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零二章 深夜刺杀,攻心策反

作者:轩十一所属:言情小说书名:重生之田园帝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时间倒推至半个时辰前。

     苏陵府城郊一处两进小院内。

     幽静的室内未点烛火,晚风穿堂而过,细碎的月光洒在有些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如水轻柔。

     平静中透着一股冷意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方才说,今晚本该万无一失的计划,被一个小和尚给破了?”

     “是。”跪在地上的人穿着一身平常百姓的粗布短打,背脊挺直,他垂着头,目光定在月光淌过的地面上,眸中一片死寂。

     “去把人解决了,回来领罚。”

     轻飘飘一道命令出口,一条人命在他看来不足为道。

     惹得他心情不好了,一条人命也就让他暂且消一消气。

     “大人,”跪在地上的人姿势还是一动不动,只不过他那双死寂的眼里多了一抹挣扎,“那只是一个孩子。”

     “你想抗命?”

     “属下不敢。”

     坐在高位的男人手指间把玩着一颗珠子,珠子是常见的玻璃珠,上面还有几处碰撞出来的坑坑洼洼的痕迹。

     把玩着珠子的那只手突然一扬,珠子落在地上,咕噜噜滚到地上跪着的男人面前。

     玻璃珠被月光覆盖,折射出来的光芒顿时刺到了他眼里。

     他眨眨眼,感觉眼睛有些痛。

     伸手把珠子捡起来,攥紧,珠子上面的凉意从掌心一直蔓延到心里。

     “属下遵命。”

     **

     凌江楼。

     甲字三号房。

     李孑突然从熟睡中醒来,睁开眼睛。

     耳朵轻轻动了动,她抬头看向房顶。

     上面有轻之又轻的脚步声,挪动瓦片的声音。

     目标是她这个房间。

     毛贼,还是今天晚上被明尘坏了事来寻仇的人?

     李孑更趋向于后者。

     他们是第一天入住,毛贼行窃,一般都会提前踩好点,直接上来就行窃的可能性不大。

     反倒是今晚。

     那隐藏在黑暗里的马车,还有马车周围隐藏着的人,那个少年的身份想来并不简单。

     那样看似是意外的事件,想来也不是意外。

     而明尘恰好好心地坏了对方的事。

     李孑把脑海里这一瞬间闪过的念头迅速过了一遍,抱起身侧熟睡的林宪起身,快速开门走出去。

     打开对面卧房的门,团子和明尘正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

     李孑低头,对上林宪已经睁开的眼睛。

     对方懦懦喊了声:“先生?”

     “醒了!”李孑把人往床上一放,“把团子和明尘叫醒,我们这来客人了。”

     林宪听得脑袋一懵,“客人?”

     李孑已经快步出了房间。

     刚合上身后的房门,迎面就是从对面卧房里刺过来的长剑。

     早有防备的李孑侧身一闪,抬眼就看见了对面手持长剑的男子。

     一身粗布短打,不掩凌厉气息。

     见她躲过这一剑,对方手上招式一变,陡然间更加凌厉起来。

     一招一式全是要命的打法。

     见这人毫不犹豫上手就要取她性命,李孑一开始还护着房门闪躲了几招,待察觉到只来了这么一个杀手后,心头顿时没了顾忌。

     房间虽然不小,但打斗起来就显得无比狭小了。

     对了几招,李孑心里也有了底。

     对方武功不弱,走的是纯炼体的路子。

     招式阴诡,出其不意,深得刺杀要诀。

     她的对战经验一部分是和莫惊澜对招,另一部分是在漠北战场上所得。

     两者均是大开大合,光明正大的打法。

     如果是没有防备,自然是她自己吃亏。

     但现在正面相对,对方的刺杀之术只能使出不足三成。

     二十招之后,李孑压制住对方,手上两枚弩箭出其不意的飞出,一枚弩箭钉在这人肩膀,另一枚弩箭落在他颈侧,划出一道血痕。

     对方动作猛然一僵。

     长剑跟着脱手。

     李孑伸脚一踹,把长剑踹到角落里。

     “手下败将!”

