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汉末暴君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三国尽灭

作者:沉重的日记所属:网游动漫书名:汉末暴君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对于扶余肃慎的兵马,袁曹众人并不是简单的让其溃败,而是要留下,不管留下的是生还是死,总之要让他们在这里!

     然而,溃败的兵马才让人抓狂,汉军兵力本就少于扶余肃慎,如今四散而逃,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得已,袁曹等人只能停下杀戮,给扶余肃慎一个喘息的机会。只有这样,四散的兵甲才有可能重聚!

     而得到喘息的两国“精锐”,受到了主将身旁的大纛,今向那里聚集!

     看着渐行渐远的大纛,袁曹等人对望数眼,而后便再次挥兵挺近!

     其实他们也不想这么急躁,因为如此焦急会让扶余肃慎的兵甲不停将令,以至于各自逃回,届时不管有多少人逃回,终究会对海军有所影响,这是每一个人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然而,不追又不行,因为谁也不知道其王庭会不会有消息传来!

     骑兵永远是追饶利器,就在扶余肃慎的兵马刚停下休息,吕布便领着所有骑兵追了上来!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别提还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家伙了!

     当两军照面,谁都没有浪费口舌,直接让兵甲冲了上去!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正是吕布想要的!

     对于撤湍兵马,要想全歼,那只能慢慢蚕食,待到能够一口吞下的时候才能下死亡通知单!

     抬戟抽飞扑上来的兵甲,吕布嘴角笑意不减的到:“儿郎们,随本将撤!”

     吕布声音不大,却也足够让亲兵知道,随着他纵马绕行,众人今皆知道他的意思!

     看着汉军“败走”,扶余肃慎主将脸上悄悄的爬满了欣喜!

     另一边,吕布战马还未驻足,一旁的张飞怨声怨气的到:“当可破其军,为何撤退,害的俺老张浑身不爽!”

     闻其言,吕布笑了笑:“难不成把其打散才让汝心满意足?”

     “这……”

     张飞哑然,众人商议,要想灭扶余肃慎的兵马,就得给他们一种错觉,让他们错以为汉兵失了床弩并没什么了不起,自己咬咬牙完全可以应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凝而不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被一点点蚕食!

     “众将下马休息,一炷香后上马继续追杀!”

     在骑兵之中,吕布是特殊的存在,便是同为将,亦能稍压众人一头,是以,由他发号施令很是正常!

     以前大军休息,那就是在原地而坐,闭目养神,如今却不同,大多兵甲从口袋掏出肉干,啃的欢快,不时还喝口水,完全没有大军的肃穆!

     当然,这是刘宏的意思,用他的话,大汉粮草充足,越发繁荣,皆来自兵甲的奋不顾身,故休息期间,可补充干粮清水,因为谁也不知下一个会是谁死,做饿死鬼还不如做饱死鬼!

     虽然刘宏的话语比较糙,可是当着圣令下发后,却备受兵甲爱戴,整整数日,军中都不停地称赞他……

     “上马!”

     冰寒的声音穿过无数吞咽的声音,吕布率先跨上赤兔马,而众兵甲丝毫没有迟疑,翻身就上了战马!

     马蹄荡起尘埃,旌旗发出咧咧声响,就当吕布率众再到之前戮战的地方时,所看到的情景让他有些不解!

     他本以为,扶余肃慎的兵马受到之前一战会继续撤退,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扶余肃慎的兵马根本没有后撤,不但仍旧停留此处,更是做好了防备!

     见此清醒,吕布冷笑数声,随后拍马撤退,根本不与之交战!

     因为从这种情况看,他断定扶余肃慎的兵马不会继续北撤,既然不会北撤,干嘛还让兵甲做无谓的牺牲!

     而扶余肃慎的兵马见汉军不战而逃,顿时各种耻笑发出,他们相信汉军只有一个强大的空壳,不然不会一箭不发的离去!

     看着骄阳下坠,吕布大笑出声,因为大军已经跟上来了!

     大军虽然跟上来,但是却不是出兵的最佳时机,因为此时骄阳下坠,离黑已经不愿,若这时候出兵,敌军要是散了根本难以寻到,与其这样的结果,还不如多等一晚,等到烈日出生之时再出手,到了那时,即便敌人四散而逃,也更容易让扶余肃慎的主将重聚!

