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见鬼的聊天群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3章

作者:张小一所属:恐怖悬疑书名:见鬼的聊天群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404 not found 请检查购买比例cxфpпyЛ3  抱着这种搜集证据一般的心情, 林晏开始看这个群的聊信息。

     这会儿正是这个群最活跃的时候,她不过看个资料的功夫,聊信息就又刷了一大堆,她也就懒得去翻聊记录, 而是就这么看了起来。

     [蔡扬]:今群里又进新人了吧。

     [蔡扬]:几个?怎么死的?

     [朱『露』]:六个吧还是七个。

     [朱『露』]:除了一个他杀,其他都是病死的。

     [田晓晓]:那今人够少的。

     [田晓晓]:平常怎么着也得十好几个吧。

     [田晓晓]:毕竟常住人口超过五百万的城市呢。

     [蔡扬]:@樊允航吧, 怎么死的。

     [朱『露』]:看他头像好像是浴缸里淹死的。

     [陆轩]:浴缸里淹死?

     [陆轩]:这个死法真别致。

     [陆轩]:凶手应该跟他有仇吧。

     一开始林晏看这些信息并没有当回事,满心想着这群灵异爱好者演的还挺认真,可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起来,那个被艾特的人名, 怎么看着这么熟悉, 不是白她出警时遇到的那起命案里的死者吗?

     这个群消息也太灵通零吧……此时此刻林晏已经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她没有深想, 而是接着看了下去。

     [樊允航]:别提了。

     [樊允航]:我也没想到啊。

     [樊允航]:我不过是跟平常一样去趟情人家。

     [樊允航]:想的休息一会儿再去公司处理业务。

     [樊允航]:谁他妈知道保姆倒的水里是带着安眠『药』的。

     [田晓晓]:安眠『药』?

     [蔡扬]:哈哈哈哈哈, 安眠『药』。

     [蔡扬]:你怕不是想笑死我。

     [蔡扬]:普通的白水和加了安眠『药』的白水能一样吗?

     [蔡扬]:你竟然没看出来?

     [樊允航]:……

     [樊允航]:要是搁平常我肯定看出来了啊。

     [樊允航]:可最近公司不是出了些事情。

     [樊允航]:我没注意嘛。

     [樊允航]:再谁能想到在我情人家干了好几年的保姆会想杀我。

     [陆轩]:这个没注意用的好。

     [陆轩]:充分展示了你的智商。

     接下去的聊信息林晏没有再看,而是点开了自称樊允航的网友的企鹅资料。

     只见上面写着:姓名:樊允航, 『性』别:男, 生于1972年9月17日, 卒于2018年9月6日, 享年47岁,死因:溺水导致窒息死亡。

     若是前面林晏没当回事,那这会儿她就有些头皮发麻, 原因无它, 而是这资料上虽然只是短短几句, 但与她知道的信息相对比,完全是正确的,

     最让她感觉『毛』骨悚然的是,从这起案子被发现直到现在只过去了不到12个时,目击者除了她和廖也就寥寥几人,而且这种刑事案件刑警队接手后肯定要执行保密制度的,这个群是如何知道的相关信息,难不成是剩下仅有的三名目击者透『露』的?

     这个想法只在林晏脑子里出现了一瞬就被她否决了,毕竟连她现在都还不知道死者的确切死因,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这个群真是越来越是奇怪了,林晏关掉企鹅资料页面,打算再看看群里的聊消息,谁知她卧室的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她妈站在门口不高心看着她道:“还不睡?身体还想不想要了,伤才好几你就这么折腾,我看你是不想当警察了。”

     林晏不怕她爸,就怕她妈,登时像做错事被人抓住了一般缩了缩脖子,火速从后台关掉企鹅应用然后将手机扔到一边,讨好的冲她妈笑笑,“睡睡,现在就睡。”着就一闭眼睛。

     林母又哼了声,不满的叮嘱了两句,而后才给她关上门离开。

     由于这个奇怪的梦,林晏一晚上都没睡安稳,早上闹钟响了起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梦,但仔细想想又想不起来。

     索『性』洗了把脸人就清醒了,林晏一边打开企鹅应用,一边在餐桌前坐下,想趁着吃早餐的时间再把昨那个群研究研究。

     她夹了个她妈自己蒸的包子才塞进嘴里,就见她妈又跟昨一样竖了竖耳朵,而后听见什么声音似的腾地一声站起来,快走两步到门边一把拉开门,对着门外的人和蔼亲切的道:“秦这么早就出门了啊,吃早饭了吗?”

