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论神殿的建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65章 新生

作者:郁之所属:网游动漫书名:论神殿的建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家族事务管理局在府邸西翼,是单独的一栋高楼,紧挨着侍从长希伯来的办公室,对面就是地牢。大厅是银白色金属的,非常宽敞,中央有七八只电梯,电梯门上编着号码,用不同颜色的牌子。其中一只电梯的号码牌是纯黑底色的,标明是9号,卢卡斯其实非常熟悉。那是通往地下奴隶管理中心的电梯,卢卡斯以前每次到家族事务局几乎都是去奴隶管理中心,接受惩处或者考核。而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必须在这座电梯里脱掉衣服,光着全身走进管理中心的门,以便让他迅速回忆起自己的身份。

     见习侍从替卢卡斯摁了纯白底色的1号电梯,那是通往事务局长办公室的,在顶楼。

     一名男仆在电梯外面迎接他们。见习侍从虽然舍不得好不容易争取来跟心目中楷模和偶像接触的机会就这样结束,但也只好将卢卡斯交接给男仆,自已又原样搭电梯返回。

     卢卡斯对于事务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好奇,但男仆并没有立即带他去见局长,而是先请他进了一间休息室。

     “请阁下先更衣休息,用点晚餐,”男仆打开休息室的门,请卢卡斯进去,并解释说,“局长先生正在处理一桩紧急事务,大约需要半个小时,之后就会过来见您。”

     自动门在背后关闭,男仆并没有跟进来,休息室里目前只有卢卡斯自己。他举目四顾,发现休息室的地方并不如何宽阔,房间是长条形的,靠两边放置了几张沙发和一些摆设,精致是尽够精致,但以卫城的标准来说,似乎更应该像是走廊而非专门的休息室。

     房间没有窗户,点着很明亮的灯,沙发和其他的摆设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地面上铺着色泽鲜亮的地毯,卢卡斯走到房间尽头,发现侧面有一张门。感应到他的到来,门自动打开。

     门后是一间浴室,圆形的,中央是海棠花瓣形状的温泉汤池,四壁镶嵌满镜子,空间足够宽敞但却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任何摆设,只在浴池的扶手边放了一辆餐车。

     餐车上没摆吃的,而是在正中的放置了一小瓶魅紫色的试剂,散发着幽冷诡异的光彩。旁边是一只精致小巧的透明药囊,里面是一些浅蓝色的粉末。再旁边是高脚杯,盛着已经醒好的酒,鲜红如血。酒的鲜红与试剂的浓紫相映射,有一种格外妖异的美。试剂瓶的另外一侧是一只医用托盘,里面整齐地摆放着棉球,镊子,和已经添加好凝冻状药剂的注射器。试剂瓶前面醒目的位置躺着一张笺纸,是使用说明书。

     卢卡斯看完说明,将笺纸揉成团丢进分解器,然后就开始脱衣服。他将全身衣服脱得精光,□□。矫健的身躯映照在四壁的镜子,身材匀称而有力,皮肤是深麦色的,光洁泛着能力者所特有的迷人光泽。

     卢卡斯没有欣赏的意思,直接拿起药囊,捏碎了将粉末倒进嘴巴,用酒和着吞下。药效很快,几乎刚一吞下立即就抵达到基因层面,短短一两秒钟的时间,他就开始感觉到浑身发热,血连同细胞液似乎都开始燃烧。他压制住用能量绞碎那些智能手术机器人的欲望,拿起注射器,飞快地在两侧臀部的四周扎了几次。冷冻在零下十度的触媒凝冻瞬间注入皮下,带来一阵战栗的清凉。很快清凉就被火烫淹没,触媒在体温的热传导作用下迅速恢复活性,开始反应。

     卢卡斯臀部的肌肉在触媒的作用下变得发白。红色的基因烙印和奴隶编码则开始渐渐从皮下浮现,并且颜色越来越浓,红得几乎要滴下来。触目惊心的一串红色红字映照在镜面上,不远就是狰狞奴隶印戳。四面八方的墙壁上都是,他不论站在娜儿都能看见他身上丑陋不堪的疮疤。但卢卡斯并没有多看,这些于他早已经是寻常见惯,麻木无所知觉了。他只是立即拿镊子夹起棉球,照着说明书的步骤,蘸取紫色试剂在编码和印戳浮现的位置擦拭——这就是四面都是镜壁的好处了,它能让他随时都找到正确的位置,靠自己就能完成这个活儿。

     卢卡斯微微皱着眉头,认真且专注地反复擦拭着,直到将一整瓶试剂全部用完。徽纹和编码被他抹成模糊一团的红色,仿佛猴子的屁股。

     卢卡斯对于自己回归原始祖先的状态毫无所觉,只是对照说明说再次确定它洇开的程度的确已经达标。然后他一挥胳膊,将餐车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扫进分解器。

