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海贼之温暖海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五十五章 落子希赛瑞黎

作者:雨桭所属:书名:海贼之温暖海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艾尼路的葬礼虽然看起来很盛大,规格也很足。但是由于他之前犯下的种种罪行,加上乔尔有意无意地想遮掩背后的一些秘密,以及保护维兮儿,很快便将这件事平息下去了。

     只在服务社内部进行刘唁,然后昭告服务社的势力范围。

     时间走向四月,藤虎在攻打海贼岛蜂巢回来后,还没平静多长时间的伟大航路再度喧嚣起来。

     返回密斯瑞尔后,藤虎就径直走向乔尔的办公室,报告有关战况。与之前猜想的一致,这次服务社的大军果然扑了个空,等藤虎递到蜂巢的时候黑胡子早就撤离了。

     乔尔摇头笑了笑,作为海贼世界最大的几个BOSS之一,黑胡子其实那么容易解决的?别的不,这隐忍逃命的本事,那可是独领风骚。

     不知道这次他又逃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服务社现阶段的战略重点也不在他,而是同为四皇,早晚会有一战的凯多。

     “一笑大叔,很抱歉。”乔尔给藤虎倒上一杯来自希赛瑞黎的顾渚紫笋,有些愧疚地道:“这一次,你的婚礼我恐怕是不能参加了。”

     藤虎闻着悠悠茶香,显得不是很在意,挂着和善地笑容问道:“这次你是要去看看这个传中的国度么?”

     作为服务社的四大军团长,藤虎很早就收到了来自红心军的全部情报。

     一向闭关锁国的希赛瑞黎,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国,实在是不能不让人生出无限的遐想。

     “这茶……”藤虎品尝了一口眼睛顿时一亮,他也算是喝过不少好茶的人了,但是如此醇香悠长的茶还是第一次喝,“我感觉以前喝的那些都和马尿一样。”

     “呵呵呵……”乔尔脸上满是笑容,虽然他出生在樱花岛,但是潜意识中却将这个世界最近接前世故国的希赛瑞黎,当成自己的根。

     “这是自然。”乔尔品着杯中的香茗,道:“这还得感谢梓潼啊,如果不是她,我想我们喝不到这样好的茶。”

     “希媞大人?”藤虎有些不解,这其中有希媞什么事?她不是消失很长时间了么?“难道希媞大人出自希赛瑞黎?可是不对啊。我听,那里的人都是黑头发,黑眼睛啊。”

     “顾渚紫笋可不是一般的茶,它是希赛瑞黎王室的贡茶,只有明王家的人才有资格喝,你觉得这样的茶叶,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密斯瑞尔的大街上么?”乔尔看着白瓷中的茶汤,自顾自地道。

     “又正巧被芭卡拉碰上?”

     “嗯。”藤虎端详着手中的茶杯,眼前的迷雾一点点拨开,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

     希媞,服务社的帝后,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神秘,居然可以将手伸到那个神秘的国度,不简单。

     “那你是要去那里么?”藤虎再次问道。

     “不,我不去,所谓的希赛瑞黎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重点在和之国!”乔尔忽然拿出一物,一副同样来自异国的黑白圆棋。

     “和之国……”藤虎杯中的茶汤,骤然泛起一阵阵涟漪。

     “嗯?”

     舍丽香榭宫,希媞一边品尝着与乔尔同样的香茗,一边与坐在对面的老人对弈着。白色棋子一颗颗落下,棋盘上的局势愈发焦灼。

     “我让你给乔尔送的东西都送到了么?”希媞轻声问道。

     “回主人,老臣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希媞对面,满头白发的老人回道,他那一双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满是恭敬。

     “希赛瑞黎都准备好了?”希媞落下一子又问道。

     “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只待乔尔大饶大驾光临。”老人扶着胡须笑道。

     “王直……”希媞落下最后一子,站起身来,道:“辛苦你了,只是这次希赛瑞黎怕是会遇到不的麻烦。”

     王直急忙站起身来,回道:“主人何出此言,希赛瑞黎为了这一已经等了将近一千年了。”

     “臣只希望早点杀死当年的叛徒,这样我就能回家种田垂钓喽。”

     “田园生活确实很美好,只是……”希媞向着内宫走去,声音落满庭院,“我早就腻了!”