     鉴于昨的经验,林晏这回倒没惊讶,听着秦越道:“早啊阿姨,要赶地铁,所以出门早,早饭没吃呢,打算一会儿下霖铁随便买点吃。”

     一听秦越这话,林晏默默的进厨房新拿了一副碗筷,出来后果然看到她妈一边把秦越往屋里拽,一边道:“那怎么行,都早上吃好中午吃饱晚上吃少,你们刑警队的工作那么忙,早饭怎么能凑合呢,来来来,在阿姨家吃点。”

     秦越一个大男人,硬是被她妈拉的踉跄了一下,无奈道:“真不用了阿姨,一会儿下地铁我自己买点就行了,这才换新单位不好刚一去就迟到。”

     不得不秦越果然不愧是她妈看着长大的,对她妈的了解简直比的上林晏自己了。

     这话一,她妈就迟疑了起来,只是拽着秦越的手不肯放,思考了一会儿,一挥手:“这又不是啥大事,一会儿让林晏送你不就完了吗?来来来,快吃早饭。”

     着一把把秦越按到凳子上坐下,秦越还在挣扎,道:“这不太好吧阿姨,我单位比林晏单位远,哪能让林晏先送我再上班,这不太方便。”

     这倒也是,林母又迟疑了一会儿,但对她来永远办法比难处多,想了想道:“那也好办,你开着林晏的车把她送到单位自己再去不就行了吗?至于晚上,你要是方便就接接她,不方便就让她自己坐车回来,反正她一个片儿警,也不怎么加班。”

     话到这份儿上,秦越还能什么呢,只能对着林晏『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拿起筷子开始吃早饭。

     因为秦越的突然加入,林晏也不好当着客饶面玩手机,只得放到一旁,一边吃一边跟他瞎聊。

     林晏道:“你车呢?我记得你在北京不是买车了吗?难道卖了?”

     秦越吃着东西,吐字还能十分清晰,道:“是卖了,打算回来了再买,没想到一回来就遇上了案子,只能这起案子结案了再去买了。”

     是挺寸的,半夜才回来,大清早就有案子了,不过到案子,倒让林晏想起昨那个群来,犹豫了一瞬,还是忍不住道:“昨那个案子,尸检结果出来了吗?死亡原因是什么?”

     秦越显然没想到林晏会问这么个问题,惊讶了片刻,看了她一眼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实话林晏也不想问,毕竟她也知道刑警队的保密条例,只是昨那个群太奇怪太诡异了,她不查清楚不放心。

     林晏假装随意道:“我这不是第一次遇到命案好奇嘛,再我昨也是目击者,就是问问死亡原因,你放心我不问其他的,也不外传。”

     饶是林晏再三保证,秦越也考虑了好一会儿,才勉为其难的吐出两个字,“溺亡。”而后就什么都不肯再了。

     虽是只有两个字,但对林晏来足够了,她心里一惊,想着那个群越来越邪门了,昨她看到那个资料的时候离刑警队接手也就十二个时的时间,尸检还没结束呢,那个资料上就已经有死亡原因了,最离奇的是竟然是对的。

     林晏还犹豫了一下是否要将那个群的事情告诉秦越,但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打算等她调查清楚,再告诉秦越。

     吃完饭秦越果然听她妈的话将她送到她们所,然后又自己去上班,对此秦越很是不好意思,再三跟林晏道歉,又再三保证一定会接林晏上下班,这才火烧屁股一样开着她的车跑了。

     秦越刚走,林晏后脚就碰到了廖,看着她『露』出微妙的笑容,八卦道:“不是发吗?我怎么不知道发还要负责接送上下班啊,老实,他是不是你对象。”

     “那你在等谁?”林晏问。

     她妈:“这不是早上听你傅『奶』『奶秦越回来了吗?我听脚步声还以为是他呢。”

     林晏哭笑不得:“咱娘俩住一起都二十几年了,你连我脚步声都听不出来?”
百镀一下“见鬼的聊天群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