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诸朝争霸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9章 灵魂宝石

作者:张达达所属:历史小说书名:诸朝争霸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军姬没有理会,反而是自顾自的说:“我的存在和你们并没有不同,都是被缔造主缔造出的假想存在,本来是始终无法进入该世界中的,由于一个人为的偶而,世界之间的障壁被击碎,我才得以进入了这个世界,从空幻成为了着实,然后获取了气力……森罗万象之力,你欠猎奇吗?它的源头什麽?为什麽连存在都淡薄入微的我却可以将汝等召唤至此,是由于我特别,由于我自己壮大?”

     炮姐悄然的等着下文,预感省略。

     “那便宣布答案吧,是碎片啊。”阿尔泰尔缓缓脱下了右臂上那惨重的甲胄,露出白净如玉的手臂,葱白苗条的五指,而最为醒目的是她手背上的一枚印记纹章。

     “玫瑰?”御坂美琴识别出印记的形状:“碎片是?”

     “次元与次元之间的障壁被击碎,天然会留下维度的碎片,这便是它的碎片之一,获取它,我便获取了重生时空的特别权能,可来取来回世界的森罗万象之力,的确是缔造世界的伟力之一。”阿尔泰尔扬起手臂,高举过甚,好像要只手摘星般,仰视着那朵玫瑰,话锋一变:“只是很惋惜,它并不完全,也太过于衰弱,不足以杀青悲愿。”

     美琴不太清晰维度碎片什麽,但她听懂了军姬的目的:“于是……你是为了让它恢复足够多的气力?”

     “不错,世界障壁破裂导致它的气力丢失大半,为了让它从新满开丰裕,我测试过许屡次,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但在一次偶合中,我发现了,从不同次元召唤而来的生物都身负巨大的能源,当它们死去,这些能源便会被接受。”军姬不再掩盖自己的歹意:“于是,你清晰了吗?”

     御坂美琴遍体生寒,打了寒战:“你从一开始便是为了杀了咱们全部人,于是才筹谋了这场大战?”

     “是的,但也并非是一切,只要能获取足够巨大的能源,我并不介怀谁死谁活。”阿尔泰尔语气淡漠。

     “你这……”美琴愤懑了,超能暴走,电光在周遭五十米以内导致压缩的超电磁场:“你将人命都当做什麽了!欺骗了全部人,行使了全部人,是为了气力!”

     令人意外的是,阿尔泰尔却摇头否认:“不,我没有说谎喔……”

     “……”炮姐当然不信。

     “森罗万象之力不是你所能理解的,即使殒命,也可以新生,并非是复制,而是完全新生,干涉时空,逆转生与死的因果,将死者归还为生者,所谓因果轮转。”军姬垂下视野,三千银丝,如谪仙般翩然:“只要能完全叫醒它的气力,将死者复生只需一念之间,乃至可以进一步转变你们的过去……将你们的遗憾改写,让你们前往自己所向往的完善世界,谁都不必去遗憾和悲悼,脱离缔造者的约束……而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殒命’。”

     御坂美琴再一次楞住了,感性报告她军姬在说谎,可心底却又以为她说的是真话。

     如果以一次殒命为代价便换回那一万人的性命……值得吗?

     她甩了甩头发,冷静思维以后,诘责出最核心的问题:“那你自己呢?你为了什麽才要叫醒森罗万象之力?从一开始,你为了什麽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阿尔泰尔久久不答,她的眼中流转过繁杂的思路,由温暖转为极冷。

     良久,她缓缓讲话:“我想要的是创作者……我只是想要抢救已经归天的盟友,逆转她的命运。”

     这句话传入耳中,美琴心底最后一丝的愤懑和敌意也明了无踪。

     “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她便已经死去了……即使是森罗万象之力也无法过分干涉这方世界的因果,它是最高阶的次元天地,不同于我和你的世界,抢救她的方法惟有一种,完全叫醒这份气力,回溯时空。”阿尔泰尔握紧了五指:“为此,我什麽都喜悦做。”

     “……,这不矛盾吗?”炮姐关于时空悖论囫囵吞枣,但她清晰这很分歧理:“由于维度破裂,你获取了森罗万象,可你的创作者是在维度破裂以前死去的……即使回溯时空,你也无法回溯维度破裂以前的时间点。”

     这就相配于一个人捡到了时间机械,可回溯的只是意志,机械不会一起回笼,于是它不可能回笼捡到时间机械以前的时间点,否则不妨就会无法获取时间机械从而丢失这份气力——现实这里的环境要繁杂的多。

     “你理解的很快,没错,如果强行回溯,会导致不可能预知的结果,世界不妨会所以而堕入因果倒塌,时空错乱吧。”阿尔泰尔笑了:“但,这与我何干?”

     “你为了一个人,而希望捐躯几十亿人的性命?”这一次,美琴除了不寒而栗外,更多的是悲恸怜悯。

     “不可能吗?恰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才乃至了我的缔造者身亡,她的嗟叹,她的悲恸,她没能说出口的谩骂,都由我来付诸动作,由我来实施!”军姬狂乱的视野中再无文雅,惟有猖獗:“我一开始便说了,为吾等的世界带来变革,予诸神之地制裁!”