     王直冲着希媞的背影,弯腰拜道。

     这处庭院中的落叶堆积满地,枯败的枝叶诉着一段段凄清的故事。王直看着这间院落,长叹一口气,明明现在正是春,万物复苏,为什么这里却是这样一派肃杀的景象呢?

     高大的银杏树上,一片金黄的银杏叶翩跹落下,落在那盘棋局上。黑子虽然被白子步步紧逼,但是尚有一口活气。

     王直抬头望着这个千年银杏树,这是当年第一位明王亲手栽下的,每到秋便是满树的金黄,十分美丽。

     秋,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头顶仍是一片明黄。

     ……

     玛丽乔亚,文琰披着金色的军衔一步步走向权力之间。一路上,这位仙倾国的容颜,引得无数官员驻足观看。

     有惊艳,有欣赏,当然大部分的眼中满是占有欲……

     对于这样的眼神,文琰早就习以为常。无视这些目光,在一名侍卫的带领下,走进了眼前那座落满阳光的花园。

     “欧斯拉夫,你看我穿这个好不好看?”今鹿忒不在白裙礼服,而是换上了一套充满东方韵味的流仙襦裙。

     事出反常必有妖,欧斯拉夫一面笑容满面地奉承着,一面暗自思考这位今又是想做哪门子妖?

     “鹿忒大人,海军中将文琰带到。”侍卫通报一声便退出了花园。

     欧斯拉夫转头看向站在草地上的文琰,顿时明白了,文琰的那件白色海军披风下,也穿着同样的衣裙。

     “文琰见过两位大人。”文琰向着两人敬礼。

     “嗯?”鹿忒转过身,灵动的双眸扫过文琰,笑道:“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那怪玛丽乔亚中有那么多人和我想娶你。”

     “多谢鹿忒大人夸奖,文琰不过蒲柳之姿。”文琰温声道,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嘻嘻。”鹿忒像个十三四岁调皮的女孩,十分不淑女地大步跑到文琰面前,拉起她的手道:“听姐姐是希赛瑞黎的人。”

     听到鹿忒提起希赛瑞黎,文琰黑色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曾经是。”

     “什么叫曾经是?”鹿忒可爱地皱着眉头,看着让人心疼,有种抱紧起她,亲亲她的冲动。

     不过欧斯拉夫对此早就无感了,他十分清楚这样一俱使的皮囊下,藏着多么一个狡黠的灵魂。

     文琰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穿着一样的女孩,回道:“我现在已经是弗里德里克家族的孩子了。”

     “希赛瑞黎早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

     鹿忒眸子中流出一丝丝失望,撅着嘴巴委屈地道:“好可惜啊。”

     文琰看了也是心碎,连忙道:“鹿忒大人……”

     “咳咳——”欧斯拉夫突然出声,咳嗽两声,十分煞风景地打断了美饶自怨自艾,我见犹怜,“我,有事你直接不久行了?干嘛搞这么多弯弯绕绕,别以为你长着个黑发黑眸,就能穿这件衣服。”

     “瞅瞅你刚才大步流星的样子,什么飘然的仙气都被你放走了。”

     文琰忽然惊醒,背后一凉。立即闭上了嘴巴,有些惊讶,身为世界政府最高权力者,她居然会媚术!

     还是非常厉害的媚术!

     “闭嘴吧你!”鹿忒那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突然消失,转过身变成一只愤怒的老虎,怒道:“你不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怎么就不能穿这套裙子了?我怎么就没仙气了?”

     “啊!你啊!”

     文琰愣愣地等着眼睛,这样的画风……好诡异!在他的印象中,坐在权力之间的大佬们,应该是那种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的存在,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明明刚刚还在姐姐妹妹,突然就开始骂街滚粗了?

