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凰美人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一十七章 凤逃金宫(五)

作者:盛月公子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凰美人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今夜,注定无眠。

     四更天左右,探听消息的苏逸舟终于如约归来。

     “现下形势如何?”

     心中急早熬成了锅沸粥,我亦不知从何问起,就着一股脑地笼统把疑惑抛向归来的苏逸舟。

     他当下反应,其实已经做了很好的说明,只是我仍抱有期望,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丝天无绝人之路的生机。

     “极不妙。”

     苏逸舟极简地回了三字,径直抄起茶壶倒了杯凉泉,三下五除二地饮了个见底。

     待解了奔波的口干舌燥,他道:“眼下出入王都的四门已全部安排重兵把守,且宫中出动两千精卫,兵分五路在上京城中挨家挨户清查娘娘和太子的下落,同时剿杀残余作乱死士。现在各大街区上,随处可见禁军卫的人。”

     “两千?阿姐,这可如何是好?!”

     面上乱如涟漪起,小梅扣住我肩臂上的衣袖,隐隐能感觉到她因惶恐而不止的颤抖。

     我咬住腮帮肉,将怀中不明所以的晋儿抱紧了些;目光左右不定摇摆多时,终还是定住口上窜下蹦的急气,慎重与苏逸舟商议上。

     “苏太傅,我素来信你统筹大局的眼光,只要还有一分希望在,我们便愿意尽十分力搏一搏。你只需实打实地告诉我们,这盘死局眼下是否还有值得一拼的奔头?”

     “娘娘,万不可轻言妥协!”

     玄冥亦听出我话中的犹豫,出声劝止我间,我一巴掌重拍在桌边,对人反被我一口严肃地按服住。

     “不是我要轻言妥协,而是当下我们为时局所迫,必须懂得审时度势!”

     倏地,气氛因我俩意见相左而骤起尴尬,搅得这满阁人心惶惶不安。

     稍许,苏逸舟把话插了进来:“宋兄,人要懂得量力而行,如今局势于我们的盘面,九成会输的一败涂地,皇后娘娘有妥协之心也是人之常情。”

     九成必败?

     这个结论看似打击士气,然此时听进我耳里,却意外地振奋人心。

     我忙问到:“既非十分绝路,那这一分胜算在何处?”

     “微臣就知道娘娘会如此问。看来即便前路是刀山火海,深渊万丈,娘娘亦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誓要拼出个十分肯定的结果才肯甘心。”

     我道:“既有孤注一掷的心,那说明此刻已到了胜负分晓的关键,若全然坐以待毙,错过了这一分生路,余生我注定就是个无翻身之力的失败者,只能在后悔中煎熬度日。苏太傅,请据实已告出路!”

     “娘娘真决定要拼上一拼?”

     此时,苏逸舟未急于回答,只是极郑重其事向我确定上心意。

     游走的目光将场上晋儿,小梅,玄冥等人一一看过,待回对上苏逸舟时,那股多时犹豫已掐灭在心底。

     我万分慎重地回答上:“确定。”

     苏逸舟望着我良久,一口叹息无声逸出唇齿间,他道:“这一成的希望,就在于人心。”

     “人心?谁的心,苏太傅莫非是指容舒玄?!”

     顺着苏逸舟的回答解下去,然越推敲越矛盾,深深眉锁凝于额心不散。

     “请皇后娘娘见谅,恕微臣暂时不能向你坦然个中原委。”

     我疑惑胜过先前:“苏太傅这是打的什么哑谜?若不能言明生路在何方,我们如何筹谋应对当下危局?!”

     他道:“娘娘,有些事若事先知晓的太清楚,一旦做起来便会畏首畏尾,反而不利于成事。娘娘既然去意已决,那就放手大胆去搏一搏;个中藏有何种玄机,时机一到,娘娘自会明白的。”

     此话一出,莫说是我听得稀里糊涂,就是在侧旁听的玄冥和小梅,亦是解不透苏逸舟话中玄机的闷葫芦样,苦愁得要命。

     “微臣来时,还带了个人来,应该可助娘娘宋兄一臂之力。”

     正当气氛为妙间,苏逸舟转身朝偏阁外唤了声:“李昭,你进来吧。”

     话声刚落,偏阁外一阵疾劲的脚步传入耳中,不消多时,一貌相清秀的男子单膝跪叩在我们眼前。

     “小的李昭,见过贵妃娘娘,宋大人。”

     “李兄弟快起来!”

     一见李昭,玄冥喜释忧愁,忙将跟前跪叩行礼之人扶了起来。

     玄冥上下打量了通,喜道:“见兄弟安然无恙,我便安心了许多,其他兄弟呢?现下情况如何。”

     李昭道:“突围中,大半兄弟们已牺牲在文德门。宋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时见您发出的硫火箭讯号,兄弟们全力赶赴文德门支援,却迟迟不见你和娘娘踪影;伤亡惨重间,我们无奈选择暂时撤退。在躲避禁军卫搜寻过程中,幸好得苏太傅相助,才能暂时甩开追兵堵截。”

     “这都怪我一时鲁莽,筹谋不周,害兄弟们枉送性命!”

     说着,玄冥也是自责难抑,人前重重地自赏了一嘴巴子。

     李昭见状,也是急拦住:“大人无需过于自责!我等本为死士,身负御命重托,来上京前便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眼下见贵妃娘娘和大人平安脱险,也不枉兄弟们拼死一场。”

     “眼下我们还剩多少兄弟?”

     李昭回:“还有二十四人尚可对敌死战,眼下都一并潜入这苑中,就等大人和娘娘下命。”

     知悉了我方现下根底,转眼气氛一凝,各路四方的目光齐齐投向于我,等着我来做出个决断。

     “横竖是一死在前,且有不战而降的道理?”

     索性心一横,我当即拍板上。

     “李昭,你给你的兄弟传句话:若此战注定功败垂成,我亦不会弃你们而苟活,必以死相谢今日各位的搭救之恩。让苑中待命兄弟休整半个时辰,我们五更时分突围出城。”

     “是!小的和兄弟们定誓死保护娘娘安危,不负皇上世子重托!”

     领了我的懿旨,李昭迅速折返出偏阁,向那帮待命的死士传令去。

     此时苏逸舟道:“那微臣也去准备下娘娘出城所有马匹车驾,五更时分在东面偏门会合。”

     “等等,苏太傅。”

     见人欲走,我因多时惦记一桩事,暂时拦下了对人的脚步。

     几番犹豫后,我问上:“容舒玄现下情况如何?”

     听了这话,他亦是面上微微一怔,答道:“王上眼下身中奇毒,太医院的各路杏林高手正聚于乾坤殿,全力施救;微臣在乾坤殿中探视时,王上人在清醒与昏迷间反反复复周转,似乎情况不太乐观。”

     对人话落,四周似有汪洋覆来,我人当即陷入深深沉默中。百镀一下“凰美人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