     “……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御坂美琴不肯说谎:“我认为你是错的!于是,我会阻止你!”

     “你做不到。”军姬淡淡一哂:“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真确盛宴即将展开,我可不想错过,该收场了……最遗憾,御坂阁下,你……该出场了!”

     左手表现出冲锋枪,架上飞刀,她缓缓拉响略显尖锐的音调。

     嗡——!

     无形却有质的波澜包围御座之巅,这一次,杀意满曲。

     ……

     空中迷宫的某个浮空阶梯上,巴麻美大步流星在前,老虚累如死狗在后。

     “等,等,我,啊……”中年拉长了语气才牵强说完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几乎所以半爬行的姿势在登楼了:“不可能了,真不可能了……我自从毕业以后就再也没这么猛烈运动过。”

     他勉力登上了一个平台,躺在大地一动不动。

     “缔造者居然是这么一副废柴大叔的神态,我对你的期待完全破灭了。”巴麻美又不可能丢下他一人无论。

     “正常人的体质如何能跟魔法少女比较啊,你们被战斗特化的躯体,就算缺胳膊少腿也能经历魔法复原。”老虚喘息着吐槽:“只要灵魂宝石不损坏……”

     巴麻美皱起眉头:“你这种说法是把魔法少女比喻成武器吗?如果心脏被贯串大约大脑被毁坏,再强的魔法少女也会死,灵魂宝石只是储存魔力的变身器吧。”

     “……嗯。”老虚不说话了,由于巴麻美不晓得的事实太多了。

     魔法少女是武器,许下希望的同时,灵魂被剥离出来容纳于灵魂宝石以内,而肉身只是傀儡,虽然保存着五感和完整的职能,但由于灵魂不寄宿于肉身里,于是不论蒙受多大的毁坏,只要灵魂晶石犹在,就不会殒命,魔力会修复一切损伤,一样肉身不可能阔别灵魂宝石,最长间隔为一百米,否则将会落空意识。

     她早已不是人类了,可她自己并不了解……

     一时间空气变得有些沉闷,若是有韩岩在,说些俏皮话倒是可以调节空气,惋惜他不在,老虚和巴麻美之间单独的交换最有限,仅限于打听且意识的水平……间隔托付信任有很长的间隔。

     巴麻美晓得了自己在作品里的结局且平安接受,并不责怪于老虚,由于她相信自己可以转变命运……关于缔造者没有太多的反感,一样,也不兼具过于深入的厌恶或感恩。

     两人间不存在深入的拘束,只是创作者和笔下人物的关系,仅此而已。

     僵化的空气中,老虚恢复些许膂力后站起,尴尬的笑了笑,想说些什麽缓和下:“其实韩岩……”

     话音未落,巴麻美霍然回身,她抬起枪械,遥指平台一端的进口,月色下的回廊中,一个黑暗的物体被抛来,在空中洒落一片狰狞血红,落在地上时,滑行了约莫一米间隔。

     麻美看着那残破不全,好似破裂娃娃的生物,外形如猫似狗,若是在世的时候势必无比可爱,可现在它身上布满弹痕,鲜明是惨遭践踏而亡,粉红色的眼球零落下来,残酷血腥的场景令少女愤懑的看向回廊:“QB……你是谁!”

     回应她的是高跟鞋践踏的脚步声,洗澡在月光下,行走于黑暗中,美如画卷的黑长直少女挑起精致的下巴:“很久不见,巴麻美……不,对你而言,大约是初次晤面吧,虽然很冒昧,但可否请你……去死一次呢?”

     黑色萧洒的长直发,朴素的黑暗发夹,一双紫色的眼瞳,淡紫色连衣花边裙,淡紫色披肩,袖的手套,黑色格子丝袜以及黑暗的高跟鞋,不华美也不持重的打扮渲染着冷艳美少女的初次上台,一个动作一句话便让空气归为零点,寒风习习。

     “你是谁!”巴麻美毫不掩盖眼中的敌意:“杀害QB……你这也算是魔法少女吗?”

     “那种代替品要多少都有。”黑长直手掌拂过长发:“至于我的身份,你身后那位应该很清楚,为什麽不问问他,对吧,缔造者师傅?”

     老虚内心暗叹一声,艰辛的点了点头:“她名为晓美焰,也是……魔法少女,并且是此中极为特别的一位。”

     “特别……这个词汇从你口中说出来却是格外的令人恶心,的确便是讽刺和哄笑。”晓美焰淡漠的音调冷厉如锋:“但若没有这份气力,我也肯定无法成为现在的自我,你说未必有时机平安离开,也可以这便是玩火自焚吧。”

     老虚加倍苦笑了,从她的打扮大约可以猜测出,此时的晓美焰恐怕正处于无限循环时期……屡次目睹朋侪的殒命后,她已经心若冰石,完全摆脱过去病弱的神态,成为真确战士,只为鹿目圆香一人而存在的魔法少女。