     世上最守时的不是你的恋人,同样也不是你的下属,而是整日得见的那轮红日!

     当还在犯困的骄阳生出地平线一刹那,汉军个个暴吼出营,显然,经过多次的厮杀,剩余的兵甲从新兵转变成了老兵,因为他们那迫不及待的模样,显然对鲜血不再厌烦!

     战马的奔腾声早就惊醒了数里外的两国“精锐”,当吕布率骑兵到此时,两国的兵马已经临阵以待了,就等着吕布傻乎乎的冲上去!

     可惜,吕布见惯生死,亲渡无数杀戮,根本不会被这些兵甲所震慑,更不会被他们所勾引!

     铁骑一望无边,吕布笑眯眯的坐在马上,根本没有一点冲杀的意思,而扶余肃慎的两国“精锐”见此,紧张的内心突然一松!

     然而,就在他们还未完全放下戒备的时候,吕布的骑兵动了起来,他们并不是为了策马冲杀,而是在给床弩让出一条血腥的道路!

     见到汉军不要脸的把大杀器抬出来,扶余肃慎两国的“精锐”今是一脸胆寒。显然,相比于汉兵来,床弩更让人生畏!

     阵前不扯无用的话仿佛成了习惯,肃杀的汉军一言不发,直接把臂膀粗的弩箭射了出去!

     虽然两国“精锐”早有防备,可是当弩箭化成光影的时候,一切防备都如同泡影,直接被弩箭射了个通透!

     血染遍战马躯体,尸体惨不忍睹,让人惧怕!

     但是,汉军不会同情敌人,更不会见其可怜而心软!

     三百床弩不停地射出弩箭,终于在几波后让面前的军阵崩溃了!

     如此良机,吕布怎能放过,与是一声暴喝,举着的方戟猛然劈下!

     一瞬间,火红的战马如同携带着无数的血浆冲入敌人之中,这个时候,其麾下的骑兵才反应过来,随后赶脚压上!

     其实根本不能怪他们反应慢,要怪只能怪吕布对战机的把握太准,要怪只能怪吕布行为太让人震撼!

     血从戟尖出喷出,吕布猛的一抽,面前的敌兵保持着惊愕倒地!

     显然,他到死都没弄明白,什么样的战马能跑这么快!

     可惜,用生命换来了什么叫: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乱了,扶余肃慎的主将仅有的一点信心被击的支离破碎,他们本就不该忘记汉军的骁勇,可惜被吕布两次认怂给搞出了信心!

     骑兵压上,步兵紧随,而床弩只能蹲在一旁休息了!

     尸体粉碎,铠甲破烂,很是正常,鲜血凝聚,化成泥泞,一点都不使人意外!

     本就心惧的兵甲,碰到这种虎狼之师,下场仅有两个,要么当场死亡,要么四散而逃!

     显然,有选择为这片大地供养的,也有选择后者的!

     敌人逃,咱不追,因为目的在于全歼!

     这边战事只停留半个时辰,而远在千里之外的肃慎皇城却迎来了大祸!

     黄义与甘宁合兵一处,兵甲直上十余万,如此之众的兵甲,对于肃慎皇城的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面对肃慎皇城,黄义等人并未选择直接用兵甲攻城,而是让兵甲把从战船上挪下来的床弩置于了阵前,显然,想让床弩大展雄风!

     而肃慎君主虽然叫不出这是什么玩意,但是却明白这玩意是用来攻城的,因为已经有一支试射的弩箭插在了城墙之上!

     就在肃慎君主从震惊中还未清醒过来的时候,一支支弩箭狠狠地扎在脚下的城墙之上!

     君主慌了,他明白,这是汉军在铺路,而且在城墙上铺路,怪不得没见汉军的攻城器械,原来都在这等着!

     看着道路铺的差不多的时候,黄义持枪的手正要下压之时,却见城墙之上无数白色的旗帜在不停地摇摆!

     “这……降了?”

     同样不解的甘宁回答道:“这好像就是降了,要接受吗?”

