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46章 灵魂拷问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大卫宗族新老势力的交替比顾晗晗预想中进行还快。只一两天时间,所有牵扯进刺杀事件的附庸家族就全都都换上了新的族长,过去的族长和他们的亲信血亲则永远从卫城消失。正式接受族徽的新族长们随后拜谒府邸向大卫行礼。大卫懒于前往正式的谒见厅,于是很随意地决定在花园里见他们。

     当时,大卫正陪顾晗晗在花园喝下午茶,家里的阉伶剧团为她们演唱新排练的歌剧。风和日丽,阉伶歌唱家绝美的花腔咏叹调宛如黄莺出谷,顾晗晗带着宽大的遮掩帽靠在长躺椅上,半边身体抵着大卫的肩膀,半睡半醒。那本看到一半的《论情妇的自我修养》摊开搁在她腿上,有风吹过,书页偶尔沙沙作响——经过几天自我修养的刻苦研读,顾晗晗已经深知道自己在这种场合呆在大卫身边的必要性,因此非常乐意配合,就那样继续留在躺椅上没有动,

     日头移到正中,族长们走进花园时略显嘈杂的声音混合进阉伶的高音显得有些吵闹,顾晗晗手掌搭在眼上,朦胧间,看见那些族长们依次跪倒在大卫的脚下,趴在地上用舌头舔他的鞋尖,然后战战兢兢地吻他漫不经心伸过来的手,嘴唇轻轻碰触手指上的密鉴。轮到佩特罗尼家族时,顾晗晗瞥见大卫亲自指定的那名族长,银色的短发和似曾相识的五官让她大吃一惊,几乎失手滑落膝盖上的纸书。

     勉强等族长们行完礼退出去,顾晗晗一下子就坐起来:“那个人……”

     “没错,”大卫笑笑,“他应该是远方的父亲。”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顾晗晗有点糊涂了,“我都搞不清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了,是林老师还是卫城。”

     大卫摇了摇头,目光落到远处连绵不绝的金海霞光。他说:”我只是很想知道,当他站到卫城中央成为卫城真正权利者的一员之后,他还是不是远方……“

     顾晗晗沉默了,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这样的拷问实在是太无情也太残酷,无论是对于远方还是对于大卫自己。她不知道是该希望远方会选择不再是“远方”,还是该希望他选择永远作为“远方”,也许可以看到的两种结果对大卫而言都会成为一种折磨,人到底能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呢?顾晗晗内心里觉得大卫这一刻实在是很孤单很可怜,但又不知该怎么样才能安慰他。

     然而没用到顾晗晗安慰,大卫自己已经先一步摆脱掉这种怅然的情绪。他把顾晗晗从躺椅上拉起来,说:“回去换衣服吧,已经和布鲁赫长老约好了下午取芯片,不便迟到。”

     顾晗晗顿时顾不上感春伤秋,思考阶级与人生的重大哲学命题,一骨碌爬起来:“已经约好了?怎么这么快!啊啊啊,我还没顾得上跟乌契说的,就这么临时就去不知道他接受不接受的了啊,心里创伤和恐惧症什么的……”

     最后,顾晗晗六神无主、慌慌张张地被大卫拉着上了车,连苦心钻研,时时翻开来温故而知新的《论情妇的个人修养》不小心都给落在了花园。等出了门,顾晗晗又晕头转向地想起来他还没告诉安东尼,而且现在她连乌契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呢。如果是在学校也就罢了,万一在家里,难道要带着大卫一起去杏花巷接娃?

     当着大卫的面直接给安东尼通讯,顾晗晗虽二亦不敢为,而且就算他打了,安东尼也未必肯接,于是只好发了条消息勉强充数。然后又急忙问了马修,才确知乌契今天的确是学校。于是她催命似地心急火燎往托里尼的学校赶,总算赶在放学前赶到学校。

     校长牵着乌契的手把他送出来,笑着说:“今天是妈妈来接呢,真难得。”

     顾晗晗听这笑话没由来一阵心虚气短,感觉自己怎么成了个抛夫弃子整天在外花天酒地不着家的浪□□人了呢?她冲校长尴尬一笑,赶紧抱起乌契,逃难似地上了车。

     乌契长长的睫毛抖动,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时不时地飘过视线来偷眼打量大卫,显然对于这个意外出现、跟姐姐才一起却不是姐夫的年轻男人非常好奇。这搞得顾晗晗一路都非常紧张,但好在乌契实在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好孩子,并没有问出“姐夫在哪里?”这样让顾晗晗无地自容,不知如何回答的倒霉问题。总而言之,车到超能力协会大门的时候,顾晗晗着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大卫这次出门是绝对的轻车简行,随身没有带扈卫,车身上也没有带徽章,在一起的除了加尔就只有两名男仆。然而超能力协会的守门人眼光何其毒也,直接给他们开了专用通道,车连着陆检查都不必,直接就飞抵裁判所的大门口。

