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天下第一道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百八十一章 风起云涌,利益交接

作者:诸羊黄昏所属:都市生活书名:天下第一道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而张天阳却没多言,只是坦然道。

     “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无法推卸,只是因为目前国际上的舆论,内部的事情弄得我们无法接他们回来...”

     面对坦然的张天阳,李果最后只是笑了笑说道:“若这事做成的话,你会获得很多功德,假以时日,你或许也能踏入修炼之道。”

     “无所谓。”

     张天阳笑了笑,倒是风轻云淡,对于所谓修炼变强看起来没多大兴趣。

     此后,张天阳的表情却是严肃了起来。

     “好了,既然说完这个了,我们来说说袭击你那位天榜吧。”

     李果正想说,关于这位天榜官方有什么消息,作为一个儒雅随和的人,李果信奉有仇必报才是真君子。

     “袭杀你的那个人来自埃及...”张天阳沉吟道:“目前作为Lv5,已经落入了第二梯队之中。”

     也就是说他原本在天榜就是倒数的,别人一上来他就挤下去了。

     “蔡。”李果淡淡道——虽然自己目前打不过他,但无能狂怒一下还是可以的。

     张天阳嘴角抽搐,你说人菜,那么被菜鸡逼进绝路狼狈逃跑的你又咋地...

     当然,张天阳只是内心默默吐槽一下而已,随后说道:“纵使是落入了第二梯队,但他也是实打实的Lv5,能量强度极高,他的真名我们不知道...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

     “嗯?”李果眉头一挑。

     “他的能力叫做‘百貌’,能够将杀掉的人性格,相貌,人格,甚至自我认知都复制进自己的脑海中。”张天阳解释道:“鬼才知道他的脑子里有多少个人格。”

     李果点头,的确,这样的能力最适合潜入,暗杀,渗透了——

     八九玄功虽然有同样的神异,却无法复制人格。

     “同时,我们还知道他的武器是双刀,使得一手强悍刀法。”张天阳叹了叹气道:“他应该是中东那边修炼体系的‘修炼者’...如今不仅仅是埃及,印度,泰国那边的修炼者都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啊。”

     虽然这么想有些阴暗,但张天阳还是想着,其他国家最好原地踏步,自己进步就好。

     但这也只是想当然罢了,不是很可能发生,特别是文明古国,皆有秘密传承不为人所知。

     “如今的大世下,想靠别人原地踏步来争雄是不可能的。”李果笑了笑说道:“我们国家不也有人靠修炼踏出了那一步吗?”

     指的正是朱子恒。

     “的确啊,朱剑神走出的这一步直接振奋了国内的觉醒者和武者们,民族自信心空前的高涨。”张天阳嘀咕道:“不过一个好像还是不太够...”

     李果苦笑不得,一个国家拥有一个Lv6和一个Lv5级别的强者已经是处于领先地位了。

     随后李果便将武陵的事情告知给了张天阳。

     张天阳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狂喜道。

     “那我们华夏不就有三位顶尖强者了么?”

     “人家可不是华夏人。”李果摇头道。

     而张天阳则是一脸坚毅道。

     “在我华夏国土之内,怎么就不是华夏了?国土一直是我华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点无论是我还是高层都是不会妥协的。”

     华夏在这方面吃过一次亏,却是不会再吃第二次!

     “可问题在于...”李果却是说道:“武陵岛本身就是武陵仙君的化身,你如何将武陵仙君本人归于国土之内呢?”

     张天阳一下哑火了,询问才得知,武陵是一只金丹期的海龟仙,国土就是他本身...

     “可惜了。”张天阳一脸惋惜道,如果国土本身就是那位强者的本体的话,那也没理由让人家归纳于华夏了。

     国与国之间就是如此,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国民利益,其他细节什么的根本就不用在意...

     对于国民来说,基本就是想着‘祖国那么强势,我就放心了’的心态...

     李果摇摇头道。

     “而且武陵人封闭千年,若真一下子并入我国的话,反而不美...”

     张天阳点了点头,随后了解到了武陵特产是‘机关术’的时候,双眼立刻变得热切起来。

     机关术最大的价值不是机关本身,而是机关术里灵能和科学联动的技巧,原本有墨家传人在,只可惜这位墨家传人早已身死道消,技术也就此失传。

     却没想到还有人能用机关术。

     “机关术正是武陵‘改变’‘开放’的底气所在。”李果淡淡说道:“不管如何,我们终究是传承自一种文化,根子都在华夏,互相交流促进,共同进步才是真的。”

     “嗯...”

     张天阳点点头,内心却是在想着如何用文化归化这些‘龟背上的华夏人’,随后道:“不过这个具体怎么和他们接壤交流法,我还要请示一下上级,毕竟,这事关不是一般的重大。”

     在和张天阳聊天交待了一些事情后,李果便准备离开。

     而张天阳则顿了顿,对李果说道:“对了李真人,最近京城风起云涌,有很多事情要在这些时日发生,若是无心搀和的话,低调为好。”

     “风起云涌?”李果眉头一挑道,略有好奇。

     张天阳却是很有耐心的说道。

     “最近京城有一起利益的‘交接’...”

     “国与国?”李果疑惑道。

     “人与人。”张天阳坦然道。

     人与人之间的利益交接...

     李果细细的咀嚼着这一句话,随后说道。

     “国内的利益交接...”

