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3章 来场艳遇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顾晗晗很快就把圆润可爱的艾米丽小姐给搞丢了。

     认识艾米丽的人好像很多,不时的有人过来跟她招呼,她也经常给别人打招呼。当然,她也尽职尽责地把这些人介绍给了顾晗晗,但他们谈论的不是镧晶期货就是能源股指,再不就是宝石品质和时髦的高档服装和服装设计师。

     这样的谈话顾晗晗想要加入进去实在是太有难度了。作为一个下午还在以虚怀若谷的精神认认真真请教什么叫做买空卖空而且还没得到答案的高考差生而言,跟她谈期指震荡,期现套利之类的无异于当面羞辱她。至于大宝石和名设计师的作品,这个顾晗晗倒是有的,甚至她身上的就是。但有的穿有的戴不代表有的可说……

     然而艾米丽对这些非常熟悉,不论什么话题都能侃侃而谈,发一些议论。她像一只胖乎乎的漂亮蝴蝶,在花丛中钻来穿去,一个没看住,就不在了。

     顾晗晗摊手:“这不是慈善酒会吗?我怎么感觉像是来错了地方。”

     贴身男仆之一回答说:“因为热衷于慈善活动的大多是商人,商人比较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东西。”

     贴身男仆之二补充“就是可以和钱联系上的一切,或者能折算成大量钱的东西。”

     “看来想要从别人兜里掏钱,就得迎合他们的口味。”顾晗晗看着穿着制服的助学基金会工作人员满场到处走动,加入各个谈话圈子,并进行募捐,自己总结出一条经验,然后还特别掏出个小本子记上,并对贴身男仆们说:“等咱们的基金会办起来,也得借鉴借鉴。”

     写完之后,她将本子丢回指环,抱怨说:“不过的确是够无聊的,难怪安东尼不肯来。我都想象不出他被别人要钱是什么样子,我从认识他的第一天,不,第一秒,我就开始不停地为他花钱。你知道么之一,那时候我为他欠债八千块,悲惨得要进监狱坐牢,他都能眼睛都不眨地花掉我最后七十块。现在想想,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呃……如果您实在非要想象,可以对比一下大人的样子。”贴身男仆之一说。

     “是啊,大人也是从见到小姐的第一眼起,就开始不停地为您花钱呢。”贴身男仆之二补充。

     “苏大款?”顾晗晗顿时笑了起来,“要不然怎么说他是苏大款呢,搞得姐卖身都卖得欢乐无比。你们知道不,之一之二,那时候每当苏大款顶着他那张妖孽的脸给姐花大钱的时候,姐就总要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苏大款混到破产,流落街头,脸上抹得脏兮兮地抱个箱子蹲着,姐一定把他领回家里养着……”

     花园里的宾客越来越来,他们在一切地方聊天,衣冠楚楚地谈论各种顾晗晗听不懂的名词。顾晗晗站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抱怨说:“慈善活动还有多久正式开始啊,我还等着抄他们的开场词呢。”

     贴身男仆之一看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这么久啊……”顾晗晗叹了口气:“想干点好人好事真不容易——你们有谁看见安德森来了吗?”

     贴身男仆之三赶紧报告说:“刚才我们一进门,安德森先生就派过人来传话。说他一早已经到了,在后面的小花园等着您。您什么时候逛烦了,觉得无聊,随时可以过去找他。他实在是不太方便在前面露面。”

     顾晗晗不由一怔:“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贴身男仆之一给出了解释:“大约是如果露面就不免要有一番寒暄,实在不耐烦一一应付吧。”

     顾晗晗没怎么多想就接受了这个解释:“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小花园里没什么人,很有一番曲径通幽的味道,绕过一架蔷薇花墙,就看见安德森自己一个人呆在亭子里。他面前摆着画架,手里拿着画笔,托着腮坐在那里魂不守舍地发着呆,间或提起笔在画板上抹上一笔,然后就对着那画发出一阵傻笑。

     顾晗晗绕到他背后走过去,还没进亭子自己的笑模样就撞进了自己的眼,那自己最美丽的一刻,下午还是个白描,现在已经有了颜色,多了光影,出了层次,赋予了风韵活了过来。霎时间一番感动涌上了顾晗晗的心,她轻声呼唤:“安德森……”

     安德森猛地转头,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顾小姐,您来了……”他看见顾晗晗的视线落在画上,顿时有些难为情的站起身,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下午从您那儿一离开就来了这里,本来只是想坐在这儿等您,但不知怎么回事,忍不住就把画拿了出来继续画……我没经过您的允许……画得也不好……”

     “很漂亮……”顾晗晗打断安德森,对上他情深似水的蓝灰眼珠,“能把它画完送给我吗?”

