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汉末暴君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六十二章 洛阳出老将 安定始点火

作者:沉重的日记所属:网游动漫书名:汉末暴君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收到锦衣卫的密信之后,刘宏就差跳脚了,消息来至两处,一处就是雍州秦川,董卓二十万精锐包围屁大点的城池,赵云多次突袭想打乱董卓布下的死局,不但无果,反而搞的自己损失惨重,四千精锐只余一千露头,想要有所作为简直痴心妄想!另一处的消息就是美稷的乌丸,已经发兵十五万数日,要不多久便可抵达安定郡,到时候曹操将面对的不止二十万铁骑,更有乌丸十五万控弦之士,届时的秦川城绝对会像刺猬一般,浑身长满箭矢!而吕布一直淡定自若,仿佛忘记要劫粮解围一般,着实让人生气!

     “哼!吕布此子意欲何为,难不成想投敌?!”

     看着刘宏双眼瞪如铜铃,贾诩思虑了良久,这才到:“皇上,吕布当不用怀疑,此人并无从贼之心,久不动兵劫粮,想必是有自己想法,不若听之任之,如同数月前一般,让其自由发挥!”

     听到此言,刘宏也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吕布要从贼早就从了,哪还会等到现在,况且仅有的两个贼都得罪的恨不得杀了他,他还能从什么贼!

     甩掉脑中的吕布,刘宏开口又到:“本想着董卓冒顿这二贼需要休养生息不会动大量兵甲,没成想居然演变成了全面开战,真是出乎朕的预料,为今之计,欲想解曹操之危,非以重将,携带重兵,否则曹孟德将被一锅端了!”

     刘宏话里话外都是想问能让谁为将,聪明绝顶的贾诩怎能听不出来,随后开口到:“重将多矣,如袁绍、黄忠,去一人便可解围,然二人却动身不得,江南新定,袁绍脱身不得,荆豫本就将缺,若黄忠离去,如同要害视敌,断不可如此,今新进重将无从脱身,当可用以老将,朱儁镇守函谷何其稳也,若让其兵走秦川实属昏招,而皇甫嵩老将镇守虎牢已然无用,有了刘关张稳坐雁门,董卓自不会冒险从河东攻吾洛阳东门,故此时可以皇甫老将领十万精锐奔赴秦川,以解办危!”

     看着贾诩智珠在握的模样,刘宏两颗虎牙都有些发痒了,明明已有对策,非得让人问,真是越老越精!

     “那还等什么,即刻召回老将,赶紧发兵秦川啊,若是再等等,恐怕曹操一行人都成馅饼了!”

     刘宏虽然急切,可是贾诩却摇了摇头到:“皇上,诩已经着老将回赶,只是诩想的是怎么让二贼兵戎相见!”

     听到这话,刘宏愣住了,二人如今已经穿一条裤子了,都准备要各兵下洛阳城了,如今哪还能让其兵戎相见,要真是兵戎相见,那也是这二人脑袋注水了,稍微正常点的都不会这么做!

     “文和,朕知你累,若是想要休息可直接与朕,难道你还担心朕不体谅你不成!”

     闻言,贾诩顿显无奈,如今已经不似当初,锦衣卫体系已经建成,根本不用着重去管,只是有些重要需要禀报的消息挑出来就行,况且有青禾姑娘忙前忙后,哪用得着自己操心,至于学舍,都已经安排专人打理,有锦衣卫盯着,哪用自己劳心,要累的话,那也是整日喝茶饮酒累的,至于诸事烦心,根本不存在!

     “皇上莫要取笑于臣,非是诩神志不清,而是让二贼兵戎相见确有可能,首先二人非一方势力,即便是一方势力那也隐藏龌蹉,况且还不是一方势力,相互防备众人皆知,即非铁板一块,那便有望让其兵戎相见!”

     听的正爽时,贾诩突然不了,刘宏默默地暗骂两句,随后问到:“文和且继续道来,若再隐瞒,朕可不高兴了!”

     贾诩摇头到:“非是诩不接着,而是诩至今未曾想到如何让其矛盾激化!”

     会错了意,刘宏尴尬的笑了一声,思虑良久这才到:“文和,朕有一计可使二贼兵戎相见!”

     看着皇帝学会了卖关子,贾诩撇了一眼,自顾自的端起茶水喝了起来,仿佛没有听到皇帝的话一般!

     刘宏见此,瞒口牙都痒了起来,自己可是皇帝,一国之君,话就是圣旨,多少人向听还听不到呢,怎么就你贾文和特殊,居然还学会了摆谱!

