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39章 地下组织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盯梢是个体力活,顾晗晗一介生手,顶着没吃没喝的压力干了大半天,到了半夜终于又饿又困,订不住了。跟大卫聊了一会儿天,就上下眼皮直打架,最后索性合上眼睡过去了。

     睡到朦朦胧胧的时候,有风拂面,暖暖地手掌覆盖上她的脸,顾晗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大卫的怀里。

     “醒醒,晗晗,”大卫轻轻拍了拍顾晗晗的脸说,“他们要出发了。”

     顾晗晗揉着眼睛坐起身,看见沈韩已经起了床,洗漱完毕,穿了一件旅馆商店里订购的运动衫,正坐在床头等待。

     客房服务员在外面敲门,然后领着沈韩乘电梯一路下到地下三层。地底三层是旅馆餐厅的后厨,厨房里点着灯,帮厨和杂工们已经开始为早餐做准备了。穿过操作间,是一间大的储藏室。储藏室背后两扇门大敞着,一辆大货车屁股朝里停在门口的坡道上。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工装的夹克衫站在车旁边,一边抽烟,一边拿着笔在订货单上勾勾画画。服务员介绍说这是采购部的孟师傅,算是完成使命,把沈韩搁下就走了。

     孟师傅看沈韩犹如看萝卜青菜,对他的过分年轻显然并不看在眼里,夹着香烟的手指点江山地往货车后屁股一指。这份“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气派算是把沈韩给折服了,又做回一个十一二岁的腼腆男孩而,乖乖爬上去了。

     “人齐了?成,咱们上路!这就走啊!”

     孟师傅将提货单卷吧卷吧揣进衣袋,一口猛吸将烟卷吸到底,烟屁股地上一丢,“砰”地关上车门就上前面驾驶舱发动货车去了。

     货车走得地下交通线,车速快得跟飞起来似的,把个匆忙赶上车的地球五好少女搞得差点没晕了菜。靠在大卫身上狠狠地喘了一口气,她才算缓过了神。

     顾晗晗这才看清车上的情景,三面都是货架和冷柜,地面上还有血水和没扫干净的烂菜叶子,唯一的座位是几张泡沫烂纸盒子,一位抱着襁褓中婴儿的大姐坐在上面。顾晗晗虽然是地球来的乡下柴火妞,但这么破烂的车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坐,这还真是纯天然旅馆拉菜的货车啊?!

     不算隐身中的大卫和顾晗晗,车厢里一共还有五个人,沈韩,抱婴儿的大姐,一个头发半秃的中年男人,一个抱膝坐在地上的妙龄女郎,另外还有一个彪型大汉。顾晗晗一眼就看出来,这里面最厉害的是那位抱婴儿的大姐,能量属性虽然不清楚,但四级也好、五级也好,至少是个中级超能力者;彪型大汉是个一级战斗系,妙龄女郎能量水平则还不到一级,但比较稀奇,跟顾晗晗同行,是个治愈系。更稀奇是秃顶男,他竟然什么能量水平都没有,只是个普通人得不能再普通的正常人,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渠道被引进到这辆贼车上来的。

     五个人里,沈韩是一上车就靠在货架上想心事,大姐是喂奶,妙龄女郎眼睛红红的,不知道为什么还伤着心呢,半秃男人则在摆弄指环,嘴巴里念念有词,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有彪形大汉最是活泼,看见来了新人立即精神抖擞,一个跨步就迈将过来。

     “小兄弟真不简单,小小年纪,恁大的本领,”大汉一屁股坐到沈韩身边,冲他竖起大拇哥,“能逃到这里来可不容易!”

     “来来来,小兄弟,碰到一起就是有缘,咱们认识认识。”他热情地招呼,咧开大嘴笑得开心,“我先自我介绍一个,我叫尼塔,本来是个矿产商的保镖,跟老板到灯塔星做生意,结果不走运老板在半路上得急病死掉了,我干脆逃跑,免得让他的臭寡妇和小崽子们当成凶手整治——”

     “那是琼,跟男朋友一起私奔的,结果男朋友死了,现在就剩她一个。他叫老雅各布,是个什么占星士——还有那个抱小孩的,是芳芳。”

     彪形的尼塔指了指妙龄女郎,又指了指半秃中年,熊一样的手掌就顺势拍下来楼住沈韩:“小兄弟你怎么称呼,从哪儿来?”