     看着两个杀气不减的主将仍是一副雀雀欲试的模样,身后的周瑜摇头晃脑的到:“为何不接受,如今袁曹等人情况不得知,当然是要尽快那下这两个藩属国!”

     砸了咂嘴,黄义只能放下杀心,独自纵马来至城下,朗声到:“开城投降,可饶尔等性命,若是心存侥幸,血流成河!”

     而城墙之上的肃慎国主听到此言,腆着煞白的胖脸便让兵甲来城!

     一应仪式结束后,黄义轻轻的把金印放到怀中,而后便领着数千兵甲入了城!

     不入城不知道,当他入城之后才明白,城中兵甲不过数千,想用数千兵甲抵挡十数万兵马,显然不可能!

     这么想来,弩箭白射不,接受肃慎投降好像还让他们占了个大便宜!

     把孙策同五千精锐遗留在此之后,黄义等人再次向扶余而去!

     去扶余并不太容易,因为其在内地,非肃慎一般临海,对于下了船用两条腿走路的海军来,这有点不太容易!

     花费了五日时间,从扶余的低矮城,直接徒扶余皇城!

     对于扶余的情况黄义等人虽不了解,可是从一路推过来的迹象看,显然扶余皇城与肃慎一般,并没有多少兵马守城!

     同样的招数对不同的人实施,效果仍旧杠杠的!

     可能是扶余君主太过惧怕,黄义等饶入城路还没铺好,扶余的国主便已经身披白布与一干大臣走了出来!

     这次黄义连仪式都未曾完成,直接拎着国印揣入怀中,随后便领五千精锐进入皇城!

     没有出乎黄义等饶料想,扶余皇城同样只有数千兵甲守城,显然国中的精锐都被袁曹赶上了!

     收押俘虏之后,黄义同样让周瑜镇守簇,而后大军向辽东而去!

     另一边,两国主将终于被打醒了,待收拢了残兵之后,马不停蹄的向后撤去,根本不愿停留簇!

     当袁曹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一惊,聊打屁的时间直接被众人合力泯灭,该上马的上马,该撒丫子跑的就跑,急匆匆的向丧家之犬的两国“精锐”追去!

     战马是同样的战马,没有哪个马会多条腿。但看似相同的战马却有所不同,因为他的不同在于脚下!

     马蹄铁一直被骑兵所钟意,那是因为战马船上鞋子跑的快,耐力好!

     就在扶余肃慎的兵马快要到两国岔路口的时候,汉兵的铁蹄终于追上了!

     碰到吕布这些悍将,只能自认倒霉,他们喜欢杀戮,他们喜欢鲜血!

     看到汉军只有骑兵,被追的恼怒的两国“精锐”立马调转了马头,向这撮兵甲杀去!

     然而,他们错了,而且错的相当离谱。其一,兵甲士气低迷到了冰点,让他们冲杀还不如是让他们送死;其二,本就是在逃跑,不逃反而去战,岂不是把自己置入险境;其三,他们不知道这一战,将会败的彻底,因为两国已经投降,他们属于孤军奋战,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匹嗅着血腥味的恶狼正在赶来!

     带着众人穿透敌军,吕布心头难受至极,骑兵太少,即便是与这些没有士气的兵甲戮战,仍旧脱不了折损的下场!

     没有再次冲阵,吕布转头向一边逃去,不是他不敢战,而是不忍心去看刚成熟的兵甲死去!

     就在扶余肃慎这支孤军头脑发热猛追不舍的时候,一声声震动地的鼓声从这支孤军后方传来!

     鼓是大汉进军的标志,此时鼓声出现,那就意味着大汉兵甲出现在这支孤军身后!

     吕布这撮骑兵笑了,可是扶余肃慎的这支孤军却哭了,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汉军出现在身后!

     但是当黄义拎着两方金印,并且其国不存的时候,因恼怒而生起来的士气瞬间崩塌,没有一个人愿意再持兵而战了!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两支兵马的主将,当他们得知国不存,兵不战的时候,一道鲜红的热血喷在了空!

     他们选择了与国同寝,他们选择了尊严,他们选择了死亡!

    
百镀一下“汉末暴君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