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见鬼的聊天群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0章

作者:张小一所属:恐怖悬疑书名:见鬼的聊天群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打着游戏, 很快就到了跨年时间,顾易他们也相继与自己抓回来的厉鬼谈完了。

     众人齐聚大厅,摆上香案,恭恭敬敬的将刘阴差请了过来, 与刘阴差一起被召唤过来的,还有一个面生的阴差。

     那阴差个子很高, 长相普通,但眼神却很锐利,一看就是一个比较难相处的人,林晏正在思索着这阴差是谁, 就见那阴差眼神巡视了一圈后落在了她的身上, 冷淡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冲着她点点头道:“做的不错。”

     林晏, “???”

     林晏有些懵『逼』, 但也不过片刻就反应过来,试探道:“您是……安南片区负责人?”

     阴差的表情又缓和了一点, 眼神也没那么锐利了, 道:“对, 其实我早该过来交代你一些事情, 只是今年地府我负责的辖区出了一些意外,让我一直没有抽出空,好在你是个聪明的, 没有我的提点也安排的井井有条, 甚至比其他片区都管理的好, 我这次年底追责有惊无险也是托你的福,一会儿要是有空,我有些话想跟你。”

     林晏刚好也有事情想问他,便答应下来。

     她们话的时候,顾易也在和刘阴差话。

     比起林晏的上司,刘阴差就要和蔼的多,拍拍顾易的肩膀夸道:“今年干的不错,优秀地府合作单位奖没跑了,明年可是要再接再厉啊。”

     顾易嘴咧的都到耳后根了,嘴上却还在强行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刘阴差领导有方。”

     刘阴差笑着给了他一拳,“在我面前还玩这招,你子可不老实啊。”

     顾易嘿嘿笑了一声,这次没再什么。

     倒是林晏想起了一件事,开口道:“两位大人今晚有空吗?”

     刘阴差和那个不好相处的阴差都看过来,疑『惑』道:“我们交接完毕之后就要回地府交接,怎么?你有事?”

     林晏笑道:“是这样的,今年安南市鬼界的鬼,为了感谢各位领导对他们的支持和帮助,特地举办了一台跨年晚会,时间是凌晨一点到五点,若是两位大人能抽出时间的话,不妨参加参加?”

     “鬼办的跨年晚会?”刘阴差稀奇道:“我没听错吧,还有鬼有这个闲工夫办跨年晚会?”

     林晏点点头。

     刘阴差见自己没听错考虑都没考虑一口答应下来,“那是要参加参加,我这都死了多少年了,每不是工作就是工作,更何况这么稀罕的事情参加了下去后也好跟人吹牛啊。”

     “你们是不知道,”刘阴差道:“地府的生活枯燥死了,虽前几年做了改革,但也只是加强了工作的效率,其他的关于什么福利啊那还是一丁点都没有,就连我们都没有娱乐生活,更别地府里排队投胎的鬼了,那成的无所事事,可不就是没事找事吗?要我地府早该跟阳间接轨了,你看看现在阳间,娱乐生活搞的多好啊,什么电视手机,电影演唱会,这要是地府能学到一丁半点,那保准那些鬼就不闹了。”

     刘阴差看来的确被憋狠了,一边着一边寻思着,“你们别,这还真有可能,现在地府都用上手机了,虽然仅限于工作人员,还只能聊聊,但也是个进步不是?既然都迈出了这一步,那何不干脆多跑几步,反正对地府来都是好事,不行不行,我这回回去就写报告,先别管通不通过,先提出来再,阳间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做鬼呀,还是得有梦想,不定哪就实现了呢?”

     林晏,“……”阳间的话不是这么的。

     确定了参加晚会的事,林晏她们就做交接了,只见刘阴差手一挥临时监狱里架子上放的白瓷瓶就自己打开了瓶盖,然后关押的厉鬼一个接一个的飘了出来。

     那些厉鬼敢在他们面前耍横,在刘阴差他们面前却不敢造次,一个个乖巧的就跟白兔一样,从瓶子里一出来就飘到刘阴差面前,动也不动,让刘阴差没费什么功夫就拿锁魂链一个一个绑了起来。

     刘阴差一手拿锁魂链,一手拿顾易交给他的报告和名册,一一核对没什么遗漏后一合名册,笑眯眯道:“跟你们合作就是省事,好了,这就交接完了,时间也不早了,那咱们就启程吧?看完晚会我还急着回去赶报告呢。”

     这会儿还不到一点,但特管局离林晏借来的大礼堂有些距离,等开车过去到地方,也差不多到时间了。

     于是一行人和鬼出发。

     在车上那阴差向林晏解释了为什么今年一年都没抽出时间来找她的原因。

     阴差道:“这几年虽然做了改革,但阳间老龄化严重,死的人比出生的人还多,哪怕死亡的人在阳间滞留一年再接引回地府,但地府依然鬼□□炸,排队投胎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再加上像刘阴差的,地府也没什么娱乐节目,所以每年都会发生一些冲突,今年我管辖的片区发生的冲突尤其多,甚至还为此重伤了一个阴差,差点就被打的魂飞魄散,这在地府是非常严重的事件,所以今年一年我都在处理这些事,实在抽不出空。”

     听了上司的话,林晏并不意外,只是有些担心,“人多了容易生事,鬼多了自然如此,而且阳间出生率这种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能做的也只有缓解,不然就像刘阴差的,增加增加娱乐活动?”

