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反派变成白月光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3章 番外 二

作者:猫八先生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反派变成白月光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emmmmmmm  方想想在叙说的时候, 几个家长一直想『插』话,杜晏都只是冷冷淡淡一个眼神过去, 那些人就不开口了。

     方想想口里的话, 让教导主任和陈老师更加重视起来。毕竟校园霸凌可是要比早恋之类的事情要眼中多了。

     教导主任开口:“霸凌你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方想想却是抬头看了贺瑾一眼:“我……”

     “说,怕什么。“贺瑾言简意赅, 他知道这种事情不是逃避能够解决的。

     或许是贺瑾之前的仇恨拉得太足, 他一开口,那几个被杜晏气势镇住的家长如梦初醒。

     他们开始为维护自家孩子战斗:“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就这么不自爱,早恋就算了, 还为了自己男朋友说谎。”

     方想想不吭声,直接把怀里抱着的书包打开,往桌上一倒。

     哗啦啦倒在地上的一堆被撕得『乱』七八糟的书, 还有一些被折断的笔。方想想这种好学生, 是不可能会撕掉对她来说极其重要的教材和笔记本的。

     “这就是她们欺负我的证据。”

     “那也不能证明和我们孩子有关, 现在说的是贺瑾这小流氓……”

     杜晏轻声打断:“您说谁小流氓?”

     那家长被噎了一下, 把那几个字吞回去:“现在说的是贺瑾打人的事情, 和你们小姑娘之间什么欺负排挤的过家家游戏不是一码事。”

     方想想的脸涨得通红, 却又拿这种胡搅蛮缠的家长没有办法。

     杜晏开口了:“方想想同学, 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告知你的家长。”

     方想想摇了摇头:“我是县城里考上来的,我妈妈工作很忙, 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她辛苦跑一趟。”

     杜晏想起电影里方想想家的情况来, 她的父亲当初酒驾闯红灯, 自己也死在了车祸中。她的母亲卖掉了南城的房子, 付了一大笔民事赔偿金后带着方想想回到了家乡。

     杜晏的语气又柔和了几分:“很多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我可以充当家长的角『色』。”

     方想想点了点头,轻声吐出几个名字,都是这段时间经常欺负她的女生。

     陈老师记下名字后,离开办公室去把那几个女生叫来对质。

     “现在的学校里,我记得都有监控的。”杜晏看向教导主任,“打开看一下,就知道方想想同学说的是不是真的。”

     教导主任当然知道有监控,只是学校处理事情,向来是和稀泥最好。加上贺瑾前科太多,惹事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反正周家有钱,贺瑾犯了什么事情周家那边都是直接出钱安抚被打的学生。

     他以为这次应该还是这样子,贺瑾的家长出点钱,把那几个家长安抚下来,万事大吉。他让陈老师打电话通知贺瑾家长也只是例行通知而已,没想到这个贺瑾的监护人真的来了。

     而且这个新家长和周家的行事方式完全不一样,一出现根本就不提赔偿之类的事情,一副不把事情弄清楚就不罢休的姿态。

     杜晏这一开口,教导主任直接被架到火上:”这个,监控当然是有的。”

     “如果是贺瑾的责任,该赔偿该做检讨,我们都不会逃避责任。”

     等到欺负方想想的几个女生,还有拷下来的监控录像都出现在办公室后,一切事情都清楚了。

     杜晏沉思片刻,开口说:“这位女同学欺负方想想同学,贺瑾为了帮助方想想同学,被这几位同学主动攻击,是否可以这样推断,贺瑾同学被校园霸凌,被霸凌,反抗是很正当的事情。”

     还能这样的?您可真是逻辑鬼才,可是听起来怎么又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还有家长垂死挣扎:“再怎么说,他又没受伤,受伤的是我家孩子……”

     杜晏冷冷淡淡地看了过去,那家长的声音却一下子就低了下来,怎么看怎么有些心虚:”你家孩子把我家孩子打了,你这当家长的,总得给个说法。”

     “说法?”杜晏的声音连波折都没有,“四个孩子围殴贺瑾一个,输了,然后要个说法?”

     杜晏向前走了一步,那家长往后一退:”你……你想怎么样?”

     杜晏没搭理他,只是看了看她身后的孩子,嘴角有点淤青:“我是觉得,挺丢人的,同学,你觉得呢?“

     “要是,要是打出内伤怎么办?”

     “ 妈!你别说了!”

     被杜晏一直用没什么情绪,却让人觉得被鄙视的眼神看着,年轻气盛的高中生终于忍不住了。

     “是我们先动手的,该怎么样处罚,我们认了!”

     监控证据摆在那,自家孩子也都认了,几个家长再也无话可说。再胡搅蛮缠的人站在杜晏的面前,有理都觉得矮上三分,更何况他们还是无理的一方。

     学校方面,决定把所有事情都写成调查报告后,拿到学校管理层例会上讨论之后,再决定几个学生的处理结果。

     不管怎样,检讨警告肯定是少不了的。

     处理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

     几个家长带着被揍了一顿,估计还得被警告处分的孩子回去了,离去的步伐狼狈又匆忙。

     杜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直接问贺瑾:“你是跟我一起回家,还是有事?”