     “不仅国与国之间,利益是永恒的主旋律,人与人之间也是。”张天阳捧起清茶,一边小口品尝,一边悠悠道:“你没发现,时代变了,掌握主动权的,已经不再是那些财阀,富豪了吗?”

     李果当然知道,以前打开新闻还经常看到‘杨化腾’‘马云云’‘牛强东’之类的富豪发表一些脍炙人口的名言名句,比如悔创阿里,比如不知妻美...

     如今却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榜上有名的强者,国际局势,能力突破,研究能力的突破进展...

     一切都在意味着,以‘钱’为主导的时代正在过去,正在过度成以‘强’为主的时代,个体实力如龙为主导。

     “如今的京城便是这个情况,来自各省个地的强者和富豪之间要进行一场利益的交接。”张天阳喝了一口气清茶,说道:“如今这些富豪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变弱,强者们的影响力逐渐变强...而强者们正打算用自己的‘强’去获得一些符合身位的东西,而富豪们也想通过割取利益来让‘强者’们为他们让路。”

     个人实力和金钱实力。

     老牌和新兴的交锋。

     李果听罢,眉头一挑道:“话说老张,你又想利用我?”

     这张天阳说的那么多,肯定有猫腻在里面。

     没想到张天阳却是一脸的无辜,耸耸肩道。

     “我只是跟你说有这件事而已...现在每个进京的强者都被人盯着呢,无论是新兴的强者还是老牌的富豪,都怕你这位地榜第二是进来抢一杯羹的人。”

     李果却是哭笑不得,自己对于这些财帛金钱什么的是看的相当的淡,哪里会跟他们抢这些利益。

     若是有金丹秘籍,天材地宝可以争的话李果倒是会去插一手。

     看李果一脸淡然的样子,张天阳的表情有些凝重:“李真人,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最近在京城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你虽然是地榜第二,但他们可没必要怕你...毕竟你不是天榜,个人实力吗没有达到质变的地步,如果惹急了他们对付你的话你可讨不了好处。”

     李果听得出张天阳话语里的关心,这一趟浑水自己没必要去搀和,只是笑道。

     “倒是你们官方让贫道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京城脚下也有利益交换的事情。”

     “天有天的规则,地有地的规则,只要不影响国家秩序,不触犯律法,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张天阳耸了耸肩道:“毕竟他们这样的存在也有利于维护稳定。”

     对于官方来说,这里面的利益交接不重要——只要你乖乖听话,别乱搞事情就行。

     李果点点头,却没多言,转身便离,没有丝毫留恋。

     当李果离去时,张天阳却没离开待客室,而是依然悠悠的品着茶水。

     一会儿后,一个看起来约莫40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待客室内,穿着第九科对外行动组的制服,以黑色为主基调,像极了古时候的金鱼服。

     “你看如何?”张天阳不紧不慢道。

     “实力...深不可测。”那中年男子脸色深重道:“至少,我不是对手。”

     张天阳却是摇头道。

     “我说老叶啊,你这火爆脾气我不信你不想去试两手,你这还没有交手就说不是对手,未免太草率了一些吧,虽然我第九科强者大部分默认不上榜,可好手还是不少的...”

     华夏美利坚之所以分开来算第二梯队的榜,就是因为有些中坚力量的信息是不方便公开的。

     第九科强者就是这样,有很多有着地榜实力,却隐于黑暗之中。

     闷声发大财——

     “的确,我第九科强者无数,特别是今天,那些心高气傲的‘外务班’成员也在此地。”中年男子话锋一转后说道:“可纵然如此,我们还是败了。”

     “什么意思...”张天阳才发觉事情不简单,放下了手中茶杯。

     “在我们心中升起打算挑战这位‘天外神剑’的时候,就已经败了。”中年男子有些苦恼,不知如何形容:“反正,这就是‘注定’的结果,我们‘注定’是败,即使没有交手,这个‘结果’已然是注定。”

     这么玄乎的吗?

     张天阳那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也露出了微微有些呆滞的表情来,真如这般所言的话,当真是诡异至极,常人无法理解。

     此时,一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穿着环卫制服的老头子路过这里,他正在清扫待客室外的走廊。

     十分的认真,用扫帚清扫着每一粒灰尘。

     即使人群熙攘,工作人员路过繁多,每一次都会带起起灰尘泥沙,他依然一丝不苟的清扫,毫无烦闷,毫无烟火之气,而路过之人也仿佛见不到他一般,只是

     在路过待客室的时候,老头子悠悠然道。

     “这是因果秘术,他已然能够初步窥见因果,并以未达之果影响将来之因,以此来预见因果,改变因果...”

     中年男子还有张天阳都听到了老头子的絮叨,表情略带困惑。

     而老头子则是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那些天外仙人不问世事么,就因为他们能看见因果,也不想沾染因果,因果于他们而言,是累赘,是负担,是修行路上的阻碍...所以在‘果’之前,他们便会了却‘因’...这和修为无关,只关乎自身境界...”

     说完后,老头子便继续俯身扫垃圾,一心一意只做一事。

     张天阳则是呆愣片刻后,有些困惑自语道。

     “奇怪...刚刚好像有人在我们面前说了什么,你听到了吗?这里面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

     “我也有这种感觉...”

     “奇怪...”百镀一下“天下第一道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