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忍者行路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1章 错位演剧15

作者:魍魉狩椿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忍者行路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既然考试已经结束,先让考生回去吧,别让家人更担心了。”在二次复查没有存在身体异常的情况下,将人留在这废墟之处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透过层层的人群,三代与半边脸裹着绷带、下巴处有交叉旧伤的曾经的队友对视一眼,双方转过头,看向正在被人开膛剖腹,抽筋断脉的春···深深吸入的烟浸润于身体各处,慢慢吐出。

     输的是春么?

     “是!”顺着猿飞日斩的目光望去,旗木卡卡西只看到某个不该出现于此的人,转身离开时那充满野心的背影,熟悉的令人有种不快之感。

     志村团藏!

     这人为何会出现于此地?

     从三代处离开,半途与御手洗红豆视线交错···蛇对于盯上的猎物绝不会轻易松口。

     写轮眼的诱惑力,宇智波一族,需要更加注意佐助的身边。

     不过,这是···?

     和其他人交代完火影大人的命令,开始疏散人群的旗木卡卡西向着正在林间草地临时搭建的手术台边帮忙的春野樱走去,只是,还没完全走近,就看到一边树下,蹲在地上捂着嘴的金色脑袋···

     鸣人?

     “这是怎么了?”伸手搭上鸣人的肩,银发的忍者停下脚步,侧过脸,根据医疗组的复查结果,之前腹痛的鸣人只是吃了不太干净的东西,并无被寄生的迹象才对。

     “···唔呕!!!”双手捂着嘴的少年转过头,刚想要说明些什么,就看到了心仪的粉发萝莉双手深入腹腔,一手托起胃部,一手进行医疗查克拉输送的血腥认真作业画面···强烈的冲击感,令少年终于忍耐不住,大吐特吐出声。

     “···后面的日子,可有的你苦头吃了···”打算回去的奈良鹿丸看着模样狼狈的漩涡鸣人,又看了看很明显早已有一定医疗忍术造诣的春野樱,眉头微微皱起,觉得有些麻烦。

     春野樱本身的表现,优秀跟宇智波佐助有的一拼,资质并无特别优异之处,努力的程度却是有目共睹,没想到在那可见的刻苦之外,这人竟然还额外学习了这种技术···从初见面起就对他们表现出一种奇怪到诡异的熟悉感,在并无特别的接触下,却似乎完全明白同期几人的好恶(明面上的)···这曾一度让他怀疑她是谁派来的间谍。

     目的的话,唯二的可能也就鸣人和佐助了,妖狐以及宇智波。

     否则,出身于木叶普通家庭的春野樱为何会了解如此之多,与她几乎无关之人的情报···而且其完全接受鸣人与佐助的表现,令人非常奇怪。

     完全不像是同龄女孩的表现,狂热与冷漠皆看不到身影,那种亲昵,那种照顾,更像是年长者对于年幼者的体贴,虽然并不一定适合对方,但却表现出尽心一面的长者余裕。

     对于没有家人的鸣人来说这应该算是好事吧···?只是,感情饥渴的鸣人一旦会错了意可就要乐极生悲了。

     不过,春野樱在心急些什么?

     偶尔的间隙,紧锁思考的眉头让他在那尚且稚嫩的脸上看到不符合年龄的思绪。

     “啊,这人···”将脖颈处的围巾重新围上,脸上有着漩涡图案的少年眼中透着疑惑之色。

     “嗯,怎么了,丁次?”扎着刺猬头的奈良鹿丸看着眼前身材丰满的同伴。

     “···唔,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秋道丁次摸摸肚子,“不过,果然,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我肚子饿了。”

     “···”这张脸,你跟我说,你有印象?跟在身材消瘦了不少的秋道丁次身后的奈良鹿丸仔细看了眼春的脸····毁容的相当彻底。

     “需要帮忙吗?”虽然在比赛中输给了春野樱,终于知道对方因为顾及自己而隐瞒了多少实力,令她十分生气。但是,山中井野看着一脸凝重的粉发少女,离开的脚步怎么样都迈不开去,“不要想歪了,只是看着这个病人这么被你们‘治疗’继续下去,太可怜了,我才插手的。”

     “···现在的木叶学校,医疗忍术的学习是必修课?”看着手上虽然不快但也慢慢开始凝聚了医疗查克拉的淡金色长发的少女···山中一族的?雪村忍不住吐槽道,当年他开始学可已经是出任务之后了,一边受伤,一边给自己治疗,这才混到了今天的这种地步。

     “···”她的医疗忍术还是无意之中看到了小樱的练习跟着效仿起来的成果,而小樱也没有丝毫保留,将自己的所学通通交给自己。

     曾经被她一度保护的宽额头小姑娘,如今早已有了自己的自信与美丽。

     “···井野,谢谢。”宛如翡翠的碧瞳与对面拥有青玉色瞳色的少女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宛如雏菊一般清丽的笑容,这个宛如大丽花一般美丽而热情的姑娘,的确是自己的朋友。

     “···鸣、鸣人君,没、没事吧?”