     中央海棠花瓣形的汤池开始注水,浴室很快弥漫起氤氲的水气。卢卡斯跳进汤池,缓缓下沉,滚烫的池水没过他的头顶,他全身都在水里,闭上眼睛做片刻小憩。

     池水涤荡,冲刷走他身上的的红色。身体里完成了基因烙印清除手术的微型机器人的尸体也随着新陈代谢从毛孔里排泄出来,被水带走。

     十五分钟之后,温泉的水面开始自动下降,卢卡斯从小憩中醒来,跃出水面上了岸。

     卢卡斯走到镜子前,镜面被雾气覆盖了,空气系统才刚刚开始工作,雾气还没来得及被吹干。卢卡斯在镜子上抹了一把,从暴露出来的一小块镜面上,他看见自己全身光洁如新,奴隶戳记与编码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卢卡斯似是感慨地叹了一口,内心里突如其来地有一些激动难抑。那是一种完全没有准备的,陌生的情绪,却又是那样的深沉,那样的广博而熟悉,连绵不绝,久久不能使人平息。

     新生

     弯腰拾起自己的衬衣的时候,卢卡斯的脑袋里忽然冒出了这个字眼,他想,也许这就是重获新生时的感觉。

     自动门从浴室的另外一侧滑开,有两队女奴出现在门旁,手里拿着浴巾跪下来。卢卡斯将衬衣用力在镜面上一抹丢开,然后大步走过去。

     女奴们将浴巾披到他身上,簇拥着他出门去。外面是一件更衣室,卢卡斯的礼服已经准备好了,跟之前脱掉的那套一模一样。女奴们擦干他的全身和头发,然后伺候他穿上衣服。给他穿裤子的女仆碰到他欣欣向荣的欲/望时立即就咬了上去,技艺千锤百炼,神情自然而然,就像它是伺候更衣中一项最普通的工作。她身边另外一名女奴这时也暂且放下手里的活计,挽起裙子弯曲柔韧的腰肢打开身体,双手握住脚踝。

     这的确只是一项工作。卢卡斯在被进献给大卫之前经历过最正统的奴隶培训,因此他很清楚这一点。几乎所有贵族的更衣室里都能找到专门安放的软榻和寻欢之物。许多贵族家庭出身的男性成员都有在更衣室发泄过剩精力的良好习惯——仅只是为了家族的传承,这也是一桩值得鼓励的美德。女奴从来都是家族繁荣的沃野,值得时时浇灌,把握住每一次细节。而家族的历史往往就是从细节中来。

     这是一个家族的开始,好心的事务局长在试图给他补上缺失了的第一课。作为崭新贵族的卢卡斯,本应该接受事物局长的一番美意,尽情享受女奴的温柔并试试看能不能有个孩子。但现在,卢卡斯显然并没有发泄的兴趣,等女奴稍微舒缓了一点儿他的欲/望,他就推开了她的头。

     穿好衣服以后,卢卡斯走出去。更衣间外面就是休息室,富丽堂皇,气派非常,透过高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星空深邃之美,是专为贵族准备的休息室。

     男仆送来美酒和精心烹调的佳肴,餐具摆了两套。雕花木门推开,事务局长从外面走进来,时间刚刚好。

     “抱歉,卢卡斯阁下,让您久等了,我能有幸跟你一起吃夜宵吗?”事物局长坐到卢卡斯对面,抖开餐布,拿起刀叉,“时间紧迫,我想我们得边吃边说?”

     “能告诉我您现有的资产状况吗,阁下?”他问,“我需要您先提供一份清单。”

     “财产的话——”卢卡斯下意识的翻开指环,他有主人赐给他的飞艇别墅,还有偶尔收获的一些战利品,他记得奴隶管理中心每个月都发给他一笔数额不算小的补贴,用“置装费”和“伙食补贴”的名义,但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这么多年积攒下来,应该也不算少了。

     “不用了,不用了。”事务局长一见卢卡斯翻指环,就懊恼地一挥手,“如果是你公开账户上的那些东西那就不用告诉我,我想我远比你更清楚你兜里有几个钢镚。”

     “你就没存点私房钱?”他匪夷所思地看着卢卡斯,“这样多年的高级超能力者,十年六级,两年七级——”

     卢卡斯放下刚准备要松紧嘴巴的叉子,很认真地回答道:“您认为这可能吗?”

     “果然是这样!”事务局长握拳一敲桌子,愤恨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吧,卢卡斯阁下,我们长话短说吧,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如果让你明天早上就这样赤条条穷鬼一个的走出去,那就是在丢主人的脸!严重丢主人的脸!当然,主人突然封你为贵族,这的确让我们措手不及,但奴仆的责任就是要让主人省心,我们必须用今天一晚上的时间把你变成个贵族,真正的贵族,不能让失了主人的颜面!”

     “不能指望明天晨礼之后的恩赐,那至少得保持表面上的公允。所以只能这样了。”事务局长挥舞着叉子叫道:“现在就给你一百五十名低级能力者,五十名中级,三名高级。再给你五百名侍从,一万名奴仆。”百镀一下“论神殿的建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