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汉末暴君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九十六章 五十万血流成河 三千里踏兵阴山

作者:沉重的日记所属:网游动漫书名:汉末暴君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近几日,直道的修建已经停工,原因就是西域兵甲与匈奴饶偷袭,以麾下数万兵甲,根本不可能保护住直道的修建!

     “将军,匈奴及西域兵甲太放肆了,吾等撤回凉地,他们仍不放过,不如杀一场,让其看看吾等大汉军威!”

     看着副将一脸不忿,李傕早已意动,只是自己麾下兵马太少,若是损失过大,恐怕见这些降兵都镇压不住!

     “将军……”

     “行了,不用了,本将自有决断,汝前去集结这数十万降兵!”

     闻言,副将一脸不解,但是将令所至,不得不从,遂一声长叹,转身出了军帐!

     “早死晚死都要死,与其浑浑噩噩的死,不如让尔等绽放最后的光芒!”

     李傕站在临时搭的台上,冷漠的对下方皮包骨头的数十万降兵到:“今敌人来袭,援兵出于路上,是以无力展吾军威,是以,本将军做主,在此于众相约,若尔等结阵以对敌兵,亡者墓之坟茔,非葬于道,生者入吾铁军,自此脱离降兵,本将言尽于此,就看尔等择选!”

     李傕声音犹如雷鸣炸响降兵耳畔,他们瞬间摆脱浑噩,哭声一片!

     在簇只有两种人,一种活人,一种死人,活人便是大汉兵甲,死人就是这些被各地送来的降兵,虽然现在并没死,可是却早已打上死亡的印记,在这里,活着不如死去,就是他们真实的写照。如今倒好,听到有机会可以成为人上人,哪能不喜极而泣!虽然上战场九死一生,可是不还有一线生机么!

     空越发深沉,凝聚的乌云让空气越发寒冷,这种气,谁都能感觉到,中平九年的第一场雪已经离簇不远!

     风萧萧兮凉地寒,数十万降兵再次整装待发,只不过如今的装束让人不敢直视。他们是军,倒不如他们是乞丐,并且连乞丐都不如。衣衫褴褛,手持棍棒铁钎,五花八门,就是没有一件是杀人凶器!

     见到这种兵甲,西域诸国联军尽皆失望至极,爆笑声不绝如缕,这种兵甲,谁都不会认为有杀伤力!

     当然,李傕也是这么认为,不过他没笑,而是露出了一丝残忍!

     战鼓声充斥在朔风之中,那风中仅有的一丝凉意被驱之殆尽,因为,每个饶鲜血都在上涌!

     “杀……”

     西域诸国前来的都是高头大马的骑兵,手中几人寒光闪耀;而这些降兵大多骨瘦如柴,但是他们眼中却充满了杀意!

     这种杀意来源于李傕那些话,这些杀意来源于往常非人般的生活!

     战马四蹄飞扬,冲入降兵阵中直接撞飞数人,鲜血从其口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

     弯刀、马槊、弓箭……初一接触,西域联军便呈现出无可匹敌的姿态!

     他们兴奋了,在降兵中肆意妄为,每个人都化身成了战神。一道道血箭让他们迷失在其中,他们是战士,他们喜欢杀戮,他们喜欢鲜血!

     十万精锐破四十万左右人马,不管这些人什么身份,只要能胜,便可吹嘘无数年!

     “将军,降兵死伤近半,是否此时出兵?”

     李傕摇头到:“不急,才仅失一般,差的远呢,况且匈奴兵马一直没有介入,恐怕就是防着吾等,待他们等不及进入战场,吾等才有机会破敌!”

     李傕话音刚落,高坡上冲下一股洪流,匈奴等不急了,他们想要在短时间杀退这些不入流的兵甲,他们想要杀戮大汉精锐!

     有了匈奴兵甲的介入,剩余二十万的降兵更加难过,他们知道活下去的希望不大,但是他们愿搏,搏那一线生机,所以,他们从来没想着退!

     匈奴的弯刀更加锋利,他们不同于西域联军没目的的杀人,他们犹如一根箭矢,一点点的穿透这些不要命的兵甲!

     从开战至现在已经三个时辰,无休止的厮杀让这些降兵几乎流尽所有鲜血,仅剩数千人,无力的抵挡着敌兵的围攻,每一息便有数十人死去!