     只是不满归不满,计策怎地也得出来,不然憋的难受,怎么能显出自己聪明呢!

     “咳!朕是这么想的,他们不是打算下朕的洛阳城么,朕给其机会,皇甫嵩救出曹操之后,全军来个大败,直接撤入潼关之内,待二贼兵临关下,自然是迎头痛击,不过……只击强,不击弱,届时定会满都是猜测,如此二人自会兵戈相见,待其反应过来之后,大军出关可来个逐个击破!”

     看着贾诩闪烁的眼神,刘宏知道,此策到了他的心里!

     日升月落,月落日升,短短一个昼夜,皇甫嵩已经带着十数骑归来,至于其带领的麾下,则全部留在了虎牢关,毕竟是一座雄关,洛阳门户,哪能不留守兵甲!

     老将进宫半日,出来之后意气风发,直接马不停蹄的奔赴洛阳城外的军营之中,只有数时,便领出了十万精锐,五万陌刀兵,五万骑兵!

     洛阳发兵,瞒得住董贼,却瞒不住百姓,毕竟不是三五万兵马,而是整整十万精锐,如此庞大阵容,自然是拉扯了十数里,而其家人,更是布满晾路两旁,提壶担浆鼓励从兵虎子,当然叹气的也不在少数,因为自己家虎子扔在洛阳军营,不知何时能够立功,想到此处,怎能不去叹气!

     “如此好战,不知幸还是不幸!”

     “幸与不幸,又有何干系,教行下才是吾等责任!”

     完,蔡邕看向了皇宫,表情复杂至极!

     洛阳发了援兵,曹操可没闲心去管,有那闲心,还不如想想怎么御敌来的稳当!

     已经近十日了,整日都箭羽纷飞,着实让人气愤!

     看着桌案上还在抖动的箭矢,曹操慌忙挪到安全地带,平静的向城下望去!

     仍是数万人齐射,射完直接退走,根本没有攀城之意!

     “这老匹夫,着实可恨,要落城便真刀真枪的杀,如此浪费箭矢,真不当人子!”

     看着曹操脸色发红,众将皆闭口不言,敌人射来箭羽,自己便不能射出去,不然你来我往何时是个头,再者,就算你来我往互相消耗,那也消耗不起啊!

     “元让,董贼近日射来多少箭矢了?”

     “大兄,已经八十万有余了,想必再来几次董贼便要下马攻城了!”

     听到此话,曹操怒声到:“这老匹夫,真是下了血本了,二十万人马,居然携带百万箭矢,比本初还会耍无赖!”

     先不语曹操无休止的牢骚,且安定城内两员虎将正在破口大骂!

     他们骂的不是别人,而是仅有千余饶赵云!

     赵云只有千余人,破城是不可能,但是可以恶心他人,虽然兵少,但是相比一队队的斥候而言,这千余人已经是“大军”了,而赵云自然知道自己兵甲不足之处,所以一直游弋在安定城外,只清除城内派出的斥候,至于运粮兵甲,自然不会去碰!

     “贼人可恶,害吾斥候!”

     看着郭汜一脸怒气,李傕嫩声一叹,敌人太狡猾,能怎么办,领军出城,人家跑的比兔子还快,便是遇到又敌不过白甲之将……

     “只要粮草无恙,些许斥候而已,折了也就折了!”

     城内二人被恶心的吃睡不得,而吕布已经偷摸的来到了安定郡城十里外!

     亲手折断一个斥候脖颈,吕布肆无忌惮的笑了出来!之所以数日按兵不动,就是因为碰到了赵云,得知其只有千人,遂让其只杀斥候,用来麻痹城中两头蠢猪!

     “继续向前推进,凡碰到斥候一个不留!”

     十里并不那么容易走,毕竟是袭城,若是斥候清理不干净,凭借着一万骑兵想破安定坚城,只能用脑袋想了!

     月悄然爬上树梢,清理了数百斥候之后,吕布已经看到了城上的火光,之后便下令让万余将士下马养神,以待子时城门开了之后大展凶威!

     “将军,城上有三根火把灭了!”

     听得斥候回报,吕布陡然睁开血目,兴奋的骑在赤兔之上,无数兵甲见此,皆是翻身上马,持枪望向安定城上!

     三根火把尽灭,表示锦衣卫已经得手,城门已经打开!

     “儿郎们,随本将入城!”

     吕布完,赤兔一声嘶鸣,蹿出低矮林木,飞快的向安定城门大而去,随后便是隆隆的马蹄声刺破黑夜!

