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8章 定频突破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也愿意。”苏裕也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天真得意地笑容绽放在他脸上,晶莹剔透美到极致,仿佛十万光年的星河泯灭才能换来的一颗凌晶花。

     顾晗晗瞬间晕了。

     “这只妖孽的笑好……妖孽,不行啦,我要死了……”顾晗晗满脑袋的绯色旋转。

     这还是顾晗晗第一次看到苏裕笑,因此当即就被迷得头晕眼花,神智几乎都有点儿不清了。

     她两只手一起攀上苏裕的脖子,笑着说:“能不能带我飞,我要飞,刚才就飞了的。”

     于是,苏裕身体上升,像一只热气球将顾晗晗带到半空中,一直让她的头顶到天花板上开出的天窗。

     顾晗晗惊奇无比的瞪大眼睛,再次体味到离地漂浮的微妙快感让他的感触更加敏感,空气包裹着她的全身、托住她双脚的特殊感觉使她激动得屏住呼吸,心脏在跳动中似乎都在微微颤抖。她满是新奇地伸手去推,玻璃天窗就“嘭”地一声向外弹开,而她则被那团充满了弹性的空气托着继续向上。

     苏裕带着顾晗晗,一直上升到云层之上,星空之下才缓缓停止,像游弋的鱼儿一样在星空中缓慢地兜着圈子飞翔。

     静谧的夜空包裹着她们,仿佛整个宇宙都在他们眼前无声的闪烁。很远的天际有流星样的光芒远去,那是驶往空间站的飞艇发射的信号与电离子反应发出的微弱电弧。

     顾晗晗激动得不能自已。

     啊,地球母亲,我是一只飞翔的鸟。

     “能转圈吗?”顾晗晗无比憧憬地说,“我好想在天空中跳芭蕾。”

     苏裕仍然用一只手揽着顾晗晗的腰,听到顾晗晗这样说,就飞快地旋转起来。

     风灌进顾晗晗的耳朵和嘴巴,她感觉自己像一根在狂风中扭动的柳枝,刺激得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战栗。她激动地大声尖叫,甚至还没有开始就在期待。

     “来吧,妖孽,让我们做/爱!”她大声说。

     苏裕合着顾晗晗上扬的声调,松开手将她往上抛。

     顾晗晗感觉自己像一只炮弹,急遽上升又砰然坠落,上升和下降交替那一刻,血液贲张至临界点的狂烈刺激笼罩她全身,填充进她的体腔,挤走她身体里每一丝空隙。就在她以为她的血管即将爆裂,血和□迸射出来在星空中晕染出一朵儿玫瑰花的时候,冲击着她血管壁压力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空洞和这种空洞带来的强烈眩晕。然后,顾晗晗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

     那只妖孽混球没有接住她,不,顾晗晗甚至根本就看不到他的人影。

     云层氤氲的水汽在她眼前一闪而过,风狠狠地刮着她的皮肤,呜呜的鸣叫声刺激着她的耳膜。她从几千公尺的天空坠落,眨眼间就到地面。

     自己的十八岁的肉体跟大地亲吻,然后“轰”地一声摔成一蓬血泥飞溅开来的场景出现在顾晗晗地脑海里。她恐惧得每一块肌肉、每一颗细胞都在簌簌战栗,然而,内心却升起前所未有的雀跃与爽快,隐约中她竟仿佛在期待那一刻死亡的来临。□从顾晗晗地身体里喷洒出来,一种能与精神性/爱相媲美,却又完全不同的愉悦包裹住了顾晗晗。她惬意地闭上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体味着一切终结之前这一刻的机制快乐。

     顾晗晗的身体精准无误地穿过天窗,重新进入餐厅,并在经过水晶吊灯的时候,可疑地调转了好几次身体。堪堪避过与那些金属装饰物的撞击,最后变成脸朝下的姿态继续向桌面下落。

     感觉到身体里的愉悦的战栗伴随着姿态的调整节奏有所变化,顾晗晗睁开眼,发现苏裕那张让好人都能产生犯罪冲动的妖孽脸蛋微微扬着正在自己脸前。甚至来不及眨眼,她和他的脸就会贴在一起,她和他的嘴唇就会彼此亲吻。

     “哦,直接击穿骨骼,血肉模糊的亲吻。”顾晗晗想,“我的初吻如此火辣!啊呜——”

     来不及哀悼自己不同凡响的初吻,顾晗晗猛然发现自己降落中的身体停住了。

     她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减速就停在了半空,距离餐桌一米高,距离苏裕的脸甚至不到一厘米。她像一艘穿越虫洞的老旧飞船,全身都在剧烈颤抖,每一个零件都在嘎支支地作响。但是,没有内出血,没有器官衰竭心脏爆炸,没有失明耳聋身体受损,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仿佛一层薄薄的油膜包卷着她,从容卸掉速度从几千公尺瞬间为零对她肉体所带来的强大冲击力。

     但精神上地冲击力却没有也是任何超能力所不可能卸掉的,骤停那一刻对顾晗晗的精神刺激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顾晗晗感觉,在她身体停顿的那一刹那,仿佛石油井喷一样,一种磅礴的力量呼啸着破壳而出,冲出她的大脑。她的头脑中仿佛有一道巨大的喷泉,闪着夺目的光芒向上喷洒。水花直抵她大脑中某处神奇的所在,刺激她产生发出疯狂尖叫的超强快/感。而撞击后的水花迸溅着四散而下,纷纷扬扬,却又润物细无声地滋润进她的心底。