     安德森的脸上仿佛瞬间绽放出了光芒,前面庭院的喧嚣声远远的传过来,飘渺隐约的仿佛在天边云上,花园里夏蝉鸣泣之声唱响在耳边,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种情调。

     安德森轻轻捧起顾晗晗的手:“我能吻您的指尖吗?”

     顾晗晗呆住,像被施了定身术。她的心砰砰直跳,几乎从胸腔里跳出来,头脑却完全无法思考。

     安德森低下头去,用一种饱含着崇拜与爱意的姿态,嘴唇轻碰顾晗晗的指尖。

     顾晗晗感受到嘴唇饱含热情的战栗,嗅到他温暖的气味,还有气味里掺杂了麝香味道的木质清新。还是那种香水,顾晗晗的下午时的那点情愫连带着欲望一起被勾引了起来。紧接着,多日以来压抑的肉体欲望,起床时乌契闹出来被压抑下去的欲望,之前跟安东尼循环后压抑下来的欲望就一起来了个总爆发。它们汇成一股洪流,这一爆发就是火山爆发,天崩地裂,直接掀翻了顾晗晗的天灵盖,也冲垮了她的一切理智。她猛得一推安德森,使他向后仰倒靠在桌上,然后一个跨步迈上去坐上他的身。

     “我能跟你做/爱吗?”她问。

     做/爱?安德森一愣:吻指尖的下一步难道不是握手吗?连情书和热吻阶段都省略直接跳到做/爱?我这是幻觉吧……

     但是顾晗晗已经开始扒诗人画家深情仰慕者安德烈的裤子了。她干这个非常熟练,因为曾经在“半残”的苏大款身上得到过充分的锻炼。她轻松地将安德烈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拉倒腿下,手一掀就抓住他那只清晨会在花园里唱歌的黄雀。

     安德烈天生为爱情而生的蓝灰色柔情无限的眼眸因为顾晗晗的英勇无畏和不按脚本行事出现了短暂的呆滞:等一下啊,太快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哦……算了,随便你,飞船时代的爱情,哦……

     黄雀被顾晗晗掀得是精神抖擞,她虎口收紧,掐住那机灵黄雀的脖子,掀开长礼服裙,扯掉内裤就坐了上去——说到“做/爱”,或者是“做”,顾晗晗是太有发言权。虽然她真正睡过的只有苏裕一个,但有他一个就顶一万个!无论温柔似水还是热情似火,无论床上床下还是车上野地,无论天雷勾动地火,还是连撕带咬,强与被强或者反强,这她都一概门儿清。

     技术而外,心理上就更没问题了。治愈循环能量刺激累积起来的肉体欲望爆发时候顾晗晗连苏大款都敢毅然推倒用强,何况艺术家安德森乎?再说顾晗晗对跟安东尼发生肉体关系有心理障碍,跟其他人发生肉体关系还能有心理障碍吗?反正艺术家爱她,并且不会永远爱她,他想跟她有艳遇……

     要说有心理压力,那这个心理压力也是来自于她现在正在追求安东尼并争取跟他谈恋爱,而且她还跟他约定了做循环不做/爱。肉体欲望两人都有,这要是安东尼没艳遇她艳遇了显得她人品多不好,岂非以后安东尼跑去艳遇她也无话可说了?但是安东尼好像很鼓励她有点艳遇什么的,甚至推荐贴身男仆——这个混蛋!谁知道他是不是背着老娘偷偷在外面搞艳遇,反正他又不爱我,只是被我强迫才不得不跟我呆在一起而已……哼,老娘一定要艳遇一次给他瞧!

     ……

     安东尼用非常漂亮的花体字在文件上逐一签着名,他看中的那三条航路,刚才已经顺利地得到了两条。新航路航线公司和亚特兰蒂斯联合航路公司的先生们对他丢出来的那些权益非常满意甚至惊喜,几乎立即就同意了在转让合同上签字。剩下的第三条航路,也正在跟环银河航路公司谈判,应该快要有结果。

     一切都非常顺利,无论是他的新身份还是他的女神,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心不在焉、神思不属的错觉。心里仿佛像压着什么事。

     他停下笔,有些吃惊地发现自己刚才竟然签出了那个他曾经熟悉无比,现在看起来却似乎有点儿陌生了的名字。他摇了摇头,自己撕掉了那张文件,并将碎片丢进分解桶。拿起笔准备重新签,但内心没由来涌起一阵烦躁。于是,他扔了笔,抬眼看恰好站到办公桌前的萨沙。

     “那个能源家族的年轻人,调查得如何?”他问。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