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40章 恳谈会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贝少的房间收拾地干净整齐,但唯其过分地整洁,总给人一种室温偏低的清冷错觉。顾晗晗认为这是房子的人气不够的缘故。贝少平时不是在留学生互助会就是在实验室,很少能在家呆上一天。有时候忙实验或者是训练到深夜,就索性连睡觉都不回宿舍,就在休眠箱凑活一晚。最近被罗琳拉去搞装修,更是白天晚上都泡在工地现场,连吃饭的时间都得靠挤,就更别提回来睡觉了。

     顾晗晗用临时权限连接智脑调高房间的室温,去贝少的卧房找了一张薄毯出来,然后就和衣躺到沙发上,准备就在这儿凑合到天亮。

     自从上次她和安东尼在宿舍做治愈循环,殃及贝少差点没害他无辜丧命,顾晗晗愧疚之余从实验室顺了好些隔离材料回来,将房间四壁贴了个遍,算是亡羊补牢。聊胜于无。这种壁纸样的织物经纬线里掺杂了少量的锘金,虽然对安东尼那种级别能量场的未必有用,至少像莫尼克这种还在低级水准超能力者的能量散逸带来的干扰轻松屏蔽掉绝无问题。

     然而排除掉少年像松鼠啃啮一样的跳脱干扰以后,顾晗晗仍然无法入睡。不满十九岁的少女平生第一次体验失眠滋味。这种据说是中老年成功人士所独享的折磨甚至最先让顾晗晗感到的是好笑和匪夷所思,因为她既不老距离成功也相差甚远,目前混到的最高职称似乎是大卫-杜兰的“情妇”,但最开始的新奇感过去之后,顾晗晗很快尝到了厉害。

     头疼欲裂,眼球胀痛,神经像绷紧的琴弦,脑海中各种各种的事情纷至沓来,毫无希望的治愈波研究、不知如何了局的三角恋,她和安东尼之间看不见一点光明的未来,所有这些她死死压在心底始终不敢承认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烦恼一起翻上来,堵住她的嗓子眼,任由她如何殚精竭虑都不得解脱。

     她闭着眼帘,眼珠子却瞪得滚圆,四周一片空洞却又噪杂地恼人。

     灯光突然大亮,白光透过眼睑稀薄的皮肉耀她的眼,顾晗晗用手盖住脸,然后睁开眼睛,看见贝少桓高挑的个子站在门口。

     “晗晗?”贝少桓有点吃惊,“你怎么睡到这里来了?有事应该直接通讯给我。”

     “没事,就是今天新来的两个研究助手借宿,吵得厉害,我上你屋躲个清静。”

     顾晗晗站起来,裹了裹睡衣,顺便捡起掉在地上的薄毯,问:“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宿舍呢——现在几点?”

     贝少桓看了眼时间:“凌晨五点。我刚下地面来,看还有一点时间所以打算回来洗个澡。咱们的太空模拟场今天凌晨送到预定轨道了,挺顺利的。”

     “那你进房间里睡吧。”贝少桓说,“我洗个澡吃点东西就要去实验室,快完工了还一堆事情等着呢。”

     顾晗晗摆手:“不睡了,反正也睡不着,这个时间不如干脆起床,和你一起吃早饭。”

     说完,她就打着哈欠去了厨房,烤上面包片,开了热水,找出以前送给贝少的咖啡豆,磨成了粉,摆开两盏杯子,细细调弄。

     贝少桓冲完澡出来动手煎了两根香肠、一对鸡蛋,切了几样水果。然后他们两个人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到餐桌那里去。

     “你精神不大好,眼圈都是黑的。”他随口跟她闲聊,“新招的研究助手不是学校的学生么,他们没地方住?”

     “还学生呢,明明是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上没上过学都不知道,”顾晗晗晒然:“一个中二,一个二货。”

     贝少桓有些吃惊:“怎么会?离家出不是应该通知他的父母,怎么能真留下他们助手,何况还有一个是未成年人。”

     “没办法,不收不行,”顾晗晗苦恼地摇头,表情像是粘上了一块牛皮糖,“他爹是莫奇,太牛了我们惹不起。”

     贝少桓不由皱眉,脸上是努力回忆的样子:“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啊。”

     “所以你一看就是坚定无神论者的理工男。”

     顾晗晗哈哈笑道,然后就在餐桌的日历牌上连接智脑,手指敲击,熟稔地输入几个字符。日历牌的纸面上就弹出一祯人像,不是惯常见到的虚拟投影,而是古老的二维画像,这使得人像自然笼罩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塞——人像是个披着厚重神袍的老人,手执一柄华丽的长剑,目光威严。

     “比真人霸气多了……”

     顾晗晗小声嘟囔了这么一句,就把日历牌转向正对着贝少桓。

     “阿斯加德教宗,大地女神该亚的守护骑士,银河神殿教现存的二十三名大宗主之一,诺,就是他了。”