     于是,顾晗晗就这样陷入一种神奇的状态,暴风骤雨与春日丽相交织,她的脑电波就在中央临界线上跳舞,忽上而忽下地发生着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爆炸。

     时间仿佛在顾晗晗地意识世界停摆,感觉几乎是经历一个宇宙收缩与膨胀的周期那么久,她精神世界里连成片的那些数不清的小爆炸们才完全结束。事实上,顾晗晗只在半空中停留了一瞬间,就立即下落摔上餐桌。

     包裹她身体的那层奇妙的空气薄膜消失不见,顾晗晗直摔向下,像一只不幸的天使,脸先着陆。幸好桌布下柔软厚实的皮毛很好地缓冲掉了撞击的力量,她只是下巴有一点儿疼痛发麻。但这点儿小小的疼痛,对亢奋中的无良少女来说简直算不了什么,她甚至差点都没有觉察到这细微而无足轻重的疼。

     “我要被你玩死了,妖孽,但是好过瘾!”

     顾晗晗撑着餐桌爬起来,两只手臂搂住苏裕的脖子,“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姐太爱你了!”她说。

     苏裕愣住了,似乎顾晗晗啃得这一口很让他吃惊,猝不及防地像是一只竖起耳朵的红眼睛白兔。他手掌抚摸脸颊处顾晗晗嘴唇刚刚碰触过的位置——从掌心到指尖,然后仿佛受到点击似的猛得手指缩回掌心,很不习惯地将头偏开向另一侧,语气有些奇怪地说——

     “你为什么还不帮我脱衣服?”

     “没问题,马上就来!”

     顾晗晗很爽快地答应了,语气跟她宣称“我顾晗晗下半生的人生目标有了……”时很有些异曲同工的妙处。她直起身子跪坐起来,怀着某种激动和微妙地心情,两只手在苏裕的脖颈后面寻找金属衣的按钮。什么都没有找到,意识到那是高档奢侈的天然衣服后,满怀感慨又抚摸着苏裕的脖子返回。

     指尖恋恋不舍地划过锁骨,扫过苏裕衣领的花边,很快又回到他领口处露出的那块嫩白的肌肤。磨搓中顾晗晗感觉苏裕鲜嫩的皮肤衬托得自己手指粗粝无比,她不禁舔了一下嘴唇。

     克制着要咽口水的冲动,顾晗晗一粒一粒地解苏裕长袍的口子。但因为手指湿漉漉的缘故,反复很多次才能勉强解开一粒,她手掌在衣服上摸一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对付那些该死的扣子,然而一路向下,花瓣儿一般淡粉色的肌肤大片撞进她的眼,指间温暖的触感时刻在挑战她心底最后的防线。

     笨拙地解开又一粒扣子,一抹浓烈的光芒耀动着划过顾晗晗的眼,苏裕扣着红色宝石的肚脐跳跃着从衣服下面闪现出来。顾晗晗地心也随着这红宝石的光芒砰然跳跃。于是,她再管不那些麻烦的扣子,一只手抓住苏裕的胳膊,另一只手有些野蛮地攥着衣领直接将解开一半的袍子从苏裕身上往下剥。苏裕从餐桌上站起来,好让顾晗晗能将袍子从她身上拿开。

     顾晗晗将袍子扔到一边,深吸一口气,打量苏裕衣服之下的裸/体。这只妖孽能让人没了呼吸的小腰腰正好出现在顾晗晗的眼前。从红宝石处向上,是陡然变窄,仿佛一只手掌就能卡出的细腰。从红宝石处向下,是暗金花纹,紧绷着腰臀线条极其引人遐想的内裤。

     顾晗晗很激动地想:“哇,多舒服的小腰腰,我要抱,我要抱!”

     事实上,她也的确立即就这样做了——身体向前,一个熊抱搂住那只腰。

     顾晗晗像抱着她的虎斑一样抱住苏裕的腰,满足了一秒钟,然后一只手仍然保持着熊抱的姿势不变,另一只手则直接去剥苏裕的内裤。

     内裤比衣服好脱得多,顾晗晗很容易就把它拿下来。苏裕的男性像一只调皮的鸟,扑腾着翅膀跃跃欲试地擦过顾晗晗胸口的布料。顾晗晗一伸手擒住那只活泼得过了分的禽类,抵着他的耻骨将他向后推。

     苏裕向后仰倒,半躺上餐桌。顾晗晗脱掉自己的金属衣,跨步坐上苏裕的胯骨。之前的准备足够多,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彼此契合。于此同时,无数条肉眼看不见的能量束从苏裕身上飞出,漫天飞舞着在顾晗晗的皮肤表面磨蹭,风姿绰约地邀请与她精神共振。

     顾晗晗忍着强烈地愿望,用全部的意志力控制自己的脑电波不去与苏裕的能量束相接触。为了做到这一点,她甚至在手边拿了杯酒给自己灌了进去。

     “不,这亲爱的小乖乖,”明显被酒壮了胆的顾晗晗扔掉水晶杯,搂住苏裕的腰,让它们彼此摩擦,“这一次,我们应该反过来进行。”

     作者有话要说:写H简直是一种折磨,更痛苦的是还没完。我多希望永久退出H姐。

     明天继续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