     为了她,不论做什麽都不会有一丝迟疑。

     本来他连续很光荣幸亏发现的是巴麻美,换成晓美焰,绝对索性掏枪把他干掉了,而现在,噩梦成真了。

     巴麻美侧身一步挡在老虚身前:“连扣问原因都不需要了,这份杀意,看来在故事中你我是仇视关系……”

     晓美焰淡淡道:“是,也不是……如若不是你连续在损害干涉我,我也不必与你为敌,你的落寞促使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诱导两个女孩走上并不该走的末路,我打听你的本质,于是,我现在不会再给你任何时机。”

     “魔法少女之间的战斗,我没有经历太屡次,……”巴麻美后方表现出数十线膛枪:“我也没有原因怯战。”

     “不必的挣扎。”晓美焰噙着一丝哄笑。

     老虚眼瞳压缩,喝道:“快封锁住她的动作,她的魔法是时……”

     话音刚落,晓美焰的体态从面前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极冷的机械声从脑后传来,老虚额头盗汗直流,他试图挣扎,可双手双脚不知什麽时候被铐住了,整个人滚动不得,晓美焰手持勃朗宁瞄准他的后脑勺,冷冷道:“闭嘴。”

     中年人屈辱的闭上嘴巴,作为缔造者被自己笔下人物威胁,这种体验既屈辱又鲜活。

     巴麻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

     她一时间无法理解,这什麽魔法,刹时消失又刹时发现,快的无法用肉眼捕获,她见过诸多能力,可魔法少女的能力往往与个人希望相关,不存在绝对相同的能力,如果只是快的话,不可能能连运动轨迹都不留下。

     “你赢不了我,至少现在的你……没大约赢。”晓美焰举起枪械,旋即又放下,她表情表现出少少独特的神采:“你如果不在乎他的性命平安,即使动手。”

     “庸俗。”巴麻美银牙暗咬。

     “对他,再拙劣的手段我也喜悦采用。”晓美焰的视野很冷,她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难受无望都推辞在了这个缔造者的身上……即使她自己并不固执于复仇,但若是为了鹿目圆,她很乐意去做这个恶人。

     “他已经没有转变咱们命运的能力了,只是个普通人。”巴麻美不得不态度服软:“你杀了他,于事无补。”

     “我天然晓得,于是我的指标并不是他……”晓美焰一脚踩在老虚的背脊上,高跟鞋碾着他的老腰,不动声色的施暴:“而是你。”

     “……我的性命真的有这么昂扬的代价吗?”巴麻美小心道。

     “并非是你,每一位魔法少女都有同等乃至更高的代价,只是目前你是最合适的。”晓美焰的视野落在她的帽檐上:“你的魔力已经所剩不多了,倒也难怪,这里并不存在叹伤之种,灵魂宝石中的浑浊无法被净化,每一战都会花消定量的魔力,而当魔力花消一空之时,你便会……”

     “成为你手中羔羊任你分割?”巴麻美神采坚毅,她可不是软弱可欺的魔法少女,傲然回应:“那你便试试,是我的魔力先一步耗尽,你的魔法先被我看破!”

     “是吗?”

     晓美焰从本领中的时间盾牌里取出一个遥控器,轻轻一按,随后巴麻美的脚下便传来轰鸣声响。

     “炸弹?什麽时候!”巴麻美后跳躲避,当她牵强站稳之时,脚下再度传来轰鸣声……她靠着过硬的身子本质和极强的战斗履历规避着爆风,在火光和坍塌的建筑里摆布腾挪,极限闪躲,虽然难免被少少碎石擦伤,但最终只是有惊无险。

     “不愧是单独一人战斗了近两年的魔法少女,履历富厚。”晓美焰扔开了引爆器,她取出银色沙鹰双枪,摆布双持,轻轻一点大地,高跟鞋踏响战舞,金属风暴交叉成网:“接下来,试试枪法吧!”

     说着枪法,她却手持双枪冲了上去。

     这完全不是枪法,而是枪斗术。

     关于枪斗术,浩繁老书虫大约老影迷都应该有所打听,容易来说,枪斗术所以枪械为武器的技击,以《撕裂的末日》影戏为开端,在浩繁动漫游戏作品中都有其影子,譬如《绯弹的亚里亚》中,亚里亚与丽子在飞机举行的上双枪死战,《含笑的闪士》中的枪械斗争。

     一样在魔法少女小圆的戏院版中,巴麻美与晓美焰就以枪斗术举行过一次激烈交锋,枪林弹雨,枪弹风暴。

     只是这场本该发生在来日的对决被强行退前了,并且晓美焰也没用用停下时间的魔法,两边在正常的时间流速中举行交锋,虽然无法瞥见那一道道交错的枪弹轨迹,但这枪枪致命的近间隔斗争打击却也一样震动民气。

     老虚几乎是看呆了,视野完全跟不上那块到极致的枪弹,唯一能看清的便是两人招招搏命的动作,哪怕魔法少女不被击碎灵魂宝石就不会死,可看着枪弹从眉心胸前穿过止不住真正心惊胆怯。

     这一比武,持续了近足足五分钟。百镀一下“诸朝争霸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