     令整个宇宙都闻虎变色的神殿裁判所坐落在协会西北角,是一座白色的三层小楼,屋塔圆圆屋顶尖尖,青铜雕像和台阶基座迎着阳光闪闪发亮,实在跟“裁判所”这个血腥残暴名称所应有样子没一点相关。事实上,这里的确也没有所谓“神殿裁判所”的名字,它正式的名称是“超能力社会信仰与理论研究所”,就用一块方方正正的金属牌子钉在大门旁边的墙壁上。台阶上来来往往都是穿黑色制服的宗教警察,也有穿黑袍的文职人员,胸口佩戴着代表裁判所的长剑徽章。顾晗晗牵着乌契的手,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作为一个被入会的超能力者,她还是第一次到超能力协会呢。

     “这里没有牢房吗,就是那种臭名昭着的裁判所黑牢?”顾晗晗看着台阶一侧的指示牌,有些好像,“楼里好像都是些普通的办公室啊。”

     布鲁赫长老的书记官在台阶上的大门口等着他们,然后直接带他们进了已经准备好的专用电梯。电梯开始下降,顾晗晗才知道,原来这座裁判所的主要的部分是在地下。电梯运行了差不多有一个世纪之久,久到顾晗晗几乎以为到了地心,门才分开。门背后是广阔的地下宫殿,房间很大,连绵不不绝的柱廊一眼看不到尽头,各种看起来应该珍贵的东西随便堆放着,金碧辉煌,看起来仿佛巨龙的巢穴。

     ”这就是老妖怪的洞吗?”

     顾晗晗心里的念头还没转完,布鲁赫长老黑色斗篷飞扬的身影已经伴随着一阵热情的大笑突兀地出现在顾晗晗的眼前:“有法不依小姐,你可终于来了。”

     “呃,布鲁赫长老,你不用靠这么近——”顾晗晗后退一步,顺势抱起腿边抓着自己衣摆的乌契,“这个就是我弟弟,拜托长老您了,我感激不尽。”

     布鲁赫满口答应,热情洋溢地请他们进房间去,一路走来还随意指点宝物讲一些他曾经冒险的趣闻,活像一朵风中摇摆的芍药花。经过一根高大的柱子时,布鲁赫长老忽然叫了一声:“路法西!”顾晗晗才发现,布鲁赫长老身边经常带着的那名金发男孩正背靠小山一样的能量石堆坐在地上,专心致志地拼一只巨龙骨架。一根根龙骨在能量的场的作用下悬浮在半空中,已经初具雏形了。

     “路法西,快来!”布鲁赫长老叫道:“有法不依小姐已经到了。”

     路法西回首,然后巨龙骨架就噼里啪啦掉下来,瞬间埋没了他。顾晗晗不由惊呼,男孩却随后从骨堆爬出来,手里拿着一根龙骨,走到顾晗晗跟前递给他:“送你礼物。”

     顾晗晗抓着天使一样的金发男孩送给她金黄色仿佛大号棒子骨的东西傻了眼,她身无长物,口袋空空,啥宝贝没有,拿啥给人孩子还礼呢?总不成把苏大款或者安东尼的密鉴给送了人吧,或者直接给张钞票?无奈之下,只好蹲下,捧着男孩儿天使板的脸蛋用力亲了一口,只当是肉偿了。

     穿过长长的柱廊,终于进到了布鲁赫长老居住的地方。跟顾晗晗想得完全不同,这里完全不像变态杀人魔或者闷骚神经病的魔鬼巢穴,而是富有一种舒缓悠扬还糅合点忧郁的艺术气息,仿佛湛蓝雪山脚下的温暖别墅。居所足够宽敞,舒适精致也不输卫城,但却没有卫城那样如山似谷多的过分的奴仆。只凭这一点,据顾晗晗来看来,至少格调就高过大多数卫城贵族的城堡或者庄园。

     顾晗晗坐到布鲁赫长老的沙发上,将乌契放在自己的膝头,试图向他说明,布鲁赫长老是给他治病的大夫,他能帮他把芯片取出来。只要疼一下,就一下,他就能永远摆脱掉电击,永远不必再害怕它。

     但是完全没有用。乌契的电击恐惧写在灵魂深处,刚听到芯片和电击的字眼,小脸就煞白没有血色,眼眸里的恐惧令人望而心碎。他牙关打颤,浑身止不住地秫秫发抖,任顾晗晗怎样安抚都不行。

     “这可怎么办,”顾晗晗没了主意,惶然道,“取之前怎么才能先治好他的心理恐惧呢……”

     顾晗晗这种慈母做派显然是让布鲁赫长老忍无可忍了,他一把抓过乌契,摁着他的脖子。

     乌契大声嚎叫:“姐夫,我要姐夫!”

     布鲁赫长老手起指落,顾晗晗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粗鲁地把芯片拽出来了。乌契年幼的身体受不住芯片抽离时的剧痛,连惨叫都没有,直接昏死过去。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