     “原来是神殿教的教宗啊,那应该是很厉害的大人物。”贝少桓一面读着人像下面度娘人物的小字介绍。一面点头表示他了解了。但无论从表情还是语气,他都更像是了解了一个教课书似的字眼或者是新闻联播上的名字,有着明显的距离感。就像公元年代一个的华夏人指着互联网上罗马教皇的照片说“我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一样。

     顾晗晗理解这种距离感,他们这些从地球来的老乡很难有什么宗教信仰,并且灯塔星一直是自由光芒闪耀的自由之都。于是,她笑着对贝少桓说:“何止是厉害啊。所谓夜幕中的皇者,暗中支配世界的那只手,说的就是他们。”

     贝少桓一怔:“没那么夸张吧。神殿教的信徒是遍布宇宙,宗教领袖的影响力肯定是大的,但不是说凡是成为大宗主的高级超能力者,都要在仪式上发一段誓言,就是那个什么‘自今夜开始,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人民,在暗黑无垠的宇宙,守望人类前行的脚步,不戴皇冠,不执权杖……’超能力协会的章程里面有这么一条。”

     “所以所才叫暗中支配嘛。”顾晗晗这样说道。

     她低下头去轻搅杯中的咖啡,这还是贴身男仆之一替顾晗晗准备的,氤氲的香味沁出来,很是令人愉悦。于是顾晗晗微笑着去看她的地球老乡:“贝少,你在灯塔星呆了好几年,心里对这里的超能力贵族怎么看。”

     “有钱,任性!”贝少桓抿嘴一乐,说了句笑话,“四大高帅富嘛!”

     “说正经的呢。”

     “跟大财阀或者王公贵族之类的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吧。也有人类的精英,社会的柱石。也有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的混蛋。”贝少挠挠头说,“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特别的无政府主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世界和宗教的原因,超能力者好像都挺个人英雄主义,满宇宙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各个行业里都有传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当一把英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不见。”

     顾晗晗微微摇头:“我之前也以为超能力者就是这样。但到了灯塔星我才知道,那只是游侠,不是贵族。”

     顾晗晗喝了一口咖啡:“我听说灯塔星的超能力贵族才是在暗中掌握人类社会的人,国王元首财阀精英都是他们的走狗傀儡。他们中有古老的千年家族,有刚刚崛起的强大超能力者,吸引着大批的附庸,将触角伸进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然后顾晗晗就把安东尼在东丹画给自己的那个权力金字塔画给了贝少桓看。

     “我想起来了,曾经有一次罗琳姐说起联合国健康署的官员是她家族的侍从,”贝少桓皱着眉看着那个三角形,然后抬头看顾晗晗:“你好像挺了解超能力贵族?”

     “我男朋友恰好是个超能力贵族啊。”顾晗晗摊开手,“前贵族。”

     贝少桓点点头,没再说话,用到切奶酪抹在面包上,他拿刀的姿势很好看,有一种艺术家的美。顾晗晗吃着贝少桓递过来的黄油面包,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再次想起卡蒙阿吞家族穿白裙子的少女公爵。于是她跟贝少桓讲起从安东尼那里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说起隔壁那位离家出走问题少年的爸爸,我还听说过他一个八卦。”

     “好像他一开始只是个满宇宙飘荡游侠,没什么雄厚家族背景的出身。不过因为他实力特别的强,超能力潜力很好,大约四十多岁超能力突破七级的时候,就被一个有六七百年历史的超能力家族给看上了。为了招揽他用上联姻的手段,让家族里的小女儿去跟他谈恋爱。后来他就真做了这个家族的上门女婿,甚至跟那个小女儿正式结了婚。不过比较杯具的是,他后来把她杀掉了,因为发现自己上当受骗。”

     “超能力是一个强权的世界呢。”顾晗晗好像不在意地随口对这样贝少桓说道,“一个超能力家族,如果几十年都没有一个强大的能力者出来,那对附庸的掌控力就要下降,家声就不免要衰落。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只好寻找潜力好、等级高的超能力者想方设法吸纳进家族维持局面。据说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联姻,把家族里未婚的子女当做工具,来做交易……”

     “原来是这样……”贝少桓若有所思。

     顾晗晗对贝少这个反应很满意,但故意问道。“怎么回事?”

     “哦,知道我碰见克丽丝的时候她为什么离家出走吗?”贝少桓这样问了一句,然后告诉顾晗晗说,“因为她家里为她订下了一份婚约,婚约的对象就是一个潜力好等级高的超能力者。有七级,但他已经六十多岁了,而且生活放荡,情妇无数。”

     贝少桓抿紧嘴唇,是一种少年意气的不平与愤慨:“克丽丝还不到十八岁!这真是太卑鄙太无耻太过分了!”

     “呃——”顾晗晗张口结舌,感觉今天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