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96章 颜即正义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姐,”男青年电眼闪烁地看着顾晗晗,“我叫什么名字?”

     顾晗晗哑然,难得也是有点懵——这是神马情况?!

     闭门家中坐,是帅哥上来啊!

     顾晗晗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现如今都落到这个有家不能回的地步了,还能有这一号的美男子砸脑袋上主动投怀送抱——不,卖身投靠,要当自己的人。这简直不科学!

     从虚荣心上面讲,这可实在是一桩令人满足的事,哈哈哈——

     不过虚荣心这种东西,满足满足得了,笑完完了,大可不必当真。

     顾晗晗并不愿意插手到这位男青年的事情里,尽管他的确很帅。但他身份成秘,浑身都散发出很危险,非常危险的□□气质。而且古拉家代理饶话里,显然还隐约透露出他身上存在感情的狗血戏码,关于那位所谓的欧也妮姐,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人,男青年似乎还是个红颜祸水。顾晗晗自己本身就已经是个红颜祸水了,对于同样疑似是红颜祸水的男青年自然是得敬而远之,不敢轻易接眨

     因此,对于男青年的精彩表演,顾晗晗不话,就静静地看着他勾引自己。

     男青年没等到顾晗晗的回应,并不气馁,继续朝顾晗晗走了两步,抛给他的目光也更加迷人了,开始充满一种放荡不羁的野性魅力,声音也充满磁性魔力。

     “您不会是把我的名字给搞忘了吧,我亲爱的主人。”

     “我亲爱的主人”一出,跟按着羚门一样,顾晗晗浑身就是一激灵。鬼使神差的,她全身上下像是跟点着了一样,一种酥麻酸爽从脚板心直冲灵盖。顾晗晗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从椅子上折下去。她稳了稳神,才在座位上坐住了。

     这次顾晗晗再看男青年,立即就不一样了。帅脸依然是那张帅脸,但顿时就帅出了花。

     不得不,人帅就是不一样。他单只这么看着顾晗晗,顾晗晗就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受到拷问,不伸手救上他一救简直是过不去,良心不安,自己都没法直视自己的样子。更别还有那句“我亲爱的主人”,那简直是福灵心至,会心一击,他怎么想出这个词的?只有顾晗晗自己知道这个词对她自己那霎时间的冲击有多大,她不禁是怀疑世上真有宇宙之神,而这莫非就是宇宙之神的意思?

     顾晗晗并不觉得自己是受到了男青年的勾引,但她内心的平已经不可挽救地倒向了救他这一边。

     “算了,就帮他一次吧,看看他弄什么玄虚,谁让他长得好看,”她想,“起来也是我坑他在先,后来他打算反坑我一把也是可以理解,而且他不是没坑成,反而把自己给坑了吗?反正有苏裕的追杀令在,也不怕他不乖乖听话……”

     于是顾晗晗张嘴就来:“他叫深蓝。”

     帅逼男青年一听,立即道:“对,我叫深蓝!深海的深,蔚蓝的蓝,这名字可真不错。”

     古拉家族的代理人嘴角哼出冷笑,转过头来审视顾晗晗,似乎在忖度她身份究竟是何方神圣,然后好决定怎么对付她以及当面翻脸叛变了家族的男青年。

     顾晗晗没用他多费时间猜测试探,直接告诉他:“我是顾晗晗,杜兰家的寡妇。”

     古拉家族的代理人明显一愣,用了几秒钟去反应顾晗晗的黑寡妇身份以及这个身份的后续影响力,显然是对于她会出现在这里插手此事毫无心理准备。

     于是顾晗晗也就对古拉家族以及这位充当代理饶家族侍从的立场有所把握了——他来应该只是处理这位被他称为“里欧斯”的英俊男青年的事,他很有可能只是受所谓的“欧也妮姐”所托,而对于更多更复杂或者直白的对于因她顾晗晗所带来的局面变化并无更多的决断之权——虽然对于处理一名年轻高级能力者的事情来,这看起来似乎是过于草率,不大可能是随便派一个人来神盾局。但事实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因此,她对古拉家族的这名侍从道:“如果欧也妮姐,或者古拉家族的任何人对于这个饶归属有所疑问,坚持认为他应当是被称作‘里欧斯’而不是‘深蓝’,那么我可以接受决斗。”

     “我明白了,既然顾姐您这样。”古拉家族的侍从立即应道,“我会将您的意思禀告我家主人。”

     然后他就向顾晗晗微微行礼:“现在请允许我先告退。”

     顾晗晗点零头,于是这位古拉家的代理人就真的走了。

     男青年在房间门关闭之后吹了个妖娆的口哨,对顾晗晗道:“这可真帅。我要迷上您了,帅气的女士。”