     “有事的是你才对吧,雏田。”犬冢牙看着身边刚从治疗中醒过来,站都还站不稳的短发少女,翻了个白眼。

     鸣人那小子可让自己够呛···到现在,他的鼻子还难受着呢。

     “牙说得对,你应该先照顾好自己,雏田····唔···”志乃身体一顿靠在树上。

     “呜哇,一个个怎么搞的,你第一场结束之后,休息了那么长时间才回来,怎么看起来反而比雏田看起来更虚弱啊,志乃?”

     “白眼!”少女玉色的眼睛周围有细细的经脉显露。

     “···志乃君,体内似乎有虫子再横冲直撞···要找红老师吗?”开了白眼看到的景象令雏田大吃一惊,要知道平时志乃君体内的虫子都相当安静听话,从来没有出现像是今天这样的情况。

     “雏田,志乃!”说曹操,曹操到,有着一头长卷发,红色双瞳的高挑女忍-夕日红,对于自己两个还在逞强的学生下了通牒,才去处理了一下其他的事,学生三人便自行打算回去,也不看看各自的伤势,“你们两个,都躺到担架上去。”

     “···是、是!”少女有些慌张的急忙应是,“对不起。”

     “···是。”戴着墨镜,全身裹得密不透风令人看不清神情的少年乖巧应答。

     “···红老师发火,可是好久不见了,嘿嘿,对吧,赤丸?”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更多是幸灾乐祸的犬冢牙低头问着胸口藏在他衣服里的白色幼犬。

     “汪!”得到了一声清脆的应和。

     “你也想躺着回去?”夕日红的目光扫过少年与犬。

     “···不···”脸上有着暗红竖状猎牙彩釉的少年弱弱拒绝老师的好意。

     “···呜···”幼犬低声呜咽,示弱。

     “···我永远的对手,卡卡西哟···唔呕,这是什么啊?”看到旗木卡卡西那显眼的银发便走了过去的迈特凯,刚想用惯用语打招呼便看到了手术中的春···似乎完全无法适应,雪村的粗暴缝合技术,被四处飞溅的血浆吓的面色苍白的绿色紧身衣西瓜头男人很没出息的蹲在树下,和金发少年成为了难兄难弟。

     “凯老师,请不要随便被人钓走可以吗?”一边头发披散下来,正在重新扎起丸子头的天天无力吐槽到,别人是老师关心学生,到了他们这里就变成了学生得时刻关心老师的动向了。

     “哦,救死扶伤的樱桑看起来更加耀眼了,简直就像是天使一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身穿同款绿色紧身衣的西瓜头少年-洛克李看着向缝合的胃部施展医疗忍术的少女,双眼满含爱慕。

     “人家背光,请不要直视太阳,李!”耀眼是正常的,这手术就在这林地中央,太阳最充足的地方,恐怕还有充当无影灯的打算···虽然这完全不可能,谁让太阳只有一个。

     “还有,人家一次都不甩你,一直粘着,就像饭粒一样,会让人感觉很恶心。凯老师,这也是对你的忠告啊。”嘶,身上被砂忍手鞠用风遁打回的忍具造成的伤还没好全的天天的心情也并不是十分美丽,“你也不要一直盯着砂忍村的三姐弟了,也来说说这两人,宁次。”

     “一直只有我在吐槽,感觉很烦人啊。”

     “虽然,我刚才一直忍着没吐槽,但是···这东西真的能用在人身上?!”春野樱看着雪村将春手腕脚腕处的不明植物根状物,连同主动脉与血肉一同剔除后,在剩下的四个血窟窿,各自添加了一根类似动脉的根状物,与剩余的动脉进行两端缝合···拿出这四根管子的透明玻璃瓶身上,缝合第二根时,八桥八拿着瓶身转了半圈,令她看到了瓶身之上的标签,胖虎···是写着胖虎,还有一张‘萌虎’照片,她没看错吧?!

     这不仅不是人,而且还是老虎,起码也得是猪啊,医疗剧中使用的动物器官不是都是从猪身上取下的吗?!

     “这个不怕出现异体排斥?”她十分怀疑眼前这位雪村医生的专业性。

     “···这货的兼容性是无敌的。”十分冷漠的将春野樱的抗议堵了回去,将剩余两根主动脉(伪)的与春的主动脉缝合完毕的雪村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而且,这话的前提是,你得保证这是个人。”这两年来,他对春的研究可没落下一点,只进不出,能接受所有生物的血液、器官、身体组织,但却无法将自己的血液与器官移植给到任何生物的纯利己生命体。

     春的本质。

     生存战略的绝对幸存者。百镀一下“忍者行路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