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魏晋之我主沉浮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39章 暗流涌动的世家

作者:朱四弟所属:历史小说书名:魏晋之我主沉浮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239章暗流涌动的世家

     谢氏的花园因为毗邻内宅,所以外人很少有机会领略到它的美丽,这次还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外开放。

     其实说是花园,更像是果园。这里有成片成片的桃树、梨树、杏树、苹果树、樱桃树,还有一些袁烜也分辨不出的树木,而树木底下的空隙长着不同的花卉,其中也不乏精品,一些名贵的中草药也赫然在列。

     一大片成熟的蜜桃挂在树枝上,桃树下坐着二十几人,此时招亲大会已经正式开始,除了收到正式请帖的,像是米奇这种陪行的宾客都不准入场。

     “各位贤弟想必都很清楚,我家妹妹是大魏有名的才女,所以想要成为他的夫婿,那首先要是一位才子,所以今日招亲所比的第一项便是文采。

     至于这题目乃是我家妹妹所出,她曾说自己曾经有过一次梦境,梦中是个灯火通明的夜晚,街上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冥冥之中她似乎感应到未来的夫君就在不远处,却又总是擦身而过不得相见。想来这样的梦境我们每个人都曾经遇到过,虽然说往往会有些许遗憾,但却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现在就请大家以这样的情境为题,诗词歌赋皆可!时间规定一炷香内完成,此轮我们只选前十为优,余者请去外间歇息!”

     袁烜已经可以确定了,这第一轮的题目的确是谢道韫所出,而且小妮子是在帮着自己作弊,因为当初在金陵梧桐阁里袁烜和谢道韫密会的时候曾经说起过那个灯火阑珊的夜晚找她的经历。

     头脑里有上千年诗词储备的袁烜本就不怕,如今这为他量身定做的题目就更不在话下了。

     虽然这些年袁烜的学问大进,就算要他自己作诗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谢氏尽出才子才女,袁烜怕一般的诗词入不得他们的眼,所以还是打算“借鉴”一番,而且就是最好的那一首。

     谢朗的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仆役送来文房四宝,又有人取来一支香插在桃树下就算是开始了。

     众人立刻开始低头沉思,或者来回踱步寻找灵感。袁烜自然也不会立刻动笔,就算做做样子思考一番还是需要的。

     在谢氏内宅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谢家的重要人物都站在窗前看着那群年轻人在为谢道韫的题而烦恼。旁边小桌上却是坐着两个一个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美人儿,其中一个正是这次招亲大会的女主角谢道韫。

     “哎呀,姐,你还在写什么呀!你就不担心袁烜写不出来吗?”

     “别捣乱,我在写《女诫》,这是老祖宗给我定下的,只要我还没出嫁就一定要每天写一篇。”

     刘晗珊讷讷的放下谢道韫写好的手稿,她不明白老祖宗在一年前已经过世了,之后就没人在要求谢道韫什么了,为什么她还要坚持写。

     “丫头,你出的这道题难不成有什么玄机吗?”

     谢奕问自己的女儿,虽然这个题目并不难,但如果没有切身经历的话是很难写出佳作的。

     “回禀父亲,那年金陵‘千诗文会’,我带着漱玉等人在金陵逛夜市,袁公子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了我,所以一路狂奔过来寻找,可惜那夜的街上人太多,我们最终错过了。

     其实,在女儿心中是希望那夜能碰到的!

     所以我希望今天能用这道题让我有个不一样的美好记忆!”

     屋子里除了谢玄夫妻之外,其余的都是长辈,谢道韫的这番毫不矜持的话其实极为无礼,但在昨天晚上谢玄把家中长辈议会的内容告诉她之后,之前还有所隐忍的谢道韫就变了。

     今天她就是想告诉所有人,她谢道韫就是和袁烜早有来往,她就是想嫁给他,她甚至可以不在乎什么名节,如果家族在这件事情上还要阻拦,那么谢道韫将用自己的方式抗争。

     谢道韫想的很清楚了,既然袁烜为了守护她能做到如今这个地步,那么自己又何尝不能为了他而做出些勇敢的改变呢!

     《女诫》他已经抄了五年,然而这五年里她发现这里面所阐述的东西和袁烜给她解释的很多东西截然不同。她本就是极为聪慧之人,对于文学和思想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再加上她对于袁烜的信任,可以说班昭的思想即使再如何有市场,对谢道韫来说都是满纸荒唐言。

     五年来,她用抄写《女诫》的方式提醒自己,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是对的,不是可耻的,而且他一定会来把自己带离这个牢笼,这个五年不曾出去过的谢家老宅。

     谢奕自然听出女儿心中的怨愤,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今天不让袁烜成为自己的女婿,她们姐弟两个一定会和自己这个父亲产生隔阂。他们或许以后依然会恭恭敬敬的孝顺自己,但之前那种亲昵的父子父女关系将再也不会有了。

     “有人开始动笔了!”