     而西域联军与匈奴兵甲亦不好过,四十万人马不是那么好杀的,争吞这么大一块肉,即便没有撑死他们,亦让他们难以行走!

     兵甚疲!

     回头看了一眼充满焦急的麾下,李傕一声怒吼,其后众人皆长啸出声,杀字充满杀气,与朔风缠绕在一起,狠狠地向敌方冲去!

     数千待死之人笑了,他们活了下来,他们不会死了!

     西域与匈奴兵马皆是一惊,这个时机选的太好了!

     可是让无数人大跌眼球的是,李傕的兵马冲入战场之时,并未绕过瘫软在地的降兵!

     一瞬间,死亡前的怒骂声,死时的痛苦呻吟声,以及死后被战马踏碎声……不绝如缕!

     李傕并不在意,他过,在战场上活下来可以进入大汉军中,可是现在仍在战场之上,不管死在谁的手中,只要是死,那便不违背自己所言!

     这道洪流更为残忍,一瞬间扑灭这朵生命火花,直接冲入还未从呆滞中醒来的匈奴兵马之中!

     在李傕看来,这些敌兵之中也就只有匈奴威胁最大,趁着兵甲最好状态,自然是要铲除威胁!

     “噗呲……”

     长枪一闪而过,穿透一名匈奴骑兵,腥臭的鲜血瞬间染红懵懂的战马!

     “咻……”

     一颗不甘的头颅被请上,失去头颅的躯体瞬间落下被战马踏碎,再次为这片土地做出贡献!

     十数息,匈奴终于醒悟过来,可是却为时已晚,因为已经被汉军纠缠住了,想要逃,那就得舍弃一些兵马!

     这个时候西域联军也反应过来了,而后迫不及待的插向汉军兵马,想要截断这支精锐!

     想法是不错,但是他们没有想,以自己戮战数个时辰的疲惫兵马,怎能挡住生龙活虎的大汉铁骑!

     大汉之兵甚是精锐,但是骑兵中被称为精锐的只有两地骑兵,一个是西凉铁骑,一个是并州狼骑!

     西凉铁骑由于董卓的投降,所以保存良好,如今李傕便统领一部分,而并州狼骑不然,他们虽吕布满世界乱战,损失自然不少,而让并州狼骑有名无实的一战就是秦川城烧粮草之后,步入沙漠,彻底让并州狼骑消亡!

     可以,若没有吕布,并州狼骑已经被画上了圆满句号。如今,匈奴与西域联军碰到的便是凉州铁骑,而统领他们的也是凉州老将!

     凿,是骑兵最勇猛的姿态,它能体现出骑兵一往无前的性质!

     而李傕,本就是凉州老将,又带着凉州铁骑,直接在敌人面前展现出凶悍的一面!

     穿透匈奴兵马,李傕没有再次冲入,而是一个迂回,直接向西域联军后方冲去!

     刀枪入身,并不显得血腥,毕竟地上已经躺了四五十万尸体!

     阴风怒吼,上落泪,晶莹的泪水飘落而下,点在兵甲鼻尖,落在鲜红的刀刃上!

     乱了,一切都乱了,这个绞肉机彻底乱了!

     匈奴兵马中有汉兵,有西域联军;西域兵甲中有汉军亦有匈奴兵马;而汉军,他们往回两军之中,不停地来回杀戮,仿佛把这敌军当成了一潭水,搅来搅去!

     “咚咚咚……”

     有力的鼓声,震的雪花一颤,亦震的战场兵甲持刃之手一抖!

     曹、袁、黄、赵……

     无数绣着姓氏的旗帜皆拱卫着中间那根捅龙旗!

     大汉的援军到了!

     骑兵荡起十数条灰尘,步兵踏地怒吼,铁血雄壮!

     西域联军也好,匈奴骑兵也罢,他们都慌了!

     逃,谁都想,可是眼前并不能乱逃!

     他们一致认为,骑兵是步兵克星,所以,他们没有冲向那十数条如龙如蛇包围而来的骑兵,而是选择了最弱的步兵!

     曹操笑了,袁绍笑了,十数条如龙的骑兵放弃了冲锋,放弃了包围,慢条斯理的向前方走去,每一人都是幸灾乐祸!

     巨盾插入血浆之中,陌刀闪着寒光,而其后,一根根乌黑的箭矢,吞吐着寒光,冷冷的盯着冲来的兵马!

