世界的怨念。”自称为系统的声音彬彬有礼地解释着。

     白越在这一串伟光正的话中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字:“天庭?”

     “是的。”系统的声音有些为难,“我知道对于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你来说会有点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你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但现在我还是继续介绍一下我的来意。在许多大大小小的世界里,由于诸如‘作者’、‘yy主义者’等因素的存在,世界的平衡被打破,原本应该受世界庇护、有大气运的人被外来意志扭曲了人生轨迹。

     “比如在一些世界里,被外来意志称为‘主角攻’的存在会不再喜欢自己爱慕多年的人,转而喜欢上自己的‘真命天子受’。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被他们爱慕的,作者和读者们称之为‘白月光’的优秀存在,在原本的世界轨迹中应该是天道眷顾的对象,却最终被扭曲了人生。甚至,最严重的情况下,整个世界架构和走向都会因为外来意志而失衡。这极大地扭曲了世界本意和人们的三观,并对我们的和谐社会建设工作造成了一万点伤害!

     “基于此,本系统被研发出来,用以协助宿主拯救各个世界莫名其妙被扭曲了人生的‘白月光’,修复世界的扭曲逻辑。作为最先进的系统,我可以辅助宿主无痛进行多次灵魂穿越,逆转时间,抵达各个子世界悲剧发生之前的时刻,取代被夺走气运的原主在子世界中完成任务,消除怨气,让原主可以瞑目、顺利转世投胎,而不至于因为强大的怨力伤害到世界本源。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可以合作愉快!”

     白越消化了一下系统的解释,大概理解了它的意思:“也就是说,我要代替各个世界的‘白月光’,扭转他们的结局,完成他们的心愿,让他们不再下场悲惨、死不瞑目?”

     “没错。”

     “为什么是我?”

     “咳咳。”系统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虽然我是最先进的系统……但是设计人员在设计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一些小小的失误……”

     “失误?”白越挑眉。

     “嗯,系统对宿主的精神力是有要求的。但是天庭的设计人员脱离人间的群众太久,忘记了普通人的精神力一般都比较低……将我对精神力的阙值要求设定在了天庭级别,也就是说,最低值相当于你们的sss评级。符合这个要求的,一共也没有几个,而且其他人都活得好好的,不需要与系统合作来换取什么……所以……就是你了。”

     白越脸上依旧不动声『色』,但心里却微微震惊。作为年仅二十余岁就达到精神力sss的存在,他被联邦誉为“精神世界的希望之光”,是百亿人口当中最顶尖的存在,但这样,居然只是天庭精神力的下限?

     原本他对于所谓“系统”的话一直保持着警惕和疑虑,但听到这里,疑窦反而消了一些。——如果对方来自级别比联邦高这么多的地方,不管真的是所谓“天庭”还是只是更高级的文明,那么自己对于对方而言都没有什么值得用欺骗获得的东西,直接掠夺就可以了。

     ——那么这个系统的话,可信度就高了很多。

     “你刚刚说,与你合作可以换取一些东西?”

     “是的,宿主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可以得到精神力的锻炼,也可以获得‘生机’。”

     “生机?”白越心里一动,“能让我活过来?”

     “是的。”系统听出他语气的变化,声音也雀跃了不少,“只要完成相应的任务,你就可以得到‘生机’作为奖励。‘生机’积攒到一定程度,你就可以活过来啦——对了,任务结束后你可以回到你死亡的时刻,不用担心时间的变化,是不是很划算?”

     白越默默盘算了一下这笔交易,不管怎么看自己都不亏。就算是骗自己……

     呵,他一个已死之人,还有什么值得被骗的东西吗?

     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绝不可能放弃。他的父母,他的哥哥,还有那些关心他支持他的人……

     白越闭了闭眼睛:“好的,我同意。”

     与现场要保持秩序的『药』剂师们不同,观众们看大会可没那么安静。白越发言的时间不算好,但是耐不住他成为3s向导的消息全网通告,正是热度高的时候。而且在通告之后只有皇室发言人出面感谢了广大群众的关注,白越自己一直没『露』面,没接受任何采访。所以这回他出来发言,倒是有不少人专门来看直播。

     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想了解『药』剂的,更多弹幕刷着“提升到3s看着也没什么变化啊?”、“3s向导怎么了?不代表研发能力就强”之类的闲聊,还有一群黑子在刷“白越无德无才!”、“被顾大师比得渣渣都不剩还好意思丢人现眼”之类的话。