     谢安透过窗户看到桃林里那个才名动天下的崔岩率先动笔,他显得极为有自信。

     袁烜见有人开始答题,他也前去答题,他要让谢家这些人见识见识辛弃疾的才情。

     当场中的那注香燃尽的时候,依旧有三人未能想出,所以他们很自觉的向外走去,这其中就有林欢这个不学无术之辈。后来袁烜才知道,他的那张邀请函乃是赵王妃求来的。

     留下的人虽然都交了诗词,但抬头挺胸觉得万无一失的人却并不多,只是袁烜很意外曹晖这家伙似乎在纸上简单的写了几个字,结果谢朗微笑着接过就算是他完成了。

     靠,原来考试也能刷脸,袁烜虽说不担心结果,但也有些不爽。

     收了诗稿之后,众人便在桃树下休息,几个心大的甚至跳上桃树自己摘桃吃。

     谢朗把所有的诗词稿子送到那间屋子,此时谢道韫恰好写完最后一个字,她还不忘俏皮的在最后画上一个笑脸,看来这诗稿送的恰是时候。

     “父亲,只可取九人!”

     曹晖的面子要给,他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没写,但态度很明确,那就是我要晋级下一轮。

     谢氏之人个个博学,很快他们便一起品鉴起来,崔岩的文采出众,卢庚的词作风流,很快他们就选定了几篇。

     “姐姐,快来看,这是袁烜的。”

     随着谢玄的寻找,很快袁烜的那张就被他找了出来。谢道韫也不矜持,他随手便夺过谢玄手里的纸,然后也不给其他人看,就这样一个人默默的回到刚刚自己那张矮几上。

     谢氏族老看到谢道韫的这个态度也都摇头苦笑,看来这丫头是真的恨上自己了,真是个倔丫头。

     谢道韫也不说话,只是提起笔来在一张新纸上誊抄了一遍,然后把誊抄的那张给了谢玄,自己则拿着袁烜的那张手稿痴痴地看的入神。

     “夜游金陵。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知不觉间,谢道韫的双眼已经湿了,果然还是他,也只有他才能让自己的心一次次温暖与光明。虽然无数次遗憾那一夜没能遇上袁烜,但如今有了这首词她再也不觉得了

     辛弃疾的这首词可以说在艺术成就上已经登峰造极,不管是写景还是写人,又或者那独特的意境都秒到毫巅,可以说放到任何一个时代,哪怕品鉴这首词的是个大文豪也不得不服,所以谢安服了。

     毫无疑问的这首词被评定为最优,但这只是评定十人晋级便可,所以不需排名字。

     但谢朗再次出现在桃林的时候,他只带了十个人去下一个考核的地点,其余的人自然是被请去喝茶。

     袁烜从来没有想到这第二轮竟然会安排在演武场,难道第一轮比文之后,这第二轮要比武?

     “恭喜诸位贤弟能通过第一轮的文采比试,你们果然不愧为大魏未来之栋梁。不过我谢氏男子能文能武,我家妹妹也希望未来夫君能如同父兄一样,所以这第二轮比试比的就是你们的武艺。

     这次的规则是可以动用兵器,但必须点到为止不得有所损伤,为防意外,我会安排人员在旁监督保护,一旦发现有危险将有人出手干预,当然被救下的人将自动被淘汰出局。

     此轮过后,十人中只取三人参加最后的甄选!”

     谢氏这个安排其实已经是很照顾袁烜了,因为这次招亲大会中武功最好的几个在第一轮已经被淘汰了,剩下的这些人大多都是有一些武功底子的读书人罢了。

     不过真是印证了那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有帮派!

     而就在谢朗讲完了规则之后,卢庚和崔岩就迅速站到了一起。他们二人都是各自家族这一辈的天骄人物,从小就认识,而且近些年两家的来往密切,家族中更是有不少的联姻往来,虽然这一次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但如果能在这一轮联手把袁烜或者曹晖阴掉的话,那绝对是最理想的结局。

     除了卢庚和崔岩的临时结盟,另外的六人此时也站到了他们身后,这其中就有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帮着袁烜的人。看来他们早就被卢家和崔家收买了,这次来就是给人家做垫脚石的。

     “呵呵,看来卢家和崔家真是下了大心思,小家族也就算了,竟然连郑家和刘家的人都被他们暗中收买了去,果真好魄力。”

     谢安早早就发了邀请函,其实也有想要试探卢家和崔家反应的意思,因为曾经共进退的五大世家如今风向似乎变了,王氏的态度也变得越发模糊,这次招亲会谢安想要看到的东西远远不只是谢道韫的儿女情长。百镀一下“魏晋之我主沉浮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