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汉末有武名吕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义释曹操

作者:祁霜所属:网游动漫书名:汉末有武名吕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只道是当初诸葛亮回到刘备旁边,便已经在各个地方布置截住曹操。

     赵云出场,曹操叫苦不迭,徐晃、张合连忙去战赵云。两人武艺虽不是当世一流,但一时间赵云也是拿不下来。曹操当即寻另外方向突围而去。徐晃和张合见曹操离开,虚幻一招,两人后撤。赵云来不及追赶,曹操这才得以走脱。

     色微明,却又有乌云笼罩大地。东南风尚未停歇,江东士卒杀敌有如神助,整个江夏曹军大败亏输。只道是一场倾盆大雨下来,曹军士卒衣甲湿透。本就是十一月的,一场冬雨更是让诸多士卒冻得直哆嗦。

     曹操和士兵们冒雨而行,又冷又饿,只能寻找附近的村庄寻觅粮食火种。此时也顾不得所谓扰民了,一些寻不到粮食的人直接劫掠人群,寻找房屋住下。才欲埋锅造饭,只见许诸保护一众谋士来到。

     这对曹操来,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他命人去查探前面道路,只道是斥候回报:“一边是南彝陵大路,一边是北彝陵山路。”

     曹操问:“那里投南郡江陵去近?”

     “取南彝陵过葫芦口去最便。”

     此时的江陵,尚在曹军手中,去往那修整,才是此时曹操的最优解。

     吃过饭后,他匆匆行军到葫芦口,一些马匹根本没有来得及吃草料,倒在路上。曹操见军容不整,身体又湿又冷,便下令休息。军士们迫不及待脱去湿衣服,埋锅造饭,将累死的马匹割肉来吃。

     曹操本人坐在林下,忽然仰面大笑,众人问:“适来丞相笑周瑜、诸葛亮,引惹出赵子龙来,又折了许多人马。如今为何又笑?”

     只道是曹操站起来,颇为激昂道:“吾笑诸葛亮、周瑜毕竟智谋不足。若是我用兵时,就这个去处,也埋伏一彪军马,以逸待劳;我等纵然脱得性命,也不免重伤矣。彼见不到此,我是以笑之。”

     他正话,却听到前后都有军卒呐喊。曹操大惊,当即上马。却是见山口已经有一军摆开,张飞横矛立马:“操贼走那里去!”

     只道是曹军慌乱,诸多人根本来不及上马,见到张飞率军在此,不由心惊胆寒。只有许诸骑马来战张飞,徐晃、张合也是纵马夹攻。双方军马混战一团,曹操在夏侯惇得掩护下走脱。

     张飞一时间拿三人不得,见曹操离去,欲要去追,却是被拖得死死地。双方兵马混作一团,曹军毕竟是人马困乏,也没有挡住多久。好在已经给曹操争取了时间,见张飞已经追不上,他回首望去,众将已经多带伤亡。

     然而此时的曹操已经不敢多有停留,让人去查探前方。前方斥候来报,:“前面有两条路,请问丞相从哪条路去?”

     “哪条路近?”

     只听军士告知:“大路稍平,却远五十余里。路投华容道,却近五十余里;只是地窄路险,坑坎难校”

     曹操亲自上山查探,见路有数处烟起,大路没有动静。

     他当即选定走华容道。

     其余人不解,问:“烽烟起处,必有军马,何故反走这条路?”

     曹操闻言,道:“岂不闻兵书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诸葛亮多谋,故使人于山僻烧烟,使我军不敢从这条山路走,他却伏兵于大路等着。吾料已定,偏不教中他计!”

     “丞相妙算,人不可及。”

     众将听从曹操命令,率兵走华容道。而此时的曹军真的是筋疲力尽,兵无战心,伤者相互扶持而走,兵甲基本都已经湿透。至于辎重粮草更是没有,便是连旗帜都被丢弃了。此时正是寒冬之时,可谓苦不堪言。

     只道是有人来报曹操,:“前面山僻路,因早晨下雨,坑堑内积水不流,泥陷马蹄,不能前进。”

     此时曹操本就是郁闷之时,又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大怒:“军旅逢山开路,遇水叠桥,岂有泥泞不堪行之理!”