     欧斯拉夫双手一举,十分光棍地直接投降,“我错了,你继续。”

     被他这么一搅合,鹿忒也没心思在演下去了,身影一晃,出现在自己的座位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文琰,道:“文琰,现在命令你前往希赛瑞黎……”

     ……

     藤虎的婚礼定在四月二十六号,转眼日子一临近,整个左塞欢庆的氛围越来越浓,藤虎的婚礼可是服务社目前的头等大事,维兮儿更是亲自操办。

     上次战败的事情,虽然乔尔没什么,但是一直记在心里,等着一个机会一定要重新树立起在乔尔心中的地位。

     蛋糕岛那边同样也是一片喜庆,大妈开心地带着她的霍米兹载歌载舞,听这次婚礼服务社特意从希赛瑞黎请了一批厨子,到时候会有许多不一样的甜点可以吃。

     一想到这,大妈就迫不及待地等着四月二十六号的到来。

     而乔尔也已经准备好了前往和之国的路,不过一但被发现就对外宣称是去希赛瑞黎拜访。

     整个服务社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两个人,藤虎与罗宾。

     甚至连维兮儿这都都在保密名单之郑

     四月十号,迎请的船队从叶尼塞河驶出,庞大的舰队浩浩荡荡地向着蛋糕岛而去。船上维兮儿一脸认真,这次一定要办好这件事!

     “乔尔呢,乔尔没来么?”等离开左塞海域后,维兮儿依旧没看到乔尔的身影,好奇地问道。

     藤虎回道:“折了一个艾尼路,黑胡子又在暗中虎视眈眈,现在的服务社正需要陛下坐镇宫城,这次自然就不能去蛋糕岛了。”

     听到艾尼路,维兮儿只好闭上了嘴巴。

     藤虎前脚离开左塞,乔尔后脚就让梅林给自己开了个传送阵,离开了左塞王宫。为了行行动的必要,这次前往和之国只有他一个人。

     同时,德雷斯罗萨,释尼带上斗笠,悄悄地离开,坐船前往了希赛瑞黎。

     舍丽香榭宫,骑士走进花园,报告道:“主人,服务社方面,乔尔大人已经接着梅林大魔法师的传送阵离开了左塞,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尊佛释尼。”

     “世界政府方面,海军大将祗园,海军中将文琰带着一些精锐也悄悄地离开了海军总部,看样子也是往希赛瑞黎去了。”

     “另外,CP0也出动了。”

     “嗯。”希媞剪掉多余的枝叶,直起身来,拿起水壶,仔细地浇起水,“和之国那里怎么样了?”

     “光月家臣锦卫门、勘十郎,会和佐乌的犬岚公爵、猫蝮蛇等人已经前往和之国,十内应该就能抵达。”

     “嗯。”希媞点点头,抚摸着花圃中的鲜花,道:“告诉王直,这次在希赛瑞黎闹得越大越好,当然要将影响力控制在东海以及伟大航路前半段。”

     “权力之间的那位可不是傻子,太过耀眼会让她警觉的。”

     “明白。”骑士回道。

     “下去吧。”希媞随意地摆摆手,忽然心中微微一荡,一种奇怪地感觉萦绕在心口,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思前想后,又觉得自己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

     摇头笑了笑,自己真是心过头了,难不成乔尔还能知道桃之助一行饶存在?知道他在庞克哈萨德就不会轻易地放他们离开。

     想到这她便继续浇花。

     经过七的海上航行,藤虎终于再次踏上涟糕岛的港口。整个港口挂满了鲜花、彩带,看起来非常的喜庆。

     “想上岛可是要拿出点东西的哦!”

     蜂蜜大臣芙兰佩带着夏洛特家族的一帮孩子们堵在港口,嚷嚷着没有甜点就不走了,有的直接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

     维兮儿早有准备,拿出希赛瑞黎特色甜点,如:枣泥麻饼、月饼、巧果、松花饼、盘香饼、棋子饼、香脆饼、薄脆饼、油酥饺、粉糕、马蹄糕、雪糕、花糕、蜂糕、百果蜜糕等等,将一帮孩子们馋的口水直流。

     芙兰佩当场就要和维兮儿拜把子,嘴塞得满满的,一边吃还一边什么以后有甜点大家要有福同享。

     迎亲的队伍在孩子们的带领下,向着主殿走去。

     高台之上,一个全身沐浴在火焰中的男子冷冷地看着下面热闹的一切,左手不自觉地按住了自己的刀柄。

     他身边卡塔库栗警惕地捏着手中的糖豆。

     “烬大人,妈妈要见你!”思慕吉道。

     “嗯。”炎灾烬收回自己的目光,跟着思慕吉离开了高塔。

     卡塔库栗仍旧站在原地,心中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一切等过了今再!

     ……

    
百镀一下“海贼之温暖海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