     对方眼见刺杀失败转身边想逃,李孑冷笑一声,勾了勾手指。

     银丝带动钻入体内的银针,搅动肩膀上的血肉,房间里响起一道短促的闷哼声。

     李孑朝后面躲在门缝里偷看的三小只伸手。

     “团子,找根绳子来。”

     “宪儿,你去那长安给我们的那一包裹药丸,我记得里面有种吃了之后可以全身没力气的药丸。”

     “明尘,给先生倒一杯茶来。”

     三小只眼里半点没有害怕惊慌,一听李孑的吩咐,马上照做。

     片刻后,刺客被五花大绑扔到地上,瘫软着手脚一动不动。

     李孑搬了把椅子往他面前一坐,喝了口明尘递过来的凉茶,视线往地上的人面上一扫,“自己主动招待,还是我问你答。”

     对方一声不吭,李孑不以为然,只顾自开口。

     “杂技摊上的意外是你的手笔?”

     “你的目标是那个少年和他弟弟?”

     “你受人指使?”

     “那少年眉宇间有几分尊贵之色,更有隐卫相随,想来身份不低。高门贵胄,还是世家子弟?”

     荆迟唇瓣紧抿,心头却是已然翻涌起了惊涛骇浪。

     他忍不住抬头,看向面前女子的眼睛。

     对方一脸平静,唇角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却让他心间凉意一点点攀升。

     他自认没有暴露什么,为何她好像什么都知道。

     李孑接住对面看过来的视线,勾了勾唇,“在我面前,你什么都隐藏不了。”

     三小只蹲在一旁,听见李孑这么一句话,转头看着自家姨姨(先生)满脸崇拜。

     “你是军伍出身吧?”

     荆迟眸光一滞。

     沉默了片刻后,他终于开口:“你,如何得知?”

     李孑目光落在荆迟身上,“进过军伍的人,出来后无论成为什么,都会从这个人的精气神里找出曾经的影子。你在军伍之中的时间应该还不短,为何出来后,就变成了草菅人命之人?”

     对方又不吭声,李孑又接着问道:“你可知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你?”

     “你想知道指使我的人?”荆迟动了动脖子,缓慢地左右摇了摇,“我不会说的。是杀是剐,你随意。”

     落在这个女子手里是他不敌,他认栽,只愿大人能看在自己这条命的份上,留阿楚一条性命。

     “这个玻璃珠,是你的吧?”

     李孑摊开手,掌心赫然放着一枚表面上有些小坑的珠子。

     看地上原本一心求死的人目光猛地一变,李孑眉梢轻扬,“刚刚和我交手的时候,你没握剑的那只手就一直紧紧攥着,攥的就是这珠子吧?它肯定对你很重要。”

     荆迟偏过头,眼角余光却是始终停留在那枚珠子上。

     眼神出卖一切。

     李孑却是突然收回手,玻璃珠在她手上跳跃,突然又消失不见。

     荆迟本来无力的身体猛地前倾。

     “咔!”

     膝盖撞击到地面一声闷响,他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一般。

     只顾着急声问出口:“珠子呢?”

     李孑伸出另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捏着珠子,听着那声闷响牙酸了下,眼睑微颤,“你本性刚直,做得却是世人不齿之事。心有留恋,却又一心求死。你背后的那个主子,恐怕并非你真心效忠吧?”

     “你有把柄在他手上,还是,”李孑看了手里的珠子一眼,“他扣着你所珍视的人,以此来威胁你?”

     “看来是第二种。”

     “这玻璃弹珠是小孩子的玩意,你主子用来威胁你的人,是你的亲人吧?弟弟,还是妹妹?”

     “看来是弟弟。”

     荆迟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道视线,他现在只想往后缩,缩到墙角的暗影里。

     他从没见过这般可怕的人。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但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好似没有任何秘密一般。不管是过往,还是内心最隐秘的事情,都被迫彻底暴露在对方面前。

     “你觉得你死了,你那个主子会善待你的弟弟?他在你主子的手里,能起到的唯一作用便是来牵制你,你死了,他自然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没用的人?”李孑顿了顿,轻笑一声,“以你那主子的手段,没用的人,应该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荆迟想捂住耳朵,入耳的那一声声言语是他最恐惧的事情。

     跟了那个大人这么些年,他又如何不知道对方的为人和秉性。

     方才他说出那句求死的话,也不过是对自己的一丝近乎奢望的安慰。

     “你到底想要如何?”

     李孑看着地上眼珠子血红的男人,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

     她往前,对方就挪动着往后退,一直退到后背靠上墙面。

     李孑站住脚,微微弯腰,“你还没想通,我现在是在策反你啊!”

     荆迟猛地瞪大眼。百镀一下“重生之田园帝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