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你是我苦涩的等待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6章 圣诞快乐

作者:悉尼米娜所属:言情小说书名:你是我苦涩的等待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圣诞快乐!”我试着打招呼。

     “圣诞快乐!”很快对面就回复了。

     “你一个人?”我真不太会跟陌生人聊天。

     “我刚刚下班回来。”对方回答。

     这个点儿还在上班,他不会是已经接到客户了吧?我正斟酌着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对面又回复了:“我在一家酒吧当服务生。”

     我突然心里就轻松了一些,又问:“你是大学生?”

     “是的,我是个留学生,在麦考瑞大学读金融学。”

     我的心吓得一哆嗦,留学生啊,麦考瑞大学的商学院啊,那可大部分都是国内来的!他不会也是华人吧!悉尼的华人圈说小不小,说大还真不大,没准儿谁就认识谁。

     我赶紧看了一眼他的照片,五官深邃,棕色的眼睛,浅棕色的头发,应该不是华人。

     “你从哪里来的?”我问。

     “哥伦比亚,麦德林。”

     呵,完全陌生的国家和城市!提到哥伦比亚我首先会想到一所大学,一个电影公司,一个休闲品牌,最后才会想到是南美洲的某个国家。而我对这个国家唯一的了解就是那里出产祖母绿宝石,子获曾经送给我一副耳环,据说就是哥伦比亚出产的宝石。硕大翠绿的两颗坠子,我嫌它艳俗就没戴过。

     于是我便没了话题。正当我手放在键盘上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对面又发来了消息:“你是想找个陪伴吗?”

     “呃,算是吧。”我回复。

     “那你觉得我可以吗?”对面问。

     靠,对方这样直接,我瞬间一脑袋汗。这感觉就跟住酒店晚上接到陌生电话,

     “信息太少了,我不确定。”我抱着调侃的心态回复,撩呗,反正也不认识。

     “我19岁,身高180cm,70公斤,喜欢旅游,运动。”他回复。

     好年轻啊!而且身高体重还真的挺标准的,生活貌似也挺健康的。

     接着他又发来了一条信息:“我只能陪你吃饭,聊天和逛街,那么抱歉,我不合适。”

     呵,小朋友挺有意思的,那就聊聊呗。好歹我也三十多了,虽然只开过一部车,也是老司机了。我故意逗他回道:“给多少钱都不行吗?”

     “我想是的。”他回复。

     “你那么确定?”我又问。

     “是的。”他回答的很干脆。

     “那么其他的呢,比方说拥抱?”我接着逗。

     他犹豫了一会儿,回复:“我不愿意。”

     我突然心里有一点触动,便问:“那你为什么要做糖宝?”

     “我需要钱。”他回答。

     “每个人都需要钱。”

     我发完这条信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见他回复,正准备下线,他却回复了。

     “我是需要钱缴下个学期的学费。我算过了,就算假期努力打工,还是差两千刀。所以,如果你对我还满意的话,到下个学期开学还有五个星期,每个星期陪你一到两次,四百刀。时间你来定,我不打工的时候都可以。”

     谈到这一步了,如果再谈下去那就……我犹豫着要不要回复。

     或许是见我许久不回复,他又发来信息:“你还在吗?如果你觉得我要的有点多了,我们可以商量。”

     他的措辞很恳切和谦卑,让我不由得想起电影里午夜街头寒风里那青涩的站街女孩。

     “你什么时间不打工。”我问。

     “我每天下午四点半到夜里十二点半工作,每周做六天,周二休息。”他回复。

     我心中叹息,他还挺忙的,而且都是人家下班的时候忙。他这样的不让睡,不让亲,不让抱,时间还得按他的走,我真怀疑他能找到主顾吗?我看了他的照片,既没有小李那样惊艳,也不像小贝那样充满荷尔蒙,人家凭什么要花钱?

     或许是见我没有回复,他又发来了一条信息:“如果你觉得钱有点多,我可以免费地再多陪你两个星期,但是我必须在开学之前拿到两千刀。如果拿不到,我就没有办法交学费了。但是我只能再多陪你两个星期,你也知道,开学了,有很多功课要做,我还要打工,没有那么多时间。”

     Rebecca说得还真对!这就是一个期待被帮助的贫穷的年轻人。

     很多小说和影视作品里或许会这样写,这样的年轻人就应该住地下室,吃别人不要的东西,每天做十几个小时的工,这特么才叫励志!

     可是地下室也是要钱的,大部分的垃圾箱里都没有能吃的东西,想做十几个小时的工也得能找得到啊!

     这个年轻人为了两千澳元的学费缺口,只能哆哆嗦嗦地拿出自己的自尊出卖,还想守住底线。我似乎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挣扎。

     “你还在吗?”没有得到我的回复,他又发来一条信息。

     “好,我愿意每周支付四百刀。”我回复。

     “谢谢!那我们什么时候见面?”他马上回复。

     呃,见面……我又犹豫了。

     “如果你的时间不方便,我可以调休的。”他补充。

     “哦,不用。就你休息的时候吧,下周二,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吧。上午十一点,就在情人港的码头见。”我故意约了一个远离我工作和生活的地方,这样我觉得有安全感。

     “好的。”他回复,接着便告诉了我他的手机号码。

     我记下了,但是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号码。

     “你可以给我发一张你的照片吗?”他又发来信息。

     “不可以。”我干脆地回绝。

     “那好吧。”

     “很晚了,晚安。”我结束了聊天。

     关了电脑,躺在床上,我脑子有些懵,就在不久前我和一个比我小十二岁的男孩子约了饭!而且还是一场买卖。真是一个荒诞的夜晚!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可是我一点困意都没有。我和子获最初也是一场买卖,我卖给他我的心,现在是我的一生。所有过往,细细碎碎的回忆,一下子蜂拥而至,啃咬着我的心。那个男人就像病毒一样,感染了我每一个细胞,一旦发作,痛不欲生。

     天色大亮,我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妈妈!圣诞老人昨天来了!他给了我礼物!”邢小妞手里拿着一根仙女魔法棒拼命地摇晃着我。

     我感觉头炸裂般地疼痛,强忍着爬起来,跟女儿哈拉着。昨天答应了她要陪她玩一天,只要有一口气都要遵守诺言。

     我的圣诞节就在带娃,带娃,带娃中疲累地渡过了。百镀一下“你是我苦涩的等待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