     上司闻言瞅了她一眼,沉默了片刻,道:“这个提议有点用,但终归治标不治本,不过从你身上我找到零灵福”

     从她身上,林晏一脸莫名其妙,“什么灵感?”

     上司没有回答,反而问道:“管理这么多的鬼感觉怎么样?你是地府第一个用鬼跟阳间『政府』治安部门合作的阴差,有什么心得吗?”

     心得没有,但想法还是有点的,林晏道:“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和公安部门合作,后来看公安部门悬而未决的案子太多了,而那些鬼又太闲了,便突发灵感,试着让两边合作了一下,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

     上司点点头,道:“你这个突发灵感来的很好,解决了让我们一直发愁的难题,还给了我一个新思路,你,如果地府分批允许排队投胎的鬼在阳间滞留,你能管理好吗?”

     林晏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上司又重复了一遍,林晏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愕然道:“让排队投胎的鬼在阳间停留,这会造成阳间社会混『乱』的吧。”

     上司语重心长道:“所以才要好好管理啊,如果交给你,你有信心吗?”

     实话真没有,但林晏也不能一口回绝,想了想道:“可以尝试,但我不能保证不会出问题。”

     上司来了兴趣,问,“你打算怎么做?”

     林晏道:“就我的经验,人闹事一般都是闲的,忙起来就没精力了,鬼也是如此,所以如果真有这么一批鬼交给我,首先就是要给它们找份工作,有工作有钱赚,很多矛盾在一开始就能掐灭了。”

     “工作?”上司皱起眉头,“阳间的人又看不到鬼,能给它们找什么工作。”

     林晏道:“其实人也不是一定见不到鬼,道家有些符箓,就能让人看见鬼,还有一些阴气很重的地方,人也能见到鬼。”

     “那工作呢?”上司道:“它们能做什么?”

     林晏道:“能做的工作很多啊,比如跟『政府』的公安系统合作,帮忙破案或者帮忙找寻丢失的人口以及财物,还可以去鬼屋上班啊,您不知道现在很多年轻人多大胆,专门去有鬼的地方探险,还不恐怖的鬼屋不去,有这些真鬼在,保准让那个鬼屋赚的盆满钵满。”

     “还有可以写啊,”林晏掰着指头,“反正写又不用见人,还有什么配音之类的工作,只要跟恐怖有关系的,都可以试试。”

     上司若有所思,没可以也没不可以,半点头道:“你这个想法很好,我回去就打报告,看能不能将安南市作为示范市做个实验。”

     林晏没想到随口出的主意上司真心动了,有些哑然,又有些跃跃欲试,正绞尽脑汁想还有什么工作鬼能做时,就听上司道:“对了,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林晏有些兴奋的状态顿时冷静下来,沉默了片刻,将方珊珊被厉鬼附身被迫将四十年寿命续给她的事了。

     上司沉『吟』了半晌,道:“有人给你续命的事我在地府听了,虽然这种法术是邪术,已经被封禁很久了,但终归是自愿的,我们也不好处理,倒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隐情。”

     林晏道:“那地府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我的一部分寿命归还给她吗?”

     “归还?”上司诧异的看了林晏一眼,“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吗?难不成你是活腻了,想早点去地府报道?”

     林晏苦笑了一声,“我自然想活着,只是不能因为我想活着,就眼睁睁看着本该活着的人去死吧,更何况给我续命这件事她不是自愿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还给她一些。”

     上司惊奇的看了她一会儿,竟然笑了,道:“我多少年没遇见你这么有趣的人了,只是遗憾的是,你这个想法地府帮你达成不了,我刚才就了,给人续命这种法术是邪术,已经被禁了,如果你真觉得对她不公平的话,等她死后你可以让她在你身边给你打下手,积积功德,下辈子投个好胎,如果不愿意,表现良好的好,也可以推荐她去参加地府公务员考试,这几年地府的鬼越来越多,阴差也一直在扩招,甚至还打上了活饶主意,就像你,祖上三代都是干警察的,无论人品还是『性』格都没有问题,更难得的是早死,所以你还活着的时候,就打上了标记,一死就自动转化为阴差。”

     林晏,“……”难怪她莫名其妙就变成了阴差呢。

     解决了一直以来的困『惑』,林晏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了,虽然方珊珊给她续命这件事没有按照她预期的解决,但也给她提供了两种解决方法,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到了林晏想方设法申请来的大礼堂,晚会差不多快开始了。