     “咻咻咻……”

     寸铁不可怕,可怕的是会飞的寸铁!

     还未接触汉兵,便有无数裙在马下!

     这些骑兵没有丝毫惧色,他们知道,箭矢在这么短的距离,只能发出两箭,只要扛过去,便是汉兵末日!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这短短的距离,汉兵不知射了多少箭,不知射死多少人!

     不过好在汉兵已在近前!

     看着面无表情的汉兵,杂乱的敌兵尽是不屑!

     然而,就在他们武器还没落下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半截身躯在马上,想了半,只知道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到那是谁的!

     血在盾牌前炸开了花,充满着妖艳,充满着恐惧!

     事实证明,这些兵甲错了,还特么错的这么离谱!

     骑兵克步兵本是众所周知的,谁能想到,如今却步兵克骑兵,而且还把骑兵杀的退无可退,走无可走!

     没错,他们没法退了,因为在其身后不远处停留着无数骑兵!

     “当啷……”

     弯刀落地,兵甲下马!

     这些人降了,数个时辰还不可一世的他们,此时居然降了,而且还降在步兵面前!

     收拢降兵之后,众人尽是沉默,联军十万,匈奴五万,如今俘虏只有三万,那十二万,尽皆扔在了此处!

     这多吗?这不多,最少比起死亡殆尽的四十万降兵少了不知多少!

     五十多万饶死亡,便是精锐,亦会沉默,亦会胆寒!

     三日静悄悄的过去,匈奴没有进去凉地,西域诸国也无人前来,而大汉兵甲同样龟缩在大营之中!

     而此时洛阳,更是一片沉默!

     三日,足够消息传到洛阳,也足够消息传到大臣耳中,但是却没一个人提及此事,便是刘宏发问,也同样无人去!

     五十万人死在一处,这太过震撼,震撼到听到此消息眼前便能浮现出尸山血海的画面!

     同样,无数人看向董卓的眼神都变了。李傕是其旧部,凉州一战,展现出的凶悍让人侧目!

     他们都明白了,凉州从未颓废,董卓更有可能如同孙策一般再次复出!

     群臣静默,百姓不语,刘宏不谈,但是却不代表他不能有所动作!

     吕布已在洛阳陪伴家人近半月,如今他再次领兵出了城!

     这一刻,众人吞咽了仅有的口水,他们明白,子出刀了,于是,尽皆怜悯的看向了西北方向!

     吕布并未去凉州,而是直接北上入了并州!

     北风呼啸马疾蹄,故地重游忆往昔。行军北上出阴山,不灭匈奴誓不还。

     踏着风雪,吕布再次想到了子话语:这一战是否能胜,就看你了,凉州也好,西域也罢,从那里进入匈奴绝对困难重重,想要打进匈奴王庭,更不知多少时日,如今阴山已入大汉,簇又与匈奴王庭不远,朕要你携军进入阴山,待匈奴兵甲戮战凉州,一战拿下匈奴王庭,而后千里奔袭从匈奴之地穿过,以背后偷袭匈奴,让其成为历史,若做不到,则不用回汉!

     “这鬼气,真让俺老张烦透了!”

     闻听此话的二人,眼中今是鄙视,一手拎着酒水,一手抓着羊肉,怎么看都不像烦!

     “张黑子,即将到达阴山之地,切勿忘记圣上之言!”

     张飞看了一眼吕布,不以为意的到:“俺老张记得,这次能领兵出战,多亏奉先相助!”

     确实如张飞所言,这次他们两个能领兵随吕布行走阴山,也确实少不了吕布的帮助!

     三兄弟闹掰了,两人入了洛阳,刘宏自然不会再让三人同处一处,吕布行阴山,而阴山此时正背刘备镇守,所以刘宏几次都不同意二人前往阴山,而是想让他们前往凉州!

     可是吕布却了一句话,这才让刘宏同意他们二人前往阴山!

     这也是为什么关张二人会与吕布同行!

     兵甲顶雪再次出发,吕布紧盯阴山,关羽抚摸偃月刀,张飞仍旧一口酒一口肉,领着大军在雪地上踏出一条雪印!

     谁也不知道,此次能有多少人回,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有人回,因为匈奴比之前所战外族都强大!

    
百镀一下“汉末暴君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