     贺瑾回答:“不然呢,都放学了我不回家还留学校干嘛?“

     听到这句杜晏倒是觉得有点奇怪,贺瑾为了方想想打架,应该开窍了啊,怎么还是这么一副钢铁直男的风格。

     杜晏再怎么情商低,也知道现在应该是陪方想想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感谢胆小腼腆的女孩子为了自己挺身而出,说出一切。

     这种感情路线上的关键时刻,贺瑾这熊孩子怎么就一心想着回家吃饭呢。

     “舅舅?”贺瑾走到门口,察觉到没人跟上来,又回头喊了一句。

     陈老师却拦住了杜晏:“谢先生,能不能跟你单独聊聊?。”

     杜晏本来想让贺瑾先回家,贺瑾拒绝,表示会在校门口等他。

     在陈老师办公室,杜晏因为上次的那包牛『奶』而高高吊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

     贺瑾和方想想在高中阶段的感情历程,看来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陈老师说:“其实贺瑾同学这段时间表现挺不错的,上课都挺认真的,逃课早退现象基本上没有再出现过了。”

     杜晏心里有些安慰,看来自己的存在还是有用的,相比电影,贺瑾开窍决定奋发向上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这样子的话,在高考时的告白应该会顺利无比。

     陈老师又从办公室拿出几张试卷来:“这几次随堂测验,他成绩都稳步上升中。虽然基础差,但是可以看得出是用了心的。

     杜晏点头:”男孩子懂事大概都会晚一点,现在看来应该是开窍了。“

     “其实这些正面影响,我觉得和方想想同学有一定关系的。”

     陈老师是个非常开明的老师,对于男女学生在合理范围内的交往并不会过多干涉。

     她说这段时间,确实经常看到贺瑾和方想想待在一起,甚至有几次放学之后,她在学校外面的甜点店里,见过两个孩子。

     她一直觉得贺瑾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初中三年,贺瑾这孩子基本上可以算是没有好好上过课,只在初三的时候突击了一段时间,就能擦边考上南外的高中部。

     这样的好苗子,好好培养学习兴趣的话,成绩起来会很快的。

     陈老师想到这里,又开口说到:“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当老师家长的,也没必要对孩子之间的异『性』交往太多干涉。毕竟现在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太过强硬干涉的话,只会造成更大的反弹,对吗?”

     杜晏惊了,自己看起来是这么古板的家长?这陈老师好像是在劝自己不要强行棒打鸳鸯?

     这陈老师实在是太过多虑了,要说对于方想想和贺瑾的感情一事,最乐见其成的非他杜晏莫属了。

     不过,关于谈恋爱这件事情,杜晏觉得对贺瑾某些方面的教育还是得提上日程。

     吃过晚饭后,杜晏就把贺瑾叫到了书房。

     “坐。”

     贺瑾本来因为白天的事情,就想找个机会跟杜晏解释一下,他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老陈是不是跟你告状,说我和方想想谈恋爱。”

     杜晏点头:“陈老师确实跟我说起你和方想想的事情。”

     他见贺瑾眉头一皱,想辩解什么,也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作为家长,我并不反对你和方想想的交往。”

     贺瑾张了张嘴,又把辩驳被话吞了下去。他突然想听听,如果他真的谈恋爱了,杜晏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你现在十六岁,正是对很多成人世界的事情开始好奇的年龄,只是,交往需要有一个界限。”

     贺瑾一时之间没明白杜晏的意思:“什么界限?都谈恋爱了还界限?”

     杜晏一听,知道委婉这套对于贺瑾来说有些难以理解,干脆直接点:“成年之前,不要上一床。”

     “……”贺瑾猛地站起来,“你,你们成年人思想真是太肮脏了!”

     他的曲起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有节奏地敲击起来。这是杜晏在思考时的习惯动作,尤其是心里有些焦躁的时候。

     谢伯顺那条线,几乎是完全按照杜晏的计划在行事,一切顺利。然而,在贺瑾这边,却又出现了变数。

     杜晏不喜欢这种计划生变的感觉,很不喜欢。

     然而,贺瑾是梦境之主在梦境世界中的化身,杜晏再怎么不喜欢,也只能兢兢业业地修正路线,以便结局能够走向他期望的方向。

     他思考着应该怎样和贺瑾拉开距离,方便谢伯顺继续联系贺瑾。以谢伯顺那种谨慎的『性』格,不能保证完全不被发现的话,他不会同贺瑾有进一步的接触。

     按照杜晏本来的计划,贺瑾住在学校,自然是能非常自然的同谢伯顺基础。

     然而,贺瑾这熊孩子,根本就没有住在学校,而是住在这个小区里面,就住在杜晏的隔壁。杜晏现在住在这里,自然是不方便贺瑾和谢伯顺的私下往来。

     杜晏心里倒是又怒又喜的,怒的自然是计划生变。

     喜的是贺瑾行事颇有章法,居然能瞒住自己在隔壁偷偷住了一年多而没被发现,要不是物业找上们来,杜晏恐怕还会被瞒下去。

     就在不久之前,物业的人过来敲门,通知说要统一更换门禁系统,但是隔壁业主一直不在家,打过两次电话对方也没有接,就直接敲了杜晏的门。

     杜晏开始还觉得奇怪,隔壁业主不在家,为何会敲他的门。说起来搬进来一年多,他从来没和邻居照过面。杜晏一直以为隔壁的房子是空置着的。百镀一下“反派变成白月光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