     更有对『药』剂一窍不通只是讨厌皇室或者白越本人的键盘侠,瞎特喵指点江山,左一句“这什么玩意?又不能解毒?只是让你晚死个十分钟,有屁用”;右一句“谁刚才说主脑给了他70分评分?这是小道消息吧?你们就说这玩意有什么用,活这么大有人见过中毒的人没有?就算中毒,家庭机器人救不了你?严重点的申请急救,半个小时妥妥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了。这东西也能70分?”。

     只能说键盘侠视野就那么窄,身边即世界,自己想得都是金属中度、误服耗子『药』之类的事情,根本联系不到虫毒。

     战场上士兵哪有机器人照顾?哪来的半个小时让你躺在病床上洗胃换血的医院?

     黑子们煞有其事地批判了半天,误导了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附和两句“没有实际作用啊”、“实用『性』比起顾大师能够改善土质的『药』剂差远了”、“顾大师怎么还不出场”之类的话,最后余老一提问,之前密密麻麻的弹幕就消失了。

     一句“虫毒”,顿时直指这支『药』剂的重要『性』。

     等余老笑着说“士兵们的福音”,黑子就彻底哑了。

     突然出现了一批表示“我刚刚就说,主脑怎么会出错”、“你们脑仁就只有核桃大吧”的观众,一个个好像真的都早已料到这『药』剂不凡。也不知道黑子们突然都消失到了哪里,这些支持者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白越的『药』剂在大会中引起了小小一波高『潮』,许多『药』剂师轻声交流一番,又对白越远远投去赞许或友好的目光。这种眼神对于他这个出自山河日下的皇室的皇子来说实属难得。

     但到了会议第三天,顾昭弥要登台的时候,白越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轰动。

     顾昭弥的身影出现在台上的一刻,会场里立刻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对方鞠躬感谢了好几次才将氛围平息下去。而且以白越的判断,那些鼓掌的大多数脸上都带着发自内心的真诚,不是因为闫家,而仅仅是因为,他们为能够制造出“涅盘”的人鼓掌!

     这一刻,原本只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情和作为『药』剂师的职业道德而针对顾昭弥的白越,心里变得格外沉重。

     这些掌声,荣耀,与憧憬,应该属于另一个人。

     而如今,真正的英雄无声长眠于星海,只有以灵魂为代价祈求亲眷得到保护。那个本应镌刻在历史长卷里的名字,黯然寂灭,无人怀悼。

     此番对比,让坐在会场当中、被一浪一浪掌声敲击着耳膜的白越,心底忽然烧起了一把火,灼烫到发疼。

     科学的荣光,不应容许宵小窃夺!这些热忱而又敬业的『药』剂师们,尊重和向往的理应是个真正的天才和专家,而不是一个处心积虑拿『药』剂当做筹码、不断压制和偷取他人作品的小偷!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带着空调寒凉的气息沉沉地按进肺里,才让鼓噪的胸口安静下来。

     “快了。”年轻的『药』剂师低低地自语,“很快,我就给你讨回公道。”

     他看着光脑上反『射』出来的、自己的面孔,一字一字地说,仿佛看到另一个灵魂。

     顾昭弥的发言——或者说是演讲,给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时间可不短,但一点都不像白越那时候人陆陆续续到来的样子,整个会场座无虚席,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能够种植可食用作物的星球比例很低,仅有帝国全部星球的20%;这其中又有40%左右的星球土质不佳,评级为d以下……”

     “粮食安全是事关帝国长期发展的重要问题,解决这一问题是每一位科研工作者的理想……”

     “这支『药』剂被我命名为‘丰收’,传达了我的一个愿望。希望帝国所有星球的土质都能够满足人们的需求,让食物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家庭、任何一个公民的担忧……”

     大屏幕上放映着顾昭弥温和浅笑的脸。

     台下的掌声又一次响起,不少人不仅仅满足于鼓掌,起身致以或是双手举过头顶。甚至有些平日温文尔雅的『药』剂师,竟涨红脸『色』、热血上头一般地喊出一个“好!”。这样堪称失态的表现,此刻也没有引起任何不满与揶揄,绝大多数人都在用力鼓掌,宣泄着心中的激动和昂扬。百镀一下“糊你一脸白月光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