     让人稀奇的是,这晚会看起来相当正式,门口竟然还有迎宾,一水的高个长腿妹子,穿着漂亮喜庆的红『色』旗袍,虽然脸『色』有些青白,但遮不住她们的美丽,一看到众人和鬼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做出邀请的手势引着大家往里走。

     走进大礼堂,林晏一眼就看见了李队长,整个人孤单又瑟瑟发抖的坐在第一排,看到林晏仿佛看到救星一样,整个人从座位上弹跳起来,擦着冷汗道:“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你你这个人,可太没诚意了,邀请我来参加晚会,结果你人比我到的晚,你这像话吗?不行,一会儿晚会结束什么我们得喝上一杯,就冲你这晚来,怎么朝也得自饮三杯吧。”

     李队长本来就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如今跟林晏熟悉了,那就更啰嗦了,一路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林晏看着上司被李队长挤到一旁,就贴着李队长站着,而李队长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想笑,不怀好意的看着他道:“不是我故意来晚了,是我要迎接领导啊,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地府来的领导,他……”

     林晏介绍到一半,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这位阴差的名字,不由的有些尴尬,好在上司并不在意,微笑的了句,“我姓严,叫我严阴差老严都可以。”

     林晏这才继续道:“他姓严,你就叫他严阴差吧。”

     李队长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整个人都僵硬了,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好。

     最后还是顾易看不下去,掏出个符纸在他背后贴了一张,这不贴还好,一贴李队长看见跟他胳膊挨着胳膊,腿挨着腿的严阴差都快晕过去了,几乎是硬着头皮跟严阴差握了手,连话都没敢多一句,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座位,然后犹豫都没有犹豫,麻利的撕掉自己背后的符纸,假装看不见。

     李队长都跟群里的鬼合作那么久了还是怕鬼,林晏看的忍笑不禁,跟严阴差介绍道:“这就是跟那些鬼合作的李队长,你别看他胆子挺,其实人非常聪明,也非常仗义,现在任职市刑警队队长,一开始提出来跟鬼合作破案的,就是他。”

     严阴差原对他不在意,一听林晏这么,顿时颇具好感的瞅了好几眼,笑道:“观其面相,是个热情仗义又富有正义感的好人,只是这胆子的确零,还需练练啊。”

     林晏笑着应了一声。

     众人陆续就坐,李队长的位置本来在秦越旁边,离严阴差刘阴差还隔了好几个人,可他怕到愣是换到了队伍最后,这才微松了一口气。

     众人坐下后又寒暄了片刻,就到了晚会开始的时间了。

     首先上来的就是晚会开幕式,林晏一开始以为鬼举办的晚会该有些特别的地方,谁知一上来也是热热闹闹的一场舞蹈,除了表演的鬼脸『色』有些青白,舞蹈服质感有些诡异,倒与阳间举办的晚会没什么区别。

     开场舞之后就是主持人上台致辞,这也没什么稀罕的,让人稀罕的是,这场晚会除了开始那场舞蹈,接下来竟是一场舞蹈也没了,不是品就是相声,有一部分是阳间晚会看到过的,还有一些是自导自演的,先不演的如何,但的的确确把在场的观众都逗笑了,尤其是刘阴差严阴差,这两位多少年没有过娱乐生活,如今骤然观看,简直新奇的不得了,几乎从头到尾都笑的前仰后合。

     可林晏明明记得之前看彩排时没有这么多相声品啊,她现在算是明白了最后一次彩排为什么群里的鬼不让她参加了,感情还有这么一个惊喜在这儿等着呢。

     虽然是鬼界举办的首届跨年晚会,但就观看效果来,还是非常成功的,至少大家都笑了,就连李队长最后也忍不住对他们笑声的好奇,哆哆嗦嗦的将符掏出来,贴在身上颤抖着看到了结束。

     晚会结束,就是严阴差接引它们回地府的时间了,对此林晏做过心理准备,虽然舍不得的情绪不是很重,但多少还是有些怅然。

     李队长也是如此,也不知是舍不得还是吓得,眼眶都红了,虽然大概率林晏觉得他是心疼以后没有鬼帮他破案了。

     不过林晏的这种怅然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刘阴差严阴差前脚刚走,林晏的手机就嘀嘀嘀各种提示音响个不停。

     林晏打开一看,只见刚才还空空『荡』『荡』的群里,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刷刷刷进来不少人。

     林晏出于好奇点开几个新进鬼的资料看了看,然后看见什么酒精中毒死亡,醉酒呕吐物窒息死亡,还有一个喝醉了酒耍酒疯,跟朋友显摆自己有特异功能能飞跳楼死亡的。

     林晏,“……”看来她的群很快就能热闹起来了。
百镀一下“见鬼的聊天群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