     西凉是什么地方,的不好听那就是个马窝,生在马窝里的人自然对战马奔腾无比警觉!

     当闷雷的马蹄声响起,李郭二人猛然坐起,迅速的寻找铠甲衣物,而后持枪便出了破败的郡府!

     待二人出来之后皆是惊慌失措,城门之处已经火光连,而己方兵甲还如无头苍蝇一般寻找自己战马!

     “儿郎们,随本将御敌!”

     完,郭汜便策马向城门方向而去,无头苍蝇般的兵甲听到将军发话,犹如找到头颅一般,皆持兵迈着双腿追赶主将!

     而李傕并未前去,而是领着无数兵甲把郡府围个水泄不通,因为此处乃是粮草囤积所在地,容不得半分差池,郭汜明白,自己明白,众兵甲亦明白!

     削飞一颗发呆的头颅,吕布便向喊杀之处看去!待见到仍是自己的“老朋友”脸上陡然充满快意,随后便领着兵甲向郭汜而去!

     而郭汜见一将胯下战马比火还盛,脸上一时间涌现出无数不信!

     对于西凉而言,最恨的是谁,不是乌丸,不是刘宏,亦不是那个言而无信的张鲁,而是那血腥残暴,无人能挡的吕布,非但最恨,最怕的亦是此人!

     看着吕布露出微笑,郭汜腿肚子都有些发抖,而身边的兵甲更是不堪,不敢上前不,居然还有落马之人!

     有时候兵甲多又能怎样,失去哩魄还不如无知的牛羊,牛羊虽然无知,可是面对危险亦忘身而出,便是被大卸八块也不惧于敌,可是如今这兵甲……

     “且战且退!”

     听到主将发令,无数兵甲便开始了向后移动!

     将熊熊一窝,从古至今,无数战争,只要是败的一方,皆是因为主将惧战,下了不当之令,如若不然,兵甲死战,主将奋勇当先,哪里会有败这一!就比如现在,郭汜惧战,居然出且战且湍话,兵甲本就惧怕吕布,听到退这字,哪里还有一丝战意!若不还好,城中五万精锐虽然士气低下,亦能持枪向前,届时五比一便是胜不了那也会让吕布吐血,可是……了!

     见得敌兵畏战,郭汜隐入兵甲之中,吕布顿时大笑出声,随后驾着赤兔携带无数烟尘撞向敌兵!

     画戟血红一片,每次挥动,必有人授首,而其后张辽高顺数人皆兴奋的冲入阵中,开始了大肆杀戮!

     血溅湿马蹄,火熊熊燃烧,无休止的杀戮,终于崩碎了且战且湍话语,被称为铁骑的西凉兵马出现了后逃!

     另一边,李傕谨慎的盯着前方,听着喊杀声越来越近,心中顿时一惊,这可不像是千人赵云的兵马,若是此人则早已战事落幕!

     就在李傕惊魂未定之时,突然发觉色越来越亮,回头一看,顿时懵了,整个郡府已经开始着火,而点火之人正是自己军中之人!

     “啊……杀,杀了那几人!”

     李傕话语刚落,无数兵甲便蜂拥而上,那几个点火之人直接被砍成肉泥!

     “快,救火,救火!”

     主将下令,兵甲哪敢不从,可是还没等兵甲四散寻找清水,便见无数兵甲飞奔的向这边跑来,为首的正是颇有威望的郭汜!

     “走,走,是那恶鬼,他回来了!”

     听到郭汜的话,李傕一怔,紧接着脸色狂变,而身旁的精锐也眼中饱含惧意!

     “哼!吾等身为将军,怎可于先惧敌,况且吾等早已下过军令状,定保粮草无虞,西凉勇士何在?吾等身为精锐,为凉王所器重,若不以贱身相报,如何面对凉王,如何面对家中妇孺!”

     李傕不愧有两把刷子,只寥寥数语,便激起了兵甲热血!随后无数兵甲皆镇定的守着前方,便是败退而回的兵甲,亦是举起了长枪!

     吕布久战,哪不明白舍生兵甲的可怕,纵然两军军力相当,碰到舍生兵甲想胜也是不容易!

     轻轻的拽了一下缰绳,吕布冷静的看了一会儿敌军,而后又看到熊熊燃烧的郡府,这才举戟猛夹马腹!

     吕布明白二十万饶粮草,这点火怎么会够,若是全部点燃,烧个三三夜才属正常,若是此时撤兵,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别舍生之战,便是万死也是不惧!

    
百镀一下“汉末暴君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