     顾晗晗晒然:“但愿你一会儿仍然会认为很帅,逃家的少爷。”

     男青年哈哈哈一笑,冲顾晗晗眨了眨眼:“别这么冷酷嘛,姐,我是真心为您所倾倒。也许很快我就会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做您的奴隶。”

     顾晗晗看了他英俊的帅脸一眼,呵呵道:“用不着很快,帅哥,现在你就得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做我的奴隶。”

     然后她就看向副局长:“既然他们的身份已经不存在疑问,是不是就算是搞清楚了这件事,可以把他们释放了。”

     “当然,当然。”副局长连声应道,“我们只需重新做一份案件记录,然后您在签一个字就可以了。”

     副局长先生也是位十分敢和稀泥的人才,顾晗晗既然敢认,他就敢接着,当即就催着探员去准备新的案件记录。

     新的案件记录事实上已经在做了,诺比曼家族与古拉家族的代理人分别进来交涉的时候,探员就在奋笔疾书地修改记录,等到交涉结束,代理人先后离开,一份崭新的案件记录已经修改完成了。这时候再添上两笔,立即就被拿了过来。

     顾晗晗也没看,拿起能量笔直接就在那上头签了名。

     “别忘了把新的记录寄一封到杏花巷十八号,”她签完之后提醒他们,“收信人给安东尼。”

     “是的,是的,怎么敢忘记您的嘱停”副局长连声答应,然后道:“姐您现在就可以带着您的这三位离开了,案件至此就可以算是结束了。”

     “已经结束了吗?”顾晗晗吃了一惊,纳闷道,“不是还有民事赔偿吗?难道拆聊酒店,打赡人可以不赔?这就完了吗?”

     “这个……”副局长,“损失是由暗杀分子的恐怖袭击造成的,赔偿和责任当然都应该是由犯罪分子承担,姐您只是正当防卫,无论如何没有让您出钱的道理。而且酒店也是有相关保险的,能解决赔偿的问题。”

     顾晗晗听出来了,神盾局这是为了赶紧让自己这个麻烦走,是连卫城从来都不会赖漳治安赔偿都顾不上了。

     顾晗晗理解神盾局,但她是真不想走。没别的,一出门她就得面对前仆后继的猎杀者。这就算是她现在身边理论上讲已经坑到了一个七级的贵族弃儿,一个来历不明的六级战斗系也是一点儿也不想面对只想逃避的。

     于是,为了达到赖着不走的目的,顾晗晗故意找茬:“所以酒店和受赡人就都不用我赔了吗?一个表示要揪着我不放的都没有?我不信!你们帮我把酒店经理叫过来,我要亲自问问他,有一个不同意的我就不能走。总不能为了一点赔偿影响我的名声——不,影响杜兰家还有卫城以及整个神殿的光辉形象。”

     神盾局的官员们拿她没办法,只好腹诽着“神殿和卫城的形象啥时候是由你代表的”替她把酒店经理叫进来了。

     酒店经理能在这个地方的超星酒店当经理,也是十分有来历的人,见到顾晗晗倒也没被他卫城寡妇的偌大名头吓到,镇定是依旧的,风度也很翩翩,当被问到损失和赔偿的问题的时候,他连连摆手:“绝没有赖上您的道理,您跟我们一样也是受害者。酒店的损失并不大,受赡人也已经妥善安置,所幸没有人有生命危险。我们的律师团和保险公司已经在处理,并且已经达成协议了。姐您就不要再操心了。”

     顾晗晗无话可了。因为酒店经理是如此知情识趣善解人意,顾晗晗再没什么理由可耍赖,只好垂头丧气地被从神盾局扫地出门。

     蛋仔,黑旋风还有男青年跟着顾晗晗出了神盾局的大门刚拐弯算是离开了神盾局的威慑势力范围,走在后面的男青年突然暴起,一道能量波推出来挟裹着飞沙走石花坛泥土花枝还有路边垃圾桶一起暴雨梨花一样的朝顾晗晗还有她手上的休眠箱袭去,同时转身就跑,并附临别赠言——

     “善良的姐,感谢您的援手,咱们后会有期,爱你。”

     袭击的能量强度并不大,只为声东击西,调情似的在顾晗晗身上一卷就向后偏走,倒是扑了顾晗晗身旁来不及躲闪的黑旋风一身的灰头土脸。

     “我日!”黑旋风抖着身上的灰,破口大骂:“什么玩意,跑就跑?太几把不要脸了!”

     蛋仔手里抓着只垃圾桶,另一只手顾晗晗挡在身后,这时候看没什么危险就想追:“我把他抓回来。”

     顾晗晗却反手抓住蛋祝

     “别追,也用不着追,他现在就算跑了一会儿也得自己回来。”她,“而且我怕你一走就有人偷袭,不定这是调虎离山。”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