     沈韩看了尼塔大汉一眼,轻轻推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熊爪,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闭上眼睛。

     尼塔悻悻地站开了一点,干笑道:“小兄弟困了啊,那咱们一会儿再聊……”

     货车一路风驰电掣,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破地而出,来到一片菜市场。市场里正是一天中最忙碌时候,方圆十几公里的地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在四籁皆静的拂晓里格外地使人精神振作。

     货车七拐八拐,停进一家生鲜门店。店铺老板是个干瘦的男人,笑眯眯地迎出来。孟师傅跟老板打过招呼,就随话声响亮的胖大老板娘装货去了。老板则打开店门,请沈韩等五人进去。

     穿堂过点,五个人被分开,其余三个人由店里的一个年轻学徒直接带去地下室,沈韩和抱婴儿的芳芳则由老板亲自领着上了阁楼——五个人中只有他们两个有基因烙印,需要在芯片之前处理。

     阁楼装修成一间医学实验室的样子,正中摆着手术床,帘子外面一张桌子,一位老人佝偻着背坐在桌子后面,摆弄一些精巧细致的刀具、针具和颜料等纹身的工具,桌子的一角,摊开来扔着厚厚的图册。老人对侧,实验台的架子上摆着零零总总的药剂,一个年轻的女医生穿着白大褂,站在台前专注地配置溶剂。

     老板没有任何给他们彼此介绍的意思,开门见山就说道:“生物印章是直达基因层面的刻印,打印时通过一段能量密匙进行固化和封闭。所以仅止分析戳记的基因组构是不够的,还必须拿到相应的吻合密匙打开锁链才能去除掉烙印。每个训练营都有自己独特的密匙,数量级的问题不存在暴力破解的可能。那么,你们逃出来的时候,有没有谁是拿到了自己的吻合密匙的?”

     芳芳和沈韩都摇头,今天之前,他们连“吻合密匙”是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更加谈不上提前拿到,谋定再跑。

     老板毫不意外,生物印章的能量密匙是每个超能力家族最核心的机密之一,由族长亲自掌握,连训练营的管理者都不知道,奴隶当然更加没可能得到。组织这些年多方努力,也不过才得到几个已经覆亡了的家族的印章密匙。因此,他只是点点头,就说:“那么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下,掩盖基因烙印可行的办法有两种——”

     “第一种是纹身。使用能量导入技术将带有掩蔽作用的材料注入纹身,就能遮盖住烙印。”老板指了指手术台和桌子后面佝偻着背的纹身师。

     “第二种是注射抑制剂。从徽纹的提取物中可以得到它的抑制剂,络合处理之后注射进体内,每当徽纹要浮现的时候,抑制剂就会在皮下起作用,表现出徽纹不在体表浮现的假象。”老板又指了指实验台前忙碌的女医生。

     “他们本质上讲没有任何区别,只是遮盖技术路线上的差别而已。基因层面上的烙印还在,去不掉的。现有的技术水平只能做到这一步,但确保你们正常生活不受影响是没问题的。”

     “二选一”他说,“你们随便选一个就行,都一样。”

     老板干瘦的面庞看起来非常随意:“如果你们问我的建议,我当然希望你们选择注射,因为节省时间。当然,纹身也不错,颜料和能量导入的辐射都微乎其微,绿色安全,基本无副作用,并且一劳永逸。注射在这方面就比不了,它溶剂的毒性要高得多,药效在肌肉中释放时会产生较强烈的灼痛感,而且一剂的药效大概只维持得了六到八个月就会衰退,必须补打下一剂。”

     “我还要喂孩子,就选纹身吧。”芳芳说道,走过去在摊开的图册上翻了翻,选定了一个复眼大闪蝶的图案——这种色彩绚丽,满布后背及至腿部的纹身近些年在世俗世界的摩登女性中非常流行。

     她将婴儿襁褓暂时安放到一旁,然后就趴到手术台上。佝偻着着背的老人于是站起身,在背后拉上了帘子。

     “你呢,年轻人?”老板看向沈韩。

     沈韩询问了注射药剂的配方并不困难,于是就说:“我选注射。”

     老板什么都没说,点点头就将他交给了女医生。女医生让沈韩坐到注射凳上,用大量的酒精不停涂抹,等到徽纹浮现,颜色越来越浓,浓到快要滴下来的时候,用针筒戳破表皮抽出半管液体,与另外一种配置好的药剂混合之后又重新注射回去。

     大约等了十分钟,徽纹渐渐变淡直至于无。女医生又用水和酒精及其他几种液体试剂涂抹检查了几次,均不见有徽纹浮现,于是抖了抖睫毛,说道:“好了。”

     沈韩提着裤子从凳子上滑下来,抹了一把脑门上的细汗,接过女医生递过来的药剂清单,上面都是一些极其容易买得到的常用药剂,按照配方和说明,他以后就可以很方便地自己注射抑制剂。

     沈韩诚恳地向女医生道谢,然而女医生一声不吭地收拾完桌子上的垃圾就走了。

     芳芳的纹身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因此老板也就没多耽搁,等沈韩整理好衣裳之后,就先带他去处理芯片。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