     他当即下达号令,让军中老弱病残在后慢行,强壮者则挑土捡柴,平整道路。便是夏侯惇等人也下马砍伐树木。同时,许诸、徐晃等人率百骑在后,防备后军有人追赶。然而此时军士早已困乏,一群人疲累倒地,不少人因为大雨发了高烧,受了伤寒,再加上伤口化脓感染而死,号哭之声,于路不绝。

     曹操大怒:“生死有命,何哭之有!如再哭者立斩!”

     此令一出,号哭之声确实低了许多。三路人马,一路在后,一路填了沟壑,一路保护曹操。好不容易过了险峻的地方,曹操望去,只有三百余人跟随他,其余人或是死了,或者是跑了。

     他当即催快速前行,其中夏侯惇不忍,劝道:“马尽乏矣,只好少歇。”

     曹操冷声道:“赶到荆州将息未迟。”

     眼见士气如赐迷,行不到数里,他在马上扬鞭大笑。让众多人心中不由一咯噔。

     许诸是个直肠子,问:“丞相何又大笑?”

     只听曹操道:“人皆言周瑜、诸葛亮足智多谋,以吾观之,到底是无能之辈。若使此处伏一旅之师,吾等皆束手受缚矣。”

     然而,他话才完,却是听地上一阵轻颤。只道是关羽提着青龙偃月刀,率一千骑兵来此,挡住去路。曹军见了,不由面面相觑。此时他们已经一一夜没吃过东西,更不要只剩下三百人,不由觉得亡魂丧胆。

     曹操咬了咬牙,道:“既到此处,只得决一死战!”

     夏侯惇硬着头皮:“人纵然不怯,马力已乏,安能复战?”

     在一旁的程昱开口,对曹操建议:“某素知云长傲上而不忍下,欺强而不凌弱;恩怨分明,信义素着。丞相旧日有恩于彼,今只亲自告之,可脱此难。”

     若要战,已经是自寻死路。曹操闻言,当即纵马向前,大笑对关羽道:“将军别来无恙!”

     关羽微微欠身,:“关某奉军师将令,等候丞相多时。”

     此时的曹操心情大概是忐忑的,只听他道:“曹操兵败势危,到此无路,望将军以昔日之情为重。”

     关羽道:“昔日关某虽蒙丞相厚恩,然已解白马之围,以奉报矣。今日之事,岂敢以私废公?”

     却是见曹操道:“大丈夫以信义为重。将军深明《春秋》,岂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

     关羽自然知道曹操的是什么,他本身就是一个义重如山的人,想起来曹操曾经对他的恩义,不由松动心肠。又见曹军惶惶,几乎欲要落泪,他一时心中不忍,掉头让麾下四散摆开。分明就是要放曹操的意思。

     曹操见关羽回头,便和众将一起冲过去。

     关羽回首之时,曹军已经离去。

     曹操走脱华容道,到了谷口,回首望去,只剩下二十七骑跟随。行军两日才到了南郡,见到曹仁,他才心安。曹仁对曹操自责道:“虽知兵败,不敢远离,只得在附近迎接。”

     他赶快扶着曹仁起来,言语之中颇有感慨:“几与汝不相见也!”

     他率众军在南郡内安歇,亲点将校,伤者极多,死者更是不计其数。曹仁取酒来,与曹操一同解闷。只道是曹操忽然仰大哭,夏侯惇不忍,:“丞相于虎窟中逃难之时,全无惧怯;今到城中,人已得食,马已得料,正须整顿军马复仇,何反痛哭?”

     曹操:“吾哭郭奉孝耳!若奉孝在,决不使吾有此大失也!”

     随即,他捶胸痛哭:“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

     众将默然不语。

    
百镀一下“汉末有武名吕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